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汤小悦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快穿地府:阎君靠边站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1010.第1009章 醉龙吟【阿七】
    “师傅,你怎么又不洗澡!”

    “师傅的小七七不在,师傅没有心思洗澡,七七给我烧水洗澡好不好?”

    “师傅你现在腿脚都好了,为什么不自己烧水洗澡?!”

    “对啊,小七七,师傅的腿脚都这么利索了,不要让我总待在家里,我会长霉的你看这!”

    卫陵指着自己身灰不溜秋的衣服,面长着一朵白色的小蘑菇,在两人的注视下瑟瑟发抖。

    阿七翻了个白眼,道:“是因为待在家里长霉,还是因为没有洗澡长霉啊?我说了师傅你的伤刚好,在家里好好养养,等你养好了我肯定放你出去。”

    卫陵一把抱住阿七,脑袋在她颈窝蹭了蹭,委屈巴巴地说道:“我真的要发霉了,你让我也出去‘工作’嘛。”

    所谓工作,两人都心知肚明。

    一个绝世神偷和绝世神偷的徒弟,能有什么工作。

    “不行,绝对不行,你都这么久没有‘工作’过了,要是稍有不慎被别人抓住了,又打断你的腿怎么办,”阿七摇摇头,郑重其事地不知道第几次跟他说这番话。

    然而卫某人对自己十分有自信,“不可能的,我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小七七你放心吧,我可是你师傅,世界最厉害的神偷卫陵!”

    “什么世界最厉害的,那都是过去式了,现在是我!”

    阿七顿时炸毛,卫陵才发觉自己说错话,捂住了嘴,急忙点头,然后给自己的小徒弟顺毛。

    “没错没错,我们家七七是世界最厉害的神偷,我这个师傅只能退居第二了。”

    这让阿七很受用,满意地点点头,给了个这“算你识相”的眼神。

    收到这个眼神,还没松口气的卫陵被阿七拖到了房间了,扒了衣服半推半赶到了大木桶里。

    “阿七?”

    “叫什么叫,不是洗澡吗,再不洗澡我看你能长满蘑菇,以后吃蘑菇都不用到集市买了。”阿七拍拍那件灰不溜秋的衣服,把面那朵可怜的小蘑菇掐碎。

    嘴虽然说着气话,但人还是转身出去烧水了。

    卫陵趴在木桶边,笑得一脸荡漾。

    人都没影了,他还一眨不眨地看着门口的方向。

    “我的小七七,真是别扭呢。”卫陵感叹一声,顺着桶边滑下来。

    他的小媳妇儿真可爱,是太强势了,不让他出去“工作”。

    以前也算了,腿脚不好没有办法。

    现在他都好了,总不能让小七七养他一辈子吧。

    这绝对不行。

    洗过澡后,阿七倒了脏水又烧了水自己洗。

    卫陵蹲在门口,翻看着阿七带回来的食物。

    “嗯,芹菜和牛肉,可以做芹菜炒牛肉,芹菜牛肉水饺……”

    “还有鱼饼,可以煎了吃。”

    “西红柿怎么弄,炒蛋还是煮汤,厨房里好像还有土豆,还吃醋溜土豆丝呢?”

    正在他纠结的时候,敲门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抱着一堆食物的卫陵去开门,见到的是慕容那张放大的俊脸,带着亲切的笑意。

    卫陵皱眉,又往他身后瞟了一眼。

    跟了好几个下人,不是手提着东西,是肩扛着东西。

    “卫陵,好久不见啊,近来过得怎么样?”

    “还好,谢皇关心。”

    “不请朕进去坐坐吗?”

    “不了,寒舍简陋,怕是没有位置能让皇坐下。”

    “没关系,俗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陋室有了你这个有德之人,也值得朕一坐。”慕容摇头晃脑地说道,还想顺手抽折扇出来,结果摸到腰际发现自己没有带。

    手顿了顿便收了回来。

    “进来!”卫陵嘴角抽了抽,吼了一声。

    慕容笑笑,走进院子。

    “你说的什么屁话绉绉的,老子一个小偷是什么有德之人,你说的出口我都不敢应呢,果然当了皇是不一样了啊。”卫陵皱着眉用脚把门甩,皱着眉道:“还有什么好久不见,我们不是三天才见过吗,你这皇帝才当了几天,脑子不好用了?”

    第一次跟随慕容前来的下人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吓得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眼前这个衣冠不整,头发乱糟糟还滴着水的男人到底是谁啊,居然敢这么跟皇说话!

