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别来可好(陆丰泽 林芝芝)_ 118 冷廷遇,今晚不许跟我睡_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68无需申请自动送网 - 无需申请自动送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青筱筱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大叔,别来可好(陆丰泽 林芝芝)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118 冷廷遇,今晚不许跟我睡
    N市,郑氏集团的办公大楼。

    林芝芝和肖以笑,还有律师一起,被绑在了办公大楼的地下室里,门外,守了好几个拿着电棒的身形高大威猛的保安。

    没过多久,傅哥和苏艾也被带了过来。

    只是,傅哥是被两个保安托着过来的,脸上身上,到是伤,苏艾虽然没事,可是却哭成了一个泪人。

    “傅哥怎么会被打成这样?”

    林芝芝双手被反绑着扔在地上,看到傅哥和苏艾被带过来,她立刻努力站起来,往门口的方向冲,只不过,才冲到门口,就被保安拦住,又一把推了回去。

    林芝芝脚上穿着高跟鞋,往后连连踉跄,又倒在了地上。

    肖以笑也被扔在地上,之前被保安经理的那力道十足的一脚揣在了肚子上,她只感觉五脏六腑都被踢的错了位般,现在都痛的要命。

    所以,看到林芝芝踉跄着倒回了地上,她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律师则被绑着,老老实实地蜷缩在一旁,什么也不管,更是不敢乱叫了一声。

    傅哥和苏艾被绑着扔了进来,直接扔到了林芝芝的前面,看着被打的浑身是伤,头上的血还在不断往下流的傅哥,林芝芝和肖以笑都努力挪了过去。

    “这是怎么啦?傅哥怎么会被打成这样?”看着伤得不轻的傅哥,肖以笑紧皱着眉头面色痛苦地问苏艾。

    苏艾泪眼汪汪地望着林芝芝和肖以笑,回答道,“我们等在车上,傅哥看到忽然有好多保安过来,察觉事情不对,就下车想要弄清楚怎么回事,结果一下子就打了起来。”

    说着,苏艾抽泣几下,又继续道,“他们的人太多了,来了一波又一波,手里都还拿着武器,傅哥根本打不过那么多的人,原本傅哥是让我呆在车上,反锁了车门的,但是他们拿着电棒砸破了车窗,我打电话给了成城,也报了警。”

    “唉……”看着满身是伤的傅哥,肖以笑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报警有个屁用,在N市,郑家最大,哪个政府官员不得巴结郑家,会管我们的死活。”

    “呜呜呜……”苏艾没经历过这么恐怖的事情,直接又哭了起来,泪眼汪汪地望着林芝芝和肖以笑,“芝芝,笑笑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肖以笑看着苏艾,又看一眼林芝芝,沉默地深叹口气,没有说话。

    林芝芝跪在地上,看着身上到处是血的傅哥,更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如果不是她的一时冲动,事情又怎么可能变得这么糟糕,肖以笑又怎么可能挨了那一脚,傅哥又怎么可能伤成现在这样。

    “放心,我没事……”大家都不说话,只有虚弱的傅哥睁开了双眼,安抚大家道,“既然小艾打了电话给成特助,陆总一定会想办法来要人的……”

    林芝芝看着大家,一种从未有过的痛苦与无助,将她沉沉地笼罩,就算以前在赵家的时候,这种痛苦与无助,也没有过。

    因为在赵家的时候,受苦的是她一个人。

    可是,现在,却因为她,连累了她身边所有的人,不仅如此,还不得不让陆丰泽来帮她处理麻烦。

    她现在的处境,真的就像演电影电视剧一样,她的无能她的冲动她糟糕的一切,真的让她恨透了自己。

    他们说的都没错,她就是靠爬上了陆丰泽的床,所以才得到了今天的一切,他们说的都没错。

    既然他们说的都没错,那她又有什么好冲动的,难道,别人不说,就可以否认抹杀掉一切的事实吗?

