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轻尘一笑的无需申请自动送《鬼村扎纸人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2333章 收缴掌座令
    “莲儿,你跑慢点,别摔着!”

    不时功夫,欧阳云逸就已经跑到了金莲峰下,然后向门派山门处跑去,期间还忍不住回头瞧一眼金莲儿。

    金莲儿跑得着实太快了,随着她的奔跑,她身上的景色堪称波澜壮阔哇!

    欧阳云逸真担心金莲儿会把自己给巅坏了。

    “大家早上都没吃饭吗?”

    “怎么跑得比我还慢?”

    “谁追上那蟊贼,今晚我请他喝金莲峰最好的酒!”

    金莲儿不搭理欧阳云逸,反而催促起了身边的弟子。

    一听有酒喝,那群弟子马上加快了速度,其实一开始他们也不敢跑太快,超过了金莲儿有些不妥当啊!

    “小曼姐,我真的跑不快,你带个头,追上那家伙!”

    金莲儿按了按起伏的心口,对跟在她身旁的李小曼说道。

    李小曼笑了笑,而后从背后拔出短剑,向欧阳云逸飞掠了过去,径直超过了几十个弟子。

    “小曼,咱们这只是演练,你拔剑做什么啊?”

    欧阳云逸瞧见李小曼手中寒光闪闪,跑得更快了一些。

    他也很佩服孟凡的计划,搞不懂孟凡的脑子是怎么长的,怎么能想到那么精彩绝伦的计划,如果计划能成功实施,保管三长老死的合情合理!

    “金莲峰这帮小子在搞什么?”

    云居锋掌座陈清寒不知为何,突然出现在了金莲峰下,恰好看到了这古怪一幕,端的是摸不到头脑,其实不光是他,那些追着欧阳云逸跑的弟子也不知道真实情况。

    “老金,我方才看到一群人追着一个人下了金莲峰。”陈掌座随即上了金莲峰,在广场上找到了金浮沉,问道,“你是在搞什么演练么?”

    “对!”金浮沉笑着点了点头,“在牛头山帝仙宫的时候,我亲眼见识了九山九宫的谍子大战,意识到了谍子的重要,他们真的可以左右一场战事的胜负啊!反观十八重山,包括咱们南无派,在这方面却是有很大的欠缺,我打算通过演练,遴选出一些腿脚利索,脑子好使的谍子来,壮大咱们南无派!”

    “谍子?”陈清寒皱了皱眉,“发生战事时,刺探军情的应该叫……斥候吧?”

    “呵,老陈你懂得还挺多啊!”金浮沉瞅了陈清寒一眼,“那就谍子斥候就一起选,就算是以后用不到,也能通过演练让这帮小子活动一下腿脚。”

    金浮沉的声音突然低沉了下来:“在牛头山,我的人折损太过严重,再死一个我都接受不了,万一他们再遇到些什么事,能跑掉也是好的,起码能留条命。”

    “明白。”陈清寒点了点头,“我云居锋那帮小子也懒散惯了,回头我也让他们演练演练,你这出去一趟还真没白出去,倒是学到了些管用的东西。”

    陈清寒并没有开玩笑,他此后真的依样画瓢的演练起了自己的弟子。

    但他万万没想到,也就是自己的这个决策,救了云居锋不少人命,此系后话了。

    “老陈,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听了陈清寒的话,金浮沉故意板了板脸,而后道,“咱们不是刚喝了一场酒么?你这次来是有事?”

    “有事。”陈清寒瞧了瞧周围,压低了声音,“你知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

    “明天?”金浮沉故作不知的想了一阵子,“明天十六?十六是什么日子?”

    “嗨!”陈清寒叹了一口气,“你出去一趟,怎么连那件事都给忘了,明天是三长老检查掌座令的日子啊!”

    “哎呀,还真是!”金浮沉拍了一下脑门,而后疑惑道,“老陈,你该不是特意提前来通知我的吧?被我送你的礼物感动了?”

    “去去!”陈清寒摆了摆手,随即脸色凝重了起来,“你得罪了那三个峰掌座,他们果然要对你不利了,今早他们联合起来,去找了三长老,也不知道谈了些什么,将检测掌座令的事提前到了今天,我怕你不知情,特意来通知你一下,你做好心理准备,估摸着没一会儿,就有人来通知你去找三长老了……”

    说罢,陈清寒转身就要走,却是想起什么来,扭头对金浮沉道:“刚才我什么都没对你说,我这次来是向你讨公道的,小重明鸟的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金浮沉瞧着陈清寒下山的背影,在心头说道:“老陈,多谢了,你的人情我会还的,一定让你满意!”

    而后,他马上去找了孟凡……

    果然,没过多久,三长老的一位侍童来到了金莲峰。

    金浮沉热情出面接待,那侍童却冷冰冰的说三长老要见他,还特意让他带上掌座令。

    跟那侍童下了金莲峰,刚走到三长老的大门外,他就看到了四峰掌座,陈清寒也在里面。

    “金掌座,酒醒了没?”

    看到金浮沉走过来,玉泉峰掌座面带讥笑道。

    “嘿,好多了!”金浮沉装模作样的揉了揉脑袋,“等过几天,我再请哥几个喝一场。”

    说罢,他便不再理会那几位掌座,敲开了三长老的门。

    进屋之后,他扫了一眼三长老的房间,其亡妻的灵位就摆放在冲门的一张案台上,烟气缭绕,而三长老就盘膝坐在案台前的一张蒲团上,背对着他。

    “这花心老萝卜,真会演戏,骗了整个门派的人!”

    知道三长老在外面有姘头的金浮沉,在心中嘀咕了一句。

    “浮沉,关上门。”三长老冷漠开口。

    “三长老,有事吩咐?”关好门后,金浮沉皱眉问道。

    “你是不是觉得山下发生的事很委屈?”三长老依旧背对着金浮沉,“你设宴戏弄四峰掌座的事,老夫已经听说了。”

    “有点。”金浮沉撇了撇嘴。

    “五峰掌座齐管五枚掌座令,可辅助掌门开启护山大阵,你们关系不和,就不怕公冶掌门寒心?”三长老声音充满了训斥,“老夫又代掌门行使检验掌座令之职,是绝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发生的。”

    “哦。”金浮沉不咸不淡吱了一声。

    他现在看三长老,哪怕只是看他的背影,就觉得自己是在看一个死人。

    三长老随即道:“把你的掌座令交出来吧!以后你就用不着参与掌座令的检验了……”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顶点m.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