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小飞鹅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屌丝道士之厄运起源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混乱伊始第二百八十五节 承影剑失窃
    青阳道友坐在陷阱旁破口大骂:“苟东希,真对得起他的名字!”

    我也倍感无奈,竟然被十几年道行的鬼给耍了,如果小诗在,一下子就能把他抓回来,说到这里,还真有点想念她了。

    我背着手说道:“恐怕连名字都是假的,他从一开始就说他是狗东西了。。。这陷阱不是一只鬼能挖出来的,他肯定还有同伙。”

    青阳道友分析道:“未必啊,也可能是他看到别人挖了陷阱,才引我们过来的。”

    “不排除这种可能,总之,先把洪英飞叫过来,咱们得重新商量一下。”

    ……………………

    半小时后,几辆车停在废楼前。

    洪英飞问道:“小李,我把这个坑填上,算不算做善事?”

    我不太确定的回道:“应该算吧,可以防止别人摔进陷阱。”

    “干了!你们几个去买一车土,再叫几个小弟带铁锹过来。”洪英飞立马开始吩咐。

    我把姜大师拽到一旁,问道:“他搞什么鬼?”

    姜大师打了个呵欠:“你昨天不是让他多做善事吗?现在整个洪家都快变成慈善机构了,哪还有一点黑社会的样子。”

    “那不是挺好吗。。。对了,姜大师,你立刻回庆天市一趟,把我家中的符旗拿来,再去道士用品专卖店,把我寄存在那的开坛法器全带过来。既然找不到黑灵煞,就想办法引他出来!但动作要快,争取在半夜之前赶回来。”

    “什么?这么急?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跑上一趟!”

    姜大师开车离去。

    我对洪英飞说道:“青阳道长一夜没合眼,先带他回去休息。另外,你们在警方有没有关系?我想去看看尸体,昨晚死者似乎从你父亲身上抓下了头发,如果真有头发,就能用血露追踪法了。”

    洪英飞沉声道:“要证物吗?我可以派几个小弟去偷。”

    我挥挥手:“还是算了,被抓住免不了牢狱之灾,还是等晚上开坛吧。”

    洪英飞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小李,我有个侄女,对鬼啊神啊的很感兴趣,想要认识你。”

    “先带我们回宾馆吧,我还要画些符咒,以备今晚之需。”

    洪英飞建议道:“还是去我家吧,有足够的房间供两位休息。”

    我思考片刻,姜大师已经走了,洪英飞担心我们跑路,可以理解,于是点头同意。。。

    洪英飞住的是别墅,面积很大,刚进屋就有个女孩走了过来:“叔叔,你带那两个道士回来了吗?”

    女孩约二十岁左右,画着浓妆,身材高佻。

    洪英飞笑道:“叔叔幸不辱命,把两位道长请回来了,喏,就是这两位。青阳道长,小李,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侄女洪婷婷,从小就喜欢鬼神之说,所以很想见你们。”

    洪婷婷很激动:“你就是青阳道长吧?我可以和你聊天吗?”

    青阳道友刚才还说困,此时瞬间来了精神,抚摸着发型说道:“当然没问题!”

    而我则看向洪英飞:“我住那个房间?快点,我赶着画符。”

    洪英飞答道:“就二楼最里面那个房间吧,有独立卫生间,可以沐浴。”

    我点点头,便朝楼梯走去。

    “道长,这是你徒弟吗?也太没礼貌了吧?”洪婷婷问道。

    青阳道友解释道:“那是我大哥。。。”

    ……………………

    进入房间后,我画了几道镇尸符,其实我也不太确定镇尸符有没有效果,因为古籍中对于黑灵煞的记载很少,降服方法不明,所以先画几张,有备无患。

    画好符咒后,我将门锁好,然后冲了个澡。

    洗了约有五分钟左右,可出来之后却发现,镇尸符似乎少了一张,怎么回事?被风吹掉地上了?趴在地上寻找时,忽然发现我的背包拉链开了,不对劲!于是赶忙走上前去查看,却发现承影剑和八卦镜不见了踪影!

    八卦镜只要八百块钱,丢了无所谓,承影剑可是无价之宝!刚才承影剑还在包里,肯定是洗澡的时候有人进来过!想到这里,我披着浴巾便闯了出去,洪英飞正在客厅打电话,我直接将其打断,问道:“刚才谁进过我的房间?!”