    而且皇不仅一点不生气,还笑眯眯地,完全没有朝堂那副铁血的样子。

    他们的脑子有点晕,是不是在做梦?

    一直跟随着慕容的两个下人见怪不怪,垂头安分地跟在他身后。

    慕容一进院子,轻车熟路地在石凳坐下,眼睛左右看了看,最后锁定在一间房门紧闭的屋子。

    “小七七呢?”

    “洗澡呢。”卫陵放下手里的食材,随口回了一句。

    随后又发现了不对劲,皱着眉瞪一眼慕容,开口道:“叫什么小七七啊,小七七是你叫的吗?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再让我听见你这么叫,别进门了。”

    “哈哈哈,好,下次会记住的。”

    慕容哈哈大笑,然后将目光放到卫陵身,深深地打量他几眼,悠悠地开口道:“刚洗完澡?”

    “对啊。”卫陵嘴角咧到了耳后根。

    “都大半年了你都还被关着,天下第一神偷的名头怕不是假的?”

    “放屁,老子……”卫陵刚想要反驳,余光瞥到了紧闭的房门,话锋一转变为了:“老子才不是什么天下第一神偷,咋们家小七七才是!”

    “哦,是吗?”慕容目光揶揄,脸满是笑容。

    “也是,天下第一神偷怎么会这么久都没有把小媳妇儿娶回家呢。不过,神偷可能偷东西较厉害,偷心一般人差了。”

    卫陵脸色一僵,捏着西红柿的手用力,圆润的西红柿顿时变了个形状。

    又来了又来了,这个慕容当了皇帝还这么空闲,三天两头往他和小七七的院子里跑,简直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

    这算了,看在他和小七七的关系,他容忍小屁孩的这点小调皮了。

    可慕容居然每次过来都要cì jī他,话里话外都在说他明明表达了心意,却还没有娶到媳妇儿!

    简直不能再过分了!

    卫陵的脸色又青又红,慕容却突然正色道:“要我说,要是你已经对小七七没有兴趣了,那由我……”

    “滚出去,别再来我家了!我这小院子容不下皇您这尊大佛!”卫陵脸色大变,往旁边走两步抄起扫帚,满脸怒意无法掩饰。

    他说这个慕容怎么当了皇还这么有空过来跟他闲聊,蹭饭。

    原来存了这个心思!

    这个白眼狼!

    护卫一见,马挡在了慕容的身前,面色凝重,“护驾!”

    反应迅速的护卫帮慕容挡了一击,身的锦缎沾了灰色。

    第一次过来的护卫大喝一声:“你居然敢袭击皇!”

    跟了慕容很久很久的护卫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原来如此,怪不得皇这次要带这么多护卫呢,原来是为了挡卫陵的攻击,还有为了自己不被赶出院子吧。

    至于抢人,大概是不存在的。

    “你怎么这么激动,我不好吗,身份尊贵,掌握了整个国家,而且这个国家在我的带领下越来越好。后宫无妃,只要阿七嫁过来,那是掌管凤印的皇后,一人之下万人之。而你,我也会奉你为国舅,毕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是吗?总你们一辈子窝在这个小小的院子,你浪费阿七一辈子好。”慕容将自己的想法缓缓道出。

    卫陵双眸通红,那眼神恨不得吃掉慕容,牙齿紧紧咬在一起,说道:“我让你滚!”

    “为什么?我们能认识不还是因为你带着阿七跟我相亲吗?”这一点真的让慕容百思不得其解。

    “要是我早知道你是皇室的人,我绝对不会带着她去见你,你死心吧,算我不娶七七,我也不会让她嫁给你的。”

    慕容一怔,下意识问道:“什么意……”

    话还没说完,阿七拉开门出来了。

    阿七头包着一条毛巾,手拿着两个小木桶,有些惊讶地看着出现在院子里的慕容。

    “慕容你来了呀。”

    见到阿七,慕容脸的表情顿时变了,笑眯眯地十分随和。

    卫陵却有些不爽。

    怎么小七七看见慕容看起来这么欢喜,这么高兴呢?

    难不成是喜欢了慕容这个混小子?!

    绝对不行!

