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公子浅的无需申请自动送《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缠绵,傲娇鬼神坏坏哒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2724.第2724章
    忙朝前一看,见长生的柳条已经将假哪吒的肚子缠得死死的,而那些纸人更是手脚并用死死的抱住假哪吒,似乎都在阻止假哪吒肚子里的东西出来。!

    我看着不着头脑,愣愣的想着是去帮忙阻止呢,还是拉着长生快跑。

    “铃!铃!”

    突然一阵招魂铃大响,我忙朝那灌木丛外面望去,心想那杀马特重瞳子不会还活着有力气摇招魂铃吧?

    而且这货的衣服看去紧身得很啊,能藏一个招魂铃不错了。怎么还有一个。

    一转头发现不对了,我离那灌木丛竟然很远,可那声音却又似乎在我身边。

    我忙转着头四处查看,双手用力结着个法印,好随时准备出手。

    可这一个招魂铃的声音没有找到,远处灌木丛外竟然跟着又传来急剧的招魂铃的声音。

    这次我听得清清楚楚是从灌木丛外面传来的,这一下子一远一近两个招魂铃响得飞快,一阵高过一阵,好像在赛哪一个摇得较卖力一样。

    我竖着耳朵想去听这铃声。怎么听都感觉好像是一顿乱摇。

    这摇铃各行各派虽说用的铃不同,可摇铃的声音却都是有着相同的门道,只要稍等摇铃的能听出来,可这个我愣是没听到什么门道来,反而这一听之下倒是听出了这声音的来处。团池场号。

    最先那个近的招魂铃竟然来自于我身的背包,一确定这四周没有人,我忙将手里结的法印一松,飞快的将手伸进背包里。

    我一直只记得我带了一个招魂铃的。可对于这人养的活尸和僵尸没有多大的作用,所以我也没拿出来用。

    常用的我都放在面,掏出师父给我做的那个招魂铃一看,里面的铃片连震动一下都没有,而背包里的铃声依旧不停。

    “张阳!你快出去!这里顶不住了!”长生身的柳条绷得老紧的大吼道。

    只见假哪吒的肚子却还在慢慢的胀大,里面竟然开始冒出丝丝的黑丝,几个纸人被黑气一薰。更新最快最稳定)封在纸人里面的灵体跟着脱体而去,瞬间飘进了假哪吒的腹。

    “铃!铃!”

    两个地方的铃声还在响,我一咬牙,将手里自己的招魂铃用牙咬住,伸手去掏背包的最下面。

    我一直只记得有一个用的招魂铃,可我忘了我还有一个到我手里一直没有用过的招魂铃,是在医院太平间下面胖妞捡到的那个赶尸一派的招魂铃。

    因为铃的重量和材质不一样,我不能用,但又不敢乱放,在一直在背包下面压着,如果不是这次它自己响了,我估计都响不起我背包里还有这么一个招魂铃。

    手一下子伸到了大背包的底部,我朝左右摸了摸,一下子摸到了那个冰冷的招魂铃。连掏出来的时间都不敢耽搁,我在背包底下直接将手伸到了招魂铃里捏住里面的铃片。

    “张阳!这个铃怎么办!”

    我手还没有收回来,见大红手里提着一个招魂铃,跑到灌木丛边又飞快的收住脚,朝我举着那个杀马特重瞳子手里的招魂铃。

    “咝!”

    刚一抬头瞄着大红,我感觉手里一痛,那个招魂铃里面的铃片好像长了嘴一下子,一口咬住了我捏住铃片的手。

    “咕!咕!”

    那我背包里的招魂铃虽说停住了响声,可跟着那假哪吒的肚子却叫得更加厉害了,我慌忙一把将手抽出来,双手用力一扯,把手指扯了出来。

    忙低头朝那招魂铃里面看去,只见里面两个已经看不出颜色的铃片竟然跟嘴一样张开了,里面还有着一小排森白的牙齿。

    “张阳!快走!”

    长生猛的又展着柳条朝我伸来,可他话音还没落,听到喷的一声巨响,然后大红手里的招魂铃铃声嘎然也止。

    而我手里的那个一下子化成了一团灰,我还想去看那两个张着白牙的铃片,感觉腰间又是一痛,然后长生的手紧紧抱着我,飞快的朝外面跑去。

    “嘿!嘿!”

    可他刚跑几步,我眼睛立马对一张极丑的脸,那双清亮的眼睛里,四个黑漆漆的瞳孔映着四个诡异的面具,看着我头皮发麻!

