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唯爱阳光的无需申请自动送《撒旦总裁,别爱我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585章 后妈,亲舅
    安然端着醒酒汤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了。

    她走过去,将醒酒汤放在茶几上。

    见他在看她的高等数学,她一把抢过,合上,“你干嘛看别人的东西。”

    “高等数学?这个年纪了,才开始看这个?”

    她脸色一冷,把茶几上的几本练习册快速的收拾了一下,放到了一旁。

    声音清冷的道:“在该看这个的年纪,我在监狱里。”

    提到监狱,乔御琛不自觉的蹙了蹙眉。

    看着她的表情有几分烦躁:“谁让你在该念书的年纪不学好。”

    不学好?

    她吗?

    他了解她的过去吗,凭什么这样说她。

    她握拳,望着他,眼神中有愤怒。

    曾经,她那么努力。

    那么努力的学习。

    就是为了考上一所好的大学。

    找一份好工作,赚到许多钱。

    带妈妈逃离海城,逃离安家。

    可是……这个梦,被安家人,被这个男人彻底践踏了。

    他看到了她眼底的恨,冷声:“怎么,说到你的痛处了?你既然咎由自取,又何必事后做这种无用功,现在才想起来学习,有什么用。”

    她咬碎牙,往肚子里吞。

    绝不让这混蛋看到自己的痛。

    她抿唇一笑:“喝醒酒汤吧,喝了清醒了,早些休息。”

    她说完,抱起书转身就要上楼。

    “站住。”

    乔御琛忽然喊住她。

    他站起身,走到她身前,望着她。

    她笑着,“乔总还有事?”

    他眼神中带着冷意,捏着她的下巴:“不要在我面前演戏,我最烦看到你这副假惺惺的样子。”

    “人生如戏,谁不是在演,如果你真想让我用我的本心面对你,那我告诉你,我只想杀了你,大卸八块后丢出去喂狗。”

    她说这话的时候,嘴角还是挂着笑意的。

    可是乔御琛却觉得,她的话让他冷彻入髓。

    这世上,没人敢这样跟他说话,没有人敢。

    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

    他捏着她下巴的手更用力了几分。

    她眉心都没有皱一下。

    他愤怒无处发泄,低头就啃咬住了她的唇。

    浓重的酒气传到她的口中。

    她抱在怀里的书全都跌落在地上,抬手拍打他的肩。

    可他却纹丝不动,紧紧的将她控制在自己的怀里。

    他吻了多久,她就挣扎了多久。

    松开她的时候,两人都有些筋疲力尽。

    她抬手想要掌掴他,可却被她抓住了手腕。

    “安然,你不会以为,你开启了这场游戏后,还能掌控全局吧。”

    安然愤怒的手都在颤抖,他甩开她的手腕。

    “我警告你,不要再继续挑战我的底线,你现在是我合法的妻子,我就算是强要了你,谁敢说半个不字。”

    安然后退两步,她转身,快步走到落地架上拿起糖盒子,抓了一颗糖豆塞进口中。

    好甜,真的好甜,甜的她快要溢出眼眶的泪都被融化了。

    乔御琛看着她奇怪的举动,眉眼蹙起,看不懂。

    安然将一颗糖咽下:“戏,还得继续演,如果乔总不愿意看,就再忍四个月吧,契约结束,我们就都自由了。乔总,你该洗澡刷牙了,嘴里的酒味,很大。”

    她说完,笑着,转身上楼去了。

    乔御琛一直目送她上楼。

    他何时遇到过这样的一个女人。

    倔强,强势,似乎又……很脆弱。

    安然,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他低头看着脚下已经摔翻开的练习册,上面的习题做了一整页。

    他蹲下,将练习册捡起。

    大致的看了几道题后,他竟有些惊讶,一道都没错。

    这些习题是有难度的,没有一定的数学基础,根本就不可能解的这么好。

    一个不学无术的女孩儿,会做到这样吗?  他将练习册合上。

    练习册的背面,娟秀的字迹写着:忘记你姓氏名谁,做一束光,做一焰火,尽全力燃烧,尽管可能会粉身碎骨,可你依然要挺住,没有什么所谓的坚持,全靠死撑。所谓成长,本就是一边受伤,一边坚强——然。

    明明是很普通的励志的话语。

    可他,却仿佛从这些话的后面,看到了一双绝望的眼眸。

    他抬眼看向楼上,眼神中多了一丝质疑。

    第二天一早,谭正楠在门口接他。

    他冷着脸上车,谭正楠觉得,昨晚Boss大人肯定是欲求不满了。

    这张脸有故事。

    他上车,乔御琛冷声:“昨晚谁让你自作主张把我送到这里来的?”

    谭正楠懵了一下:“乔总,昨晚……是您说要到这里来的,我不敢违背您的命令。”

    乔御琛蹙眉,他自己说要过来的?

    他随手将车窗打开,风涌了进来,他得清醒一下。

    “乔总,我们先去公司还是医院?”

    “公司。”

    他才刚说完,手机就响了起来。

    见是安心打来的,他沉声片刻后将手机接起:“喂。”

    “御琛,你什么时候过来?”

    “有事?”

    “没有,就是……你昨晚没过来,我想见见你。”

    “我还有事,要先去一趟公司。”

    “御琛,”安心急急的叫住他。

    乔御琛没有做声,在等她的下文。

    安心凄楚的道:“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是了解你的,我只有一个请求,谁都可以,可你别选择安然,拜托你了。”

    乔御琛眼神一冷,没有作声。

    他也不想,可偏偏,他的身体之认可那个女人。

    手机那头,安心抽泣:“御琛你知道吗,我欠了安然的,如果是安然要你,我拒绝不了。安然是我最亲近的妹妹,我不想,你终究有一天,成了我的妹夫,如果真是那样,我会死的。”

    乔御琛眼神微冷,烦躁道:“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不要胡思乱想。”

    “我是害怕,我怕你们若再走的更近,我会失去你,也会失去然然。”

    “你若真的这么怕失去安然,四年前,我送她进监狱的时候,你怎么不为她求情?”

    安心顿了一下:“你……在怪我?”

    “我只是在提醒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了,我还要忙,先挂了吧。”

    他将手机挂断。

    “正楠,帮我调查一件事。”

    谭正楠回头看向乔御琛:“二爷请吩咐。”

    “我要知道,安然以前上学时的表现。”

    谭正楠点头:“是,我这就去调查。”

    医院里,安心紧紧的握着手机,眼神中一阵发冷。

    她捂着耳朵,拼命的嘶吼了起来。

    病房的门被推开,路月快步跑了进来:“心心,你怎么了,你哪儿不舒服,妈妈这就叫医生。”

    “妈,”安心悲戚的喊了一声:“我心里不舒服,我好恨,我恨安然,妈,我不要御琛被抢走,他是我的,是我的。”

    路月将安心抱在了怀里,“妈知道,妈都知道,他当然是你的,心心,你放心,妈不会放过那个贱人的,妈来想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我要让她滚出我的世界,让她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好,那我们就让她消失。”

    御香海苑。

    安然从房间里下来,发现乔御琛已经离开了。

    她看着茶几上早就冷掉的醒酒汤,表情淡淡的。

    她上前将碗端起,走进厨房直接倒掉。

    今天曹阿姨请假了,她得自力更生了。

    早餐简单的吃过之后,她就换了身衣服准备去买菜。

    出了门,她开了车锁,才刚拉开门,身后就传来一声让她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

    “然然。”

    安然身子一顿,眼眶不自觉的湿润。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