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公子浅的无需申请自动送《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缠绵,傲娇鬼神坏坏哒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2818章
    第2818章

    如果不是他说,我都不知道这遮天红布是玉皇宫的至宝。

    所以在那时姚老道估计就已经打着我们的主意了,只是我们一直都不知道她才是真正背后的人。

    这也有一种能,遮天红布根本就不是玉皇宫的东西,而是姚老道特意误导我将这件事情的功劳往玉皇宫上引,还让我不再去发现这遮天红布真正的作用。

    而袁仕平在长生家将遮天红布给我时,也许就表示了什么。

    长生听着我分析,点了点头道:“你是说这块红布也许跟我有关?”

    “不一定跟你有关,但一定跟石棺有关!”我想袁仕平那时肯定已经知道长生在石棺里呆过的事情,也有能连后面我后被种索魂引他都知道。

    他给我遮天红布就是想暗示我,或者说他心生内疚,想弥补我。

    而我一直没有想明白的净尘为什么会有遮天红布,现在想来根本就是袁仕平给他的。

    袁仕平从蛊林里扶着净尘出来之后,能已经预见了他自己的下场,于是将遮天红布给了净尘,指明让他给我。

    净尘却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一只食尸虫,直指地府。而遮天红布到底指的是什么?

    石棺还是说这块红布才是关关键?

    魏厨子听我说完,只是不停的摇头道:“我听她说过很多以前的事情,也没有听她说过一块红布啊?”

    “那时因为她一直都穿着红!”我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这个惯会泼冷水的人,实在不想跟他多话。

    师叔听我说完,接过红布左右看了看,又无奈的道:“我们这又不是西方,如果放在圣经故事里,我们还以猜猜这是什么耶稣的裹尸布啊什么的,放在我们这里,难不成了哪位佛陀或是道家先祖的裹尸布?道家和佛家也没听说那个人死后才成仙的啊?”

    我听着裹尸布突然就一愣,嘴唇有点抖的看着师叔道:“你说有没有能是蚩尤的裹尸布啊?”

    “怎么能?”师叔立马将裹尸布朝地上一扔,用力的将手朝着四周的草上擦着道:“蚩尤死后不是被分尸放进了五具石棺里面了吗?哪还要用裹尸布啊!就算有会有五块啊,哪会只有一块!”

    我嫌弃的瞄了一眼师叔,捡起红布,看着远处还在翻滚的那些灵体以及在灵体中间不得出来的大红和王婉柔,实在想不通她们在里面做什么。

    搜尽我的脑汁,我都想不到从上古至今,有什么关于红布的传说?

    难不成是哪吒的混天绫?估圣估技。

    破成这样?那三太子碰到是什么对手啊?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我将红布用力的扎在手上,不管师叔将眼睛都瞪出来了,直接扑到长生怀里,闭上眼睛就直接开始睡觉。

    睡了多久我不知道,却听到一个声音不停的吱吱的说着什么,时不时还夹着师叔几句吐槽的话,旁边不时有rén dà笑。

    吓得我飞快的睁开眼,却发现天色还是黑黑的。

    迷糊之间听到长生沉沉的笑了一下,伸手从我头上拿了个什么下来,看着我迷糊的眼,竟然十分开心的道:“醒了?”

    我这才发现长生脱了自己的上衣盖在我头上,这会天色已经大亮了。

    “zhāng yáng!”

    一个清脆的声音猛的跳到我面前,朝我呵呵的笑道:“有没有想会看到我?”

    看着眼前笑得没收没肺的笑脸,我摇了摇头,伸手掏出连半格信号都没有的手机瞄了一眼,才早上六点多,我也没睡多久啊?

    “你不用看啦,是那个面具!”魏燕一把将我的手机抢了过去,指着一边呼呼大睡的大红和闭目养神的王婉柔道:“婉柔姐和大红姐姐昨晚用面具从灵体里面借了灵气才将我唤醒的!”

    我瞄一眼王婉柔和大红,想不明白昨晚这么急的情况之下,这两位竟然其他什么都不管,就去将魏燕给搞醒了?

    在这昆仑山上她能帮什么忙还是什么?

