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米斯特尔杜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夜惊魂之睁眼见到鬼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1091.第1090章 演戏
    “既然你对王建国已经没有了恨意,而且刚才就了解到了之间的误会,你为什么还要附在他的身上呢?我想你应该明白,附身不管对你还是对他都是百害而无一利。”

    见这孙建浩已经明白跟王建国之间存在误会,我趁热打铁的询问起来。

    有时候,顺着鬼魅之物的话说下去,能够大大减少鬼魅之物的敌对情绪。以前没有什么经验,只要见到附身的情况,基本上只有两个解决方案,第一,威胁附身的鬼魅之物,让它速速离开。

    离开了也就算了,倘若不愿意离开,那就是第二个解决方案,直接出手,以法咒强行暴力出手。

    但是,随着遇到被鬼魅附身的情况多了之后,才明白,那两个解决方案根本就不是什么解决方案。

    与其以法力暴力解决,倒不如跟附身的鬼魅好好聊聊,或许可以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

    从某种方面来说,也更加贴合师父对我的教导,那就是,但凡存在,都有它存在的道理。

    而鬼魅附身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找个人上身了,毕竟,对它们来说也有很大的风险,一个搞不好,就会落得个魂飞魄散的结局。

    用师父的话来说,但凡有果自然有因,任何事都不可能只有果没有因,那根本是不成立的。

    就拿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来说,用师父的话来解释,无论先有哪个,它们的存在即使因,繁衍后代既是果。

    当然,这扯的就有点远了。

    “我也不想附身的,甚至可以说,我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附在了王建国的身上。接着就听到我哥对我说,让我动手杀死王建国,他说只有这样,我才能够顺利的下地府投胎转世。”王建国面无表情的说道,准确来说,应该是孙建浩说道。

    孙建浩的话让我不由得替王建国捏了一把冷汗,幸亏孙建浩还有属于自己的意识,若是他没有了自己的意识,那么,王建国岂不是就要一命呜呼了?!

    “你的选择非常正确,若当时你听从了孙大师的话,那你可就真的要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了。”

    “唉,若放在十数年前,说不定我还真会动手杀了王建国,可是,这么长时间了,我的恨意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前王建国到我家里探望的时候,我还没有彻底原谅他的想法,但经过刚才他那一席话,我仿若醍醐灌顶,什么都想通了。

    可以说,现在的我已经了无牵挂,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去我该去的地方,嗯,就是人们常说的下地府,轮回转世吧。”

    “你这个愿望或许我可以帮的到你,只不过你要先从王建国的身体里面出来才行。”

    王建国木讷的摇了摇头,“不行的,我刚才尝试过了,根本就做不到。我感觉无形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束缚着我,就好像王建国身上的这条绳子束缚着他一样。”

    被什么东西束缚着?这就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说起来,这种情况还是我第一次遇到,一时间也没有了什么解决的办法。

    借用王家祖宗的庇佑之力强行驱除吗?

    若是如此,附在王建国身上的孙建浩自然会被成功驱除,但是,定然会对它造成极大的伤害。

    这就有些不好办了。

    我苦苦思索了片刻,却依旧想不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我用力拍打了几下自己的脑袋,希望脑海之中可以出现一个记忆片段,就像是关于神像的那样。

    可惜,数下拍打之后,并没有新的记忆片段出现。

    不过,拍打这几下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的,起码我忽然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孙建浩的魂魄是孙大师给弄到王建国体内的。

    那么,他自然有办法将孙建浩的魂魄给弄出去。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张哥,帮忙把他身上的绳子解开。”我扭头朝着一直站在一旁的司机小张说道。

    “不行,万一他发狂怎么办?”那个王家年纪稍大的人听到我的话赶忙出言制止。

    “他不会发狂的,他之前说的没错,若是他真的想要致王建国于死地的话,王建国刚刚就已经死了。”我大概明白那个年纪稍大之人的担忧,索性解释了一下。

    “不行,说什么也不能解开,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行,那你给出一个解决的方案来。如果没有解决办法,就请闭上嘴!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是王叔请过来帮你们王家解决事情的,如果他出了意外,我的佣金可就打了水漂,你可以去打听打听,我这人是从来都不会做亏本买卖的。

    再者说,王建国是商人,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是商人,只是赚钱的手段不同,所谓收人钱财与人消灾,就是说我这种人的。”

