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雁风的无需申请自动送《陋俗之扎纸人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章节目录 第553章 鬼獓祖
    青铜门。手机端

    覆两头青面獠牙的恶鬼图案,每一笔线纹,都极尽横乱狰狞,不过也无法掩盖巍峨庄重的青铜门。

    阴森森的大峡谷。

    此刻重点不在青铜门,而是峡谷的高处,头顶的空间陷入了动荡,一股股怨念风暴在搅动沉降,往这最底下席卷而来,脚下颤动的废墟地面,受到气息的席卷,原本掩埋的腐朽骨骸被掀起,浮起高空时,又寸寸爆碎化为灰烬。

    三道凶恶影子。

    快如闪电,相互交叉,转眼间,到达了这峡谷一千九百米深处。

    与嶙峋怪状的绿毛怪物一样,它们都长得极度丑陋。

    空间里弥漫的怨念越发沉重,它们落位对面,与绿毛怪物站成一排,使得这里越发臭气熏天,而且三头凶恶怪物浑身并不完整,白骨森森,残缺处,腐烂的血肉沾着粘稠液体……

    面分阴阳,发有黑白,发髻束于脑后的屈古駺,独自站在幽灵马车,神色显得异常凝重,同等级的情况下,一对四,屈古駺没有一点赢的机会。

    让我怪的是,这三头恶物似曾相识。

    黑风怪鸟。

    多垩鼠。

    鬼獓怪。

    属于是阴宇宙土地的生物,而且是南部土地的种族,只是,这三头后续杀来的恶物,显得很双老,有些风烛残年的濒死姿态,仿佛是活了万年的不死生物。

    恐怕,是那三个种族最原始的老祖了。

    “黑风鸟……垩鼠……鬼獓……没想到你们三个……还真活下来……不过以你们当年几乎殒命的伤势……即便感应到青铜门……现在强行出世……现在又能有多少战力……”面分阴阳,发有黑白的屈古駺,并没有惊慌失措,更没有逃离此地。

    一脸邪异气息的他,站在那扇巍峨庄重的青铜门前。

    显得寸步不让。

    青铜门,神秘的一个门户,闯过去或许是阳宇宙的地球了。

    屈古駺的姿态,更像是一个守门人。

    隐约间,我能猜测出一些端倪,不过也不敢确定,毕竟那是及其古老的隐秘。

    “轰!”

    出乎意料,一具乌光烁烁的魔骨,从峡谷空下来,没想到正是傀儡煈将。

    现在的煈将,动作依旧僵硬,不过居然有了自己的一丝神智,不在我的控制范围内,见到同样是“人”的煈将出现,屈古駺没有好声好气,而是讽刺道,“一代煈将,被恶物逼得几乎粉身碎骨,你真是名声,远远大于实力!”

    煈将的出现,令绿毛怪物如临大敌,无谨慎扫视着那具通体漆黑如墨的可怕魔骨,“不死的煈将……当年……将一缕不散的怨念……封于骨体内……现在感应道青铜门险难……强行出世回归吗……”

    那头年迈的多垩鼠祖,直立站着,浑身流淌着一缕缕恶心粘液,利爪、獠牙森森亦散发寒芒,“来了……也没用……青铜门……易主……将由我们掌控……”

    一道青铜门,将引八方风云了。

    脑袋被削去一小半,黑血、白脑浆染着鸟脸的黑风鸟祖,怪里怪气喊道,“历经无数岁月……阳宇宙的土地……嘿嘿……我们终于可以踏足……”

    最后,脑袋硕大,浑身密布大片腐烂鳞片的鬼獓祖,也声如雷霆喊道,“阳宇宙……很快……将会犹如这片大峡谷一样……变为无边死寂……”

    青铜门。

    的确是隔断阴阳路。

    阴宇宙的死物,无法强行闯到地球,而阳宇宙的生物,想要过来,也需要通过其他特殊的渠道,如利用高科技的宇宙飞船才能实现。

    这也是最强者间的博弈。

    对峙的战局,火药味变得越来越重……

    二对四,屈古駺与煈将两人,战力虽然足够强悍,可是在数量落了下风。

    而且煈将的战力,还在回归,没有达到巅峰状态。

    “拼了!”

    头悬陵园鬼牌位,拎着烂木箱,我直接跨出几步,站在煈将一侧,然后喊道,“我也是人,这一战我参局,屈古駺你没有意见吧?”

