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银小炉的无需申请自动送《且以深情共白首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灰王子的黑姑娘】050能允许我这样欺负你?
    舒婉从卧室里拿了自己的羽绒服,走出房间,一抬头就看到客厅里‘打情骂俏’的两人。

    她目光怔忪的站在那看着两人,停了一会儿才走上前。

    “殷小姐不嫌弃的话,先穿我的羽绒服吧。”

    舒婉脸上挂着和善的笑,把手里的黑色羽绒服递给殷怀顺。

    殷怀顺忙抽出被陆伯瑞捏住的双手,接过衣服一边穿一边道谢。

    等她穿好衣服,陆伯瑞就握住她的手跟舒婉道别。

    舒婉嘴角虽然带着笑,但眼中隐忍的泪意还是让殷怀顺看的一阵心酸。

    陆伯瑞像是没看到舒婉的目光一般,拉着她换了鞋就离开了。

    外面的雪已经慢慢小了下来,地面的积雪也刚刚漫过了脚面。

    暖亮的路灯下,将铺满雪的路照的泛着暖黄色的银光,雪花随着冷风,在灯光的照耀下飘落下来,衬得夜晚的景色格外的优美。

    鞋子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殷怀顺抽出被陆伯瑞握住的手,揣在羽绒服的口袋里缩了缩脖子。

    她轻吐了口气,随口问道:“明天去首都的机票订好了吗?”

    陆伯瑞脚步缓慢且沉稳,眼眸微垂,像是在沉思别的事情一般,对她的问话没有半点反应。

    殷怀顺回头看了他一眼,打趣的问道:“陆公子这是怎么了?还在担心跟舒小姐的事情?不就是孩子嘛,你也老大不小了,总是要有孩子的,舒小姐人又长得这么漂亮,你们俩生出来的孩子一定不差。”

    说完,她抬手隆起脑后的羽绒服帽子,扣在了自己头上,低着头说:“对了,要跟你说件事。我爸给我打电话,让我参加完佳人的婚礼就赶紧回去了,到时候我就不跟你一起回来了,我直接在首都走。”

    积雪漫过脚面,打湿了鞋面,殷怀顺停下脚甩了甩鞋上的雪,继续道:“我爸知道我们的事情了,你也知道他的脾气,本来咱们之间也就是互相有需求玩玩而已,所以没必要因为这件事让我爸难堪,这段时间咱们就当是交了个朋友,炮友的关系就不必继续下去了。”

    “你也别多想,你跟舒小姐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鞋上的雪像是再跟她作对一般,甩了几下都没甩掉,她懊恼的在原地跺了跺脚,嘀咕道:“怎么比胶水还黏糊。”

    话音落下,身旁的男人忽然走到她面前蹲了下来。

    望着面前男人宽厚的背,殷怀顺怔了怔问:“你干嘛?”

    陆伯瑞回头看了她一眼说:“上来,我背你。”

    殷怀顺笑道:“我又不是腿瘸了,一点雪而已,没关……哎……”

    不等她把话说完,小腿就被男人的大手勾住,她腰身一闪,下意识俯身趴在了他的背上。

    陆伯瑞收了伞塞到她手里,背着她站起身道:“搂紧我。”

    殷怀顺抿了抿唇,握住手中伞圈住了他的脖颈。

    似乎放弃了跟他再交流,殷怀顺也没有再说话的欲望,歪着头趴在了他的肩膀上。

    暖色的路灯照射下,将陆伯瑞的侧面脸廓勾勒的如刀刻一般,深刻而又俊朗,他的气息有条不紊,轮廓分明的嘴唇因为习惯自然上扬的紧抿着,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他这个人看起来十分的严肃。

    殷怀顺一动不动的望着他的面阔,狭长的凤眸里,不知不觉中倒影的全是他的面容。

    半天后,她闭上眼别过头,面朝了另一面,整张脸都缩在了帽子里面。

    正在这时,一直沉默没有开口的男人忽然说道:“我没有见过我母亲,至少在我懂事之后都没有见过。”

    听到他的话,殷怀顺怔了一下,紧闭的眼睛睁开了。

    “从记事的时候,照顾我的就只有我舅舅,为了照顾我,舅舅一直都没有结婚,跟着别人做苦力供我上学。他告诉我,我母亲是为了那个叫做父亲的男人的前途,才不得不选择生下我后离开得他,舅舅让我好好学习,等到了年龄就带我去找那个人。”

    陆伯瑞低沉的声音没有多少波澜的诉说着,像是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在这之前,舅舅对我的教育一直都是让我自己独立,无论做什么决定,他的话只给我参考,做决定的只有我,包括家里面的各种事情。他认为,这样就算我去找了父亲,也不会因为他现在家庭的原因,让自己受到苛待。”

    殷怀顺静静的听着,在心里面说了句:所以这才是你这么一板一眼的原因吗?

