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如词的无需申请自动送《鬼界大善人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八章 坟山
    王小胖看上去挺是清闲,所以也十分悠哉的跟周北平扯着皮。

    至于周北平,也并不在意,只是淡淡的听着。

    一直等到日近黄昏。

    “好了,别废话了,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终于,周北平摇了摇头,站了起来。

    “平哥,你怎么知道,我找你有事?”

    王小胖嘿嘿笑了笑。

    “赶快说。”

    周北平笑骂一声。

    他当然不认为,王小胖这货特意来他这里蹭空调,或者瞎扯这些东西。

    再者,王小胖身上,隐约有着黑气弥漫,虽然不一定是他直接接触了一些不正常的东西,但至少应该遇到了一些特殊的事情。

    “是有点事,不过也不算多严重……”

    据王小胖叙述,他有个表侄儿,十五六岁的年纪,比王小胖小不了几岁。

    这很正常,在周北平、王小胖他们父辈那个时候,政府提倡人多力量大,每个家庭会生很多子女,兄弟姐妹多。

    有的时候出现,最大的儿子女儿都已经结婚生子了,父母还在生的情况,也有很多。

    所以有些当侄子侄女的,比姑姑叔叔还大,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

    话说回来,王小胖的这个表侄子在滨海市下辖的一个县城念高中,前些天遇到了一个事。

    事情算不上多离奇复杂,就是他这个表侄子属于那种成绩不太好,而且还比较贪玩,喜欢玩网络游戏那种。

    前些天,趁着周五晚上放假,又去网吧泡了一晚上,等从网吧出来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

    那个时候也没车,怕回家挨骂,就从坟山那里抄近路回家。

    他们家住在城关,就是县城周边的一个村子里,晚上也没路灯,黑漆漆的一片,这货心里害怕,在山上的时候就自己唱歌壮胆子,月黑风高的,山上又比较冷,在坟地间就迷了路了。

    王小胖的大表哥是藏族人,只是王小胖家是滨海的,再加上又在这边工作,所以才住在这边,算是半个上门女婿。

    藏族的丧葬风俗跟汉人不一样,而且有很多种。

    最隆重的是塔葬,不过只有喇嘛或班禅圆寂后,才会在布达拉宫里把他的遗体修放在一座塔里,除此之外比较特殊的便是天葬和树葬了。

    树葬指的是,将逝去的亲人包裹成胎儿在母体中的形态悬挂于树干上。至于天葬,近年来,由于网络发达,估计不少人都听说过。

    是的,天葬指的就是,人死后把尸体拿到指定的地点让秃鹫或者其他鸟兽吞食。

    只是这种丧葬,并非是像网络旅游指南中说的“天葬可以让灵魂上天堂”之类的谬传,藏传佛教里没有“人死了可以上天堂”的说法。

    天葬核心是灵魂不灭和轮回往复,死亡只是不灭的灵魂与陈旧的躯体的分离,是异次空间的不同转化,西藏人推崇天葬,是认为拿“皮囊”来喂食鸟兽,是最尊贵的布施,体现了大乘佛教波罗蜜的最高境界——舍身布施。

    除了这些比较体现藏族风俗的丧葬之外,火葬、土葬等人们所熟悉的丧葬方式,藏族也有,只是墓地不像汉人,会弄个坟包,有的坟上还有照片,老藏包并没有坟包,平的。

    王小胖的这表侄子有次还骄傲的说以后也得弄个照片,被他爸还狠狠训了一顿。

    扯的有些远了,题归正转。

    迷路之后,这货就不敢走了,就躲在角落里哭了,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后面是王小胖的大表哥见人没回来,然后他们就带人到处找,山上冷而且在下小雨,他们很担心遇到什么。可是后来找了半天,发现这货居然睡在了一个山洞里,发着高烧。

    后面带回家之后,高烧渐退,但嘴里还在说着胡话,这不,很多人都在说他这是中邪了,正在找处理这种事情的神婆,准备驱驱邪。

    王小胖听说了,第一个就想到了周北平,所以这才来到了公司,想要让周北平帮忙看看。

    “原来是这么回事。”

    周北平明白了过来。

    “估计是被煞气入体,所以伤风感冒,估计问题不大。”

    “至于说胡话,那说明神智还不清醒,一部分生病的人也会这样,这倒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周北平并没有太在意。

    坟地本就阴煞之气重,再加上又下着雨,还是深更半夜,出现这种状况很正常。

    如果真是遇到了什么恶鬼厉鬼,王小胖的这个表侄子估计也回不来了。

    “那现在要怎么办?”

    王小胖问。

    “正好没事,我就跟你过去看看吧,把他体内的煞气驱除了,估计也没事了。”

    周北平摇了摇头。

    像这种小事情,他本来不想理会什么的,不过王小胖都过来了,他也只好走一趟了。

    不过还好,王小胖的表哥居住的县城,距离滨海市不算太远,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就抵达了临武县。

    无需进城,在关隘处转个弯,入一条岔道,便是王小胖的表哥家了。

    此刻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夕阳洒落在天地间,淡金中带着一丝微红,给人一种身处幻境的感觉。

    “那个地方,就是你之前所说的坟山?”

    在村门口,周北平停下了车,手一指远处,一条漆黑的山脉,道。

    “对,就是那个地方,我小时候去过一次,一大片坟,吓人的很,本地的村民,到了这个时候,都不敢去那里的,那兔崽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豹子胆,大半夜的还敢去那儿。”

    王小胖点头道。

    据王小胖说,这座山叫做离山,山很大,道路不通,以往还有人上山砍柴,现在人们生活富裕了,自然不用上山砍柴了,所以去的人也越来越少了,给人的感觉,也更加的神秘诡异起来。

    那座坟山,只是这条山脉的一个小山包,距村子不算太远,由于偶尔有人还会去扫墓,所以有一条小路可以去,也可以直接通往县城。

    这也是为什么,周北平的那个表侄子,会选择从这里抄近路回家。

    周北平没说话,只是眉头紧锁。

    如果只是以往留下来的一些老坟,那为什么,那个地方,会有那么惊人的煞气?

    是的,周北平只一眼,就能够看到,那里弥漫着一层厚重的黑气。

    周北平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乱葬岗了,但却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浓重的煞气。

    按照王小胖所说的,现在政府推行火葬,这临武县周边已经很少有人土葬了,煞气应该很淡才对。

    可是眼前的这一幕,显然有些不合常理。

    “平哥,怎么了?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王小胖见周北平这模样,也不由有些紧张起来。

    “没事,走吧,先去看看你那表侄子。”

    周北平摇了摇头。

    他就这么看了两眼,能看出什么,具体情况,自然还是要见见他那儿表侄子,或者,去那儿山上看看才能知道。

    a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