    对上魏燕的笑脸,我竟然忍不住朝着她笑了笑,有这家伙在,不管对我们有没有用。至少看着她也让人高兴一点。

    我从长生怀里起来,看了下四周,大红和王婉柔能是脱力了所以还在休息,其他人除了小白和雪女这两个小朋友之外都已经醒了。

    元辰夕还是沉着一张脸,沉沉的看着远方,似乎有点十分沉重的心事。

    我想到元辰夕从玉皇宫姚老道房间里的那个洞里出来之后,就一直心思沉重得很。

    我也一直没有问过他在那个洞里面,那么多石棺到底见到了什么,不过看他的神色似乎在里面知道了很多东西却没有跟我们说。

    “醒了就来吃点东西!”魏厨子果然在发挥他身为一个厨子的长处,招呼着我们去吃早餐。

    其实吃的是什么我并不知道,倒是感觉一天**里都没有好好吃东西,这时能坐下来吃点也是不错的。

    而且魏厨子能已经怕我们偷了师去,将所有东西都搞成了一团一团的,不过味道倒是不错。

    吃着东西,我眼睛却不停的去瞄着大红和王婉柔,只想着这两货快点醒来。我好去追师公他们。

    昨晚那个鬼头太岁都说了,他们三个全身是血,虽然不一定靠,但至少也是一条线索啊。

    万一师公全身都是血,以他那干巴巴的样子也不见得有多少血流。

    我已经没有了师父了,如果连师公都没有了,不用别人说,我自己都会以为自己命中带煞的。

    “你不要看,吃完东西我们立刻就走!”魏厨子十分鄙视的看着我,瞪着一边胡子邋遢的师叔道:“你家师侄对你师父上心得多了!”

    师叔呵呵的笑着。伸手摸了摸魏燕道:“老不死命大得很,而且不是说建木要去昆仑之颠吗?我们一晚上就遇到这到多事,他们在前面开道肯定比我们还不好走呢!”

    我没想到看上去哈哈的不着边的师叔还有这么大的智慧,看了他一眼认真的点了点头。

    吃完东西,我正想着去叫醒大红,突然就见旁边师叔猛的跳了起来,指着远处一个地方大喊道:“你们快看那里!”

    我伸在半空的手就收了回来,顺着师叔的手朝前一看。在我们西南方的一个山包包上,一股浓烟冒了出来。

    这个时候虽说天气有点干燥,也不会起山火。

    而且这里深山老林里,连山脚村里打柴现在都不会上来了。除了登山爱好者,没有人会爬那么高,而登山爱好者这点防火意识还是有的。

    那么就只有-

    我看着那冒出来的浓烟,飞快的将背包朝肩膀上一甩,看准方向就用力踢了师叔一脚道:“快点走啦!要能是胖妞他们!”

    师叔也回过神来,慌忙收着东西,对着魏厨子大吼道:“将吃的带上啊!”

    长生拉着我,飞快的朝着远处奔去,而魏燕更是一下子飘得老远说是要去打探消息。

    后面魏厨子拼命的鬼叫,大喊着让我们至少将小白和雪女这两个小朋友带走。

    我跑着都没有两步,就感觉身边一个矮矮的身形气喘着粗气跟着我一块跑。

    低头一看,小白这个小家伙已经跟了上来。他后面还牵着雪女,正仰头呵的笑着我。

    我看被前面的长生拉着,朝着他笑了笑,仰头看着已经去了老远的元辰夕,心里就有点发急。

    忙将长生拉住,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一张符纸贴在他腿上,跟着又掏出三张,把我们腿上各贴了一张。

    “这是什么?”雪女小朋友十分好奇的看着我贴在她已经开始变得又脏又破的劳**裙子上的东西,弱弱的问道。

    “这是遁地符。”我小心的将符纸贴好,如果万一在遁地的过程中掉了,那么人就会被困在土里面,跟活埋没什么两样了。

    这符纸是师公那老地主偷偷告诉师叔的,那时他正生我乱跑的气。师叔肯定不会瞒着我,转了个头就告诉了我。

    我贴好符纸之后,看了下路程,按我现在画符的功力,估计要加点血才才啊。

    “遁地?”雪女偏着头,疑惑的看着我道:“是这样吗?”

    说着她就拉住我的手,然后朝前踏了一步。

    “姐姐!”

    我没想到被雪女牵着朝前就踏了一步,却已经至少在百步开外了,小白紧张的甩着脚丫子不就追了上来,将雪女将旁边一推道:“这是我姐姐!”

    “快!”我忙拉住小白,然后朝长生道:“让雪女带我们去!”

