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年承午的无需申请自动送《爱到时光发烫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242章 后来的我们——有情有义
    薛照来得很快,还比我先一步到了约定地点,一见我就给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看起来心情不太好啊。”他坐在我的对面,眼睛盯着我的脸仔细地打量着。

    我努力隐藏着自己的情绪,“还行。”

    “和白牧野不太好吗?”自从上次白牧野的父母出事后,他也打过几次电话询问情况,我都给遮掩过去了。

    现在他当面问起来,我能怎么说?我根本不敢多提,生怕意志一松,情绪就崩溃,于是半真半假地糊弄着:“发生了那样的事,他心里肯定有坎儿过不去,这事我妈有责任,说丝毫不迁怒于我那是假的,给他点时间,应该很快就好了。”

    薛照嘴角勾起,略带嘲弄地说:“他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我无言以对,现在婚都离了,还谈什么福气,再说这种话倒是我狂妄自大了。

    见我不说话,他沉默了一会又笑说:“过段时间我要出去一趟,可能得一年半载才回来,你要不要一起去?出去散散心,有你陪着,我工作会更努力。”

    我一怔,看来我爸应该很快就派他出去学习了,出去散心?这个主意不错,我现在是自由身,天高海阔,我可以尽情地浪了。

    避免他怀疑,我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他,于是说:“到时再说吧。”

    他没再追问,于是点菜吃饭,东一句西一句地闲扯,然后就看到了他的父母。

    “你回国这么久,你爸妈真的没发现你吗?”

    那天,我就是和他打个照面,从他的眼神中就感觉是他,如果是他父母,应该也能感觉到的吧。

    “他好像派人盯过韩叔,不过不敢盯太紧,韩叔抓住后让人教训了一顿后就算了,我想他们肯定以为我在国外了。”

    “还打算瞒多久?”

    不可能是一辈子吧,不然真的太无情了。

    “走到哪算哪,不去预设。”他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抿了一口,看似洒脱地说。

    “我结婚时,薛先生还让人送来了贺礼,不知道是不是看了你的面子。”这是他的家事,我不好多劝,就岔开话题。

    “肯定是韩叔的面子,我哪有那么大的脸?”他冷笑一声说。

    说起来这事显得可笑,当初韩家夫妇也是千方百计地阻拦我跟薛照,非要给他找一个家世高贵的女人,结果错过了我这颗蒙尘的明珠,如今我身价大涨,他还让人送来的贺礼,而且价值不菲,不知道是不是肠子都悔青了。

    我们吃完饭就离开了,他也没说要回去,提出让我陪他走走散散步,我大感意外,明知我是个已婚妇女,还让我大晚上陪他散步,这不像是他干出来的事,要知道自打我跟白牧野在一起后,他极少会做这样没分寸的事了。

    正好我眼下心情正郁闷,没多问,就陪他出去了。

    走在清幽的林荫道上,我的思绪又开始上上下下的飘浮,脑子那个强行压制一天的身影再次像幽灵一样钻出来,在我的脑海里开始作乱,飘来荡去的不安生,我的心也跟着揪着疼。

    “韩清!”薛照突然叫我

    “啊?什么事?”我忽然醒过神来。

    “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喊你好几声都没听见。”薛照盯着我的脸看。

    “哦,不好意思,我有点走神。”我道歉。

    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不要想,不要想,那个人跟你没关系了,想了也是白想,然而没用,他像一根凶猛的藤条,死死地缠在我的心头,我驱之不去。

    薛照叹了一口气,突然停下脚步,认真地看着我,口气有点不高兴:“你到底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啊?你什么意思?什么骗你?”我不明所以地问,心里一动,他不会知道什么了吧?

    “你离婚了,不是吗?”他语气里有些心疼。

    “你怎么知道?”我为他的话感到震惊,我跟白牧野离婚的事只有我跟白牧野两个人知道,难道我爸能量太强,即使我不说,他也得到了消息,所以派薛照来陪我散心,他可是一直把薛照放在我身边用来震慑白牧野的,嗯,有这个可能。

    “你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他不太高兴,顿了顿说,“即使我们不能成为情侣,也是好朋友,你知道我愿意为你分担任何烦恼和麻烦的。”

    我沉默,垂下眼眸不看他,他愿意分担,可是这些烦恼的情绪是分担得了的吗?失恋,本身就是一个人的战斗,什么时候打赢,全看自己的能耐,别人真的帮不上什么忙。

    “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没什么好说的,我想着等我平复一段时间再告诉你们的。”

    “你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吗?”

    “谁告诉你的?”我抬头问。

    “白牧野。”

    这个答案真的令人意外,“他为什么会跟你说这个?”

    薛照可是他的情敌,他和我离婚了,却第一时间告诉了薛照,是为了什么?

    “他说你心情不好,让我过来陪陪你,怕你出事。”薛照如实说,眸光中幽暗一片。

    他真是一片好心啊,然而听了这话,我心里一阵心寒,他和我情感破裂了,离婚了,他不爱我了,于是把我推给了薛照,是这么个意思吗?

    这让我想起上次我爸劝我妈早日找个伴时的话,我能忍受你不爱我,可是我不能忍受你打着为我好的幌子来安排我的人生,你是谁,你凭什么,你不爱我,你根本就没资格!

    我愤怒,委屈,甚至屈辱,百般滋味齐上心头,心里一时对他愤恨到了极点,不爱就不爱,我好不好,管他屁事!

    我很想打电话过去质问他,甚至将他臭骂一顿,可是我不能,人家的做法根本挑不出错处来,还显得特别有情有义,我有什么理由骂别人?我要是去骂人家了,还显得我不识好歹不可理喻。

    白牧野啊,这个我深爱的男人,没想到有一天也会干出这种赶尽杀绝的事来。

    心一阵阵地痛,眼泪积在眼睛里,我努力忍着,不让它掉下来,我不想再为他再一滴眼泪,因为不值得。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