    为了让这个年纪稍大之人放弃阻拦,我干脆自黑了一把。

    既然王家人的生意做的这么大,而他又是王家的人,那么,他自然会明白我所说的这些话的意思。

    果不其然,随着我这一番话出口,王家这个年纪稍大之人就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巴。

    “张哥,动手吧。”

    这个时候,司机小张才麻溜的解起了绳子。

    只是,也不知刚才究竟是谁绑的绳子,司机小张最终还是用随身带的小刀才将绳子弄断。

    “孙叔,待会你就把自己当成是王建国,孙大师那边可能因为你的事情陷入了一种极端,或许,我需要以你当人质……”

    “等等,你叫我什么?”王建国呆滞的眼神中忽然闪出一丝神采。

    “叫你孙叔啊。既然你跟王建国是兄弟,我喊他一声王叔,也应该喊你一声孙叔了。”

    “哈哈哈,是呀,二十年了,如果我还活着,倒也能受的起。行,别说是拿我当人质,只要能让我个迷途知返,就算要了我的性命又有何妨呢?”

    “额……你的性命已经在二十年前就丢掉了……”

    “呵呵,比方,只是个比方而已,你就不要较真了。我想我的意思你应该能够明白。”

    “开个玩笑而已,记住,你现在是王建国了,待会不要露馅了,等需要你以你自己身份出现的时候,我会给你使眼色的。”

    “没问题。”王建国木讷的点了点头。

    其实,这也只是权宜之计,要说让孙建浩假扮王建国还是漏洞百出的,暂且不提他对现在的王建国有多少了解,单单他那呆滞的眼神,就已经露出了马脚。

    “抓紧时间吧,我担心孙大师那边会失控。”当我该说的话都说完之后,便率先朝着大树那边快步走了过去。

    “万建国”跟司机小张紧随其后,走在最后面的,是王家那个岁数稍大一些的,至于那些等在王家祖坟外围的那几个年轻人,则是被年纪稍大的给打发了。

    待一行几人回到大树那边的时候,我才发现现场的气氛似乎有些尴尬,一大群人,居然没有一个人说一句话。

    视线几乎全都集中在孙大师跟赵大师的身上。

    也不知道这两位大师在搞些什么名堂。

    “我说两位,这是唱的哪出呢?”我耸耸肩,出言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

    “建浩,你怎么还没有把他杀死?只要杀死了他,你就可以投胎转世了!”孙大师只是随意的撇了我一眼,就直接将视线投向了立于我身后的王建国身上。

    “孙建浩?!他在哪里?我建浩兄弟还活着吗?”王建国一脸诧异的瞪了孙大师一眼,继而慌忙四下寻找着,就好像真的想要把孙建浩给找出来一样。

    不得不说,这孙建浩还真的是善于表演,若非他那呆滞的眼神,说不定连我都能被唬住呢。

    为了防止被孙大师看破,我赶紧接了一句,“王叔,孙建浩二十年前就自杀身亡了,这点你应该明白,所以,他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你也不用找了。”

    “不,我刚才好像听到了建浩兄弟的声音,不,准确来说,我看到了建浩兄弟,只是……只是……好像在梦里面。”

    “你并不是在做梦,刚才,你被孙建浩的魂魄给附身了,他的哥哥命令他把你杀死,但是,孙建浩已经没有了任何仇恨,所以才没有杀你。”

    “仇恨?不,建浩兄弟怎么会对我又恨意呢?我们是兄弟,拜过把子的兄弟,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我们……”

    “王建国”说的是声泪俱下,简直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行了,别再给我演戏了!”孙大师忽然大喝一声,打断了“王建国”的话。

    见状,我微微叹了口气,看来,我把事情想的过于简单的,仅仅几句话而已,就已经被识破了。

    “小子,你到底把我兄弟的魂魄怎么样了?告诉你,我兄弟的魂魄要是敢少一根毫毛,我一定取了你的狗命,不仅如此,我还要生生世世缠着你,让你永世不得安宁!”

    孙大师接下来说的话瞬间又让我懵逼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他不是已经识破了“王建国”是假扮的吗?怎么又问起他兄弟的事情了?

    经过数秒的思索,我才恍然大悟,感情是我理解错误了,他说的别演戏,估摸着是说王建国假惺惺的说跟孙建浩的关系好。g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