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_ 第二百六十二章:苏子诺不是那样的人_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68无需申请自动送网 - 无需申请自动送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超灵的佑子的无需申请自动送《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二百六十二章:苏子诺不是那样的人
    “我现在忽然担心……”另外一个人声音顿了顿,“苏小姐是不是想炸了我们的厨房好跑路。”

    “也有可能直接用黑暗料理作为生化武器,直接把八方会端了。”

    “别吵,苏子诺不是那样的人。”

    雷靳炎没见过苏子诺下厨,但是光从把哎嗨喂养的白白胖胖,就不应该有这样的杀伤力。

    厨房里。

    等到牛肉煸出漂亮的颜色,苏子诺很快拉面,在切入菌菇,苏子诺又很快丢进去一个调料包,咕嘟咕嘟的把伴着酱汁的牛肉一淋……

    不多时,牛肉面的香气从厨房中传了出来。

    这些五大三粗的男人不约而同地瞪大了眼睛,本来他们这段日子他们真是枪弹里来,血腥里去,多长时间都没有好好吃饭,仿佛沉睡已久的饥饿感都被一碗面勾出来。

    牛骨熬的洁白的汤下面,小抄一下水又爆炒到酥软的酱牛肉当浇头。苏子诺做了整整一个砂锅的面条,一看就不是苏子诺一个人可以吃完的。

    苏子诺拍拍手,本来围在雷靳炎身边的男人瞬间都围到了苏子诺的小桌旁边。

    就连一直没什么食欲的雷靳炎,也被这色香俱佳的牛肉面吸引的多看了两眼。

    “你们不吃吗?”她面无表情地挑起来一筷子面条。

    雷靳炎目光在桌上逡巡了一圈,情不自禁地又把目光投放在这一碗看起来十分有食欲的牛肉面上。

    这个女人不仅会做饭,而且这么香!

    她吃的时候,他一定要忍住不要咽口水!

    雷靳炎敲了敲桌子,一帮本来围了过去的手下,立刻回到了雷靳炎的身边。

    虽然,这个苏小姐绝对不能当俘虏看,但是老大也是要面子的。

    几号手下忍住悲痛不看像是脱了衣服的小姐姐一样有诱惑力的牛肉面。

    老大重要,他们保证苏子诺开动的时候吸溜口水的声音轻一点。

    苏子诺就在这么“无人关注”的情况下准备开动了。

    “雷靳炎。”苏子诺敲了敲筷子,突然说道:“其实,我是俘虏,一般被俘虏都是要被奴役的,比如逼着我做饭,让我参加艰辛的劳动什么的。”

    “对,你现在就被奴役了。”雷靳炎把文件放下,几大步走到了苏子诺面前:“现在,你要把你辛苦的做的面上缴。”

    雷靳炎坐到苏子诺对面,苏子诺很快给他盛好面,摆好筷子。

    “那么,雷大人,我也可以跟着吃一点吗?”苏子诺恭敬的问。

    雷靳炎长眉挑了挑,长眸扫视一眼:“都过来吃吧。”

    几号手下立刻如蒙大赐围了过来。

    等几号手下都虔诚的围在一边。

    雷靳炎太太下巴,故作高姿态:“你用努力的换的面条,勉强获得了在八方会吃饭的权利。”

    苏子诺轻摇头,自己开吃。

    这边,雷靳炎试探性地夹了一小筷子牛肉放在口中。

    充满酱香味的牛肉在口中蔓延,微微嚼了两下,酥软和劲道两种十分矛盾的口感十分融洽的在一起。

    他不由自主地抬起头看了眼苏子诺,见她并没有看自己,只是专心致志地吃着自己那份,于是又低下头自己喝了一碗口汤。

    虽然汤是苏婶煲的,可是这浓郁的香味里,不知道苏子诺又加了什么,顿时又提升了一个档次,让他胃口大开。

    他咬着筷子,瞪着苏子诺。

    “怎么,不满意?”

    “你竟然还有这样的一手好厨艺。”雷靳炎挑眉:“在战家的时候也经常自己做饭?”

    这样的水准,绝对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成就的。

    对了,再次见到她,她就在医院门口卖营养盒饭。

    苏子诺随意勾了勾唇角:“人总要自食其力。”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带了过往。

    雷靳炎捏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之后又专注吃了起来。

    这个女人的事情自己管不了,说那些矫情的,不如多吃两口。

    手下目瞪口呆地看着雷靳炎,这段时间跟着老大,从来都没有见他好好的吃过一顿饭,聚贤庄,五星酒楼的外送都送了个遍,但是少爷就是没胃口。

    最差的时候,勉强吃两口还干呕。少爷也就是看着高大,实际瘦得也只剩下长年锻炼的肌肉撑着才不至于脱相。

    但是……他们也知道,处在雷靳炎的位置上,确实不可能有胃口。

    但是,现在少爷却是越吃越香。

    几个人面面相觑。

    “你们还吃不吃?不吃这些都是我的了。”

