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月色静好的无需申请自动送《情途陌路人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34章 我能把心掏给你看
    像是看出我的担忧,秦桑桑冲着我呲牙笑了笑,“放心吧,他肯定不知道我是帮你买的,从药店出来的时候,我故意在他面前干呕了一下,我是不是很机智,哈哈。”

    我:“……”

    所以她是将这玩意儿推自己头上了吗?

    她这样一来,也不知道顾云初会怎么想。

    不过转而想到秦桑桑现在有男朋友了,看起来也没有要和顾云初在一起的意愿,让顾云初误会也好,不再来纠缠秦桑桑,估计也是秦桑桑想看到的。

    我没有再多想,和秦桑桑道了谢,拿着验孕棒进了卫生间。

    黑袋子里有五个盒子,各个不同牌子的。

    我全都拿了出来,全部用来验了。

    几分钟过去,我盯着面前的验孕棒,看着它们逐渐的显示第二条红杠,心里一时间又是高兴又是难过。

    高兴的是我和他有孩子,难过的是我和他目前的状况有些糟糕。

    厕所冲了水,洗干净手,我将地上的东西全都捡了起来,装回黑色袋子里,打了个结绑紧。

    静默片刻,拿着袋子站起身,拉开卫生间的门,就看见秦桑桑站在门口,正眨巴着眼睛看着我。

    “徐医生,怎么样怎么样?”

    “明天去一趟检验科。”

    我往客厅走,将手里袋子丢进垃圾桶里。

    秦桑桑跟了过来,“徐医生,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宁医生?”

    “再看吧。”我说,“洗衣粉在哪里?”

    秦桑桑似乎是没想到我话题跳得这么快,愣了下,“在阳台,洗衣池上。”

    我折回卫生间把自己的衣服拿出来,走到阳台在洗衣池前站定,打算自己手洗衣服。

    “诶徐医生,我帮你吧。”

    秦桑桑过来就想拿走我手里的衣服,我侧身躲开。

    哪有让主人家帮我洗衣服的道理,况且我衣服还脏了。

    “我自己来。”我有些无奈的冲着秦桑桑笑了笑,轻推了下她,“别管我,你快去洗澡。”

    “可是天气这么冷,水好凉,你这样对身体不好。”

    “我身体好得很,你快去吧。”

    好说好歹将秦桑桑赶去洗澡,我站在洗衣池前慢吞吞的洗起了自己的衣服。

    这夜我和秦桑桑睡在一张床上,可能是心里头的事情太多了,我望着黑漆漆的屋顶许久,就是睡不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旁的秦桑桑突然侧过身面对着我,轻声问:“徐医生,你睡不着吗?”

    我扭头看着她,“有点。”

    “那可不行,你明天还要去上班,不管是熬夜还是睡眠不足,对宝宝都不好。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宝宝多想想啊。”

    “我知道,放心吧。”

    话虽然这么说,可我还是睡不着。

    拉着同样睡不着的秦桑桑聊了好一会儿,直至困意终于袭来,我放任自己陷入沉睡中。

    次日早上秦桑桑开车送我去医院上班,下车前她把她公寓的备用钥匙给了我,说她今晚要回家一趟,可能不回去,也可能会很晚才回去。

    我将接过钥匙,“路上开车小心。”

    目送着秦桑桑的车子开远后,我才转身往医院里走。

    快走到医院门口时,不经意瞥见一抹熟悉的声音正站在公交站前,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我没理他。

    中午在食堂吃饭出来,我在食堂门口遇到了顾云初。

    他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见我出来,立即迎了上来,像是专门在这里等我的。

    想到昨晚秦桑桑做的事情,我心里有了数。

    我轻唤了声:“顾医生。”

    顾云初没有跟我客套,单刀直入的问:“桑桑怀孕了?”

    不知道秦桑桑的真实想法,秦桑桑也没有和顾云初说她怀孕了,只是去药店买了验孕棒,又假装着干呕了一下而已,我自然不可能给她加戏。

    我故作惊讶,“什么,桑桑怀孕了?”

    顾云初半眯着眼睛打量着我,没说话。

    我面不改色的任由着他打量,轻声说:“我没听桑桑提过,只不过听她说她有个男朋友。”

    言下之意就是,有男朋友,怀孕也不奇怪。

    不可置否,我是故意在他面前提秦桑桑有男朋友的事的,就是想看看他能有什么反应。

    没想到顾云初沉默片刻后,什么都没说,直接离开了。

    他这个反应,我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原本打算去趟检验科,但想到顾云初有可能会去盯着检验科,我便没去,打算就这么让他误会着,膈应他一下也不错。

    只是想到昨晚看到的那滩褐色,我回到办公室后,忍不住拉了黎晓惠过来,和她说了个大概。

    黎晓惠听完,出去喊了名护士进来,让护士进来帮我抽了血,贴上黎晓惠的名字,由护士送去检验科。

    尽管心里已经确定了,可等待结果的时间里,我还是有些紧张。

    傅烟雨也不知道打哪儿知道了昨天院里发生的事情,打了个电话过来给我。

    电话那头的她气喘吁吁的,说话也上气不接下气的,“安……安柠,你还好吗?我听说……宁……宁子希那混蛋……”

    我下意识问:“你怎么了?”

