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王里予的无需申请自动送《百鬼直播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六百五十七章 诈尸 九
    由于王婆子女儿的魂魄是被王槐强行从体内拘出,所以她无法接收天地信息,自然也就没有迷惘期。

    不过王槐此举可谓是亲手杀了一个,与她并无因果纠葛的凡人。所以冥府少说也要扣他几十万冥币。换句话说就是用冥币中的功德之力,来抵消他杀人死“无辜”之人所造成的业力。

    当然凭王槐现如今的身家,区区几十万冥币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眼见王槐竟然将王婆子女儿的魂魄给拘了出来,赵铭熙不禁一愣,不可思议的说道:“王、不、队长,你、你怎么又把她给杀了?”

    “因为我愿意啊。”王槐轻轻一笑:“我先前出手阻止王婆子,是因为我并不赞成你此次放任王婆子杀死自己女儿的做法。

    而我随后之所以又亲手杀了这个女人,是因为我要借她的命,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因缘果报。

    而我所做的着一切,便是我一直跟你说的,修炼者要随本心行事。当然啦,前提是要看自己是否有能力承担随心所欲后的代价。”

    就在赵铭熙听到王槐这番话陷入沉思之际,王婆子女儿的魂魄经过短暂的呆滞后,一眼便看到站在王槐身旁,满脸呆滞的王婆子,“鬼!鬼!啊......有鬼!”王婆子的女儿尖叫一声,下意识的便想要逃跑。然而她惊恐的发现,她自己的身体竟然不听使唤,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移动半步。

    “鬼叫什么,你现在也已经是鬼了。”王槐瞥了他一眼,随后向着王婆子老宅的方向招了招手,很快王婆子儿子的魂魄满脸呆愣的飘了出来。

    王婆子和他的儿子都是肉身死亡后魂魄离体。所以他们都在肉身死亡的同时便陷入了迷惘期。正常来说是需要等到七日后才能清醒。

    但王槐显然不愿等这么长时间,好在冥府有专门打断天地信息传承的秘术。只不过同样需要消耗自身的功德罢了。

    只见王槐双手结印,两道金色符纹随之涌入王婆子和他儿子的魂魄体内。顿时王婆子和他儿子原本迷惘的双眼中恢复了一丝清明。

    母子四目相对之间,王婆子的儿子率先惊叫一声,“鬼、鬼啊!”说完与他妹妹一样转身便要跑路。不过同样的他也被王槐以灵力定在了原地。

    “你、你们......!”王婆子茫然的看着自己的一对儿女,王婆子毕竟已经死了一天了,所以她还是接收到了一部分天地信息。再加上她对于自己儿女的怨气并未消散仍为恶鬼之身。所以经过短暂的呆愣后,王婆子怒吼一声:“孽子!我杀了你们!”说着王婆子便要向自己儿女扑去。

    “哼!”王槐冷哼一声,随手将其镇压,随后王槐也懒得与这一家子废话,放出白骨塔将她们收入其中。

    做完这些后,王槐转身对赵铭熙说道:“走吧,与我回冥府。”

    一听这话赵铭熙还没说什么,陈鹏率先不干了,急忙说道:“王槐你不是说铭熙她完成任务后,可以在人间逗留七天吗?你这么着急带她回去干什么。”

    王槐瞥了他一眼,满脸严肃道:“有些事情她必须要尽快弄清楚,想明白。否则对她修炼无益。不过你放心我们不会在下面耽搁太久,最多一两天的功夫她就能上来陪你了。我先送你回去吧。”

    说完一道精光自天际落下,便要接他们返回影魔战船。见此情景,一直没有说话的李静突然惊呼一声:“请等一下。”

    对于李静这个“奇女子”王槐还是比较好奇的。不过处理赵铭熙的事情要紧,所以王槐本打算等他从冥府回来后,再好好查一查李静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竟然令拥有着三星级鬼兵战力的色鬼望而却步。

    不过既然李静主动叫住了他,王槐也就没有急着离去,看向李静疑惑道:“有事?”

    李静怯生生的看着她,小心翼翼的问道:“请、请问您是否就是传说中的鬼影战神?”

