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小飞鹅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屌丝道士之厄运起源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三百二十五节 回家过年
    贱男、林墨和陈诺是留守儿童,父母过年都不打算回来看他们,搞得好像充话费赠的一样,所以他们决定在一起过年,而我则要回家。

    临走前,我给贱男包了个五万块的红包,原本青阳道友也有份的,可惜他在岛国还没回来。秉承见者有份的原则,我给林墨、陈诺每人也包了一千块,过年嘛,大家都要开心。

    当晚,他们给我践行,喝了不少酒,林墨醉醺醺的,搂着我的肩膀说上辈子有缘分,交定我这个朋友了。

    最后把陈诺喝到桌子底下,这顿饭才算结束。

    第二天清晨,他们还没醒酒,贱男便送我到火车站:“大哥,过完年去找妖丹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我!”

    可我并不想带他冒险,于是敷衍一句:“到时候再说吧……”

    ……………………

    今年要回老家过年,但距离较远,开车要15小时,刚好我拿到了驾照,所以便由我开车,老爹坐副驾驶,老妈坐在后排。

    她比较关心我和凝柔的进展,我回答说挺好的,还把凝柔送的手机给她看。

    老妈说道:“这手机太贵重了,也得给人家回一个贵重的礼物,知道吗?”

    “放心吧妈,我知道。”

    我送给凝柔的可是八级护身符,家族勾心斗角,我怕她会有危险。等以后妖丹充裕了,给老爹老妈也兑换两个。

    由于我开车又快又稳,只用十个小时,便抵达了目的地。

    老爹称赞道:“可以啊儿子,这开车技术,驾照拿到很久了吧?”

    我如实答道:“八天前。”

    老爹无语了半晌:“考试几次过去的?”

    我再次如实回答:“没考试,托关系办的。”

    老爹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我没敢躲……

    恰好此时大表姐走了出来,幸灾乐祸道:“这小子就该多打几下。”

    “大表姐,我跟你有仇嘛?”

    “有啊,这么大的仇。”说着,她用双手画了个大大的圆圈……

    时间很快就到了除夕这天,本该是开心的日子,可全家人气氛都有些沉重。

    因为去年过年的时候,二伯不幸离世,大家总会想起他,奶奶更是偷哭了好几次,最后老爹说道:“明天去祭拜一下吧。”

    气氛才逐渐缓和。

    有了新手机,我自然要和凝柔视频,它给我看了徐家放的烟花,由于数量多,连天空都照亮了,我称赞道:“烟花美,但人更美。”

    徐凝柔面带笑意:“贫嘴。过年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我回答道:“去岚北山脉,完成一个约定。”

    “是那只狐妖吗?”

    我点点头:“对,也不知它会不会来……上次要不是它,我早死在巨猿手里了。”

    “小龙,答应我,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我眨眨眼睛:“放心吧,我还要娶你呢……”

    ……………………

    贱男,姜大师等人纷纷发来祝福短信,甚至远在岛国的青阳道友也发来……求救信息!

    他遇到酒托了,让我转两万块应急!本来他想找贱男帮忙的,可贱男没有网银,所以才找到我这。弃后归来王爷请绕道

    我直接转了五万块,告诉他这是新年红包,不用还,并叮嘱他在岛国小心点,青阳道友感动的一塌糊涂,然后……又找了两个酒托。

    次日。

    我们一行人往山上走去,这墓地是我亲自挑选,方圆十里内最好的一处。

    李永炎跪在墓碑前烧着祭品,纸灰飞扬,二伯母和奶奶泣不成声。

    不得不说,现在的祭祀品真是花样百出,什么银行卡、存折、金砖、平板电脑,只有想不到,没有买不到。李永炎一边烧纸,一边嘀咕道:“爸,这次给你买了一沓存折,在那边别省着,使劲花。”

    二伯可是我亲自送去幽冥的,这些印刷品烧完之后就是一把灰,他能收到才怪了。

    于是我走到旁边,向周围望去。

    大表姐嫌纸灰脏,也站了过来,问道:“你怎么不帮忙烧纸?”

    而我正在观察周围,随口回道:“反正二伯也收不到。”

    “你怎么知道他收不到?”

    我反问道:“你怎么知道他能收到?”

    大表姐扬扬拳头:“还想像小时候一样挨揍是不是?”

    我没有回答,而是望着左边的某处。

    大表姐顺着我目光望过去:“咦?那边有人要下葬吗?好大的骨灰盒……不对,是好小的棺材,乡下一直都有土葬习俗,没什么好看的,回去吧。”

    但我却不听大表姐劝告,迈步走了过去,因为我听到一些不寻常的声响。

    “诶?你别乱跑啊。”大表姐也追了过来。

    对方共有十二人,其中四个抬着棺材,距离越近,就越能听见‘砰砰’声,仿佛有人在敲打棺材板。

    一名手上缠着绷带的中年男子将我拦住:“别再靠近了,没看这边在办丧事吗?”

