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小韵和小云的无需申请自动送《诡谲屋的秘密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三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四十二幕
    柳航这个时候也说了一句:“我觉得就算住在褐色塔楼,也不容易发现衣柜里的秘密。”

    恽夜遥问:“为什么呢?”

    “因为那衣柜太脏了,一开始看到房间里的摆设,我就觉得衣柜简直像是从废旧收购站出来的东西,又脏又破。抱歉,王姐,我没有质疑你工作成果的意思。”柳航说道,还不忘跟王姐道歉。

    王姐说:“没关系的,因为褐色塔楼从来都不是我在搞卫生,我只负责主屋和蓝色塔楼,那边两栋房子都是管家先生自己处理的。”

    “哦,反正我觉得其他家具都很干净美观,就是衣柜很脏。”柳航为自己的话做了一个总结。

    恽夜遥继续问怖怖:“除我们之外,以前真的没有任何客人进入过褐色塔楼吗?”

    怖怖想了想,看向文玉雅,给人的感觉有些犹豫,恽夜遥也同她一起看向文玉雅,餐馆老板娘的表情看上去同他们差不多,并不是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模样,她回望怖怖,问:“你看我干什么?”

    “……文阿姨,”怖怖张了张嘴,好像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文玉雅为好,最终她勉强用和其他人一样的称呼,然后说:“你不记得了吗?就在前年,来过一个迷路的客人,他得了重感冒,整张脸都被口罩捂住了,是你引领过来住宿的,当时我也在你那边帮忙。”

    “我记得啊,和他有什么关系。”文玉雅更加奇怪了。

    怖怖接下来说了句让人听不懂的话:“他最后不是被你带走了吗?”

    “没错,是我送他下山的。怖怖,但我听不懂你想要说什么?”文玉雅的样子显得很真实,恽夜遥和xíng jǐng们都在观察着她。

    怖怖说:“如果不是恽先生提到住宿的人,我也不会想起他来,我记得他是晚上九点多钟到诡谲屋来的,当时你陪着他,我才回到屋子里不久,还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管家把他领到娱乐室里,就让我们都去睡觉了。”

    “后来他到底住在了哪间房间,我没有看见,不过,第二天早上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管家先生说客人不告而别了,是天还没亮的时候走的,但我不太相信,因为大门的备用钥匙一向是放在管家那里的,我们睡觉之前,管家会锁门,陌生人不可能出得去。”

    “于是我和厨娘婆婆盯着管家先生问这件事,后来,他被我们问烦了,才说客人凌晨被你接走了。”怖怖用手指了指文玉雅,用一种很自然的语气说道。

    管家只有备用钥匙,而文玉雅凌晨可以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接走诡谲屋中的客人,说明诡谲屋原本的钥匙在文玉雅手里,虽然她没有明确表示,但大家都可以听得出来,这也坐实了文玉雅确实是诡谲屋女主人的事实,因为这个时候,怖怖已经没有必要说谎了。

    但文玉雅却没有减轻讶异,她说:“我不是到诡谲屋接的那位客人,而是他自己凌晨来请餐馆的门,我以为他有什么急事必须要走,所以才赶紧送他下山的。”

    怖怖问:“你送到哪里?”

    “就是山道口啊,当时雪已经停了,因为客人身上没带行李,所以我给了他一件大衣和一把雨伞,以免他走到山道中央再下雪。回来的时候,厨师刚刚来上班,我讲了这件事,厨师也没有注意听。”

    文玉雅一反常态说了一大堆,恽夜遥逐字逐句仔细听着,餐馆老板娘的话语中传递出很多信息,有些问题开始摆上台面,谢云蒙也意识到了,恽夜遥朝着他摇了摇头,示意现在不要打断文玉雅和怖怖的思路。

    怖怖借着说:“那就奇怪了,如果不是被你接走的,那么他怎么可能走出诡谲屋大门呢?”

    “会不会是管家因为什么原因放他走了,却不想告诉你们,害怕她……”文曼曼是三个人中说话最没有顾虑的一个,她朝着厨娘方向歪了歪头,问道。

    文玉雅和怖怖同时看向厨娘婆婆,后者没有理她们,王姐偷偷朝两个人摇头,示意不要再cì jī厨娘了。不管厨娘是好是坏,毕竟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王姐还是有感情的,何况平时厨娘对待大家都不错,怖怖也有所感悟的低下头去,避开了厨娘的话题。

    塔楼里没有窗户,柳桥蒲看了看手表,对恽夜遥说:“抓紧时间,天快要亮了,小遥你就直接分析吧,不要把话题推给她们了。”

    怖怖赶紧接口:“柳爷爷,等一下,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那你就快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在几个人对话的时候,唐美雅祖孙一直都默默陪着于恰,于恰也好像放下心来一样,半闭着眼睛靠在唐美雅边上,气息稳定。

    怖怖继续说:“那我就直接说我的看法吧,我认为那个客人可能是通过密道进入文阿姨餐馆的,但是以管家先生的习惯,他不可能让客人住进褐色塔楼,也就是说那个客人白天是没有机会接近密道的,只有晚上才有机会。但晚上要行动必须有一个为他开门的人,因为每天两栋塔楼管家都会仔细检查门锁,才去睡觉,而他总是最后一个回房间。”

    “等一等,怖怖,我大致明白你的意思了。”恽夜遥插嘴问:“可以让我来总结吗?”

