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呆瓜的无需申请自动送《魅不毒行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725章 暴露无遗
    弘语人带着我和李笑晨逃出了危险之处,没想到我们的谈话声招来了不明之物,而此时死鬼李雨迟却了瘴毒,鸣哩哇啦地说个不停,谁说什么他都停不下来。

    当空传来雷一般的声音时,我们才明白李雨迟为什么会这样,只是让人怪的是,我们当也只有李雨迟这个鬼才控制不住自己,我们三个倒还算清醒。

    弘语人轻轻指了指头顶,幽幽地对我说:“你不打算收了他吗?”

    我摇开车窗,对着外面大喊一声:“收!”

    我的小葫芦闪着淡淡的黄色光芒向空飘去,空传来惊骇的声音:“五行葫芦!你、你是从孽世来的!”

    声音未落,见一抹黑烟被小葫芦收了进去,我指着空那还没有被收完的黑烟,诧异地看向弘语人:“这!是不是也太简单了?”

    弘语人的脸色却阴沉下来,两道眉毛又皱了起来:“最简单的,往往又是最复杂的,这两个小子大概已经猜到我的用意了。”

    听到弘语人的话,我的心不由得一吧,难道这是吕连盛和王吉王真人派来试探我们的吗,如果是这样,那么现在还在弘语人家里的鬼王会不会被他们认做是和弘语人一起瞒着他们的:“师父,鬼王不会有问题吧?”

    弘语人并没有看我,而是看着空已经收了那抹黑烟向我们飘过来的小葫芦:“这也是我担心的,看来你们还真是走不成了,得送我回去,要是可能,你们两个还得帮我一把,我一个人对他这两个家伙,那是远远不够的。”

    帮忙那是肯定的,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吕连盛和王吉王真人到底变成什么样子,我和李笑晨都不清楚,也不知道怎么对付他们两个才好。

    我经历这种事情较多,虽然仓促之间迎战,却已经没有那么惶恐,李笑晨不一样了,他的脸色看去好紧张,胖胖的脸已经浸出汗来。

    死鬼李雨迟在玉蝉里还跟我捣乱,让我照顾一下他这个老弟,不要让那些东西吓到他,更不要伤到他,他这个哆嗦啊,真不知道那个什么瘴毒的会起多大的作用,让他抗奋成这个样子。

    有心让他自己从玉蝉里面出来去护着他弟,却又担心他现在这样子会倒填麻烦,他还是在玉蝉里信口开河好了。

    小葫芦在空摇了摇回到了我身边,李笑晨将车向回开,在车一转弯的时候,弘语人冷不防地将一个黄符贴在了我脖子挂的小葫芦,我和李笑晨都惊讶地看着他,不明白他这是在做什么。

    “真是好吵,脑子都被他吵得乱了。”弘语人自言自语地说着,又向车外看去。

    我这才发现黄符一贴去李雨迟没了声音,看来这是弘语人嫌他烦,把他封在玉蝉里面了。

    李笑晨却怪地看了看我们两个,虽然他感到意外,却也知道弘语人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他那紧张的胖脸板得更紧了,细密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滚落下来。

    我想安慰他几句,可是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更何况,姐现在的心里也胆颤啊,算我胆子大,这个时候,心也是提到嗓子眼了。

    忽然弘语人低声问李笑晨:“你这是在向哪里走?”

    李笑晨这才注意到前面根本没有什么路:“不对啊,路呢?”

    我苦笑起来,是他在开车,怎么还把路给走丢了,他这是不是也紧张了:“你刚才是从哪里来的,看看能不能找回去。”

    弘语人却摇了摇头:“别费劲了,这是鬼打墙。”

