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商人_ 第两千零五九章 老树埋尸_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68无需申请自动送网 - 无需申请自动送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道门老九的无需申请自动送《阴间商人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两千零五九章 老树埋尸
    “哑大娘回老家了啊。”小吴回答。

    “回老家?”我的脸色一沉。

    “对啊,哑伯说大娘最近总做噩梦,可能是一直没回去给老辈上坟,被托了念,所以回去还还愿。”

    “一直没回去?你是说,这么多年来,你从没看见过他们离开你爷爷回老家?”我有些怀疑的问道。

    “没有。”小吴好像也看出了我眼神中的疑惑,解释道:“哑伯他们肯定不是凶手,这么多年来,爷爷的安全和衣食住行都是他们在照料!父母离世之后,我也是被他们养大的,简直比一家人都亲,绝不会是他们干的。”

    “再说,哑大娘走的时候,爷爷还没犯病呢,就是咳嗽的很厉害。”

    话虽这么说,他们伺候了吴老一辈子,又把小吴养大,简直比家人都亲。可偏偏在吴老病的这么严重的时候回了老家,而且是从未回去过。

    这怎么都有点让人起疑!

    “走!去他们的房间看看。”我说完掉头上了二楼。

    哑伯他们的房间也简单的出奇,只有一张木床,靠墙摆着一个立式衣柜,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屋里更是干干净净的一尘不染,就连被单和窗帘也都是新换的。

    “他们平时也这样吗?”我问道。

    “对。”小吴说道:“大娘很爱干净,里里外外总收拾的一尘不染。”

    我走到床前看了看,被单铺的平平整整,连一丝褶皱都没有,被子也叠的方方正正。

    打开衣柜仔细观察,衣物虽然不多,可该叠的叠,该挂的挂,像是摆在橱窗里一样整齐。

    可是,这里边却有一个问题!

    所有的衣物都是男人穿的,也就是说都是哑伯的。

    柜子里连一件女人的衣服都没有!连冬衣都没有!

    哑大娘不是回家了吗?又不是永远不回来了,怎么会把所有的衣物都带走。

    “哑伯呢?”我急问道。

    “他……这呢。”小吴刚说了一半,突然朝我身后指了指。

    我扭头一看,哑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后。

    没等我问什么,他伸手指了指小吴,又指了指我,随后扭头便走。

    “张哥,哑伯让我留在这儿别动,让你跟他走。”小吴有些疑惑的向我解释着哑伯手势的含义。

    他到底要干什么?

    我愣了下道:“那好,你就在这儿等我,我去去就来。”说完,紧跟着哑伯下了楼。

    哑伯走的很快,出了小楼直奔后院。

    后院是个不大的小花园,种着很多高高低低的树木,满地的花草,正中间还修着一座惟妙惟肖的假山。

    哑伯带着我绕过假山,在一棵橡树下停了下来。

    他朝着树下指了指,在脖子上一抹,最后指了指自己,随即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

    这一下,我立时就明白了。

    他是在说,哑大娘就埋在这棵橡树下,而且是他亲手杀死的!

    这又是为什么?

    两人同为聋哑人,丢了孩子结伴寻找,随即又在吴老的收留下,相依为命几十年,怎么会下的了如此狠手?

    哑伯抹了一把眼泪,从地上抓起一颗草,在自己的鼻孔,耳朵里不断的比划着,随而又弓了弓腰,假装不住咳嗽。

    这意思是……哑大娘得了怪病,鼻子和耳朵里都长出了草叶,随即吴老也犯了病?

    也就是说,吴老的诅咒是被哑大娘带回来的?

    我也从地上抓起了一把草,放在心口的位置,张开五指比划着开花的动作,哑伯一见连连点头。

    这下我终于明白了。

    吴老的身体不太好,一直住在小楼里,几乎从不出去。想要害他的人,也不敢轻易进来,深怕吴老设有什么禁阵——虽然吴老的修为不怎么样,可他毕竟是阴物界的老前辈,想要弄点护宅阴物还是很容易的。

    于是那人就把诅咒,施放在了毫无防备的哑大娘身上。

    毕竟这几人的衣食住行都是由哑大娘照料的,可能要经常出去采买食材以及生活用品。

    而这诅咒肯定有什么特定的法门,只对吴老起作用。

    一旦吴老中招之后,暗藏在哑大娘体内的诅咒也同时发作了起来。

    蓬勃生长的草叶从脏器里蔓延出来,自五官钻出,自然痛苦非常。

    这也正是木系诅咒的特征!

    当时的吴老已然中招,根本无能无力,哑伯无奈之下,只能忍痛杀了哑大娘,免得让她遭受如此的痛苦!

    只是,他怕小吴知道真相后伤心,就编出了一套谎话。

    哑大娘的衣物肯定是被烧掉祭葬了,被单铺的平平整整,房间一尘不染,一切都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哑伯的心里肯定很难受,只是有苦说不出!

    哑伯的眼泪哗哗流淌着,突然指了指橡树,又指了指小楼,噗通一声给我跪了下来。

    他是在求我,求我救救吴老,帮帮小吴,也哑大娘报了这个仇!

    我上前把哑伯扶了起来,使劲的拍了拍胸膛。让他放心,我肯定会追查到底,还死者一个公道!

    说完掏出一张安魂符甩了过去,让哑大娘的魂魄早些安息。

    可这时,我发现那灵符竟然飘了出去。

    咦?不对!

    哑大娘的魂魄不在这里。

    施展诅咒那人,不但取人性命,而且还要拘人魂魄!

    倒也好,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牛鬼蛇神。

    我向着小楼指了指,示意哑伯先回去看护好小吴,随即顺着灵符追了过去。

    跳出院墙,顺着长街一路向南,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

    大街上几乎没什么行人,就连车辆也格外稀少。

    明晃晃的路灯下,灵符飘飘忽忽的直往前去,我跟在后边紧追不舍。

    灵符越飞越快,我追的正有些吃力,拐过路口看见一辆等活儿的出租车,就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司机师傅问我去哪儿,我说刚来西安,随便转转看看夜景,先往前开着吧。

    那司机倒是挺善谈,一边和我说着陕西的风土人情,一边向我推荐各种景点儿,什么大唐芙蓉园,大雁塔,小雁塔,钟鼓楼,要是显这些不够壮观,离这不远的临潼还有兵马俑。

    我哪有什么闲工夫功夫听他介绍,一边心不在焉的应付着,一边紧盯着灵符飘飞的方向,随口告诉他转左转右。

    说来也怪,若是魂魄有知,引着灵符追索的话,肯定也是沿着两点一线的方式走。可这灵符竟然是沿着公路,笔直前行,好像生怕我追不上一样!

    7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