    陆伯瑞将她朝上面提了提,才又继续说:“我嘴里说出去的话,从来都不是随口说说、儿戏那么简单,我所做的每个决定,都是在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的。我要娶你,就一定会娶你,不会诓骗你。”

    听到他的话,殷怀顺轻笑出声,“我当然知道陆公子不是诓骗我,娶老婆容易,感情……”

    “我喜欢你。”

    陆伯瑞停下脚,微微偏过头,认真的说道:“殷怀顺,我喜欢你,真的想娶你。”

    殷怀顺僵着身子趴在他肩膀上一动不动,周围雪落的声音与她的心跳声,都在这一刻变得清晰,仿佛又在下一刻与这天地间的无声一起沉沦了下去。

    没有等到她回答,陆伯瑞就背着她继续朝前面走,一直回到住处,两人都没再说话。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院子旁的路灯边停了一辆私家车。

    陆伯瑞停下脚看了看车牌号,停顿了一会儿才又继续走。

    察觉到他的异样,殷怀顺抬起头问道:“怎么了?你家来客人了?”

    陆伯瑞嗯了一声。

    殷怀顺松开手说:“那你把我放下去吧,我在外面等一会儿,等人走了再进去。”

    陆伯瑞没说话,背着她一声不吭的进了院子。

    他不说话,殷怀顺也没再要求下去,只是抬手拉了拉自己的帽子,趴在他肩膀上装起睡。

    ————

    “先生,你们回来了。”

    保姆忙走上前,帮他把拖鞋拎了出来,顺势又抬头看了眼趴在他肩膀上的殷怀顺:“殷小姐睡着了吗?”

    陆伯瑞嗯了一声,低头换鞋的时候,又听到保姆说:“家里来客人了,她说是您的大姐。”

    “知道了。”陆伯瑞换上拖鞋,背着殷怀顺朝里面走,他看了眼坐在客厅的一男一女,吩咐保姆道:“给殷小姐准备睡衣。”

    保姆忙点头:“哎。”

    看到陆伯瑞背着殷怀顺进来,坐在沙发上正在聊天的陆蔷跟纪汉辛停下了话题,齐齐抬眼看了过去。

    陆伯瑞朝两人点了点头:“我马上下来。”

    陆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化着精致妆容的面容,难掩她整个人外泄的老辣气度,那双淬炼的能一眼洞悉别人心思的眼眸,下意识看向趴在他背上装睡的殷怀顺。

    ……

    上了楼,殷怀顺就立刻掀掉了头上的帽子,说道:“你放我下来吧。”

    陆伯瑞背着她进了房,保姆拿着殷怀顺的拖鞋和睡衣走了进来。

    坐在床上,殷怀顺弯腰解鞋带,说道:“你赶快下去吧。”

    陆伯瑞没有走,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了下去。

    殷怀顺奇怪的回头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还坐在这做什么?不是说你大姐过来了吗?”

    陆伯瑞垂眼看着她,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但看着她的目光又忍了下来,站起身走了出去。

    楼下,保姆已经送了第三杯咖啡过去。

    陆伯瑞下楼走过去,朝两人叫道:“大姐,姐夫。”

    陆蔷淡淡的嗯了一声,端起桌子上的咖啡抿了一口,眼也不抬的问道:“刚刚那女的是你交的女朋友?”

    陆伯瑞端起咖啡,坐在那脊背挺的笔直,深邃的双眸垂望着手中的咖啡,淡漠的嗯了一声,仿佛楼上那个所谓的‘女朋友’,是无关紧要的女人。

    陆蔷放下咖啡,抬头看向他说道:“你年纪不小了,爸让人之前给你介绍的那几门婚事你都不满意,现在也该正经点了。”

    说完,她环视了眼房子四周,继续道:“你名下住的每套房子,都跟爸的关系牵扯不清,在外面玩的女人,就没必要个个都带回来了,爸跟你姐夫再过两年,就又要朝上走了,敏感时期处处都需要小心。”

    提到身旁的纪汉辛,纪汉辛抬起头朝陆伯瑞好脾气的笑了笑,附和道:“只要爸好好的,我这边也没什么,伯瑞,你大姐说的也没有错。”

    跟身旁的陆蔷强势的语气比着,纪汉辛的面容上一片的亲和,说出来的话也是温温和和的,不会给人造成压力。

    陆伯瑞没有回答,岔开话题问道:“大姐跟姐夫过来有事吗?”