    “呀,今天人这么多,还有没见过的兄弟,都留下来吃饭吧,我多做几个菜。”

    “好啊,你们今天有口福了,七七做饭可是御膳房的大厨都好。”

    “慕容你说得太过了,我只是做些家常小菜而已,怎么可能得过御膳房的大厨呢?”阿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脸浮现两个淡淡的小酒窝。

    神色有些小骄傲,却又有些腼腆。

    在这么多陌生人面前被夸的感觉,还真是怪让人不好意思的。

    卫陵沉默地站在一边,内心却醋意翻腾。

    阿七怎么对他们笑得那么开心,好想把她藏起来。

    这个念头一出现,卫陵又有一些颓废。

    因为现在好像是阿七把他藏起来了。

    晚饭过后,慕容很识时务地告辞了,连多说两句话都没有。

    可是卫陵还是不爽,一整晚都闷闷不乐的。

    阿七洗好碗,打了一盆开水兑冷水,试了试水温觉得合适了,便端到卫陵脚边,慢慢地帮他脱掉靴子。

    这是这大半年养成的习惯,自从卫陵的脚好了之后,只要阿七在家,每晚都会煮水给卫陵泡脚,然后将一些看见的,听见的去屎。

    卫陵总有一种自己是父亲,而阿七是孝顺的女儿的感觉。

    但今天晚有些不一样,两人都很沉默,阿七也没有说发生了什么趣事。

    “师傅,你今天晚怎么回事?都没有怎么说话。”

    “是不想说话而已,没什么吧,你不也和他们聊得很开心吗?”卫陵自己都没有发觉,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表情满满的怨气。

    阿七低着头,自然也看不到,但她能听出来。

    假装没有听到,她继续问:“可是师傅,不只是不想说话吧。以前慕容过来的时候,你虽然嘴说不喜欢他,但还是很欢迎他。可是今天,你从头到尾,从里到外都散发着抗拒的味道。”

    “而且我在里面洗澡的时候,听到你在院子里大吼大叫,到底是怎么了?”

    阿七抬起了头,直视卫陵的眼睛,神态前所未有地认真严肃,道:“师傅,你到底是怎么了?告诉我好不好?”

    看着阿七清澈的眼睛,卫陵发现那里面全都是自己,没有一点点别的东西,那么认真。

    此时此刻,卫陵那一颗从下午开始慌乱的心突然安定下来。

    他突然有勇气告白了。

    “我……”他顿了一下,将阿七拉了起来,让她做到自己旁边。

    “师傅?”阿七有些迷茫地看着卫陵。

    卫陵闭眼深呼吸一口气,故此没有看见阿七迷茫的眼神闪过一丝狡黠的光。

    “师傅你怎么了?”

    “阿七!”他突然睁开眼睛,握住阿七的肩,“阿七,我喜欢你,你知道吧。”

    阿七怔了一下,嘴角略微抽出了一下,笑道;“当然啦,我可是你的得意弟子,你唯一的亲人,以后要给你养老送终的。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等你老了我不养你了。”

    她想要拍开卫陵的手,却怎么都挪不动。

    卫陵欣喜的脸色还没有完全浮来,僵硬了。

    他咬咬牙,表情有些狰狞:“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喜欢不是那个喜欢,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我有时候会想你是不是真的傻,我当时在山洞都做得那么明显了,为什么回来之后还是跟以前一样?你是真的不懂,还是在逃避?我才想问你到底在想什么呢!”卫陵说完,手突然放松了,软软地搭在她的肩头,“我真的没有胆子踏出这一步,你明白吗?”

    从山洞回来后,阿七一路都没有说话,当天晚也是早早睡了。

    翌日当他胆战心惊地打开房门想去找她时,她却一脸笑容地把早餐端过来,然后熟稔地叫了一声“师傅”。

    当时他感觉不好了,结果之后几天,她没有提及山洞里的事,对待他跟以前也没有差别,像是忘记了一样。

    他真的没有胆子去再做一遍做过的事,也没有勇气表达自己的心。

    两人都没有说话,沉默了许久,阿七抓住卫陵的手,将其从自己的肩拿下来。

    卫陵眸光渐渐暗淡。

    果然,他不该说出口是吗,她可能只是把他挡父亲、师傅、哥哥或者一个照顾她长得的人罢了。

    “师傅,我不懂,既然你有这样的想法,在山洞那里也做出了那样的举动,为什么你没有胆子更进一步呢?你老实说女孩子要矜持,难道你指望我一个女孩子主动吗?”熟悉的声音传到耳边,阿七的声音没有厌恶,只有浓浓的……嫌弃?