    洪英飞对着电话说道:“我这边有点事,等下再打给你。”

    挂断电话后,他疑惑的问道:“什么?没人进过你的房间啊。”

    “不可能!我的东西不见了!洪婷婷人呢?”

    为什么问洪婷婷?因为她喜欢鬼神之说,肯定是青阳道友大嘴巴,说出了承影剑之事,所以才会被她偷走。

    洪英飞说道:“婷婷刚才就走了。”

    走了?我心急如焚:“肯定是她偷了我的东西,立刻把她叫回来!”

    洪英飞面带不爽:“你说婷婷偷你东西?有证据吗?”

    我在你家丢了东西,你还问我要证据?我一气之下,从指尖射出一道真气,洞穿墙壁,然后声音冰冷的说道:“把她叫回来,别让我说第三遍,否则我不会再管黑灵煞之事,你全家就等死吧!”

    洪英飞看了看墙上的洞,又看看我的手指,刚要说话,青阳道友穿着卡通睡衣从房间跑了出来:“发生什么事了?刚才好像有颗子弹打进来了,我枕头羽毛乱飞啊!”

    洪英飞面色很难看,拨通了洪婷婷的号码。

    “婷婷,你是不是拿了李道长的东西?什么!你拿着去玩?赶紧给我回来!喂?喂?”

    我在旁边问道:“挂断了?”

    “不要紧,我再给她打回去。”说着,洪英飞重拨回去,可得到的回应却是‘对方已关机’。

    我十分愤怒,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说道:“现在你全家霉运缠身,谁都有横死的可能,东西一天找不回来,我就坐在这里等着你们死,看谁熬得过谁!”

    “小李,你消消气,我这就出去找她。”说完,洪英飞推门离去。。。

    青阳道友穿着卡通睡衣,一脸懵逼的站在门口:“大哥,发生什么事了?”

    我对他也没什么好气,问道:“你刚才跟洪婷婷说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啊,就说咱们庆天三少非常厉害,我专门对付女鬼和女性僵尸;二哥专打老弱病残僵尸;而大哥你来者不拒,身上更是带着众多道家法宝,其中有一把牛逼闪闪的剑柄,所向披。。。”

    还没等说完,我便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就知道是这个大嘴巴说出去的。。。

    ……………………

    晚上,八点。

    姜大师幸不辱命的回来了,但洪婷婷还没找到。

    此时洪英飞正在哀求青阳道友:“道长,求你了,你就帮我们开坛做法吧。”

    青阳道友脖子搭着毛巾,一边刷牙,一边含糊不清的回道:“洪先生,我已经跟你说过好几次了,开坛做法我会,可招来黑灵煞我却打不过,所以这事儿只有我大哥能办,你求我也没用。”

    洪英飞不得不走到我面前:“李道长,婷婷这孩子太不懂事,以后我们会严加管教的,而且我已经出动很多人手去找她了,你看能不能先开坛。。。”

    我没有说话,倒是姜大师在旁边幸灾乐祸:“平时不好好管教,关键时刻就会给你捅娄子,还是我家云笙好啊,素质高又有礼貌。”

    “你闭嘴!信不信我揍你!”洪英飞把气全撒在了姜大师头上。

    “行了,别吵了!”我站起身说道:“洪婷婷偷走的,是两件非常重要的法器,少了它们,今晚的行动可能会失败,到时可别怪在我的头上。另外我肯开坛做法,并不是为了你洪家,而是避免黑灵煞再去伤害其他无辜的人!青阳道友,我们走!”

    今晚要在阴气浓重之地开坛,而洪震的坟墓处,刚好就是阴煞之地。

    姜大师开了一整天车,我让他留在别墅休息,但洪英飞却死活都要跟来,说他会尽量帮忙,弥补侄女的过错,他年轻时外号‘狂砍一条街’,自认为身手不错。

    于是,我和青阳道友开着姜大师的车,因为开坛法器都在这辆车上。

    洪英飞则开着一辆吉普车在前面引路,赶往坟墓。

    天气不是很好,乌云遮住月亮,地面一片黑暗,两辆车开着大灯,分别停在左右照明,等摆好法坛时,已经快晚上十点。

    而青阳道友早已穿好道袍,还骚包的自拍了几张。

    “咦?大哥,你怎么不穿道袍?要知道开坛做法是神圣的,不穿道袍肯定遭雷劈,特别是阴天!”

    我背着手站在一旁:“今天你来开坛,等下我还要战斗,穿着道袍不方便。”

    听到这话,青阳道友面色一正:“好吧,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开坛做法!”

    7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