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半城烟沙。的无需申请自动送《为你,逆风而行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09章 我宁愿你没来
    萧佳宁的脸色一瞬间铁青,她将沈时的头发一把抓起来,往后一拽,狰狞的道:“闭嘴!”

    沈时头皮被拽得短促的叫了一声。

    头皮上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疼得她的生理盐水都跟着往外冒。

    “我告诉你!就算他今天真的来了,我也不会让你活下去!”

    萧佳宁眼中的血丝布满,恨声的看着面前这个除了长得漂亮,一无是处的女人,银牙几乎咬碎!

    她心中的爱和恨剧烈冲撞,炽烈难消。

    这么久以来,不管魏简宸和谁走近,她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因为她从来不曾怀疑过,不管他和谁走进,最终和他比肩而立的人一定是她萧佳宁!

    她曾对沈时说,沈时不过是魏简宸用来发泄兽欲的对象而已,而他真正放在心里爱护着的,是她萧佳宁。

    这些话虽然是为了刺激沈时,但确实是她曾经所想。

    她那么害沈时,害他身边的人,魏简宸都不曾对她下手,甚至不曾对她置喙半句。

    光是这点,她就有足够的自信。

    但当真相被人猛地一把无情的撕开的时候,她才像是被人一把拽得清醒过来。

    残忍的真相刮着她的心骨,让她痛恨难当。

    原来这个男人真正护着的,从来就不是她萧佳宁!

    所有的宠爱纵容不过是假象,手段才是他最终的目的!

    他让她在这场游戏里的地位至高无上,让这个女人的地位卑微如尘。

    可到头来,真正留在他身边的人又是谁?

    他真正护着的人又是谁?

    她怎么能不恨!

    魏简宸这么伤害她,利用她来对付她唯一的爷爷,她必须要让那个男人也尝尝失去的滋味!

    他不是要护着她吗?那她就让他亲眼看看他护着的人是如何在他面前消失的!

    萧佳宁狠狠盯着沈时:“你猜猜他会不会来?如果他来了,你猜猜他会不会救你?沈时,像你这种下贱的人,就算换了个父亲,你也永远高尚不了,你这辈子,身上流的血都脏的!

    你以为魏简宸是真的想和你结婚?他早就知道你是陆成的女儿,他想杀陆成想了这么多年,都没能得偿所愿,你不过是他用来发泄的对象而已!

    父债子偿!对于他来说,你不过是在替你父亲还债而已!”

    沈时长睫微垂,手指用力攥紧,目光冷厉寒凉。

    萧佳宁的话字字珠玑,将她的心寸寸凌迟,她哑着嗓音问:“他为什么要杀陆成?”

    萧佳宁轻笑一声,有些事情或许别人不知道,但萧桢却不是吃素的。

    魏家当年的变故,再怎么隐秘,萧桢作为当时被选上来的一国总统,在中间起到的作用自然不言而喻。

    但事情的真相她不可能告诉沈时。

    萧佳宁轻笑一声,目光阴狠的一点点逼近沈时,淡淡的开了口:“你知道陆成是做什么的吗?他是当时只不过是个化工科的状元,聪明能干,本来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职员,可魏家家主偏偏要将他卷入权利中心去。

    陆成那时候虽然钱不多,人却很傲,根本不想为魏家做事,他带着老婆连夜逃跑。

    但魏家的当家主母,也就是魏简宸的亲妈楚韵芝却扣了他老婆傅影,他只能被迫给魏家做事。

    当时的那种情况,正遇上总统内斗,陆成不想卷入其中,连夜带着老婆逃跑。

    楚韵芝发现,想阻止,陆成情急之下只能对着她下药。

    他以为他能带着傅影逃,可惜最后车却出了事,楚韵芝也在当时受害,魏简宸一直觉得是陆成害死了他妈,心心念念的只想报仇!

    你觉得他会真心对你吗?

    只是可惜了陆成,这么多年,苟且偷生不说,老婆没了,孩子跟着别人姓,因为当年的事情,抛弃了他最引以为傲在职业,只能在工地干苦活。

    他这种一心读书的人,干苦活是个什么滋味?

    他的心气这么傲,染上毒品这个玩意儿,这么没有尊严的苟且了这么多年还没去自杀,不过就是放不下你罢了。

    如今好不容易和女儿接近,还被魏简宸一枪给崩了。

    沈时,你说他冤不冤?”

    沈时垂着头看着地面,浑身却止不住的抖,所有的蛛丝马迹仿佛也在这一刻,得到了回答。

    他为什么会和她结婚,为什么结婚后一次次将她逼入绝境,不给她半点尊严。

    沈时紧咬着牙,抬起了血红的眼:“我凭什么信你?”

    “你已经信了不是吗?”萧佳宁笑起来,眸光染血。

    不远处却突然传来轮胎刮地的刺耳刹车声。

    动静大得震动着沈时和萧佳宁的神经。

    两人同时惊愕的回过头。

    萧佳宁面色更加阴沉,可继而,她就笑了起来,附在沈时耳边,轻声的道:“你所谓的已经双规了的人,已经来了,和我一起下车看看?”