    陆蔷没说话,纪汉辛就笑着说:“也没什么,晚上吃饭的时候,见你那么匆忙的就离开了,还以为是你这边出了什么事情,爸不放心,所以就让我跟你大姐过来看看。”

    说到此,陆蔷又抬头瞟了眼二楼:“没什么事吧?”

    陆伯瑞放下咖啡,面容平静的说:“有点事情。”

    陆蔷来了兴趣:“哦?什么事?晚上在家里吃饭的时候怎么没有说?”

    “也没别的事情。”陆伯瑞放下咖啡,深邃的眼眸看了看两人,语气轻松的说道:“我大哥给我打电话说有我舅舅的消息了,已经拨人过去调查了。”

    话音落下,陆蔷的脸色瞬间僵了下来。

    坐在一旁的纪汉辛也愣了一下,但他比陆蔷要更沉稳一点,他不动声色的轻咳了一声,用脚踢了下陆蔷。

    陆蔷回过神,动了动身子换了个坐姿,问道:“胡靖丞的势力已经发展到金三角了?”

    话音落下,一旁的纪汉辛动作颇大的踢了她一下。

    陆蔷顿了一下,顿时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

    她掩饰似的端起咖啡低头喝了一口,才又开口道:“哦,我的意思是说,爸之前有说过让你舅舅办完事去趟金三角,之前他失踪那么久,舒良志回来的时候不也说了他去了金三角的可能性也很大吗?”

    陆伯瑞双手松散的交握着放在小腹前的位置,他面容沉静的听着陆蔷的解释,脸上与眼神里都没有丝毫的反应。

    这场利益链条的竞争里,生命已经变得微不足道。

    涉足金三角的人,早在‘金三角’这三个字说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定好了结局。

    无论是生是死,都与那些处心积虑的人都无关了。

    陆蔷被他看的有些心虚,她轻咳了一声,坐直了身子,说道:“胡靖丞说了具体位置了吗?昨天我听爸说,舒良志又去了趟东南亚,要是确定了位置,就让舒良志带着人过去看看,这些年这个老狐狸在那边的人脉发展的也挺不错。”

    陆伯瑞淡淡的开口道:“我大哥那边没说具体位置,过两天确定了再给我回电话。”

    陆蔷微微绷紧的情绪松懈了下来,她哦了一声,嘴角带起一抹淡笑道:“也好,确定了你再跟爸说,让舒良志派人过去看看什么情况。”

    陆伯瑞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这时,纪汉辛拉着衣袖看了眼腕表,笑了笑说:“时间不早了,既然伯瑞这边没什么事,阿蔷,咱们就回家吧。伯瑞在春通忙碌了那么多天,也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陆蔷点了点头,拿起一旁的包站起身说:“好,你早点休息吧,我们先走了。”

    陆伯瑞站起身:“好,我送你们。”

    将两人送到门外,看着陆蔷跟纪汉辛坐上车离开,陆伯瑞才转身进了屋。

    ……

    车上,纪汉辛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了眼,正转身回屋的陆伯瑞,开口道:“阿蔷,伯瑞这边恐怕要瞒不住了。”

    陆蔷抬手抿了抿耳边的头发,目光里的神色略带了点阴狠,语气高傲而又漫不经心的说:“瞒不住了又怎么样?两只脚都踏进泥潭的人,休想再跳出去,泥潭而已,他还能扑腾出水花?”

    纪汉辛点了点头,思衬着说道:“还是小心为上。”

    ————

    回到屋子,陆伯瑞直接上了楼。

    卧室里,殷怀顺正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床上拿着指甲油染脚指甲。

    看到陆伯瑞推门进来,她抬头看了一眼问道:“你大姐走了?”

    陆伯瑞一边脱衣服一边嗯了一声。

    涂好脚指甲,殷怀顺伸直双腿,用手扇了扇,说道:“你大姐没有问我是谁吧?”

    “没有。”陆伯瑞走过去问道:“怎么不吹头发就出来了?”

