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妃诱君,王爷你在摸哪里_ 第87章 冤家重逢_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68无需申请自动送网 - 无需申请自动送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玖公主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傻妃诱君,王爷你在摸哪里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87章 冤家重逢
    次日一早,大夫要出殡,虽然对于皇家来讲,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对于夏侯璟来说,却是一件天大的事情了,为了演足戏,安咎卿给夏侯璟准备了一张大辇,还将他的眼睛细细地蒙了起来。

    因为有了禁卫军,夏侯璟顿时觉得人手够用多了,二十个人被分成两队,一队打头阵,一队断后,归泽扶着大夫的灵枢一路前行,夏侯璟的大辇在后面跟着,桑梓樱的小轿在夏侯璟的后面跟着,一路上还有白事班子的吹打,惊动了很多人。

    众人在街道两侧,看着队伍过去,夏侯璟此次的遭遇,也在民间传开了。

    “知道吗?七王爷和王妃外出的时候遇到了刺客,对方因为垂涎王妃的美色,重伤了王爷,王爷一个用了很多年的大夫为了救王爷,死啦!”

    “是吗?我也听说了,但是没想到现在有这么穷凶极恶的匪徒啊!;连王爷也敢劫啊?”

    “可不是吗?他们看见王爷没有侍从,又是瞎子,所以才这么猖狂!”

    “对了,不是说王爷的眼睛治好了吗”

    “没错!是一个神医治好的!”

    “有这么神的神医吗?能不能也请他给我看看?”

    “你要看什么?”

    “我生不出儿子啊!”

    “你这个,要去拜送子观音娘娘才行啊!”

    随着队伍的远行,百姓们的话题也越扯越远了。

    跟在人群中的一张娇美的面孔却是异常震惊,她听完百姓的议论,一扭身,走去了相反的方向。

    ***

    大夫的葬礼,在夏侯璟的坚持下,办的异常隆重,虽然不是按照皇家的规格来办的,但是也相当于普通百姓中的富豪阵势了。

    安咎卿看着夏侯璟在棺木落下后亲自培土,不禁感慨万千,夏侯璟和大夫十几年的交情,出了这样的事情,想必他的心里特别难过吧。

    离开时,夏侯璟坐在大辇上,一只手撑着头,久久没有动过。

    送葬的队伍很快就回到了王府,夏侯璟在桑梓樱的搀扶下回到了卧房。

    安咎卿也收拾收拾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不得不说,这个小院还真是不错,以后他就有的是精力来打理了。

    抬步进门,安咎卿忽然觉得气息似乎隐隐不对劲,刚要准备退出去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一阵风给带上了。

    安咎卿在袖中握紧了拳头,谨慎地看着四周,低声道:“既然来了,就别躲着了,有什么要说的,就见面说吧!”

    “你也知道有些话是要见面说的吗?”悠悠的女声在头顶上方响起来。

    安咎卿连头都没抬,撒腿就往外跑,没想到,门被从外面顶上了。安咎卿后背抵在门板上,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一道红色的影子从房梁上下来,走到了安咎卿的面前,仔细地端详了他半天,忽然,抬手就狠狠地抽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安咎卿疼得捂住脸,依旧紧闭着眼睛,抿着嘴不说话。

    “你倒是跑呀!我看你还想往哪里跑!”夏侯玟的声音凌厉地想起来,安咎卿一句话都不反驳。

    “你还不说话了是不是?”夏侯玟气得咬牙切齿,反手又是一个耳光:“听说你很风流啊!你阅女无数,遍地留香啊!”

    安咎卿只觉得自己的脸要裂开了,但是,他还是咧了咧嘴巴,没说话。

    夏侯玟看到他就是不肯睁眼跟自己说话,顿时就气炸了。

    “安咎卿!你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这么多年了,你说走就走!连个招呼都不打,枉我我还以为你会在外面乖乖等我,枉我那天还在跟我父王拼死求情,我在他的寝宫门前跪了三天!我原以为你会等我,没想到,你竟然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跑了!安咎卿,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吗?你答应我的那些事情,都不作数了吗?”

    安咎卿听着夏侯玟说的愤怒,终于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夏侯玟身形偏瘦,脸小的几乎只有巴掌那么大,一对大眼睛深深地凹陷下去,还泛着红血丝,显见的是哭过了。

    看着身子瘦下去的夏侯玟,安咎卿心疼得恨不得马上上前将她揽入怀中,却生生地压制住了自己的动作。

    夏侯玟狠狠地盯着他,一身红衣衬的她越发的凌厉:“你说话啊!你为什么要跑?”

    安咎卿喉头动了动:“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为何还要留下来?”

    “不可能!你骗人!”夏侯玟忽然歇斯底里起来,一把就抓住了安咎卿的肩膀,“你不喜欢我?你骗人!你不可能不喜欢我的!你自己说的,你会很爱我,很爱我!你要陪着我浪迹天涯,你要带着我看遍山川峡谷,远海大河,你要带我去很多很多地方!你答应过我的,你现在为什么要反悔呢?”