    “啊!鬼啊!”大红将那个招魂铃一甩,转身朝灌木丛外面跑了,边跑还夸张的扯着嗓子大声尖叫。

    我想不通了,不是说灵界来的都是大头吗?

    为什么这位除了有点见识之外,没有半点杀伤力不说,还胆小得很。

    这位大姐也不想想当初你被人用血养着剥皮做衣的时候的样子,可鬼恐怖多了,这会竟然被一个灵体吓得尖叫。

    没错!

    对面这个重瞳子是一个灵体,也是传说的鬼!

    只是这个鬼较麻烦而已,头顶双肩已经有了鬼火,更恐怖的是,他好像道行已经不错了,这会正嘿嘿的笑着飘在我和长生前面,脸竟是得意。

    对于这又是一个有个性的重瞳子,我是完全没招了,这倒底是一胎几胞呢?还是一个人被刑尸一派用了什么秘法硬生生的分成了几个人。

    “嗯!好闻啊!”那鬼重瞳子用力将鼻子朝我伸了伸,嘿嘿的笑道:“我在那造神的肚子里呆好不知道多少年,吃了不知道多少灵体,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

    “着!”我趁着长生抱着我,双手猛的朝下,结着一个钟馗降鬼印对着那鬼重瞳子头顶的鬼火印了过去。

    这鬼身的鬼火跟人身的火炎一样,只要一熄,这鬼的元气会大伤。

    “嘿!”

    那鬼重瞳子竟然不避不闪,一双看去又长又粗的手朝前一伸,指甲迎风而长,带着阵阵厉风朝我的手砍来!

    “去!”

    眼看我的手快要被砍到了,长生猛的一张嘴,从里面吐出一条双头小黑蛇,一下子缠住了鬼重瞳子一只手。

    “你先走!”长生一见那条小黑蛇着手,猛的将我朝前面一扔道:“我来对付这个,你去找丁先生他们!”

    我又一次被长生摔得远远的,不过这次不是很痛,还没爬起来,听到大红吱吱嗯嗯的在怪叫。

    忙低头一看,难怪没感觉到痛,肚子下面压着大红,飞快的跑了起来。

    我一把抢过大红手里的招魂铃,也不管材质同不同了,按着我平时摇铃的方式摇了起来。

    看到这个鬼重瞳子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个假哪吒一相好像一根筋一样子,因为那东西连长生的纸人都不,长生的纸人里面至少都要封个灵体来操控,这个假哪吒完全靠魂丝在操控。

    而那假哪吒体内虽说也封了鬼重瞳子这一个灵体,可却不是为了控操那假哪吒的,反而是假逆天之势吸收这假哪吒体内的怨气的reads;。

    从这鬼重瞳子的气候来看,这假哪吒估计被埋在这藏阴地的时间不少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次我们来的时候竟然没有人发现?

    而至于重瞳子为什么不控操这假哪吒,反而要让这假哪吒被魂丝的本性牵引,原因是出在这刑尸一派跟过家家一样的三头六臂。

    正常人无论生前还是死后都是一头两臂,如若三头六臂的话,除了哪吒还真没有人能操控,一具灵体如若想要操控三头六臂,时间一久必定会散灵。

    我一直以为这假哪吒真是造出来的神,没想到却只是刑尸一派在穷极无聊之时,对天一个养鬼的躯体进行的改造。

    这样一来,这里面的灵体吸收的怨气多了不说,外面的假哪吒还有一定的保护作用,万一里面的鬼重瞳子不成气候,一边人光是对付这假哪吒都是没了半条命了。

    “嘿!摇啊!你摇啊!”

    鬼重瞳子一边单手跟玩一样的去那条小双头黑蛇,一边欠揍的朝我嘿嘿的笑道:“这招魂铃一直都是我在操控着它,可这是这铃在操控着我哟!”

