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木榕的无需申请自动送《致命宠爱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174章 大婚
    韩俊看着他这副小人得志的表情,显然就不想让他太好过。“原来,你比较好兄妹这一口啊!”靳年握紧自己的拳头,看着面前嚣张的韩俊,忍下想要揍他的冲动,“好不好,都与你无关!”

    看着隐忍不发的靳年离开,韩俊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余生,既然这是你自己的选择,那就要有醒来之后承受的能力才行啊!King站在一旁看着自家的老狐狸,心里打了个冷颤,果真,腹黑如老板也!

    第二天早上,余生是被刺眼的阳光晒醒的,只是,脾气很不好地转了转脸,把脸压在身下的被子里,她还没睡饱,不开心。况且,她的头很疼,不想睁开眼睛,继续呼呼大睡,丝毫没有发现地点不对,人物不对。

    靳年坐在床头,看着她这一毫无防备的动作,轻不可见地笑了。他已经有好久都没有这样看着她撒娇了,不仅仅是撒娇,包括昨晚的傻样行为。他疯了一样的爱死了这样的她。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他们之间就再也没有这样近距离接触过。

    眼光微转,停留在刚刚被她大幅度转身掉下的被子,视线往上,是露在被子外面的两条雪白的长腿,再往上,却是那若隐若现的小翘臀了。随着余生的呼吸,臀部很好地上下摆动着,那小小的三角被角并不能遮挡住下面诱人的风光。

    一大早,就让他欣赏这样的风光,靳年显然浑身并不好受。手伸到被子中,捏了捏还在沉睡的某人的鼻子,“起床。”只是某个嚣张的女人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对,依然说着梦话,“嗯哼,别烦我,让我再睡会儿。”

    别烦?显然她对于这样的对话比较熟悉,否则也不能这样脱口而出,那么,又是谁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地在她身边叫她起床。她的那些假男友吗?还是昨天的那个男人?本来还尚可的心情,这下彻底翻了味儿,“起来,说清楚,你在跟谁说话!”

    “嗯哼,亲爱的,再让我睡会儿好不好,我头疼。”一点儿也没有怀疑,喝多了之后的大脑,依然处于当机中。靳年的眉头越皱越紧,最终沉下了声音,“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

    余生睡意朦胧,但是猛然听见一阵暴怒的男声在自己耳边,还是紧赶慢赶地让自己的大脑回到了正常的状态,一边揉着宿醉的头痛,一边眨呀眨地终于彻底睁开了眼睛,只是,这下,却是又发呆了。

    “怎么,不是你家亲爱的,感到失望了?”靳年勾起嘴角,嘲讽的话语脱口而出。

    余生是怎么想也没有想到,早上醒来的第一眼可以看见他。她也是好久都没有这样对着他了,现在看着他那张发怒的面孔,近距离地对着自己,余生却还是觉得好看。

    靳年看着余生不说话,也不似平时那样对着自己大吼,他的心里一下子乱了套。难道真的被他刚刚的话说中了不成,再次狠狠地问,“我是谁?”余生这下听清楚了,却是不乐意地撅了撅嘴巴,这人有病吧,大清早地问别人自己是谁。    随着滑落的被子,看见自己露在外面的两条大腿,还有早早卷了起来,不合身的男士睡衣,余生不禁咽了咽口水,看向身边的人。

    “怎么,知道是我换的,很失望?”噗,本来还心存侥幸,结果,却是火上浇油,余生的脸颊也不禁燃了起来。靳年的下一句却是更加劲爆,“你全身上下,我哪一点没有看过!”

    看着一脸无耻的靳年,余生拿起手边的枕头就砸了过去,“你给我滚!”轻巧地躲过枕头,把它抱在手里,“你,在我的床上!”余生听到他的话,也不作停留,立马就从床上站了起来,只是,她真的忽略了,她的睡衣很短,只是靳年的衬衫而已。

    昨晚,她喝的烂醉,不知是酒醉人,还是人自醉。反正,靳年扛着她回来的时候,她是一直发着疯的,嘴里一直喊着他的名字,她喊一声,他就应一声,直到她自己喊累了,他才变回沉默。

    看着她难受地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他这里并没有女装可以给她换,于是,他硬着头皮给她换上了自己的衬衫。只是,显然,这一选择,也真的是很不明智。现在看着面前两条白晃晃的大腿,刚刚那会儿被克制下去的冲动,顿时又开始翻滚了起来。

    本能地抱上面前人的身体,双方都不可察觉地轻颤了。余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喝酒后就变得脆弱起来,整个人靠在他的怀里,轻嗅着那熟悉的味道,本来想要推开的手,却是紧紧抓住面前人的衣襟。

    “靳年,我告诉你,任何男人都可以碰我,除了你。”她抬头,挑衅着看着他。靳年被她气笑,看着面前的爪子,“呵,是吗?除了我,你确定?”

    “当然!”

    “余生,我今天他妈要是在这上了你,你会怎样!”靳年越发地把她搂得更紧了,似乎是想要把她揉碎了,跟自己彻底地合为一体。她想要挣扎,却又十分贪恋他怀抱的味道。

    “是吗?如果说,你不介意,我已经跟很多人上过床的话!”余生说完这句话,就一直盯着靳年的眼睛看,靠在他的怀里,从她的角度看去,似乎只能看见他那好看的下巴,只是,她还是想要看看他的神色,他是否有那一刻是觉得愧疚的。

    靳年明显愣了愣,他没有想到她会是这样回答自己的。跟很多人上过床,眼神暗了再暗,暴风雨似乎要来临。大手一翻,二人就倒在了床上。余生轻呼一声,头发似乎也在刚刚,跟他的衣领扯在了一起。

    只是,这个时候,靳年是不会让这样的小事来影响自己的动作的。手轻抚上那张曾经多次出现在自己梦里的脸蛋,余生感觉着一股男性成熟的气息喷在自己的脸庞,她有些难受,歪了脖子,正好,靳年的吻落向了脖间。

    他发狠似的,狠狠吸允着那块地方,直到变红变紫。余生紧皱着眉头,忍住想要哭泣的冲动,跟靳年对视着。忽然,靳年腾出自己的一只手,缓缓地盖上余生的眼睛,然后热吻再次落了下来。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