    殷怀顺说:“等会儿就吹,你先去洗澡吧。”

    陆伯瑞欲言又止的看着她,而后点了点头。

    等陆伯瑞拿了衣服进了浴室,殷怀顺才不紧不慢的从被子里抽出还未挂断的手机。

    “刚才有点事……”

    “我都听到了,别装了。”

    电话那边的平月毫不犹豫的打断她的话,说道:“你晚上给我打电话问的事情就是这件事?”

    殷怀顺咂了咂嘴,“也算是吧。”

    平月哼笑了一声:“没想到你也有说话不确定的一天。”

    殷怀顺把指甲油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顺势倚在了床头软包靠背上,望着自己染的红彤彤的脚指甲说道:“我让你给我出主意的,可没让你打趣我,你要这样,那我就去问别人了。”

    平月说哼声道:“除了我,你还能问谁?你不是说那个小美女朋友的老公,跟他是好兄弟吗?你也可以去问问她,你该怎么办,人家说不定会立刻就给你主意了呢。”

    殷怀顺立刻奉承的笑道:“还是平经理了解我,平经理在社会上混了那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识过,这种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分分钟的时间就能帮我解决了。”

    平月被她逗笑,笑骂道:“死丫头,少埋汰我。”

    “说实话,如果不是你说他这个人严谨的很,我是根本不相信他对你说的那些鬼话的,你也是经常混夜店的人,又有姓梁的例子,应该比我清楚,男人嘴里面说出来的话,没几个不是放屁的。”

    平月头头是道的分析道:“但就算他这个人的人品没什么问题,那也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同意了他的求婚。首先,你爸这边没得商量;其次,你们两个这个速度实在是太快,一个梁青寒灭了,还有千千万万个梁青寒在,梁青寒之前不也是很老实吗?最后不还是背着你跟张贞那垃圾女人搞了?你说他严谨,谁知道过几年后他会是什么样。最后一条,你都说了,有个女人怀了他的孩子了,殷怀顺,你脑子里面是不是装的都是浆糊?他如果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想要,遇到大事情的时候,还会珍惜你吗?”

    殷怀顺抿着唇,盯着自己的脚趾头发呆,手指无意识的扣着小腹的衣服。

    听到平月这样理解陆伯瑞,她又忍不住反驳了句:“他没有你说的这么不堪,我跟他认识了也有一年多了。”

    平月笑道:“怎么姐姐,您还真有跟他结婚的打算啊?”

    “我没有!”

    “我看你就是有,你要真的嫁给他,给他那个未出生的孩子当了后妈,你爸不撕了你,从此后我跟着你们家姓殷。”

    “好啊,我爸刚好缺个外甥女,我也缺个给我养老的女儿……”

    “去你妹的!”

    殷怀顺哈哈大笑出声,平月在电话里骂骂咧咧了半天,才又说:“怀顺,我跟殷叔叔一个看法,我不看好你们。就他那糜烂的私生活情况,我就不建议你嫁给他,孩子都整出来了,还妄想娶你?这不是跟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样了嘛!”

    殷怀顺眯了眯烟,弯腰抓起桌子上的烟盒,给自己点了根烟,敷衍的说道:“好啦,我知道怎么处理了,你忙完早点休息。”

    听到她这个语气说话,平月就知道她没怎么听进去,又劝了句:“我跟你说,这是一辈子的事情,你不能犯糊涂,梁青寒那个分手也就算了,陆伯瑞这个,你们事情成了,就是离婚了。”

    殷怀顺夹着烟抽了一口,烟雾随着她的笑声飘散出来:“我知道了,我又没说要嫁给他,老娘这么如花似玉,哪能去给别人当后妈,你别担心了,我先挂电话了。”

    说完,不等平月再说话,她就先将电话挂断了。

    ……

    二十多分钟后。

    陆伯瑞洗好澡出来的时候,殷怀顺已经吹好头发,整个人都在被子里缩着。

    换了睡衣,陆伯瑞顺手关了灯上了床。

    等他掀开被子,才看到殷怀顺双手抱着手机已经睡着了,手机的界面停留在棋牌麻将的游戏界面上。

    陆伯瑞轻手从她手中拽出手机,关了床头的壁灯躺下。

    大概是被他吵到,睡梦中的殷怀顺翻了个身,背对着他又睡了过去。

    陆伯瑞伸手圈住她的腰身,把她揽在了怀里,低声在她耳边说道:“一整天都在睡觉,晚上还能睡得着?”

