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落凡的一天的无需申请自动送《月夜引魂灯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990章 第二战:邪匕Vs漠
    看着已经走远的那个娇小背影,白无常又低头看了看怀里昏迷不醒的荼蘼,神色极其复杂。

    黑无常极其隐晦的看了一眼远处的潇迷,若有所思。

    潇迷朝着罗刹一族走去,洁白面纱下的粉唇正紧紧的抿着,喉头一阵翻滚,一股甜腥味涌入嘴里,却被她不动声色的咽了下去。

    由于她的呼吸至始至终都没有一丝紊乱,以至于根本就没有人发现她已受伤。

    潇谜心中默默的道:

    【姐姐,不要怪我卑鄙,利用你心中最为隐秘的痛楚和你一战。你的意志力是那么强大和坚韧,若是你铁了心要和我一战到底,我没有信心一定能够战胜你。我的幻术虽然强大,但你却不知道,我最近修炼出了问题,无法持久战斗......可今日一战,我必须赢!】

    【我们罗刹一族,修炼最是不易。尤其能够成为罗刹鬼将的,无一不是经历了比地狱还要恐怖可怕的心路旅程......那种痛苦,非言语能够形容。你是罗刹一族的骄傲,更是未来罗刹族族长最有力的竞争人选。所以,就在这一次前来皇城时,女皇陛下原本准备亲自出手。若今日由她出手,你必死无疑。我的命是你救的,没有你,就没有如今的我......所以,我不止是要救你,更是要救罗刹一族。】

    潇谜的苦心,荼蘼自然是不知道的。

    因为,八大皇族诸位族长中,只有罗刹族女皇目前尚不满三千岁。这也是为什么,黑泽羽会花了大力气,去说服罗兰.安娜塔西亚的原因。

    若是由她出手,黑泽羽想不出幽冥三千卫这里有谁会是她的对手。

    更何况,只要荼蘼出事,这罗刹一族就算是和冥神陛下彻底结下梁子了。以陛下的性子,罗刹一族必遭灭顶之灾。

    毕竟,没有哪一位陛下,会需要不忠心的臣子。

    如此,罗刹一族和魅族最终将捆绑到一条船上。

    只不过,从潇谜的角度而言,她从来想过黑泽羽可以取代兮墨,在她看来,这根本就是个笑话。

    【姐姐,不要怪我,好么?还有,欧阳大哥没事.....你那么在意他,我怎么可能让他真的被你再一次‘杀’了也幸亏我有所准备,否则怕是你这辈子也不可能会原谅我了。只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回到过去......】

    潇谜回到自己队伍中,闭目开始休息。

    黑泽羽的眼底闪过一抹惊艳,这潇大师果然名不虚传,只不动声色间,就如此漂亮的赢了第一战。

    要知道,如今冥界,刚好属于青黄不接之时,修为两千年左右的,除了幽冥三千以外,就是魅影卫了。

    而冥皇宫的御前侍卫,几乎都是千年修为。

    修为高于三千年的却不多,高于五千年的更少。

    即便数百亿子民,但修为达万年之久的,也是凤毛麟角。

    所以,以此来看,这第二战,陛下若是选人,就只能在幽冥三千卫中选,

    果然,就在他思索的时候,镇天子的声音传了过来:“第二战,幽冥三千卫第一统领邪币对战魅影卫第三统领漠!二位若是准备好了,那就请上前吧!”

    “什么?竟然是传说中的冥神影子护卫,幽冥三千为的第一统领邪币大人!”四周顿时传来一片窃窃私语。

    黑泽羽负手站在一旁,一张俊脸已是沉了下来。

    只见銮驾一侧,忽然就这么凭空出现了一个身形修长的男子,足足近两米的身高,但全身却隐没在黑暗之中。

    仿佛他所处的那个位置,光源完全被吸收殆尽了,留下的,就只有如墨般的黑色。

    只见他身着幽冥三千卫一贯的服装,黑色紧身衣加上青色软件,但他身上的那件天鹅绒披风,领部的位置有一圈金色的符咒。

    黑泽羽看着那一圈金色的符咒,莫名觉得心头一紧,不知道怎么,就觉得心头很不舒服。

    那种感觉,就象是在邪匕身后,站着一个让他无比痛恨的身影。

    他不露痕迹的看了一眼同时走上场的漠,嘴角露出一抹狠厉。

    哼!我的漠,也不差!