    刚才,我们两个还不死不休。

    现在却也不得不联合。

    屈古駺冷冷扫视一眼,道,“小家伙……那个最弱的鬼獓祖……交给你了……”他说话时,我望向远处地面,恶煞缠身的鬼獓祖,怎么可能是最弱?

    鬼獓祖是完整之躯。

    恐怕是对面四个生物最强的吧?

    “吼吼……”

    鬼獓祖怒了,发出震耳欲聋的戾啸,“黑白人……敢看不起我……可恶……”

    我一摆手,阻断它的话说道,“你的好些个后代,阴宇宙南部土地,正在给我当奴仆,即便是血脉最纯正的鬼獓王,也听我的号令。”

    “轰轰!”

    峡谷剧颤,大片岩石砸落,惊起一阵天摇地动的景象。

    这头性情显得孤僻的鬼獓怪老祖,显得越发愤怒,怒火烧的表情更加狰狞了,一字字在那嘶吼,“……胡说八道……凭你这个小东西……做梦……”见这老东西不信,我直接取出一块信物,是鬼獓王送我的东西。

    很客客气气的赠送。

    当然,前提是我给它一笔足够多的“雇佣”钱财,作为回礼罢了。

    鬼獓祖在这暗无天日的大峡谷沉睡,不知多少年,没有返回阴宇宙故土,自然不知道外界发生的情况,看到了信物,信以为真,越发暴跳如雷,四爪将地面抓裂,外凸的獠牙挑碎附近几块岩石,随后便朝我杀来。

    “……小东西……敢奴役我的后代……告诉你……会死的很惨……”近乎十五米长的鬼獓祖,浑身腐烂的恶鳞,交织着一道道可怕雷鸣。

    横冲直撞的杀伐。

    天摇地动,犹如一座地狱魔山朝我碾压而至。

    “轰!”

    高大的魔骨煈将出击,力撼山岳,硬碰硬的冲杀下,直接将鬼獓祖扫退了几十米,鬼獓祖怒啸连连,不过煈将没有逗留,已经杀向了低空。

    “杀!”黑白狂人屈古駺也动了。

    无法避免的大战。

    鬼獓祖没有头顶的杀局,而是直勾勾朝我望来,重爪裂地,凶眸如洪,“小东西……我看着一次……谁还能保你的命……对我鬼獓族不敬……死无葬身……”

    我撇了撇嘴,反驳道,“老东西,警告你一句,如果再对我无礼,等我出了大峡谷回到阴宇宙土地,到时候,会将鬼獓族全部杀尽。”

    “吼吼……”

    “……小东西……你出不了了……让你尸骨无存!”

    “……死……死吧!”

    这头浑身高度腐烂的鬼獓祖,彻底癫狂,一副要和我拼老命的姿态。

    没有正面冲杀,我选择退避绕走,避其锋芒。

    在这时,突然有一段缥缈声音传来。

    “青铜门一侧……有通往峡谷更深处的道路……往深处闯……能耗死鬼獓……你身有鬼牌位护佑……自己死不了……快去……”是黑白狂人屈古駺在对我嘱咐,看不出,这家伙还能对我出谋计策。

    这里,是大峡谷一千九百米深度。

    却也不是谷底。

    估计还是断。

    毕竟在我猜测看来,大峡谷可能有九千米深,还有许多没有探索的可怕区域。

    “小东西……你能逃到何处……”发狂的鬼獓祖强势无匹,携带百道“轰隆隆”作响的雷鸣闪电,很快截住我的去路,接着便是一阵狂轰滥炸。

    没有章法。

    也不需要章法。

    这属于是最直接的杀戮方式。

    短短半分钟,我又吐了几口大血,身体虽然没有被撕裂一块血肉,可是一波接着一波的恐怖闪电,那一部分余波让我吃不消。

    头痛欲裂。

    感觉全身魂魄都在一寸寸开裂。

    “滚!”

    我怒吼一声,猛力抡动一口烂木箱,堪堪击退了鬼獓祖,随即头也不回冲了过去。

    “轰!”

    背部遭重击,即便是陵园鬼牌位,也无法全部抵挡,背部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爪痕,忍着无边痛楚,我还是成功钻入了那个地窟通道。

    身后,孤僻而又残暴的鬼獓祖,咆哮也冲了下来。

    底下,的确又是大峡谷的阴森景象。

    一条死气沉沉的峡谷通道,竖直往下,不知道通往何处,反正一眼仍旧看不到谷底,周围,还是万年不散的黑雾在飘曳。

    b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