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葛覃的无需申请自动送《从此无心爱良夜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三百九十三章 春和景暖篇 了此余生
    明玥惦记着今天的验血报告,早上起的很早。

    却没有想到的是她穿衣服的时候沈良夜也醒了,一直在阴沉的看着她。

    她温柔的问他,“良夜,你想去洗手间吗?”

    尿尿、洗澡、换衣服,按摩,这些活动每次都让明玥束手无策面红耳赤,这让沈良夜很快活。

    大概这也是他不想说自己已经好了的原因吧。

    他不说话一直看着自己,明玥有种被bā光的感觉。

    就在她要忍不住要落荒而逃的时候他忽然说:“今天和我去医院。”

    明玥瞬间白了脸,她没有意识到自己说话都结巴了,“为,为什么去医院?”

    沈良夜眼尾上扬,笑的样子很妖孽,“怎么?以为我会带你去查有没有怀孕?”

    没等明玥回答,他推开身上的被子,露出线条鲜明的腹肌,“除非你找男人,否则就是黄瓜成了精!”

    明玥愣愣的站着,眼睛里酸酸涨涨,那种委屈的感觉又在发酵。

    还好沈良夜没怎么注意她,只是在慢吞吞的换着衣服,“跟我去看明玉。”

    听到不是去检查她松了一口气,可提到看明玉,她的脸又阴沉起来。

    “怎么,不想去?”

    明玥不想再多做纠缠,“好,我去准备。”

    明玉躺在医院里也快三个月了,明玥却只来看过她一次。

    对于自己的这个妹妹,她向来谈不上喜欢,因为她是爸爸出轨的证明。

    但是她却从来没想过去伤害她,哪怕她抢走了自己的父亲和痴爱的男人。

    所以,面对明玉毫无生机的身体,她怎么也想不出自己能开车去撞她。

    病房里,她的继母黄雅芬也在。

    明玥感觉到她的敌意,要不是因为沈良夜也在,她会把自己给打出去。

    她笑着跟沈良夜寒暄,可那目光却像刀子一样剜着沈良夜。

    沈良夜却从一进来整颗心都放在了明玉的身上。

    他把她小小软软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眸子是明玥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温柔。

    明玥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在这里呆下去,可她刚出去,黄雅芬就追上来。

    “明玥。”她喊着,抬头就给了她一个巴掌。

    明玥没有防备,她的脸被打偏到一边,样子很狼狈。

    黄雅芬却不解恨,她指着明玥破口大骂,“你这个恶毒的小贱人,你还我女儿的命来。”

    明玥满心的苦涩,被动接受着这样的罪名,偏偏连给自己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黄雅芬见她不说话,以为她心虚,再次抬手打了她另一边脸。

    可是这次,她却没有得逞。

    明玥架住了她的手腕,表情有些愤怒,“你闹够了没有?”

    “没有!你和你妈妈一样,都是又贱又歹毒。”

    黄雅芬的话就像在柴堆上扔下了火苗,彻底把明玥给惹怒了。

    她自己做错了事可以承担责任,可是死去的妈妈却不容亵渎,特别是给抢了自己男人的小三儿。

    “你再说一次,我妈怎么了?”

    许是她的眼神太冷厉,许是她高挑的身材太有压迫感,黄雅芬竟然倒退了两步。

    也就在那一瞬间,她看到了明玥身后的沈良夜。  黄雅芬戏精上身就给明玥跪了,抱着她的腿又哭又喊。

    “玥玥,要打要骂我都随你,只求你放过玉玉。她都这样了,还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你就放过她吧。”

    明玥冷冷的看着她,这些戏码平日里总在爸爸面前演,现在要换观众了吗?

    沈良夜皱起眉头,可是等他做出反应,同样来看明玉的晏名扬却已经冲过去推开了明玥。

    明玥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那边楼梯倒去,她大惊失色,伸手护住了肚子。

    沈良夜的眸子一凛,盯着她用手护住的小腹。

    越来越有意思了……

    黄雅芬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晏名扬哭诉,晏少倒是干脆,“伯母,您不用说了,明玥是个什么东西我们都了解,等我去跟白景誉说一下,以后这里不准她来。”

    医院是白景誉家的,晏名扬自己觉得可以做一半的主了。

    明玥被他这一摔有些害怕,她担心着肚子,站起来就往外头走。

    沈良夜却不紧不慢的喊住她,“明玥,既然来了就去做个检查吧。”

    明玥警惕的看着他,“什么检查?”

    沈良夜笑容明朗,“你的胃呀,有病尽快治疗,别拖出问题来。”

    “谢谢,我昨天在别的医院看过了,不需要。既然有晏少在这里,我去上班了。”

    “明玥!”沈良夜的声音不高,却隐含着不容拒绝的威严,“外面的医院哪里比的上你景誉哥家的,乖。”

    他在哄她,却让明玥有种刀架在脖子上的感觉。

    她犹豫,却败给他晦暗深沉的眸光,点点头说:“好。”

    沈良夜笑容更盛,“名扬,我们一起送明玥过去。”

    黄雅芬愣愣的,怎么沈良夜对明玥这个小贱人这么好了?

    晏名扬也不高兴起来,“要去她自己去,凭什么还得你陪着?”

    “那你可以不去,明玥,我们走。”

    明玥咬咬唇,过来推了沈良夜的轮椅。

    她觉得今天是躲不过去了,沈良夜根本是利用看明玉当借口,其实是让自己接受检查。

    推着轮椅的手收紧,她的心都要从胸膛里跳出来。

    沈良夜却打趣她,“你看起来很紧张。”

    明玥咬咬下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幸好晏名扬的几句抱怨让她没了开口的机会。

    沈良夜在妇产科这层停了下来。

    明玥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她的手下意识放在腹部。

    这里,真的有个小生命吗?

    晏名扬瞪眼,“这是妇产科,她怀了吗?”

    沈良夜挑眉,笑容里有几分讥讽,“你怀了吗?”

    明玥心不在焉的摇摇头,“好像肠胃科在上面一层。”

    “哦。”他漫不经心答应着,却一直往诊室里面看。

    晏名扬推开明玥,“走走,没怀在这里干什么?”

    进了肠胃科,明玥才松了一口气。

    她被要求去做钡餐,她有些迟疑,不知道这个对孕妇好不好。

    幸好包里有昨天的检查结果,医生看了说不用再做了,给开了些药,跟昨天的差不多。

    只是她再出来的时候晏名扬和沈良夜已经不见了。

    她擦着汗坐在椅子上,头晕脑胀的。

    这半天就像坐过山车,简直能把心脏给玩儿出来。

    她向来喜欢稳妥,不喜欢刺激。

    她更不明白沈良夜的意图,他是知道了什么吗?

    休息了一会儿,她去公司。

    虽然她很想知道昨天的检查结果,可是她怕沈良夜让人监视她。

    喜欢他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他这人聪明,心眼儿多,可是却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些用在自己身上时,那么难缠。

    此时,沈良夜在另一辆车里看着她离开。

    助理贺峻问道:“总裁,我们怎么着?”

    “让人跟着,我倒是要看看,她在玩儿什么。”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