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唐玉的无需申请自动送《陆少的暖婚新妻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二卷 第1868章 有些事,是你拒绝不了的(1
    A市。

    一周的假期,转瞬即逝。新年的气氛,也随着假期的流逝变淡。

    城市道路恢复拥挤,人们的神情又变得匆忙。

    “城市”这个庞大的“机器”,在休息了一周后,又重新开始运转。

    工作的问题、生活的烦恼,以新的方式扑向回到这座城市的人们。

    唯独苏简安处于状况外。

    丁亚山庄。

    苏简安必须承认,这个新年小长假,他们过得很开心。

    尤其是几个小家伙——每天混在一起,玩得不想睡午觉。到了晚上分开的时候,还要上演依依不舍的戏码。

    苏简安一个星期不工作,也没有其他事情来分散她的注意力,她于是重新拾起了摄影这个业余爱好,帮几个小家伙拍了不少照片、录了不少视频。晚上几个小家伙睡着了,她就一个人躲回房间修照片、剪视频。

    好几个晚上,陆薄言从书房回来,都看见苏简安盘着腿坐在地毯上,整个人半靠着茶几,手指灵活地操纵着鼠标和键盘。

    今天晚上也一样。

    不一样的是,他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

    苏简安在摄影方面虽然是个业余选手,但她水平不赖。对自己拍出来的照片,她一般都还算满意,尤其是那些充满了童趣和活力的视频。

    不过,摄影对象是孩子的时候,技术因素往往会被忽略,被重视的是这些照片和视频背后的意义。

    见陆薄言过来,苏简安笑了笑,说:“西遇和相宜他们长大后,会很高兴我拍下这些照片和视频!”

    陆薄言“嗯”了声,表示认同。

    苏简安剪好视频,又从乐库里找配乐,架势就跟在处理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一样认真。

    陆薄言不得不提醒她一件事。

    “明天要上班了。”

    苏简安没反应过来,手上的动作一顿,转过头,愣愣的看着陆薄言。

    陆薄言的神色淡淡的,是他一贯的样子。

    苏简安明白,陆薄言不是在逗她。

    她打开手机看日程,明天赫然写着两个字:上班!

    “啊!”

    苏简安把手机扣到茶几上,发出一声绝望的哀鸣。

    这七天,她把工作完完全全抛之脑后,重新找回了以前自由自在的状态。

    无可否认,跟工作时的手忙脚乱比起来,“自由”有着近乎致命的吸引力。

    她还没享受够自由呢,怎么就要工作了呢?

    陆薄言一看苏简安的样子,就知道她还没从假期中回过神,挑了挑眉,说:“我可以多给你放几天假。”

    苏简安眼睛一亮:“真的吗?”

    “当然。”陆薄言风轻云淡地强调道,“不过,你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苏简安的大脑不受控制地掠过一些暧|昧的画面,相应的“代价”是什么,不言而喻。

    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摇头拒绝道:“不用了,我选择去上班!”

    “……”陆薄言揉了揉苏简安的脑袋,力道有几分无奈,“傻。”

    “……”苏简安看了陆薄言一眼,确定他是认真的——他说她傻的时候,唇角甚至还挂着一抹无奈的笑意。

    悲催的是,她竟然还是不懂陆薄言这个字背后的深意。

    或许,陆薄言说对了?她真的……傻?

    这时,陆薄言俯身过来,在苏简安耳边低声说:“有些事情,不是你拒绝了就不会发生。”

    “……”

    苏简安这次不“傻”了,秒懂陆薄言的意思,脸一红,紧接着哭笑不得地推了推陆薄言,催促他去洗澡。

    “你洗过了?”陆薄言状似正经的问。

    苏简安下意识地说:“我早就洗过了!你快去!”

    陆薄言露出一个满意且别有深意的笑容,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苏简安看着陆薄言的背影,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刚才的问题和笑容都有问题……

    这个人,简直是……

    流氓!

    苏简安整理好这几天的照片和视频,统一保存起来,末了迅速合上电脑,想先睡觉。

    只有这种“鸵鸟”的方法,才能从陆薄言的魔爪下逃脱。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或者说,她算不如陆薄言算。

    她刚走到床边,还没来得及掀开被子,陆薄言就从浴室出来了。

    他洗了头,乌黑的头发湿|漉漉的。他只是随手用毛巾擦着头发,动作却有一种性|感撩|人的味道。连带着他的头发,都有了一种没有规则的美感。

    果真是应了那句话——好看的人怎么都好看。

    苏简安默默在心底哀怨:不公平啊,不公平!