    我拍着自己的额头,怎么老是忘事。

    雪女是跟着山神长大的,遁地术是什么也许她不知道,但这种土地之类的神最拿手的东西她是肯定知道的。

    向雪女指明了冒烟的方向,雪女立马笑嘻嘻的点了点头,拉着我们数着步子,不过十步我们就已经到了那团刚刚燃起的火堆旁。

    而魏燕估计也是刚刚到,看到我们吓了一跳,慌忙指着那火堆倒着的一个人道:“是圆圆吗?”

    果然有一个全身都是发黑的血迹的人倒在火堆旁边,衣服都有一角被火燎到了,细看之下,不是胖妞这货是谁。

    我忙松开雪女的手,跑过去将这个才几天瘦得不chéng rén样的胖妞从地上扶了起来。

    伸手飞快的一搭脉门,就见这家伙气血两虚,整个人都脱了形了。

    我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带药,看样子只能先扎两针吊着再想办法。

    看着胖妞的样子,浑身上下没有不带伤的地方,衣服上黑得不行,满是血迹却又浓又黑看上去并不是人血。

    两针下去,这家伙立马幽幽醒了过来,眼睛还没睁完,就直接伸手对着我的脸来了一巴掌道:“zhāng yáng,你来得也太晚了吧!”

    我都懒得去理会这个蛇经病,从长生手里接过水也不管这货喝不喝直接给灌了一瓶。

    胖妞被我灌得快吐了,慌忙将的推开又重重的倒在地上道:“我以为我要死了,你快点去救你家师公吧!”

    “怎么了?”一说到师公我就开始紧张了,他们三个一块走的,现在胖妞全身又是伤又是血的躺在这里,师公和苗老汉这一老一残却不知道去哪了?

    这联想下去不是被妖怪捉了,就是被鬼给吃了啊!

    胖妞无力的摇了摇头,指着前面一条好像人刚刚走出来的小径道:“他们俩上去了!”

    “走!”长生瞄了一眼那小道,伸手捞起胖妞朝肩膀上一搭道:“边走边说!”

    魏燕忙在后面跳脚道:“后面还有人啊!”

    “我来了!”她话音一落,就见王婉柔已经到了,也被胖妞的样子给吓了一跳。

    我忙让长生先将胖妞放下来,然后让我们的“快递员”雪女同学用遁地术去接应一下。

    雪女对于能帮上忙十二分的高兴,呵呵的笑了两下,拉着小白一块去了。

    “这又是从哪里捡来的啊?”雪女一走,胖妞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道。

    我用力拍了她一下,沉喝道:“死不了就不要装死,说说我师公他们怎么样了?”

    “唉!”胖妞沉叹了口气,将四肢摊开在地上,沉沉的道:“我都快死了,你还这么说!”

    “我去!这么快!”师叔的声音瞬间就在旁边响起,刚好听到胖妞这句话,又惊呼道:“谁要死了?”

    我回头瞄了师叔一眼,却只看到他跟元辰夕,雪女和小白却不见了,估计又去接应魏厨子和大红去了。

    胖妞也拿眼瞟了师叔一眼,沉沉的道:“这昆仑山到处都是鬼东西,而且好像还是被建木给引出来的!”

    “怎么回事?”我从昨晚在山里呆了**也感觉到了,我们只到半山腰,就已经遇到了山魅和鬼头太岁这两个几乎已经绝迹了的东西。

    说是我们运气好,我肯定不信的。

    “我们在山下的村子里住着你们肯定是知道的。”胖妞有气无力的闭着眼,沉叹气道:“我还说等你一块上山比比体力呢,结果半夜里秦老先生说建木竟然自己跑了!”

    “跑了?”长生掌控过一段时间建木,看着胖妞道:“是不是它十分执着的朝着一个方向?”

    “我哪知道!”胖妞睁开眼看了看长生,好笑的道:“我只听到秦老不死大吼了一声,然后苗老汉背着他就冲了出去。深更半夜的啥都没有,就算前面建木在跑我也看不见。我还傻不拉几的跟着他们跑。”

    “我都快断气了,前面两个家伙竟然连个光都不给,幸好我自己练过神火符,要不然在这山里不摔死才怪。”胖妞的声音里没有多少气力,说到这里还是有点气愤,瞪了长生一眼道:“我就一直纳闷苗老汉这个老头子怎么跑这么快呢!”

    {本章完}18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