    “来人。”林芝芝忽然大叫,“让你们老板把我的人都放了,有什么事,都冲着我来,我一个承担。”

    傅哥必须马上送医院,他的身上好几个地方在流血,否则,他会受不了的。

    “叫什么叫!”保安进来,冲着林芝芝不屑地吼,“你以为,我们老板是你说要见就能见到的吗?还是省点力气,老实呆着吧。”

    林芝芝看着保安,恨的猩红了双眼,愤怒的声音低低从喉骨中溢出道,“叫你们老板过来,否则,信不信我现在就撞死在这里,让你们老板身败名裂。”

    “不就是一只高级鸡吗?还真以为自己多神气。”保安嫌弃地嗤笑一声,“过来两个人,把她的嘴给堵上,再放到椅子给我绑好。”

    “好。”有几个保安立刻拿了胶布跟强绳子子过来,朝林芝芝走去。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几个保安,林芝芝没有畏惧,只有愤恨,“你们别碰我,叫你们老板过……嗯……嗯……”

    “芝芝,别挣扎了,就这样吧,我们没事,等陆总来跟他们交涉吧。”见林芝芝被几个保安摁住,可是,他们却根本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办法,肖以笑只得劝林芝芝,省省力气。

    他们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陆丰泽了。

    林芝芝听着肖以笑的话,一双愤怒的眸子,忽然就涌起如死灰般的黯然来,所有的挣扎与反抗,也瞬间停止。

    原来,这个世界上,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除了陆丰泽,谁都没有,甚至是她自己,她都依靠不了……

    ……………………

    简夏将小四送回家,立刻调头出去,打算亲自去一趟N市,先把林芝芝人给要到,如果人要不到,至少先确保,让林芝芝不会有什么事。

    只不过,她才到大门口,就被回来的冷廷遇给截住了。

    “才到家,又去哪?”

    简夏抬头,看着眼前高大挺拔的冷廷遇,扬唇一笑,踮起脚尖,主动去亲了亲他的下巴,“有点事情处理,去趟N市。”

    N市是惠南市的领市,开车过去,快的话,也就三个小时。

    冷廷遇居临下地睨着眼前无事献殷勤的小女人,一双深邃的黑眸,渐渐眯起,沉声问道,“去N市干嘛?”

    简夏望着他,扬唇笑,双手主动攀上他的手臂,讨好道,“你这是不放心我一个去N市吗?既然这样,不如你陪我一起去。”

    有冷廷遇陪着一起去,把人要到的机率才更大。

    冷廷遇看出端倪,一条长臂直接扣上她的腰肢,搂紧她,威胁道,“你要是不告诉我你去干嘛,就别去了。”

    简夏,“……”

    流-/氓强盗无赖!

    没办法,简夏只得把自己去N市的目的,告诉了冷廷遇。

    结果,冷廷遇还没有听完,就直接掏出手机,要打给陆丰泽。

    “喂,你干嘛?”见他打电话给陆丰泽,简夏立刻就要去抢他的手机。

    冷廷遇手一扬,成功避开了她伸过来手,斜睨她一眼道,“他自己的女人自己不管好,你跟着瞎操什么心,不!许!去!”

    “可他人在京城,而且事情很棘手,郑老被烫伤在医院,一只眼睛也失明了,我担心……”

    “所以,你更不能去。”冷廷遇睨着简夏,在她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直接截断她的话,脸色不善的第一次对陆丰泽和林芝芝之间的事情发表看法道,“如果这个林芝芝这么浮躁,做事这么沉不住气,拎不清轻重,我劝你,赶紧跟陆丰泽说说,趁早和她划清界线。”

    端起开水往郑老的脸上泼,这个林芝芝还真的以为,她成了名星,又有陆丰泽这座大靠山,她就可以天下无敌,谁都不用怕了么?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连他冷廷遇要忌讳的人,也还数不胜数。

    “……”简夏郁闷,“如果泼了郑老的人是我呢?你怎么看?”

    “你不会。”冷廷遇回答的异常肯定。

    “我说如果。”简夏生气了,瞪着他大声道。

    “你外公是季鸿鸣,母亲是季悦瑶,父亲是陆越苍,老公是我冷廷遇,你说呢?”对于简夏分不清轻重要帮陆丰泽的心思,冷廷遇也很不爽。

    “那你是不打算帮我哥了?”简夏最后问他。

    她不是要帮着林芝芝,只是要帮陆丰泽。

    “郑老是我的亲姨父,你说要我帮谁?”

    “……”简夏瞪着他,郁闷的不行,“冷廷遇,今晚不许跟我睡。”

    气鼓鼓地丢下这句话,简夏转身便大步回去了。

    冷廷遇看着她气鼓鼓的背影,“……”

    到了晚上,事情可就不一定了。

    ……………………

    陆丰泽和陆越苍在医院呆了大概半个小时,等宁青婉累了,又睡着后,父子俩才一起离开。

    想起刚才在病房的时候,在口袋里震动的手机,陆丰泽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看到是成城打来的,并没有多理会,握着手机靠进椅背里,有些疲惫地闭上了双眼。

    只不过,才没一会儿,手机又震动了起来。

    只以为是成城,陆丰泽没有看,直接接通,放到了耳边。

    “什么事?”