    我看着它那欠揍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将招魂铃朝地一扔,用力是一踩。

    “嘿!你身有我熟悉的味道啊!那条阴龙一直在你身吧?”鬼重瞳子一把将那条双头小黑蛇朝嘴里一扔,飞快的飘到我身边用力一吸道。

    “着!”长生的柳条一下子绑住了它,将它生生的拉在离我鼻子一拳之远的地方。

    “你别再闹了!”鬼重瞳子双手猛的往后是一道鬼火,那些柳条应声化成了灰烬。

    我眼看着长生猛的吐了一口黑血,眼里是一急,脑飞快的搜着对付这种专门养成的厉鬼的方法。

    “阴龙啊!它的元阳可好吃了!”鬼瞳子眼里竟是回味的神色,流着口水嘿嘿的看着我道。

    我听着那鬼重瞳子的话,突然想到阴龙次突然在这藏阴地里不见了元阳,变得半死不活得。

    可是当时我们都把注意力放在了那具新出来的石棺,加阴龙后来又在石泉下面种了龙鳞反而是因祸得福,所以这件事都没有特别在意。

    如果是这重瞳子吞了阴龙的元阳的话,那么在三年前这假哪吒已经在藏阴地里了,而那个布置了藏阴地的校可能都是被刑尸一派的人给利用了,可这些东西刑尸一派是怎么穿过外面的队运到这后山来的呢?

    还有这次这后山这么多的活尸和僵尸是怎么进来的?我们在这后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又是雷又是火的,前面的队竟然是半点反应都不没!

    “张阳!”长生闷吼一声,竟然还伸着柳条来缠住鬼重瞳子,双手不知道在结着什么印。

    只见他左手双飞快的左转右转,十指都快扭成麻花了,手指之间变换的速度之快,手势之古怪都是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哟!”那鬼重瞳子的一点都不急。似乎我们都是它碗里的菜一样。

    被长生的柳条缠住,竟然嘿嘿的哟了一声,这样抱胸悬在半空朝我笑道:“这手势我死之前好像见过,是一个姓秦的死老头,不过他对我用了之后自己也挺惨的!”

    我一听这是三代结仇啊!

    妈蛋这货到底死了多久了啊?听元辰夕说长生在蛊林里一直跟太师父在一块,如果说这重瞳子以前见过一个姓秦的人用过,而且长生又会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我那个断了双腿呆在蛊林里面不想出来的太师父了啊!

    “疾!”长生法印一定,猛的双手一展。十指尖竟然有着一个个慢慢展大的金印飞快的朝鬼重瞳子印去。

    “着!”

    我看鬼重瞳子脸色一沉,生怕他在这关键时候会跑,忙双腿朝一盘,双手飞快结了个敷灵印,对着鬼重瞳子是一印,然后双腿一下子盘在鬼重瞳子的腿reads;。

    关于这个盘腿可是大有讲究,无论是佛教还是道教或是儒家,都对这盘腿有过明确的说法。

    我们这种讲究的本是五心朝。只是我双手结印,两脚心朝然后头顶努力摆正与两脚心正相应可以。

    “嘿!”

    那鬼重瞳子不服气的重嘿了一声,任由我缚住它,嘴里大吼一声,一团黑气朝长生喷了过去。

    “疾!”

    我一见这黑气脑闪过那些封在纸人体内的灵体一下子被吸了进去时的样子,结着缚灵印的手用力一点,忙空出一只手朝前一伸重重的捂住了这鬼重瞳子的嘴。

    “咝!”

    这一捂住鬼重瞳子的手。听到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我手细一只还捂不住,可我又不敢两只手都松,光是一双腿吊不住身子啊!

    感觉那喷出去的黑气一点点的又从手指缝里跑了回来。而重瞳子竟然还在用力张嘴想朝里面吸着什么。

    “张阳!你快退开!”

    我正将腿盘得更紧,只到长生在我耳边大吼一声。

    侧脸一看,见长生双手结着印,可身后的柳条竟然化出两只大手掌,从两侧绕过去用力的印在了鬼重瞳子的天门心。

    “咝!”

    那鬼重瞳子这时又倒吸了一口气,我看着长生似乎没事,还想将手拿出来,感觉手掌心里一痛,慌忙朝后扯。

    “嘿!嘿!”

    鬼重瞳子嘴被我捂住了,可还从喉咙里发出嘿嘿的笑声,双目四瞳里的那四个诡异的面具似乎也显得更诡异了。

    “呸!”

    我双腿立马是一松,单手对着鬼重瞳子头顶一拍,吸了一下咬破的舌尖一口本命精血喷到了鬼重瞳子脸。

    “滋!”

    鬼重瞳子的脸瞬间冒起了一阵黑烟,可却还死不松嘴。

    手掌心里越来越吞了,我都能感觉到一排排的牙齿用力的在啃咬着我的手掌心了,只是掌手内凹不好受力要不然早被咬下一大块了,可竟管是这样,我还是感觉手掌心里一阵阵扯着痛。14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