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玖公主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傻妃诱君,王爷你在摸哪里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38章 桑梓樱持家
    三人闲话了一会儿,桑梓樱便起身告辞:“儿臣先告退了,府上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桑梓棉便格格笑了起来:“小樱,你们府上也有那么多的事情吗?难不成,要回去种菜吗?”桑梓樱明白她的意思,像是夏侯璟这样穷酸的人,府里哪有那么多事情打点,能吃饱就算是不错。

    桑梓樱自然也是明白她的意思,于是也笑道:“姐姐怕是每日养尊处优惯了,想必也没有管过府中的大小事务,不知道府中有什么要做的事情,也是难免的,如果姐姐去问问看五嫂子,恐怕就知道她有多忙碌了!”

    桑梓樱不留痕迹地暗讽了桑梓棉好吃懒做,不知道她听懂了没有,不过,还没等她说话,桑梓樱便向皇后叩首离开了。

    桑梓樱走远了,皇后才懒懒地看了看桑梓棉道:“我原本以为你们二人是姐妹,关系会更加亲近一些,却没想到,你们今日,却并不想看起来那样亲近啊!”

    桑梓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母后有所不知,桑梓樱……啊七王妃,她是庶出的,她的母亲原本身份低微,生下她之后没有多久便病逝了,她小时候比较淘气,所以有一次掉到池塘里,呛了水还碰了头,于是便装傻了,父亲生怕她发病影响大家,便单独给她开了一个小院住着。”

    皇后心下了然,她知道两人的关系不太好,她也并不是想要知道桑梓樱是怎么样的人,她只是想知道,桑梓棉是怎么样的人。

    皇后心中想,这个桑梓棉,也许并不比桑梓樱聪明呢!

    桑梓棉又跟皇后聊了一会儿,便告辞回去了,皇后的午后,这才算是安静下来。

    珍珠走过来,给皇后打起了扇子道:“娘娘先休息吧,这一天到晚的大小事情都要劳烦您,还真的是很辛苦呀!”

    皇后眯着眼睛,缓缓道:“去二公主那里一趟,叫她把安大夫带过来给我瞧瞧!”

    珍珠正在纳闷,皇后怎么想起来找安咎卿了,但是还是不敢多话,赶紧地就命人去了。

    ***

    桑梓棉有点心气不顺地往回走,今天看见桑梓樱她就觉得很是晦气,加之皇后的问话也是让她感觉怪怪的,不知道为什么皇后要问那些话。

    桑梓棉一边想着一边走,没注意远远过来的软轿。

    还好桑梓棉的贴身丫头反应快,一把抓住桑梓棉的胳膊道:“王妃小心,前面应该是平乐公主来了!”

    桑梓棉这才打起精神看过去,果然是平乐公主,那张骄傲的小脸紧绷着,身子懒懒地靠在座位上。

    知道平乐公主不是什么善茬,桑梓棉心中忽然有了计较,于是上前搭讪道:“平乐公主好,身子大好了吧?”

    平乐公主的软轿停了下来,她斜眼看了看桑梓棉,想了一下算是算起来了,于是这才坐直了身子,命人落轿。

    “原来是五侧妃呀!”平乐公主笑道,“多谢你惦记着,我已经好了!”

    桑梓棉笑问:“这是要进宫去吗?”

    平乐公主点头道:“没错,皇上召见!”

    “想必是要给公主定下婚期了吧?”桑梓棉跟着说道。

    平乐公主笑了笑道:“大概是吧,我哥哥已经到了。”

    桑梓棉点点头道:“那就恭喜你了!”

    两人说完话,平乐公主复又上轿,桑梓棉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在想,难道新郎真的是夏侯琰吗?事实上,她当然更希望平乐公主嫁给夏侯璟,这样,桑梓樱就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桑梓樱回到府中,命竹笋将历年的账本拿来瞧了瞧,命小桃去找简斯将府中一干人等的详细资料都准备了来。