    殷怀顺睡意盎然的嘀咕了一声,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还带着湿意的温热大手,顺着她的腰线摸进她的睡衣里面,手指轻抚过那点高耸,感受到她身体敏感的抖动了一下,才又不紧不慢的握住揉弄起来,同时问道:“我说的话,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殷怀顺胡乱扒开他的手,呓语了句:“什么考虑的怎么样了?”

    陆伯瑞说:“晚上我给你说的那些话。”

    像是怕她记不起来,他又重复道:“我喜欢你,真心想娶你。”

    殷怀顺吧嗒了下嘴唇,翻过身面朝他,额头抵着他的胸膛,断断续续的说:“……不嫁……不做后妈……”

    “什么后妈?”

    “……”

    陆伯瑞低头再次追问了一声,怀里的女人却呼吸平稳的睡了过去,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殷怀顺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这么能睡,她其实也听清了陆伯瑞的话,但心里面也下意识不想让自己清醒过来,清醒的回答他的问题。

    就在她以为陆伯瑞不会再追问,再一次沉睡了过去的时候,忽然,她的身体被扳正,与她一同沉睡的部位瞬间被塞满了。

    “啊~”

    低沉的喘息声在她耳边响起,陆伯瑞抱着她的身体低声问道:“醒了吗?”

    殷怀顺嗓子里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的轻哼声,双手无意识的抓扶住他穹劲有力的手臂。

    “你~”随着他的动作幅度加大,殷怀顺说话的声音也断断续续起来:“你……你特么就是条泰迪狗——”

    听到她的话,陆伯瑞抿着唇轻笑出声,说道:“回答我的问题。”

    殷怀顺被折腾的已经完全清醒过来,她恼恨的抱着他在他肩膀上狠咬了一口,咬牙切齿的说道:“不嫁!死也不嫁!”

    “你也喜欢我。”

    “……你哪里看出来我喜欢你了!脸皮可真够厚的!”

    “不喜欢我能允许我这样欺负你?嗯?”

    充满暧昧磁性的那声尾音,瞬间穿透到殷怀顺的内心深处,欲望与压抑的情感,仿佛都在这一瞬间喷涌而出。

    殷怀顺下意识搂住了他的脖颈,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陆伯瑞抱着她翻了个身,然后坐了起来,被子滑落的瞬间,又被他快速捞起包裹住了她的身体。

    殷怀顺有种要溺死在他身上的错觉,带着不受控制的哭腔的声音,小声咒骂道:“陆伯瑞你就是个闷骚的混蛋,整天就知道欺负我……”

    陆伯瑞低头在她耳边亲了亲,一边托动她的身体一边在她耳边说:“舒婉是我爸的女人,怀的孩子也是我爸的,她是我安插在我爸身边的人,跟我没有身体上的接触。”

    殷怀顺趴在他肩膀上轻声呻吟,没有接话。

    “我知道你爸那边在担心什么,我们结婚后,我可以保证,我们的婚姻不会受到陆家一分一毫的影响。”

    灼热的鼻息铺撒在她的后颈,陆伯瑞含住她的耳垂密密的的亲吻着,声音喑哑的说道:“除了这些,嫁给我也不会有别的损失,阿城能给佳人的那些,我可以双倍给你。你也可以放心,梁青寒对你做过的那些事情,我都可以杜绝,除了你之外,别的女人我不会看一眼。哪怕真的那一天我们走到了那一步,我会净身出户,任由你的处置。”

    殷怀顺整个人仿佛置身在颠簸的海上,她沉沦在这个男人给予的欲望里,甚至连他此刻‘聒噪’的话语,都听着格外的刺激,让跌宕起伏的欲望变得越发的高涨。

    陆伯瑞气息越发的粗重,继续说道:“殷怀顺,嫁给我好不好?”

    指甲扣进他后背的肉里,殷怀顺趴在他肩膀上忍耐着自己想要大声叫出来的欲望,良久后,才喘息着说出几个字:“我考虑考虑。”

    虽然没有立刻同意了下来,但这样的回答,已经足以让面前的男人高兴。

    陆伯瑞猛然抱紧她的身体,然后掐着她的腰身大幅度的套侬起来,殷怀顺承受不住这突然而来的块感,压抑的呻吟声控制不住的大声叫了出来。

    她紧紧的圈着他的脖颈,在极致的块感里,攀到了巅峰。

    ————

    作者的话:原本是不打算断更的,这几天太忙加生病,实在是没有精力写,一直拖到今天才写出来。对等更的你们说声抱歉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