    “传说这个词用得有些大了我可受不起。”王槐尴尬的笑了笑:“不过如果你说的是当初参与海城一战的那个鬼差的话,那么不错正是我!”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听王槐这么一说,李静还是忍不住激动的浑身颤抖,随后似是终于鼓足了勇气,咣当一声跪倒在王槐面前,叩首道:“战神,求您收为为徒吧?”

    “额......!你先别激动起来再说。”王槐说着一挥手将李静扶了起来,“我想你刚才应该听赵铭熙说过,我是鬼修者所以就算你身怀灵根,我也无法教导你修炼。而且......。”

    望着李静满脸不甘的样子,王槐无奈道:“这样吧,多说无益,我先给你检查一下,看你是否身怀灵根。如果你真的身怀灵根的话,那么我们再接着商量额不迟。”

    说着王槐翻手之间,一块拳头大小的晶石便出现在他手中,“将手放在这块晶石上。”

    “是!是!”李静满脸激动的应了一声,随后迫不及待的将手放在了测灵石上,顿时一道耀眼的金光自测灵石上绽放而出。

    “金属性天灵根?”王槐忍不住惊呼一声,凭他的经验只有单属性天灵根,才能够令测灵石绽放出如此耀眼的光芒。

    然而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紧接着一道刺目的绿光再次从测灵石上绽放而出?

    “木灵根?这......!”王槐神色一呆,下一刻,黑、红、黄三色光芒接连从测灵石上绽放开来。

    如此惊奇的一幕,连处于沉思之中的赵铭熙也不禁惊醒。与王槐一般满脸呆愣的望着测量石所绽放的五色精光。

    “这、这是五行杂灵根?”赵铭熙满脸惊奇的说道:“传说中五行杂灵根甚至于比天灵根和异灵根还要罕见。没想到今天竟然见到活的了?”

    说完赵铭熙不禁有些惋惜的看了看李静,“真是太可惜了,我还以为这位妹妹是身怀了某种特殊体质呢。这才使得她能够与那色鬼纠缠这么久。可是没想到竟然是只是五行杂灵根,可是......不对啊!”

    赵铭熙说着不禁又有些茫然道:“如果她只是五行杂灵根的话,那只色鬼又为何迟迟没有对她下杀手?难道说是因为那色鬼实在太过变态,所以故意缠着她不放......?”

    “不,你说的不对。”这时王槐摇了摇头,沉吟道:“在你抵达她家之前,我一直以神识关注着她家的情况。从当时那色鬼的言语中可以判断,他并不是不想将李静杀死,而是因为某种原因而做不到。

    而且据我所知,正常的五行杂灵根应该是能够使测灵石绽放出五道颜色黯淡的光芒。可是你也看到了,测灵石刚才所绽放出的五色光芒的强度,丝毫不比单属性天灵根令测灵石绽放出的光芒弱。”

    听王槐这么一说,赵铭熙不可思议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李静她果然身怀某种特殊的体质?”

    “现在还不确定。”王槐摇了摇头,“我先前就已经用神识探查过了,并未在她体内发现任何特殊之处。不过......!”

    王槐说着看向李静说道:“这位姑娘可否让在下取你一滴指间血来验一验呢......?”

    “没问题!”李静说着毫不犹豫的将手递到了王槐面前,“多谢!”王槐点了点头,随后伸手轻轻一划,李静的指间便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血口,紧接着一滴血球便从李静的指间飞射而出。

    与此同时,一股浓郁的纯阳之力迎面扑来。王槐和赵铭熙脸色微微一变,王槐还好些这股纯阳之力虽然浓郁,但对于他来说还算了什么。可是赵铭熙却忍不住放出了护身灵力,将这股纯阳之力挡在了体外。

    “这、这是?”赵铭熙脸色大变的同时,不可思议的说道:“王、王槐、这怎么可能!一个普通人的血液中怎么会蕴含如此浓郁的纯阳之力。”