    弘语人说了个鬼打墙,见前面的地面线划过一道闪电,把整个黑夜撕裂开来,茫茫的原野在我们的前面坦荡地向前延伸着,根本看不到边际。

    这是鬼打墙,他不会是搞错了吧,这么宽阔的地带,怎么会是鬼打墙呢,在我的印象当,鬼打墙那应该发生在狭小的地方,要是这里是鬼打墙,这墙也太阔了一点儿。

    “幻境。”弘语人的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

    “不会是到了别的世界吧?”我悲摧地看着车窗外。

    “你们这是在说些什么,我这是在做梦吗?”此时李笑晨已经将车停了下来,两眼迷茫地看着车窗外。

    远处地平线的闪电一道道地划过,轰轰的雷声也渐渐地传来,随着闪电不断地划过空,原野的景色也越来越清晰地印进我们的脑子里。

    弘语人家的附近是没有这么一大片荒原的,我们这已经不是在他家附近了,而我们这是到了哪里,谁也说不说清楚,心里越发感到惶恐不安。

    “开车。”弘语人仍用淡定的口吻说着。

    “开车!”李笑晨困惑地看向弘语人,这车要向哪里开,外面根本没有路,那茫茫的原野哪里又有个尽头。

    “快一点儿,开车。”弘语人仍老道地对李笑晨吩咐着。

    “那个,向哪个方向开?”李笑晨犹豫地问弘语人。

    “哪个方向都行,只要把车开起来,别停下,一定不要停下来。”弘语人盯着车窗外说着。

    李笑晨听话地将车发动起来,汽车启动的声音和天际传来的雷声混在一起,分不清是哪一种声音,耳朵里充满了震耳欲聋的响声。

    qq车猛烈地颠簸了一下,然后缓缓地开动起来,弘语人随手向车外撒了些什么东西,看去很象是米类的东西。

    我好地看看弘语人,发现他的两片嘴唇正在微微地动着,象是在念叨着些什么,看他这样子,我没有开口问他,只是默默地看着所发生的一切。

    车在原野毫无目的地向前行驶着,闪电不停地在车的正前方闪动着,雷声也越来越大,好在没有雨落下来,要不然车会颠簸得更加厉害。

    “闪电一直都在正前方,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觉得这正常吗,还有,怎么一滴雨也没有,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节奏。”李笑晨终于忍不住发问了。

    “是你一直都在向闪电的方向开车好不好。”弘语人忍着笑对李笑晨说。

    “什么,我一直都是这个方向吗,可是我一直都在打转驼。”李笑晨苦逼地对弘语人说道。

    “好吧,你厉害,你现在开始向前开,别管什么闪电。”弘语人终于明白李笑晨为什么会感觉闪电是在追着车划过的。

    “我躲都躲不过,还向着闪电开,会不会把车都劈了?”李笑晨说出了他最为担心的事情,我和弘语人都无语了。

    “要是它想劈过来,不会等到现在了,快点儿开车。”弘语人催促着李笑晨。

    “可是……”李笑晨还是不大敢向着闪电开车。

    “可是什么,大男人怎么这么啰嗦。”弘语人斩钉截铁地对李笑晨喊着。

    “好吧,我试试。”李笑晨心不甘情不愿地回答道。

    车向着闪电的方向开了过去,只是这速度让我感到无奈,弘语人气得对李笑晨一个劲地喊,让他把速度提去,可是他仍在那里犹豫着,不肯将车提速。

    闪电象是已经看出了我们的意图,快速地向我们的车迎了来,这让已经胆怯的李笑晨更加惊恐失色。

    在他试图打转方向逃走的时候,弘语人一下子跳了过去,我还没看明白他是怎么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坐在了李笑晨的身,同时将方向盘正了过来。

    随着李笑晨的嚎叫声,车象疯了似的冲过去,闪电毫不留情地向我们扑来,雷声震得耳膜都要裂了。

    当车子冲进那片闪电的时候,我们的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了,转而,世界安静得让人窒息,眼前是一片的黑暗。

    我不知道这是我的眼睛和耳朵都毁了,还是我们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当,惴惴不安的心让我不知所措。

    一声嚎叫让我明白过来,我的耳朵还好用,我欣喜地向前面摸了摸,软软的,热乎乎的,象是人的身体,这回好了,我们几个还在一起。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到了!”李笑晨哀嚎声让我想笑,不只是我一个人看不到,这可能不是我眼睛的事情。

    “你嚎什么,还是个爷们吗。”弘语人冷冷的声音扫去了我最后一丝疑虑。

    “可是,我什么也看不到,我瞎了!”李笑晨哭喊着。

    “笨蛋。”弘语人恨恨地说着:“手机呢,我的手机怎么摸不到了,可儿,看看你的手机还在不在,发个亮出来,让这个吃货闭嘴。”

    我现在感觉吃货两个字这样说出来是真的不好听,不过我还是将手伸向了口袋去摸我的手机,我也很想知道是不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

    一道灯光从远处照来,我摸到手机的手停了下来,看到灯光的我心明明暖暖的,不仅仅是因为我的眼睛还能看到东西,更是因为这灯光说明前面会是人类的世界。

    “我看到了,我的眼睛没事儿!”李笑晨兴奋地喊了起来。

    “傻成这样。”弘语人苦笑着,声音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无奈。

    随着车灯的靠近,弘语人忽然紧张起来,他从李笑晨的身移到旁边的座椅里,紧紧地盯着前面那辆向我们驶来的车。

    “开车。”忽然弘语人低沉而恐怖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

    “怎么了,那是谁?”李笑晨感到弘语人的声音不对。

    “快开车,他们追来了!”弘语人的声音让人感到浑身发冷。

    b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