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雪在烧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对手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走错了门
    曲炜看傅华只看他不说话,笑了,说:“傅华啊,可能你现在还不能完全搞懂我所说的话的意思,不过慢慢你就会明白的。我这些也是这几年我干副秘书长悟到的。说到底我们俩现在的工作性质都是为领导服务的,我们是服务他们,而不是要在背后搞他们的小动作,这一点你必须首先明确。”

    看来曲炜这些年的副秘书长还真没白干,他是明确自己这个副秘书长的职务定位的,也许曲炜是对的,只有明确了自己的职务定位,才会明确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难怪郭奎书记和吕纪省长会这么赏识曲炜,吕纪这一次还专门跑来北京为曲炜争取秘书长的位置,曲炜可能确实服务的他们熨熨贴贴吧。

    这番话对傅华来说也不无参考价值,驻京办这里确实是一个服务性质的机构,如果搞不清这个机构定位,确实很那做好这里的工作。

    傅华认真的说:“您的话我都记下来了,我会认真想一想的。”

    曲炜笑了起来,说:“我知道你心里对我的话还是有些不服气的,这都是你那种所谓的正义感在作祟。我跟你讲一件事情吧,在我做这个副秘书长期间,一个服务另一位副省长的副秘书长因为跟那位副省长有了罅隙,就利用他掌握的副省长的情况,举报了那位副省长,结果查明属实,那位副省长被法办了。按照您的观点,是不是这位副秘书长算是正义了的吧?是不是应该被犒赏啊?可是后来结果怎么样呢?没有人再敢用这位副秘书长了,谁敢放这么颗地雷在身边呢?他很快就被调出省政府,到了一个闲的不能再闲的位置上去等着退休了。我跟你说这件事情,倒不是说领导们都不好,可是领导们也是人,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没人愿意用一个可能检举他们的人。”

    傅华说:“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曲炜说:“你明白了就好,穆广的事情你不要去管了,他这种人早晚会被抓住的,那个关莲也不可能藏一辈子的,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嘛。”

    这时郑莉收拾完了厨房,走了过来,笑着说:“你们聊什么呢?”

    曲炜笑笑说:“我刚才跟傅华夸他有眼光,找了你这么个贤惠的媳妇啊。”

    郑莉笑笑说:“曲市长,您真是会说话。”

    傅华和曲炜就不再聊工作上的事情了,三人就开始聊一些家长里短,曲炜还问了一些郑老的身体状况什么的,直聊到很晚傅华才把曲炜送了回去。

    第二天,曲炜打来电话,说是他要跟吕纪省长赶回东海了,就不跟傅华当面道别了,还让傅华替他谢谢郑莉,说昨晚郑莉做的那一餐晚饭,是这些年来他吃的最愉快,也是口味最好的一餐。

    傅华有些不舍,说:“您这么快就走啊?我还想打个电话问您有没有机会再聚一聚呢?”

    曲炜笑了笑说:“该说的话我都说了,再聚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傅华说:“那您那件事情办得怎么样?”

    曲炜笑笑说:“吕省长说他感觉上还不错,看来我还是有戏的。”

    傅华笑笑说:“那祝您成功了。”

    曲炜笑笑说:“该来的会来的,好了,再见吧。”

    曲炜就挂了电话,傅华心中有些惆怅,他是很喜欢曲炜在他身边的那种感觉的,那是一种很安全的感觉,昨晚曲炜虽然是用训他的语气跟他讲话,可是他知道曲炜完全是为了他好才那么说的,当时的他恍惚回到了还给曲炜做秘书的时光里去。说实在的,他对那段时光还真是很怀念。

    晚上,傅华按照约定,和郑莉一起宴请了谈红。酒宴上,谈红当着郑莉的面,就不好意思跟傅华表现得太过随便,因此对傅华客气了很多,反而和郑莉表现得很亲热。傅华也是不好跟谈红说一些开玩笑的话,谈红和郑莉的女人话题他也加入不进去,因此就觉得有些气闷。

    当晚唯一让傅华感觉还有点趣味的是,他为了验证了郑莉的醋溜白菜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吃,特别也点了一到饭店的醋溜白菜,没有比较还不觉得,一比较他还真是感觉郑莉做的不错。他把自己的感觉告诉了郑莉,郑莉笑着说:“你以为曲市长说的是假的?这下子你明白你老婆我是拿得出手的吧?”