    我客气道:“大叔,我只是想过来说声节哀。”

    中年男子面色缓和了些:“你也是。”

    “大叔,你的手怎么了?”

    中年男子将缠着绷带的手往后藏了藏:“前几天干活时不小心划破了。”

    我笑着点点头:“那就好,看你手上血管呈紫黑色,眼睑发青、双目出现血丝,我还以为是中了尸毒,既然不是,那我就放心了。”

    而此时,大表姐终于赶了过来,高耸的胸口不断起伏:“小龙,你怎么走这么快?我跑着都追不上……对不起啊,我弟弟脑子有点问题,给你添麻烦了。”

    说完,大表姐拉着我的胳膊离开。

    “等一下!”中年男子隐晦的结了个剑指:“这位小友,能否帮个忙?”

    我同样隐晦的结了个剑指:“义不容辞。但我要先陪家人,大叔,把你的联系方式留下。”

    留完电话后,我转身往回走去。

    大表姐问道:“你怎么变得这么自来熟了?还要帮忙?我看那男的可不像好人。”

    “哦?怎么看出来的?难不成大表姐会相面?”

    说到这个话题,大表姐忽然得意起来:“我是不会相面了,但我认识一个很厉害的人!偷偷告诉你,他可是道教协会的!道教协会知道吗?看你也不知道,他真的又帅又厉害,我准备追求他。”

    大表姐双手握在一起,露出憧憬的目光。爱你是场飞来横祸

    不知为什么,提起道教协会,我脑海浮现出的却是青阳道友,大表姐说的那个人,该不会是道友吧?她品味应该没那么差。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搂着三名酒托的青阳道友连续打了五个喷嚏,他抚摸着发型自语道:“谁想我了……”

    ……………………

    晚上,十点。

    大家都睡着之后,我偷偷摸摸的出门,没想到被大表姐抓了个正着!

    她窝在沙发上,声音慵懒:“小龙,都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啊?”

    “呃,去厕所。”

    “屋里不是有吗,你往外面跑什么?”

    我继续找借口道:“屋里的厕所不舒服,我要去外面。”

    “这样啊,你天生胆子小,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大表姐,男女授受不亲,再说我现在胆子已经大了。”

    然而大表姐一意孤行,执意跟我出了门,可我今晚要去办正事,哪有空跟她玩?必须让她知难而退才行!想到这里,我站在栅栏旁说道:“大表姐,我要脱裤子了,我真的要脱裤子了。”

    本以为能将她吓走,谁知大表姐说了一句话,让我差点吐血!

    “脱啊,就凭你这智商还想骗我,你根本不是出来方便的!快说,到底要去哪玩?”

    我痛苦的扶住额头:“大表姐,我真有正事要办,你快回去睡觉吧,否则老的快。”

    大表姐掐住我的脸:“不行!今天要是不带我玩,你就别想出去了!”

    第一招耍流氓失败,我又祭出第二招:“好吧大表姐,带你一起也行,但我要先讲清楚,我是去墓地采集土壤样本,如果你不怕的话,就一起去吧。”

    果然,她面色一变,但很快又露出笑容:“就凭你这胆子还敢去墓地?以为我会相信吗?前面开路,今天不管你去哪,我都要跟着!”

    说实话,我真想一掌刀打晕她,可掌刀这种东西,是有一定几率致人瘫痪的。女孩身体本来就弱,万一把她打成瘫痪,老爹肯定也会把我打成瘫痪,所以……我们上了老爹的车,大表姐坐在驾驶位,我坐在副驾驶,并惊奇地问道:“你会开车?”

    “当然啊,我自己还有一辆跑车呢。”

    “真有钱,大表姐咱们做朋友吧……”

    大表姐开车不是很稳,很还是安全抵达了旁边的村子。这个村子名叫大王村,因为住在这里的人大部分都姓王,便因此得名。

    由于白天记了中年男子的手机号,我们通过短信联络,已经大致了解情况!

    他是道教协会的人,名叫沙鹏,得知这个村子出现荫尸,便直接赶了过来!可事情的棘手程度远超他的想象,导致他过年都没回家,而道教协会已经放假,他想求援都做不到,所以才一直拖到现在。

    而今天埋葬的那个小孩子,就是染了荫尸毒的,变成一具荫尸,还将他咬伤。

    好在他及时处理伤口,只要多喝些水排除毒素,应该不会有问题。

    而此时,我坐在副驾驶指挥道:“停停停,村口左边第七个院子,这就是村长家了。大表姐,你在车上等着,我进去送点东西。”

    来到院门口,我刚要叫门,却发现院里站着一道身影,于是呼唤道:“沙大叔,是你吗?”

    那身影回过头来,借着车灯光可以看到,此人正是沙鹏,可他此时面目狰狞,双目血红,嘶吼着冲了过来,将手伸出栅栏,试图将我撕碎……

    2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