    其实任何一个活人体内的血液中,都蕴含着些许纯阳之力。不过人体内血液中纯阳之力的强弱,与人的年龄、身体、性别有着直接的关系。

    一般来说,年纪越小,身体越强壮的男性,其血液中所蕴含的纯阳之力便越多。所以在神州世界解封前,民间常有男人血液可以辟邪破煞的传说。

    但凡人毕竟是凡人,哪怕是刚出生,身体极为健康的男童,其血液中所蕴含的纯阳之力,最多也就是能够与普通初级鬼魂体内的阴煞之气相当而已。

    可是李静血液中的纯阳之力显然要远远超过这一极限,甚至于可以与兵级鬼物体内的阴煞之气相媲美。这也难怪那色鬼迟迟没能将李静杀死。

    经过短暂的呆愣后,赵铭熙满脸好奇的追问道:“王槐李静她究竟是身怀何种体质啊?竟然能够令其体内蕴含如此雄厚的纯阳之力?”

    “现在还说不好。”王槐摇了摇头,“与灵根相比,天生道体不仅种类繁多而且更加难以判断。就像我妹妹王琦琦,若非她的师尊乃是仙王级至强者的话,恐怕也难以轻易看出她除了身怀风属性异灵根外,还是天生道体中的风灵之体。”

    “我去,你们兄妹俩也太nb了吧?!”赵铭熙不可思议的说道:“你都已经够变态的了,而你妹妹不仅身怀风灵根,还同时是更加罕见的风灵之体?我说你们的爸妈该不会是传说中的圣境大能者吧?”

    “呵呵,孩子你想多了。”王槐干笑一声:“我爸妈若真是圣境大能者,我又如何会落得今日这般下场。”

    说完王槐不再理会赵铭熙,看向李静有些为难的说道:“姑娘你的情况有些特殊,而且修炼乃是大事不是你一个人所能决断的。这样吧,我给你一道玉符,你明天带着你的父母到百鬼集团去找唐义。

    如果我明天回不来的话,你们一家便在百鬼集团小住两日。我最多一两天的功夫就能上来。哦,对了,你应该知道百鬼集团在哪吧?”

    “知道,知道。”李静连连点了点头,有些迟疑道:“不过我真的不能拜你为师吗?”

    “最少现阶段是不行的。”王槐想了想说道:“你的情况有些特殊,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而我还有事情要办,所以等你和你的父母到了百鬼集团以后,我再与你们详细解释。”说着王槐一挥手,一枚玉符便出现在李静的面前。

    见李静面露迟疑之色,王槐顿时会意解释道:“你不要多想,我不是要把你推给其他势力。那百鬼集团乃是我在阳间所创建的修炼势力。”

    听王槐这么一说,李静顿时面露喜色,这才迫不及待的接过玉符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眼见王槐要走李静心中一动,急忙说道:“对了战神,您可不可以为二胖也检测一下灵根?”

    “额......没问题。不过你不要再叫我什么战神了,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王槐。或是叫我王先生也可以。”王槐说着再次取出了测灵石,递到了二胖面前说道:“像刚才李静那样将手放上去就可以了。”

    “我?!”二胖不敢置信的迟疑了一下,不过很快大喜过望将手放到了测灵石上,结果等了半天测灵石什么反应都没有。

    “很可惜。”王槐摇了摇头,“看来你并不具备修炼体质。”说完王槐冲着李静点了点头,随后不再犹豫带着赵铭熙和陈鹏回到了影魔战船。

    李静安慰心灵受创的二胖不提,单说王槐将陈鹏送回家后。便驾驶着影魔战船向宾城的阴阳通道飞去。

    路上王槐将王婆子一家放了出来,王槐懒得跟他们废话,所以直接封了他们的嘴,面无表情的说道:“听好了,我乃是冥府鬼差,而你们仨现在已经死了,我现在要带着你们魂归冥府接受判官审判。

    记住,到了阴市后给我乖乖领取鬼心,若是敢闹事的话别怪我将你们魂飞魄散。哦,对了,提醒你们一句。你们的肉身已死,现在仅剩下了魂魄。而魂飞魄散的意思就是,你们真正意义上的死亡。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说完也不管王婆子一家是否反应过来,便将他们再次收入白骨塔中!4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