    “是我,冷廷遇。”知道陆丰泽没看来电显示,所以,冷廷遇先自报家门。

    陆丰泽眉宇微拧一下,睁开双眼,不禁淡淡一声低笑,“冷总,有事?”

    “确实有事。”冷廷遇丝毫都不含糊,直接了当地道,“也不知道是哪个胆子大的,打电话给小七,说林芝芝在N市被郑家的人给绑了,让小七去救人。”

    陆丰泽听着,眉宇骤然一拧,“林芝芝被人给绑了?!”

    “事情怎么样,我没了解,但我肯定不会让小七去!”说着,冷廷遇勾唇一笑,又调侃道,“英雄救美这样的事情,当然得陆总亲自去,才够诚意,对吧!”

    “冷总说的对,我会处理,你拦住夏夏,是对的,多谢了。”

    “不客气。”

    挂断电话,想到成城不久前打的那一通电话,陆丰泽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当即,便拨了电话回去给成城。

    “怎么回事?”

    手机那头,电话接通,听到陆丰泽沉沉的染了怒意的声音,成城还愣了一下,但马上,他又明白过来,陆丰泽问的是什么事情了,立刻便回答道,“老板,林小姐在N市,去郑氏集团跟郑氏的董事长签代言合同,但期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冲突,林小姐用一杯开水泼了郑董事长,现在郑董事长在医院,确认脸部和胸部被大面积烫伤,而且一只眼睛也因此失明了,现在,郑家的大小姐郑雨欣已经把林小姐和所有她的人都绑了。”

    ——郑家的大小姐郑雨欣。

    陆丰泽忽然就想到,之前在惠南市,小四的周岁宴上,简夏跟他说的事。

    他当时看了一眼郑雨欣,说了什么?

    他好像说,郑雨欣的智商可以跟小默比,外貌可以当阿姨。

    没想到,这一次,林芝芝居然会栽在郑雨欣的手里。

    看来,不经过了解实际情况就乱说出来的话,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眉宇再次紧拧一下,陆丰泽问道,“确定开水是林芝芝泼的?”

    “嗯,确定,要不然,谁还敢拿开水泼郑董事长。”

    成城的话,让陆丰泽倏尔便沉了脸色,却不知道到底是成城的话惹怒了他,还是林芝芝的冲动和不知轻重惹怒了他,又或者是别的。

    “把郑欣雨的联系方向发给我,另外,安排飞机,马上去一趟N市。”压了压心里的火气,陆丰泽沉声吩咐。

    “是,老板。”

    “还有,成城,你在我的身边这么多年,应该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以后,不要擅作主张。”

    就在成城以为陆丰泽要挂断电话时,他明显染了愠色的低沉嗓音,再次传来。

    成城是聪明人,立刻便明白过来,陆丰泽指的是什么,当即认错道,“对不起,老板。”

    “没有下次。”

    “是。”

    挂断电话,陆丰泽吩咐司机,直接开去机场,很快,成城也将郑雨欣的联系方向,发给了他。

    看着那一串数字,陆丰泽的手指落下,直接拨了过去。

    ……………………

    N市,郑氏集团的办公大楼。

    郑老头脸部和胸部都大面积烫伤,而且一只眼睛失明,这一切,都是林芝芝直接造成的,郑家和郑雨欣又怎么可能就这样,只是把林芝芝绑在地下室,就不打算对她做点什么。

    怒气冲冲的从医院回到公司,郑雨欣直接便往关押林芝芝的地下室而去。

    “大小姐。”守在外面的几个保安看到郑雨欣满脸怒意地大步过来,立刻便低头恭敬地叫她。

    “林芝芝呢?”

    “在里面。”为首的保安恭敬地答道。

    “开门。”

    “是。”

    郑雨欣面色一冷,正要走进关押林芝芝他们的屋子时,包包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打过来的。

    迟疑一下,郑雨欣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

    “郑小姐,你好呀!”

