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山间老寺的无需申请自动送《一号红人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2520章:大营房村
    张旖嫙的仕途发展受到了和于南离婚的严重影响——主要是失去了于南父亲于思焕的荫蔽,这三年多过去,她依旧是副厅级没变,当然以她不到四十岁的年纪,就算现在依然是副厅级,也并不算是受了委屈。要知道,很多县委书记县长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了,跟她比起来,都可以羞愧的掩面而泣了。她也已经离开了省府办公厅,现在是省交通运输厅的常务副厅长,与原来的职务相比,算是降了一点点。

    李睿一直到现在都纳不过闷来,她怎么会被调到交通运输厅?不论她的专业,还是工作经验,都跟交通运输没有任何关系啊,因此只能归结是命运使然。

    张旖嫙听完没有任何哀思,语气淡淡地说:“我早就知道他会有这一天,从打离婚前他就天天作死,作了差不多四年,这才死掉,我还嫌他死得慢呢。”

    李睿并不觉得她这样说是冷血无情,事实上她和于南在离婚前就已经分居好久,感情彻底破裂了,而这些年于南也完全不管她们娘儿俩,不管她还有情可原,连亲闺女于岚都不管,抚养费一分钱都不出,就太过分了,在这样一种前提下,她没把于南当成仇人就算是便宜于南了,因此现在于南死掉,她并不伤心,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这个世界上,你对别人怎么样,别人就会对你怎么样,非常公道公平。

    “不管怎么说,于南是岚岚的父亲,他这一死,岚岚有知情的权力,还要参与到丧事里面去,更可能涉及到于南公司股份的继承,你要好好和岚岚讲一讲,当然主要是让她别伤心难过。”

    李睿爱屋及乌,也很喜欢张旖嫙的女儿于岚,所以特意提到了小丫头,让张旖嫙在她丧父的关键敏感时刻做好安慰与引导,免得她产生心理阴影。

    “岚岚呀,她对于南也没什么感情,关键是于南根本不关心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陪她的时间还不如她爷爷奶奶的百分之一呢,他个禽兽宁愿花时间跟别的女人鬼混,也不瞅瞅他的亲闺女来。你就别担心了,我们娘儿俩都没事。”

    李睿嗯了一声,道:“那我就放心了。”

    张旖嫙道:“过几天,等于南丧事过了,我带岚岚去你们双河的仙女洞景区玩玩,她最近不知道怎么了,特想在野外宿营,你能找到野外宿营的地方吗?”

    李睿呵呵笑起来,道:“这还不是易如反掌?你放心吧,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

    张旖嫙道:“嗯,野外宿营用的装备我们都有,你就别准备了,你找个好地方就行……”

    五六分钟过去,李睿已经赶到卜玉冰的办公室里,说巧不巧,他赶到的时候,正碰上陈魁给卜玉冰送钱,那十五万块钱所装的黑色塑料袋还在卜玉冰办公桌上摆着。

    李睿发现陈魁一脸肉疼,但还强颜欢笑,笑容因此显得比哭还难看,越发确认,这十五万块钱就是他自己出的,胡志新一分钱都没出,故意打趣他道:“陈县长,胡志新已经对外放话,说是资金紧张,家里一分钱都没有,怎么你一过去劝说,他就利马拿出十五万来啦?”

    陈魁叹道:“还不是我跟他晓明厉害,让他少给县领导添乱,不然他以后也没好日子过。他这才很不情愿的拿出他偷偷攒下的私房钱,他老婆见他还藏私房钱,一下就怒了,我走的时候两口子正吵吵呢。”

    李睿心里好笑无比,这位说得跟真的一样,不去当演员真是浪费了,继续逗他道:“他怎么不直接派人给卜县长拿过来,还麻烦陈县长你跑这一趟?多不合适啊!”

    陈魁摆手道:“唉,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心里明白,现在方书记和卜县长是给我擦屁股呢,所以我也应该出把力,没说的。”

    卜玉冰懒得听他们俩废话,起身道:“你们俩聊着吧,我先去大营房村了。”说罢拎起装钱的袋子要走。

    李睿上前拦住说道:“县长,我跟你一块去。”

    卜玉冰奇怪的问道:“你去干吗?”