    她说完,不容沈时反抗,命人将沈时从车上压了下来。

    沈时在看到一辆熟悉的车身的时候,心一寸寸的冷下来。

    她从没有哪一刻,这么不想看见这个人。

    这个将她玩在鼓掌间的男人。

    车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一双程亮的皮鞋从车里下来,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头发一丝不苟,像是从一个盛大的仪式上专门赶赴而来。

    他的存在,像一把利箭一样,带着呼啸的风声,从沈时心里传堂而过。

    沈时看着男人凌厉的眉峰,目光再也激不起半点感情。

    魏简宸的目光投向沈时,在看清沈时眼神的那一刻,眸色一沉,凌厉的眉峰微皱。

    沈时的心硬得不像话:“我宁愿你没来。”

    魏简宸面目沉静:“你应该想到我会来。”

    萧佳宁手里的枪低着沈时的脑袋,眼睛里血红一片,声音尖锐刺耳:“你果然还是来了,她对你就这么重要?!”

    “放了她。”

    “魏简宸!”萧佳宁几近疯狂:

    “我到底是哪里比不上她!你宁愿养个仇人的女儿在身边也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你不是恨陆成吗?她现在知道了所有真相,你觉得她还会和你在一起吗?

    指不定她睡在你身边的时候,就会忍不住一枪崩了你!

    你这是在玩火!”

    魏简宸的目光始终盯着沈时,看着她眼睛里再也掩饰不住的强烈恨意,笑了笑道:“别怕。”

    沈时问:“合同是不是假的?你知道我会拿着合同给楚俊南?你是故意的?”

    魏简宸沉默片刻,道:“我的人告诉我,楚俊南找过你。”

    沈时最后的一点希冀在这句话里彻底破灭。

    她像个孙悟空一样,不管拿出多少本事,永远也翻不出这个人的手掌心。

    沈时突然笑了起来,厉声的问:“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傻?魏简宸,我真恨不得你永远也别过来!”

    不过来救她,她还能自欺欺人一点。

    几人对峙间,不远处再次传来了车声,一共两辆车,里面的人隔着老远就下了车,沈时朝着不远处看过去,就看到了舒意和魏希凌,而另外一辆车里是江钦离。

    萧佳宁也看到了来人,微微皱眉,冷笑一声:“今天来的人到还挺齐全的。”

    舒意脸色焦急的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放了她!”

    萧佳宁看也不看别人,目光只盯着魏简宸:“你既然来了这里,那肯定知道我为什么要绑沈时,魏简宸,我爷爷是不是被你们控制了!”

    魏简宸朝着萧佳宁那边的人走近了几步。

    强大的压迫感几近迫人。

    萧佳宁压着沈时往后一退:“你站住别过来!”

    男人的声音低沉冷厉,嗓音带着独属这个男人的魅力,像是摩擦着人的心脏又传入四肢百骸:“你想让我放了萧桢?”

    即便是对这个男人恨之入骨,可萧佳宁还是抵不住这个男人的魅力,心随着他的每个字心悸沦陷,她强自镇定的道:“一命换一命,用沈时的命换我爷爷的自由,如何?”

    魏简宸低笑起来,语调像冰蚕丝将人层层裹覆,竟逼得人无路可退:“如果我不肯呢?”

    在场的人除了沈时和舒意,谁不知道,贺友良就要上位,这个节骨眼上如果放了萧桢,就等于放虎归山,就算萧桢已经没有能力再坐在总统的位置上,但如果他想横生枝节,也不是全没可能。

    萧桢不能放,那他还有什么筹码来换沈时?

    除非他不想要沈时的命!

    萧佳宁当初抓沈时,本来也不过是放手一搏,如今听他这样回答,她惧怕的同时又激动起来,色厉内荏的朝着魏简宸吼:“难道你不想要她的命了吗?”

    魏简宸却并不慌张,他只是将目光一错不错的盯着沈时,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到点别的情绪。

    但沈时眼里除了恨,再无其他。

    魏简宸似乎觉得她这样的表情挺有趣,低沉的笑了笑,那笑意缱绻宠溺,仿若看着一个拿刀抵着自己胸口的孩子,他却觉得这孩子深得他心一样。

    萧佳宁嫉妒得眼睛发红。

    可继而,男人转了目光,终于将目光缓缓转向萧佳宁,眼底哪里还有半分笑意,只剩下浓重的既深且沉,看着人的时候,像是一口巨渊,将人心都能一并吞噬。

    萧佳宁被他的目光盯得冷汗涔涔。

    就见男人笑了一声,笑意却丝毫不达眼底,岑薄的唇轻掀,每个字都直抵人的心脏,让人颤栗:“萧桢不能放,沈时的命我也要。”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