    “阿七,你这是……什么意思?”卫陵抬起头,看到的是阿七那副十分生动的嫌弃的表情。

    他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

    阿七翻了个白眼,捏紧了卫陵的手,没好气地说:“你说呢?!”

    “我……我,你这是……”太大的震惊让他完全忽略了手传来的痛感,他另一只手捂住了嘴,说话结结巴巴。

    “你在山洞那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亲我,你让他们怎么看我,除了你我难道还能嫁给别人吗?”

    “我我我……”

    “不过我真是没有想到,师傅你居然这么胆小,干什么都磨磨唧唧!”

    “我不是……”

    “什么不是,我还以为你还想着怎么把我嫁出去,下次让我跟谁相亲呢!”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想都别想!”

    深夜,院子里吵吵闹闹,灯火通明。

    院子外面,慕容趴在墙头偷看里面的两人。

    新来的下属面面相觑,而老下属一脸淡定。

    慕容从墙下来,感叹一声:“小七七好样的,真没辜负我花一下午的时间cì jī卫陵那个傻大个,怎么和他zhōu xuán处理朝政还累?”

    “皇,咋们该走了。”

    “好,回去吧,让他们两个人甜甜蜜蜜地过吧。”慕容笑得一脸荡漾,往皇宫的方向走。

    走了有一段路后,下属突然开口道:“皇,丞相说您年纪也不小了,后宫空缺已久,说是……说是要给您选秀。”

    “……我总算知道小七七为什么不喜欢相亲了,我还是晚一点再回去吧。”慕容沉默一阵后,果断走近一间看起来快要倒闭的小破客栈。

    没有为什么,是这家客栈最近!

    “皇,万万不可,您要是一晚不回去,宫里该乱套了!”

    属下装装样子后,快步走到慕容身边,小声道:

    “皇,算不回去,也不能住这种地方啊,说不定是家黑店呢。”

    慕容还没来得及回话,听到店门发出“嘎吱”的声音,一道清脆悦耳的女声传入耳:“你说谁家的是黑店啊?我们是看起来破一点,没有隔壁客栈华丽。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你凭什么说我们是黑店?!”

    “这女人好厉害,居然能听到我说话。”属下吓了一跳,又小声念了一句。

    她不会听到他喊的那声“皇”吧?

    说话的看起来像个十七八岁的女孩,一身朴素的má yī,面虽然有乱七八糟的补丁,但是衣服洗的干净,素净的脸还带着婴儿肥,头发也没有过多的装饰,看起来清清爽爽,倒是让人眼前一亮。

    只是……这嘴巴实在是太厉害了。

    “喂,你这个叫黄尚的人,能不能管好自己的佣人,没大没小直呼主人名字不说,还满嘴胡话,说我们是家黑店,这种佣人,卖掉算了!”少女瞪着一双大大的杏眼,恶狠狠地刮了属下一眼,又看向慕容。

    属下嘴皮子蠕动了一下,正想说这不可能,听到皇说:“可以可以,姑娘你说得对,我这个佣人实在是太不会看人脸色,做事又笨手笨脚,我早继续想把他发卖掉了,明天一早,我让人把他发卖掉。”

    慕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位姑娘,一脸“你快来夸我”的表情。

    “皇……”

    “皇什么皇,没大没小的,叫我黄公子!”

    “黄公子,我……”

    “住嘴,回去把你卖掉。”

    属下不仅脸疼,而且心也疼。

    他的皇,居然要将他卖掉了!

    因为一个姑娘的话,要卖掉他!

    那姑娘一间,顿时也有些懵,没想到这个叫“黄尚”的人居然这么好说话,顿时也着急了,“黄公子,我刚刚说的都是气话,我没那个意思,你别卖掉他。”

    慕容连忙摇头,一脸正色道:“不不不,姑娘你算是气话也说的句句在理,我觉得我应该……”

    “好了好了,我们不谈这个了,公子你不是来住店的吗?要几间房?”姑娘觉得越说越怪了,赶紧转移了目标,谁想到慕容接下来的话更让她惊讶了。

    “你们这有几间房,我全都包下来了。”

    “什、什么?”姑娘一脸呆滞,她见过这么财大气粗的客人,但那时在隔壁又大又豪华的客栈。

    虽然听到别人说自己家的是“黑店”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事实是他们家的店有破又旧,怎么会有人愿意全部房间都包下来呢?

    “皇!”属下在身后小声提醒。

    慕容反应过来,手握拳放在嘴边尴尬地咳了几声,补充道:“姑娘你看我这有多少个14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