    雷靳炎将最后一点汤汁咽下,用公筷敲了敲放在桌上的砂锅,目光在几个人身上掠过。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好饿。

    “我饱了。”

    “我也饱了。”

    “嗝,吃的好饱,老大你多吃一点啊。”

    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陆陆续续站起来,面上还带着隐隐激动的神色。

    苏子诺奇怪地看了几个人一眼,不就是吃了一碗面,以前雷靳炎也没少吃。

    见到几个人又跑回客厅凑做一堆,再看看重新又盛了一大碗面的雷靳炎,苏子诺站起来,将自己的碗往前面一推,再次走向厨房。

    她是想再沏一壶花茶的,谁知道几个人见她走过去,纷纷站了起来,目光带着期待。

    苏子诺装作没有发现,将普洱泡在茶壶里冲洗了两遍,又重新用开水沏泡。

    终于还是难以忽视自己背上炙热的光芒,苏子诺叹了一口气,回头看向几个看起来凶神恶煞,但是现在看起来差点摇尾巴的几个人。

    “怎么了?”

    “苏小姐。”其中一个大约在这里面还比较有分位,此时立刻站了出来,“能不能麻烦你,以后天天给老大做饭,我们可以付钱。”

    还真是意外对俘虏爽快的劫匪。

    苏子诺无奈:“我是俘虏,不要钱。”

    那人连忙摇头:“不不不,要的要的,主要是只能拜托苏小姐。”

    “您不知道。”唯一一个小个子苦恼地挠了挠后脑勺,声音都带了些哭意:“老大这半个多月了,没能吃一顿好饭,也没有好好睡过一次觉。”

    “到了饭点就随意吃两口,镇场的时候却比谁都不要命,最开始的半个月,流的血比咽下去的饭多,晚上就熬夜看资料,资料暂时不急就带我们去巡港口。”

    “还有帮派内斗,其他势力的缠斗,少主平时不太管八方会的内务,这次也是临时上位。”

    “而且,八方会这次是灭顶之灾,没有人会相信八方会可以挺过去,但是我们少主硬是做到了。”

    苏子诺的手指微微弯了弯,拧着眉头叹了口气:“他的状态是挺差劲。”

    八方会曾经是何等辉煌又风光,雷靳炎带着他们撑过去,就有多么的艰难。

    “我不能承诺什么。”苏子诺微微握了握拳头,“但是会尽力帮他调整一下这个状态。”

    她回过头,恰巧和刚从餐厅出来的雷靳炎目光对到一起。

    雷靳炎皱紧眉头:“你们在干什么?”

    苏子诺微微扯了扯唇角:“在聊你的身体状况。”

    “不要忘记你自己的身份。”雷靳炎顿时脸色阴沉:“你以为你现在站在这里还是一个医生?”

    雷靳炎现在本能的厌恶一切弱者的信息。

    “我也是这么想的。”苏子诺随意道,收拾碗筷:“毕竟如果你过劳死了,我说不定就可以逃了。”

    雷靳炎的目光立刻死死盯住苏子诺:“你就这么期盼……”

    话未说完,雷靳炎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哈欠:“我告诉你,过劳死,不可能的,要死我也一定熬过战勋爵先狗带。”

    “哦。”

    苏子诺晃动着自己的茶杯,清甜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着,缭绕的水蒸气模糊了她的视线。

    雷靳炎看着雾气后面的苏子诺,忽然晃了晃脑袋,怎么感觉有点晕,诶,雾气都熏到他的眼睛了吗?怎么好像连苏子诺什么样子都看不清了。

    眼皮好沉。

    雷靳炎身体微晃,不可置信地看着苏子诺,终于,眼前一黑,他猛地朝沙发上栽去。  手 机 上百 度  搜 索:  我❤️的❤️书❤️城❤️网  免费看更| 多| 女| 频| 精| 彩| 小 说| 哦!

    “苏小姐,老大他……”为首的人顿时目瞪口呆,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子诺掏出随身携带的银针:“你们说的,他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休息。”

    “什……什么?”手下一头雾水。

    他们是希望少爷能够好好休息,但是这见效未免也太快了点。

    苏子诺手中捻着银针,落针准确快速,“他这一觉会睡得久一点,你们要在这里等吗?”

    小个子围着沙发转了几圈,最后是一脸迷茫:“老大他……到底是怎么睡着的啊。”

    苏子诺垂下眼帘,站直身体,看着被扎成刺猬的雷靳炎,语调缓慢:“昨晚我就觉得他状态不太对劲。”

    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好像被透支了,从骨子里散发着疲惫。而且,从精神上就下意识的排斥弱者的信息。

    雷靳炎这次,不论从身体与意志上,都被严重透支,他必须要好好休息。

    “所以,苏小姐你在老大的面里下了药?”几个人凝眉,这个苏小姐下手比他们想的还快:“可是不对啊,我们也有在吃。”

    苏子诺摇摇头,又点点头。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