    是啊,这些话,安咎卿都说过,都说过,几乎每一次,他自己走过山川峡谷,到了远海大河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回头看一看自己的身侧,如果夏侯玟也在,那是多么美好的一幕啊,他一直都希望她能够陪着他,他也曾经带着别的姑娘去过,只可惜,她不是夏侯玟,反倒坏了他眼前的景色。

    “人生本就是多变的,没有人能一辈子一成不变地做一件事,我当时答应了你,只是当时的心情,可是我现在,只喜欢自己一个人,只喜欢带着更多的漂亮姑娘,她们跟你也不一样,她们有的美艳,有的娇羞,有的放荡,我可以时刻感受不同的姑娘,我既然有那么多的选择,我为什么还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你位高权重,懂不懂就摆架子,对别人而言,是很压抑的好吗?你以为我会喜欢这样的生活?哈哈!你太傻了吧!”

    夏侯玟看着仰首大笑的安咎卿,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骗子!大骗子!”

    安咎卿笑得潇洒:“要不然你以为我是什么?慈善家吗?我本来就是处处留情的人,只不过,那一次刚好轮到你罢了,虽然你是公主,但是,于我而言,你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子而已,我又不想放弃我的自由,放弃与其他美女共度春宵的生活,所以,我才不想与你在一起。你听明白了吗?”

    “你!”夏侯玟气得嘴唇发白,“安咎卿,你这个无耻败类!”

    安咎卿依旧笑得很好看:“我是无耻败类这种事情,你是今天才知道吗?我就是喜欢在女人的裙底流连,你不知道,我最多一次和八个美女一起睡觉,你知道有多快活吗?她们帮我洗澡,帮我擦背,给我擦身子,还有一个啊,舔干净我脚上的水……”

    “够了!别说了!你太恶心了!”夏侯玟的眼泪一直扑棱棱地往下掉,她怒吼了安咎卿一嗓子,哭得连肩膀都颤抖起来。

    安咎卿笑得满面春风,似乎更来了精神:“哦?你不想听啊?你不想听,还干嘛一直来找我呢?我这几年在江湖上也算是声名远播,你是一点都没听见过吗?哦,也难怪,你在深宫后院,怎么会知道我有多么潇洒快活呢!”

    “安咎卿!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夏侯玟红着眼睛,满脸泪水,恨恨地说道。

    安咎卿无所谓地笑道:“你这么恨我,还在我这里干嘛?还要我请你出去吗?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我要休息了,麻烦你赶紧出去吧,好吗?”

    “安咎卿!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被气疯的夏侯玟一脚踹开门,跑了出去。

    碰巧桑梓樱来给安咎卿送食物,撞见了夏侯玟夺门而出,边跑边库的情景。

    “哎,二姐?”桑梓樱叫了一声,却发现夏侯玟根本没有要理她的意思,看她情绪那么激动,只好悻悻住了嘴。

    桑梓樱往里走,看到安咎卿坐在地上,一副丧气的神态,她刚要张嘴,便看见安咎卿的眼角落下一滴泪水来。

    桑梓樱刚要说话,忽然感觉自己的衣袖被人拉了拉,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夏侯璟站在了自己的身边。

    夏侯璟指了指外面,示意她跟着出去。

    两人回到了卧室,桑梓樱才问道:“是不是公主和安大夫炒焦了?”

    夏侯璟把原本要送给安咎卿的食物拿过来放在自己的腿上,边吃边说:“我早就料到他们会有这么一次见面,但是,没想到这么突然,原本我是打算在见过父皇之后再安排他们见面的,没想到,二姐找了过来,想必安咎卿说了很伤人的话吧……”

    “骗子,咱们是不是应该帮帮二姐啊,你看她那个样子多可怜啊……”桑梓樱感叹。

    “我当然想帮他们,但是啊,这件事情,是安咎卿自己走不出来,症结在他的身上,我们只有先改变了他,才能让他们回到过去。”夏侯璟快要把安咎卿的东西吃完了。

    “怎么才能改变他?”桑梓樱有些急切。

    “很难!”夏侯璟边吃边说:“所以我这次觉得,留他在府里不是一件坏事,这样起码他们经常会有机会见面,而且,平时多敲打他一下,说不定他会有改观。”

    “可是我觉得你说的这些根本没有用!”桑梓樱有点丧气。

    “是啊,要是有用的话,也不用等这么多年了……”夏侯璟把东西都吃完了,对桑梓樱说,“先把面圣的事情处理好了,再管他俩吧,他们已经不是一年半载就能解决的事情了,要从长计议。”

    “面圣?”桑梓樱瞪大眼睛,“怎么又要面圣?”

    “我的眼睛恢复了,对于皇家来说,也算是一件喜事吧,所以,我们肯定要去拜见皇上和皇后的!”

    “好吧……”桑梓樱其实不是很愿意进宫。

    “圣旨到……”桑梓樱话音还没落,就有太监的声音传来。

    夏侯璟歪歪头道:“接旨吧!”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