    听着手机传来的那低低醇厚的嗓音,郑雨欣一愣,随即,又马上反应过来,手机那头的男人是谁了。

    虽然陆丰泽的声音,她也就听过两次。

    一次,是在简夏儿子的周岁宴上,而另一次,则是在陆丰泽给林芝芝颁奖的电视直播上。

    可是,哪怕只是听过两次,简单的几句话,她却记得清楚。

    “陆丰泽,陆大总裁。”

    屋子里,原本听到郑雨欣来了的时候,被绑在椅子上封住了嘴巴的林芝芝闭着眼睛,半点儿反应也没有。

    可是,此刻,听到郑雨欣念出“陆丰泽”三个字的时候,她全身所有的神经,几乎一下绷直了。

    知道陆丰泽找郑雨欣,知道自己可能很快就会离开这里,自己很快就会得救了。

    可是,林芝芝却是半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不仅不高兴,心里涌起的,是不安,是愧疚,更多是自责。

    手机那头的陆丰泽靠在椅背里,俊眉微拧,低低醇厚的嗓音带着几分慵懒却带着不可抗拒地威严,“郑小姐,听说,你绑了我的人。”

    郑雨欣握着手机,瞟一眼屋子里被绑在椅子上闭着双眼的林芝芝,低低一声嗤笑,“陆总,你说的是林芝芝?”

    陆丰泽勾唇一笑,毫不吝啬地赞赏道,“郑小姐还真是个爽快又聪明的人。”

    林芝芝静下心来,几乎是竖起耳朵,想要听清楚,陆丰泽对郑雨欣说了什么,可是,不管她怎么听,就是听不到陆丰泽的声音。

    “陆总,我倒是想问问,芝芝到底是你的什么人呀,让她能嚣张到这种程度,以为有你撑腰,就可以蔑视整个天下,竟然拿开水泼我的父亲。”

    电话那头的陆丰泽听着,不禁低低一笑,“当然是我的女朋友,不知道这个回答,郑小姐满不满意?”

    郑雨欣听着陆丰泽毫不迟疑的回答她“女朋友”三个字,脸色,瞬间便变得又冷又沉,讥诮一笑道,“原来,陆总的眼光和品位,是这么的差,看来,以前是我瞎了眼了。”

    陆丰泽当然明白,郑雨欣话里的意思,却是丝毫都不以为意地淡淡一笑道,“郑小姐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既然我都跟郑小姐坦白了林芝芝是我的女朋友,那么郑小姐是否愿意给我陆家几分薄面,先把林芝芝给放了。”

    郑雨欣看一眼屋子里被绑着的一动不动的林芝芝,满脸轻蔑与厌恶地一声嗤笑,反问道,“陆总,你应该没有尝试过,被开水泼了满脸是什么滋味吧?”

    陆丰泽眉宇紧拧,知道这个郑雨欣,是绝对不打算轻易放过林芝芝,但却仍旧语气温和地道,“郑小姐,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令尊有什么要求,我陆家也可以尽量满足。”

    “没这个必要,你陆家有的,我郑家也不缺!”郑雨欣咬牙,霸气地拒绝。

    想当时,在小四的周岁宴上,陆丰泽是怎么拿着林芝芝的照片羞辱她的,她早就想找个机会,好好告诉陆丰泽,她郑雨欣,不是他随随便便就可以嫌弃的。

    “林芝芝故意伤害我父亲,不管背后有什么靠山,我郑家都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

    郑雨欣掷地有声的话,听得肖以笑和苏艾还有律师不禁心里一个冷战,再一次清晰的认识到,这一次,事情真的糟糕了。

    听出郑雨欣声音里的怨气跟愤怒,陆丰泽心里知道,这次的事情,可能真的很不好处理,如果林芝芝继续被郑家关押着,只怕会吃大亏了。

    “郑小姐,那你打算怎么做?”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底,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是,陆丰泽却还是问郑雨欣。

    郑雨欣恨恨地瞪着十来米开外的林芝芝,冷笑一声,咬牙道,“很简单,要么,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要么,林芝芝就等着去蹲大牢吧。”

    话落,郑雨欣直接挂断了电话,大步往林芝芝走去。

    林芝芝听着郑雨欣大步过来的脚步声,这一刻,她真的愿意,郑家的人以牙还牙,也用开水泼她一脸,又或者,哪怕去蹲大牢,她都愿意。

    但是她就是不愿意,陆丰泽再为了她,而做出任何的牺牲。

    “啪!”来到林芝芝的面前,郑雨欣扬手起,恨恨的一巴掌便又一次甩在了她的脸上,咬牙道,“林芝芝,我倒要看看,陆丰泽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把你从我手里弄出去。”

    ……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