    “没怎么。”傅烟雨静了会儿,呼吸逐渐平复下来,愤愤的说,“就是多看了一只母狗的咪咪两眼,被一条恶公狗追了两条街,差点儿死在半路上,气死我了。”

    我:“……”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索性不吭声了。

    好一会儿,傅烟雨似乎彻底缓过气来了,咬牙切齿的说,“混蛋宁子希,居然敢和别的女人搞在一块儿,居然敢欺负你!他还是人吗他!安柠你等着,我马上飞过去帮你杀了他!”

    “烟雨……”

    “你别提他辩解,我不仅听说你们远离闹得沸沸扬扬的,就连照片我都看到了!气死我了!啊!我要跟他同归于尽!”

    “不是……”

    没等我继续劝阻,傅烟雨已经挂断了电话。

    性格还是那么风风火火的,生起气来不肯听人说话,我不禁有些头疼。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傅烟雨又给我打了个电话过来,哭着告诉我她来不了了,她的身份证被傅清雨拿走了。

    “她到底还是不是我亲姐啊,都这种时候居然还帮着宁家那几兄弟,我再也不想理她了!”

    我暗暗松了口气,温声安慰她,不停的告诉她我没事,让她别来。

    直到说得口干舌燥了,傅烟雨消停下来,让我保证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她,才肯挂断电话。

    快下班的时候,黎晓惠拿着检验报告走了进来。

    接过黎晓惠递来的检验报告看了眼,我确实怀孕了。

    黎晓惠问我:“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宁医生?”

    想了想,我说:“看情况吧。”

    其实我也没打算一直瞒着他,只是没有确定是真的怀了才暂时瞒着而已,我可不认为自己有偷偷将孩子生下,再偷偷把孩子养大的本事。

    再生宁子希的气,他也是我孩子的爸爸,我不可能瞒着他不说。

    今晚秦桑桑不能来接我,我只自己打车去她公寓,但在回去之前,我打算先去医院外面的药店里买点儿药。

    走出医院大门口,果不其然的看见宁子希又守在这里了。

    他身上的衣服皱巴巴的,眼底一片疲惫之色,脸上胡须邋遢的,也不知道是几天没刮胡子,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狼狈,还有些落寞。

    我照旧没理他,掉头往隔壁药店走。

    刚走进药店,眼角的余光就瞥见宁子希跟了进来。

    他走到我身侧站定,我没再看他,让店员拿了盒叶酸还有黄体酮胶囊,又拿了瓶维生素e,付了钱转身离开药店。

    刚走出店门口不远,一阵轻缓的脚步声之后,我忽然被人从身后抱住。

    他的下巴搁在我的肩头上,可怜兮兮的喊:“老婆。”

    感受着他怀抱的温度,嗅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我忍不住红了眼眶。

    和他分开的这些天,我也很想他,很想很想。

    可一想到我们之间存在的问题,我就只能强迫自己继续狠心下去。

    “老婆,跟我回去好不好。”宁子希继续声音闷闷的说:“我好想你,好想好想,睁着眼睛想你,闭着眼睛还是想你。”

    跟他回去又有什么用,问题一天没解决,以后我们还会再争执再冷战。

    心头一酸,我强忍着泪意,狠下心挣脱开宁子希的怀抱,快步往路边走。

    这附近没有直达秦桑桑公寓的公交车,我打算等等看有没有计程车。

    宁子希寸步不离的跟着我,嘴里絮絮叨叨的念着:“老婆,我心里真的只有你,真的真的没别人,你相信我啊……我能把心掏给你看,信信我啊,你信信我啊。”

    刚走到路边,我远远的看见一辆共享汽车呈s形,歪歪扭扭的从不远处开来,看得我心惊胆战,下意识倒退了几步,生怕那辆车子撞上人行道来。

    “老婆!”

    一声低呼传来,我再次被人从背后紧紧的抱住。

    就在这时,那辆车子也在我面前停了下来。

    “卧槽,抢什么方向盘,你想谋杀我另娶啊!”

    女人愤怒的声音从车内传出来,紧接着车门被打开,女人从驾驶座上下来,拉开车子后座的门,拎出一个五六岁左右睡眼惺忪的孩子。

    与此同时,副驾驶座的门也被推开,一抹颀长的身影从里面出来。

    他抬起头那刻,我看清他那张既陌生又熟悉的脸,愣了愣。

    没等我回过神来,就听到我身后的宁子希语气十分不悦的开口:“你们怎么来了?”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