    漠作为魅影卫的三大首领之一,实则为魅族第一高手,其实力在黑泽羽看来,只会远超幽冥三千卫的十大首领,当然邪匕除外。

    因为邪匕的真实身份没人知道,而且作为冥神陛下的影子守卫和第一统领,日常除了其余九大首领能见着以外,其余幽冥三千卫根本就是见不到他的。

    但是任谁都知道,邪匕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首领。

    不为其他,只为能够得到“邪匕”这个称号,便能有此殊荣。

    邪匕之所以成为邪匕,是以内他可怕的攻击力和极其隐蔽的身影,号称冥界第一刺客。

    只是邪匕千年前消失后再不曾出现,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又出现了!自己这运气啊~~~可真是不怎么样!

    不过现在再去想这些,也没什么意义。

    幸亏,自己调开了夜叉王夜啸雷和鬼王流奇。

    否则,即便两人不被允许参战,但就只是杵在这里,也会给自己这边人很大压力。

    好在,漠很清楚他的使命,即便第二战无法胜利,也必然会想办法重创邪匕,让他再无后续再战之力。

    若是因此能引动陛下出手救治,那就完美不过。

    黑泽羽微微眯了眯双眼,朝着渐渐走进的两人看过去,眸中深处隐藏着一抹可怕的执念,他这一万年来的执念。

    漠,若你今日失败,那从此再不要跟着我!

    不成功,便成仁!

    ******

    须弥空间沫天境中,兮墨眉头紧蹙,跪在地面上抱着昏迷不醒的莫依依,不远处高台上,淡蓝色的星光粒子漂浮在整个沫天境中,看着梦幻而缥缈。

    尹泊然就在两人身侧不远处,正忙着给靠在巨大棺醇旁的烈阳包扎手腕上的伤口,一边朝着他嘴里塞药。

    沫天境大门口,则是正在向内张望,心急如焚的小英。

    “依依怎么样了,没事吧?”烈阳问道,声音清晰,只是听着虚弱无比。

    “你们啊~~~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那丫头没事,只是,她如今的状态有些奇怪。算了,有你家主子在,不必担心。倒是你自己,可还撑得住?”尹泊然问道。

    烈阳轻轻一笑,对尹泊然说道:“那就好。我没事!主子,你们先带着依依回去休息吧!我恐怕在这里还要呆一段时间,让小英守在外边就可以了。”

    眼见烈阳虚弱得连站都站不起来,尹泊然原本正要挖苦他一下,可看着烈阳嘴角那一丝淡淡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兮墨看着怀里的莫依依,又看了看烈阳,略微沉吟了一会,便果断说道:“好!我先带着依依去休息,你自己万事小心。炼化神躯非一朝一夕,切不可超之过急。若有任何不妥,及时告诉我,这沫天境中有强大的结界保护,我无法感知到你的情况,因此,若有何不妥,你千万不可硬撑。一定要让小英和泊然及时通知我!”

    “嗯!”烈阳点头道。

    “泊然,我们上去再说!”兮墨说完,抱起莫依依转身朝大殿外走去,看似沉稳的表情,很好的掩盖了他内心的焦急。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丫头的魂魄突然就陷入沉眠了?竟然连识海大门都封闭起来。

    说起来,还记得这丫头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是前不久她挣脱自己设置的记忆封印。

    而据她所说,她缺失了一部分百万年前的记忆,莫非~~~她此刻正在恢复百万年前那缺失的一部分记忆吗?

    兮墨越想越觉得极有可能。

    “依依,打开识海大门!让我进去!依依,你听见没有,打开识海大门!”兮墨以魂力携带着话语,以魂印之法开始呼唤莫依依。

    他一定要进去亲自看着莫依依,他才能放心。

    此时此刻,什么冥界、什么人间和平,都已被他抛诸脑后。唯有确认了这丫头无恙,他才会回去争战那个位置.

    否则,这冥界至尊,不做也罢!

    8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