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洛琳琅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寻尸人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206章 酒后吐真言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丁一喝醉,当时要不是我必须使出吃奶的劲儿来扶住他,我还真想用手机拍下这“石破惊天”的一幕呢!

    事实证明,丁一的酒品比我好太多了,我原以为像他这样平时话不多的人,喝醉以后就应该多说一些话,结果却让我有些失望,他竟然比平时的话还要少,几乎就是一句话都不说。

    虽然丁一还不至于醉到一步都不能走的地步,可是他却像是故意似的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扶着他踉跄的来到路边打车,最后是好还容易才把他塞进了一辆出租车里。

    回到家后,我负气的将他往沙发上一扔,然后就累瘫在了旁边,要不是看在我以前喝醉他伺候我的份上,我早就把他往床上一扔就不管了。

    “丁一?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我轻声的在他的耳边说道。

    “能……”丁一闭着眼睛重重的吐出一个字来。

    我听了就忍不住笑着说,“我去!你还真是惜字如金哪!看来以后你得和我一样戒酒才行了。”

    丁一听后竟哼了一声,然后继续闭眼装死……这时我突然心里发坏,就又趴在他的耳边小声的问道,“丁一,你的初恋女友是谁啊?”

    “没有……”丁一轻声的呢喃着。

    我当时真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听清我问的是什么,于是我又继续着这个“酒后吐真言”的游戏,想从这个高冷的家伙嘴里套出点儿什么我不知道的黑历史来。

    “你几岁不尿床了?”

    “不知道……”

    我听了差点儿没忍住笑出声来……

    “那你最好的朋友是谁?”我自信满满的觉得他肯定会说是我的,结果他沉默了一会儿却突然开口说,“我没有朋友……”

    我听了心里顿时不是个滋味儿,什么叫没有朋友?那我是谁啊?于是我又接着问道,“那你有没有好兄弟?”

    “没有……”同样冰冷的答案再次从他的口中出说,我的心立刻就跟被人扔在了冰箱里一样,冻的哇凉哇凉的了……

    缓了一会儿,我怀着非常不爽的心情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你的生命中总有什么重要的人存在吧?比如你的师父?”

    听到我的这个问题,丁一竟然猛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然后瞪着他那漆黑如墨的眼睛左右看了看,最后慢慢的抬手一指我的鼻子说,“你!”接着他就一头扎进了沙发里睡了过去,剩下我一个人目瞪口呆的坐在那里……

    这醉鬼说的是什么意思?最重要的人是我?可我在他的心里却是和朋友、爱人、兄弟统统不沾边的存在!?怎么还能有这种操作呢?那我到底在他心里是个什么位置啊?

    那天晚上这个问题一直深深的困扰着我,说实话认识丁一这么时间了,我是真心把他当成最好的朋友和兄弟,可如今听他酒后吐出的“真言”……一时间真是让我千般滋味在心头儿啊!

    想想我们这一路走来经历的所有事情,不夸张的说在最危险的时候丁一永远都是我最坚实的后盾,我们甚至可为了对方去死。

    我一直以来都觉得我们俩人的情谊是彼此之间的心照不宣,是只要我一个眼神丁一就可以豁出命跟着我的默契……

    可我却从来都没有细想过这是为什么?因为我觉得丁一在我心里就是可以过命的兄弟,从我刚认识他的时候我们彼此之间给对方的感觉就是如此……

    可是刚才听他说在自己的心里没有爱人、没有朋友,也没有兄弟?那他把我当成什么?总不能是好姐妹吧!?是不是一直以来我们之间的情谊都是我自己想当然了呢?

    一夜无眠,我顶着一对熊猫眼从床上坐了起来,在经过了一晚上的纠结后,我依然想不明白丁一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时我发现丁一竟然还在沙发上睡着,就连姿势都没怎么变过……于是我忙过去查看情况,发现他正眉头深锁,没有半点要醒过来的意思。

    靠!不会是酒精中毒了吧?我吓的赶紧轻声的对他说道,“丁一?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

    可这小子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顿时就有些慌了手脚,于是赶紧上手推了他一把,可他除了还在沉稳的呼吸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的反应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给黎叔打了电话,结果这老神棍现在正在外面干活儿呢,不过他简单的问了一下丁一的情况后就让我先不用担心,应该只是还没醒酒。

    现在想想,真不知道昨天晚上丁一给我挡了多少酒,什么红的、白的、啤的……不会是喝的酒精中毒了吧?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打120的时候,却突然想到那个吴安妮不是学医的吗?

    于是我连忙拨通的那个丫头的电话,还好这丫头虽然平时很高冷,可是当她一听说有病人需要她时,还是二话不说就和我要了地址赶了过来。

    因为我在电话里告诉她丁一昨天晚上喝多了,于是她就拿了一些中医过来,然后给丁一熬了一碗醒酒汤……可这醒酒汤熬好之后,我和吴安妮费了好大的劲儿也灌不下去,丁一这死小子就是怎么都不肯张嘴。

    最后吴安妮一看这样下去不行,就冷着一张脸说,“如果实在灌不下去就只能去医院输液了,否则时间长了就该耽误病情了……”

    谁知就在我们刚准备将这醉鬼送到医院的时候,他却突然眼皮一动,醒了过来……只是此时的丁一显然还没有彻底的醒酒,他的眼神儿中竟露出了少有的迷茫。

    我见了就忙把醒酒汤端过来说,“祖宗,您喝一口吧?”

    丁一听后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看我手里那碗黑不啦及的醒酒汤,竟然伸手接过去一口就干了!!我见丁一总算是喝了这醒酒汤,心里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汤实在太难喝了,丁一喝了之后立刻露出一副要吐的表情……

    。:f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