    傅华笑着揽了郑莉肩膀一下,说:“是,老婆你真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我娶到宝了。”

    郑莉娇笑着说:“那当然了。”

    一旁的谈红笑了,说:“喂喂,你们俩别这么肉麻好不好,让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你们要恩爱回家去恩爱吧,可别在这里让我都吃不下饭了。”

    郑莉笑着说:“谈红你眼红了?自己赶紧去找一个啊,其实以你的条件,找一个疼你的男人是不难的。”

    谈红瞟了傅华一眼,说:“我哪有郑莉你这种福气啊?”

    傅华看到了谈红眼中的失落,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是无法承受她的这份情意了,就赶忙把话题岔开了。

    第二天临近中午,东海省省政府办公大楼,从北京回来的曲炜遇到了海川市市长金达,金达刚从吕纪的办公室出来。

    曲炜知道金达是来向吕纪做海川的海洋科技园进展情况的专题汇报的,就笑着说:“金市长汇报完了?”

    金达是知道曲炜跟傅华关系很好的,因为傅华,他就对曲炜一直感到很亲切,笑着点了点头,说:“是,曲副秘书长这是忙什么呢?”

    曲炜笑笑说:“我也说不出自己在忙什么,反正成天就是瞎忙。到我办公室坐一下吧?”

    金达说:“行啊,正好我跟吕省长回报的口干舌燥的,到您那讨一杯好茶喝。”

    两人就一起去了曲炜的办公室,曲炜给金达泡了一杯龙井,然后笑着说:“吕省长怎么说?”

    金达笑笑说:“大体上还算满意,不过也提了不少的问题。海川现在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一点点探索吧。”

    曲炜笑笑说:“海洋科技园对我们东海省来说是一个新生的事务,有问题是很正常的。不过,您金市长原来就是省里的智囊,有问题也会很快找到解决方案的。”

    金达笑了,说:“您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我算什么智囊啊。”

    曲炜笑笑说:“金市长就客气了,现在海川在您手里可是蒸蒸日上啊。”

    金达笑笑说:“那是您曲副秘书长当初打的基础好?”

    曲炜笑笑说:“我那是老黄历了。不说这些了,前天我和吕省长去了一趟北京,我还去了你们的驻京办看了看傅华。”

    金达说:“傅华可是曲副秘书长的老部下了,它是您手里用起来的干部。”

    曲炜笑笑说:“是呀,怎么样,金市长用起来还得力吗?”

    金达笑笑说:“傅华确实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才,我去了海川之后,他帮了我很多。怎么,他跟您抱怨我了?”

    曲炜笑了,说:“那怎么会,他说金市长很支持他的工作。倒是你们的穆副市长好像对他有很多的意见啊,我去的时候正碰到穆副市长打电话给他,我坐在那听穆副市长批了他好一通,说是为了什么海川重机的重组。”

    金达听出来曲炜是在为傅华叫屈,他也知道穆广跟傅华之间的矛盾,他对穆广也是有意见的,不过他跟穆广的分歧并不好表露在曲炜面前,便笑了笑说:“穆广这个同志有些时候处理事情是有些急躁了些,有些时候对下面的同志就不够体谅。”

    曲炜把金达领到自己办公室实际上就是为了帮傅华说说话,他知道傅华是不太好把穆广整他的事情跟金达抱怨的,所以他才借机把这个情况说给金达听,他倒不是觉得金达能对穆广做些什么,而是希望金达听到这个情况之后,能在某些方面适当地维护一下傅华。

    目的达到,曲炜就不再说这个话题了,看看时间已近中午,曲炜说:“金市长,您中午如果没什么活动的话,我请你吃饭吧?”

    金达笑了笑说:“我已经打电话跟我老婆说中午回家吃饭了,您知道我回省城一趟不容易,不好不回家一趟的。”

    曲炜笑了,说:“那行啊,我就不耽搁你们夫妻团聚了。”

    金达就从曲炜那里离开了,回了自己在省城的家,打开门之后,他愣了一下,家里有一个二十左右岁的年轻女子在,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门。

    那年轻女子看到金达,笑着迎了过来,伸手去接金达的手包,说:“您是金叔叔吧?”

    金达点了点头,说:“我是姓金,你是?”

    女子说:“我是万阿姨请的保姆,我叫田燕。阿姨已经打了电话回来说叔叔要回来吃饭了。”

    金达对田燕并不反感,他一看这姑娘就是比较老实的人,他知道万菊一个人在家里照顾儿子,还要上班,是很辛苦的,请一个保姆帮忙也是情理当中的事情。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