    李睿大喇喇的说:“我接回上仿村民的时候给他们做出了承诺,今天就给他们解决问题,现在问题解决了一丁点,没能完全解决,我当然要过去给他们说明一下啦。”

    这个理由倒也站得住脚,卜玉冰听后扁了扁嘴,没说什么,快步走向门口。她和卜玉雪是同胞姐妹,姿容身材相差无几,因此她走路姿势虽然不像卜玉雪那样扭扭哒哒、卖弄风情,却也袅袅婷婷、摇曳生姿。

    李睿跟在她身后,留意到她的走路姿势,也是暗暗赞叹,美女就是美女,连走起路来都那么好看,不过她头发太短了,要是留一头披肩发肯定更迷人。

    陈魁见他也要走人,上前小声说道:“哎李县长,不是说好了晚上一起吃饭……”

    李睿暗暗鄙视他的为人,他心怎么那么大啊,脸皮怎么那么厚啊,县里发生了如此严重的大事件,稍微处理不好就可能引发更可怕的后果,自己和方青云、卜玉冰等人都在不遗余力、累死累活的为他擦屁股,他竟然还想着晚上的告别宴,也真是服了他了,道:“你觉得我有时间和心情去吃饭吗?”说完也已经走出房间。

    陈魁又惊又气的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半响撇了撇嘴,低声嘀咕道:“之所以把你叫上是给你面子,你倒拿起架子来了,我陈某人当县长的时候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么?哼,什么东西!真是人走茶凉、人心不古!”

    下楼坐进车里,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县府办主任张大雷吩咐司机前往大营房村。坐在司机后面位子上的卜玉冰一言不发,两只晶亮的眸子只是看着前方黯淡的夜色,不知道在想什么。

    李睿当她在耍高冷,也懒得跟她搭讪,心里琢磨,后天的京城之行,可该如何招商?

    “县长,李县长,大营房村就在城西六里外,算是与城区接壤的西郊,因清朝曾经在那里驻军而得名。县里正规划一条东西向的大道,东接府前街西延,西边直接对接到大营房村,不过现在还没开始建设。胡志新建的那座小区,就位于这条大道的西头儿,也就是大营房村的东头儿。我们现在直接去村两委,我已经给村两委去了电话,那边已经安排被占地村民集合了。”

    张大雷这个县府办主任非常机灵,在路上就主动把大营房村的位置情况对两位县长做了个简要说明。当然他不说这番话,也不算失职,但说出来以后,卜玉冰与李睿对他的印象会更好一些。尤其是卜玉冰对他的印象分,非常重要,因为卜玉冰作为新任县长,履职以后是很可能换掉他这个老政府办主任、提拔任命一个她可心的亲信上去,而如果能够讨得她的欢喜、得到她的认可,那就能继续当他的政府办主任了。

    政府办主任虽然类似一个管家的身份,听起来不像乡镇和县直机关领导那样响亮,但因为靠近县长的关系,还是很吃香的。当个政府办主任,各方面所能得到的好处,要远强于当乡镇和机关领导。不过对大多数政府办主任来说,不是想当多久就能当多久的,全看县长的心意。所以现在张大雷逮着机会就在卜玉冰面前表现,争取尽快得到她的认可,否则随时可能被调离岗位。

    卜玉冰问道:“大营房村属于哪个乡?”

    张大雷答道:“王各庄乡!”

    卜玉冰语气冷冰冰的道:“你抽时间给王各庄乡党委书记和乡长去电话,让他们明天早上来见我,接受问责。来时带上乡里分管信访、接待群众来访的干部,有几个给我带几个!”

    张大雷心里为王各庄乡党委书记和乡长默哀,知道他们明天有不了好果子吃了,闹不好还要双双离开领导岗位,不过这也怨不得别人,谁叫他们没做好基层和谐工作,给县里添乱了呢?点头道:“好,过会儿我就给他们去电话。”

    车到大营房村村两委门口停下,只见院里灯火通明,院外围着一大群村民,估计都是集合来领钱的被占地村民。

    看到这么多人,怕不有五六十号,再算上院里的,差不多上百号了,李睿就越发可以理解刚刚方青云被卜玉冰抢走发放钱款这个捞取声誉机会时的愤懑了,这么多的百姓,不管哪个县领导给他们讨回了租金,肯定当场就被奉若神明,再加上日后的口口相传,这位县领导的声誉很快就会传遍附近七乡八镇,不夸张的说,一下就在县里“走红”了,以后想不被人当成青天大老爷都不行,唉,卜玉冰这个心机女今天可算是赚到了。

    三人同时下车,张大雷在前开路,卜玉冰随后而行,李睿落在最后,也能保护卜玉冰手里的钱袋子。

    “李县长,李县长,你来啦!”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