    “可以啊!”怖怖很乐意让出话语权。

    恽夜遥说:“如果我说错的话,怖怖请你纠正我。第一,管家在客人的问题上对你们说了谎,白天留宿客人不准进入褐色塔楼是在做戏,晚上却故意放客人进入密道,让他去餐馆zhǎo nǚ主人,但女主人并不认识客人,也许管家想要女主人想起点什么来,并没有成功。”

    “理由是文阿姨在餐馆里没有进入诡谲屋,而屋子里只有管家先生有备用钥匙,所以客人要进入褐色塔楼,管家是唯一可以为他开门的人。因此也可以推断管家先生白天是在做戏,与客人不相识、凌晨的解释都是说谎。但是怖怖你绝对信任女主人,所以文阿姨刚才的话让你认为她不可能认识客人,才会一直在思考管家让客人凌晨进入餐馆的动机。对吗?”

    “是这样没错。”怖怖回答:“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相信管家和文阿姨,也不会认为管家会陷害文阿姨,因此你所说的猜测也就是我刚才在想的问题。”

    恽夜遥说:“第二,是我自己的想法,这个人也许是一个火灾之前的故人,而且在火灾之前,他应该还是个孩子,所以女主人没有认出来。在这栋屋子里,过去来过的孩子远远不止我们想象中的这些,除去孟琪儿、小于、小恒、舒雪、曼曼等等,应该还有我们遗漏的人,而这些孩子,从女主人房间里发现的房本来看,应该都是受到儿童拐卖事件影响的当事人。”

    “第三,我就要来说说,饶了这么一个大圈子,究竟以前来诡谲屋住宿的人与管家否认看到怖怖上楼有什么关系。”

    “事实上,喜欢刚才的话已经说出重点了,褐色塔楼的房间里只有衣柜特别脏污,而其他家具却如同崭新的一样,我也仔细观察过房间里的白色,无论是被褥还是家具,表面上的花纹都清晰可见,而且毫无破损。这栋诡谲屋存在将近二十年,就算没人住,光是打扫卫生,桌椅表面的花纹也不可能不磨损。”

    “因此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褐色塔楼的家具除了衣柜之外,从来都没有人碰过。至于不积灰的原因,则是塔楼没有窗户,大门很少打开造成的。但有一个房间应该例外,大家跟我来吧。”说完,恽夜遥示意谢云蒙把他扶起来,准备带领大家一起往他说的例外房间里去。

    柳桥蒲拦住两个人问:“小遥,你还是没有说清楚过往住客与管家否认怖怖上楼的关联,却又扯到了房间家具上面,我不懂是什么意思,难道……”

    “老师,”恽夜遥打断老爷子的话,说:“您不是一直很担心lù hào宇吗?那就在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解释清楚的。现在让大家先跟我走吧。”

    “唉!也许我这个老头确实脑筋跟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了,那好吧,小航、东东、小小你们三个注意警惕,其他人也一起来吧。”

    从老爷子的口气中,他对沐东东有着绝对的信任,但也不奇怪,因为一直以来沐东东都是竭尽全力在帮助xíng jǐng。

    我们的视线移到人群后面,于恰和唐美雅祖孙依然落在最后,他们前面是王姐和厨娘,王姐想要扶着老婆婆,却被她轻轻避开了,只好跟着她一起向前走,此时也似乎再没有其他人关心厨娘的身体状况了。

    推理看似很乱,但却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颜慕恒破天荒凑到了文玉雅后面,他脸上露出狐疑的表情,看了看怖怖,又看了看文玉雅,两个人都没有理他,只有文曼曼后退了一步,轻声说:“不要再自以为是了,永恒之心也许就在你身边,千万不要再找英雄先生的麻烦,明白吗?”

    “明白什么?”当身后传来回应,文曼曼重重叹了一口气,撂下一句:“想想住客的问题。”便跟上了文玉雅不再说话,而文玉雅听到他们的对话,则皱起了眉头,朝怖怖看了一眼,仿若要从后者身上找到什么答案一样。

    .。m.15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