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唯愿紫叶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异世遮仙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八百九十七章 令东来
    陈斌一袭白色战袍,手持银色长剑,就像是一尊白衣剑神一样,他不屑的看着那两个人。

    “算你狠!我们走。”

    这出闹剧也随着那两个筑基期的弟子离去而告一段落。

    四周看热闹之人也为陈斌的正义感而拍手叫好。

    “我叫李思睚,多谢公子出手解围。”

    李思睚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过,这种场合她是第一次遇见。所以她到现在还是有点难以置信,所以她的脑袋有些短路了。

    “举手之劳罢了。回头见。”

    陈斌则是礼貌性的对着李思睚还有她身边的白衣白发老者笑了笑,而后就离开了,他的任务是确保此次论道大会顺利进行,所以他必须到其他地方巡视才行。

    “此子不错,思睚莫非是春心动了?”

    待到叶琊跟李思睚离开那处坊市之后,叶琊看到李思睚脸色有点绯红后,突然对着李思睚打趣起来。

    “老师……您怎么这样啊。不理你了哦。”李思睚俏脸微红,她话锋一转说道:“您说这种石头就是修真界的钱是吗?

    那我岂不是很多很多钱了?

    那思睚是不是可以肆无忌惮的购物去了呀?”

    李思睚一直在清点叶琊送给她的储物袋里面的宝物,她发现了好几堆无比瑰丽的石子,她明白这个石子恐怕就是刚才那伙人去的灵石,也就是相当于世俗界的金钱了。

    “嗯,思睚可谓是小富婆了,所以不要客气,可以尽情的挥霍。我就在那间知客亭休息一会儿,你买好之后再来找我吧。

    记住哦,你可是我儒者叶琊唯一的弟子,就算是面对天跟地都不会屈服。更不要说他们修真者了。

    一切不要违背你自己的初衷与良心即可。”

    在李思睚离开前,叶琊特意叮咛她不要惹事,但也不要怕事。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知道啦。老师好啰嗦哦那人家就走了。”

    李思睚蹦蹦跳跳的就离开了叶琊的视线里,并且朝着蜀山剑派的剑阁而去。

    “这丫头……”

    叶琊摸了摸鼻梁,心中暗道:“莫不非我真的是个罗里吧嗦的糟老头不成?”

    “这位先生,难不成您就是那位鼎鼎大名的叶琊叶先生吗?”

    一道有些苍老的声音打断了叶琊的沉吟,他抬起头朝着说话之人看去。

    “不敢当,请问您怎么称呼?”

    叶琊一眼就看穿了来者的实力还有真实年龄。

    金丹后期大圆满,五百岁左右。

    这种人不论在哪里都是一方豪强,但是面对他这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会行礼,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此人不可小觑。

    “老朽令东来,十年前曾有幸目睹先生讲课的风采,不曾想今日可以再见到先生。

    这位是我的徒孙颜如玉。”

    身穿金色道袍的白发老者自我介绍一番,并指了指他身旁的一个十八岁出头的少女对着叶琊介绍道。

    “玉儿,赶紧过来参见老先生。”

    “如玉见过叶先生。”

    令东来跟颜如玉似乎对叶琊颇为推崇,好像叶琊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一样。

    “他们与我有因果。”

    叶琊循着那冥冥中的一丝因果看去,他看到了他跟令东来还有颜如玉之间的因果瓜葛。

    “不必多礼,逝者已矣。”

    叶琊没有阻止两人的行礼,而是大大方方的接受了。并且随着令东来跟颜如玉两人对他行礼完之后,叶琊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他对因果的感悟又加深了。亦或者说是因果一道上,他又跨出了一步。

    “先生果然不凡,想来孔钥圣人就是您的恩师了吧?

    我在您的身上看到了她的影子,一样的让我感觉面对一座不可逾越的丰碑一般。”

    令东来看着一脸泰然自若的叶琊,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另外一个已经消失匿迹很久的孔钥。

    “原来您是家师的故友啊。不错,孔钥她是在下的恩师,她已经仙游好久了。”

    叶琊提及孔钥的时候没有太多的悲恸,反而是感恩与感激,他早已经明悟了生与死,自然不会在生与死一事上太过执着。

    “这样啊……曾几何时,她也像先生这般被请到了昆仑,那一次她讲道让我受益良多。

    奈何她不修真,只修心,否则的话现在她的成就绝对凌驾在我之上。”

    令东来在提到孔钥的时候除了感激之外,还有一丝丝的不舍,毕竟他能够走出心中的阴影,完全都是因为有孔钥的指点。否则他早就已经尘归尘,土归土了。

    “恩师她走的时候很安详,没有一丝烦恼与忧愁。因为它找到了属于她的那一朵雪花。

    她之所以不踏入修真界,是不想尔虞我诈。修真界的残酷,她比谁都懂,所以她才会修心,修的是大自在。”

    叶琊自然明白孔钥一生的追求,因为他也在走这条道。唯一不同的是他还有个本体存在,他走的是化神路。

    “哈哈,是啊。逝者已矣,我们不应该聊这些伤感的话题。您知道这场盛会的情况吗?”

    令东来大笑一声之后,指了指在那天上御剑飞行的蜀山弟子对叶琊问道。

    “愿闻其详。”

    叶琊对这所谓的论道还真的是一无所知,哪怕是本体也不清楚,只知道这场论道大会并不单纯。

    “无非是小辈们之间互相切磋一下,再来就是一些人想要立威罢了。

    这些都是yù wàng驱使。不过像先生这般无欲无求的智者恐怕不感兴趣。

    但我刚看到那个女娃好像是个不错的苗子,若她没有师傅的话……

    敢问她是先生的?”

    令东来说了半天,才终于切入了主题,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叶琊问道。

    “她是我的孙女,也算是我的徒弟吧。

    您是想收徒啊?

    不过这个要看她本人的意愿,她若是不同意就没得商量,若是她同意的话。我自然也没有异议。”

    叶琊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令东来,他总觉得对方来者不善,根本没那么单纯,他也懒得对这种人施展幻术,而是想看看对方葫芦里卖什么药。

    “如玉你都听到了吧?接下来你就去教一教你未过门的师妹本门的规矩。”

    令东来收起了之前和蔼可亲的模样,变脸之快堪称演艺界的老戏骨。

    “弟子领命。”

    颜如玉冷冷的看着一脸讶异的叶琊一眼后就头也不回的朝李思睚离去的地方疾驰而去。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6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