    陆薄言一眼看穿苏简安有什么话想说,挑了挑眉,示意她尽管说。

    苏简安正寻思着该如何表达,就看见陆薄言坐到床边的沙发上,翻开一本他没有看完的书。

    咦?这个人这个举动,是打算很正经地度过假期的最后一个晚上?

    见状,苏简安也没什么顾虑了,坐到床上,看着陆薄言问:“上班后,是不是有很多事情?康瑞城的事情,还没有真正结束吧?”

    这是一个范围很广的问题。

    陆薄言合上书,看着苏简安。后者也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只要没有抓到康瑞城,搜捕工作就不会停止。所以,康瑞城的事情很难结束。但是这件事,由A市警方和国际刑警负责。”

    陆薄言的意思很明显:他们不需要操心这件事,只要关注进度就好。

    苏简安点点头,想到康瑞城留在国内没有带走的那些落网的手下,好奇他们会怎么样。

    “他们都会被法律惩罚。”陆薄言说,“只不过要辛苦基层警察——康瑞城留在国内的手下数量很庞大,一个个审问,是一项单调又繁琐的工作。”

    “……”苏简安拉过被子盖到膝盖的位置,单手抵在膝盖上,撑着下巴,一派乐观的样子,“你的意思是不是,我们今年没有那么忙?”

    陆薄言淡淡地否认:“你误会了。”

    “……”苏简安心里“咯噔”了一声,一股强烈的不好的预感铺天盖地袭来。

    “今年,公司有新的战略计划。”陆薄言看着苏简安,缓缓说,“你的工作岗位也会发生调动。”

    调动?苏简安的思绪瞬间恢复冷静,说:“公司的战略计划,我当然还不能过问或者参与。不过,我的工作岗位,我应该还是有话语权的吧?那么陆总,你是在跟我商量我工作调动的事情吗?”

    陆薄言扬起唇角,笑了笑。苏简安听见自己心里“咯噔”的声音更大了。

    陆薄言就是有这种神奇的魔力——既可以让人神魂颠倒,也可以让人惶恐不安。

    “苏秘书,你恐怕——又误会了。”陆薄言纠正道,“我是在通知你。”言下之意,他不是在跟苏简安商量。

    意料之中的答案,苏简安表示她的内心毫无波澜。她整个人往后一倒,顺势钻进被窝里,用背对着陆薄言:“陆总,恭喜你把天聊死了。我们今晚的对话到此结束。”

    陆薄言真的没再说话了。

    苏简安也闭上眼睛。

    她没有生气,其实只是感到意外。

    毕竟,她好不容适应了秘书这个岗位上的工作。

    不过,她相信陆薄言。

    如果陆薄言决定调动她,那一定是为了她的职业发展。

    她应该接受调动。不管是出于对上司的服从,还是出于对自己丈夫的信任。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简安感觉自己快要睡着了,突然感觉身边有动静,再然后,她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温暖的怀抱。

    她往熟悉的怀抱里靠了靠,迷迷糊糊的问:“你不看书了吗?”

    陆薄言用她熟悉的低沉的声音回答:“看完了。”

    “嗯……”苏简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充满了睡意,“睡吧……”她真的很困了。

    陆薄言本来还想跟苏简安解释一下她岗位调动的事情,但是看苏简安这个,好像根本不需要他解释。

    应该明白的,她心里都清楚。

    陆薄言的唇角不自觉地上扬,“嗯”了声,在苏简安的脸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拥着她闭上眼睛。

    在熟睡中,夜晚并不漫长。

    第二天,苏简安是被自己惊醒的。

    她习惯性地想睡懒觉,却有那么一个瞬间突然记起来,今天要上班了。

    惊醒后,苏简安才发现,陆薄言已经不在房间了。

    不奇怪。

    哪怕是假期,陆薄言也会按时起床,像天生自带一个自动起床的程序。

    苏简安好奇陆薄言的自控力,却从来不问。因为她也知道,她永远下载不了那个程序。

    陆薄言回到房间,看见苏简安已经坐起来了,看了看时间,悠悠闲闲的提醒道:“你现在起床,我们还可以不用迟到。”

    “……”苏简安绝望地离开被窝,声音里还带着睡意和慵懒,“为了不迟到,我起来!”

    陆薄言说:“我在楼下等你。”

    苏简安“嗯”了声,一头扎进进浴室。

    浴室的镜子和光线条件都很好,苏简安端详着镜中的自己,看不出自己和三年前有什么变化。

    她只看到,她的眉宇之间,多了一份从容和笃定。

    一只手轻轻抚过自己的眉眼,苏简安的唇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