    小桃去准备资料的时候,桑梓樱便坐在卧室中夏侯璟的书桌前查看账本。老账房便在一边候着。

    虽然她不太会看,但是努力研究了一下,也算是看清楚了每年每月的基本收支。

    看账面上,收支还是挺平衡的,就是支出显得清苦了一些,不过这两月来,夏侯璟的进项又多了几条,由于夏侯璟分担了夏侯璋派给他的部分琐事,所以夏侯璟的月俸高了不少。

    桑梓樱粗粗算了一下,这个月如果没有结余的话,应该是可以按照夏侯璟之前定下的,给每个人都做一年的新衣了,现在是盛夏,那就先做三套夏日的衣服,夏末的时候再制三套秋装发放下去便可。

    桑梓樱想好了,便又继续翻看账本了,桑梓樱有看不太明白的地方,便去请教了一下账房,老账房倒也不吝啬,一一给桑梓樱解释。

    桑梓樱就这样边看边问,过了很久,天色都快要暗下来了,小桃过来敲门。

    桑梓樱抬起头来:“怎么样,都准备好了吗?”

    小桃抿着嘴笑道:“准备好了,不过,已经到了晚饭时间,小姐要不要先吃点东西!中午就没吃饭,现在应该饿了吧!”

    桑梓樱这才想起来,自己中午没有吃饭,其实由于早上出门早,她早上也没有吃什么东西,现在小桃一说,她才感到自己口干舌燥,肚子空空的,于是不好意思笑道:“晚饭准备好了?”

    小桃点点头道:“准备好了!”

    桑梓樱回头瞧了瞧老账房,忽然笑道:“您老跟我一同去吃饭吧!”

    这话将老账房吓得不轻,连连摆手道:“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呀!您是主,我是仆,哪有跟主子一起吃饭的道理呢?”

    说实话,桑梓樱倒还是挺敬佩这个老账房的,如果按照夏侯璟的叙述,这个老账房应该是在虞贵妃出嫁的时候就跟过来的了,所以应该算是夏侯璟身边的老人了,这样忠心耿耿的老人,是应该好好安抚人家才是。

    于是桑梓樱笑道:“主要是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请教,为了避免完不成王爷交代的任务,咱们不如边吃边聊吧!”

    老账房无法推脱,只好顺从地跟着桑梓樱去了,因为得知老账房一起,小桃便命人将所有的菜都端上来了,又让厨房再给夏侯璟做一份。

    老账房执意不肯跟桑梓樱同桌,于是两人每人各一张桌子,面对面地聊了起来。

    但是实际上桑梓樱并未聊账目的事情,只是一边让人恩给老账房布菜,一边询问了一下老账房的情况。

    老账房姓张,早年是虞贵妃的陪嫁随从之一,当时他的妻子是厨房的厨娘,所以便也一并陪嫁过来,两人膝下无子,虞贵妃死前,便将他们遣走,只是他们并未离开,只是在市井悄悄留下,后来夏侯璟又将他们一一找回来了、

    桑梓樱点点头,夏侯璟像是这样的人,于是桑梓樱便也感慨道:“是啊,这些年也多亏了你们一直帮衬着王爷,所以,你们都是有功之人,王爷现在外面多了很多档子事,所以有些事情我也愿意帮他分担,这些年来辛苦大家了,既然我现在是府中的一份子,也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来。”

    老张账房连忙说道:“王妃可不敢这样说,这样说真是折煞我们了,以前报账的事情都是有王爷亲力亲为的,现在王爷将这个差事交给王妃,也是无可厚非,我们食君俸禄,便应该尽职尽责!”

    桑梓樱笑道:“不管怎么说,还是拜托您了!”

    老张这一顿饭吃的感慨万千,他跟着夏侯璟的时候,其实夏侯璟已经是分发了他太多的好处,府上的账目其实有明暗两份,明账是做给所有人看的,就是桑梓樱看到的那本,暗账其实是宋国的发来的接济,只是夏侯璟现在并没有明示过这个账本可以给桑梓樱过目,所以,他便也什么都没有说。

    待两人吃过饭之后,桑梓樱将账本还给老张,并且约定好了明日学着看账的时间,老张这才退了下去。

    桑梓樱等着餐具撤下去,喝了一口茶,对小桃道:“小桃,那个府上众人的资料呢?给我来看看!”

    小桃忍不住皱了皱眉道:“小姐今天已经忙了一天了,方才跟老张说话也没有好好吃饭,还是先歇歇吧!”

    桑梓樱微笑着摇摇头道:“那可不行,我现在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了,理应为夏侯璟分担啊!”

    小桃担心地接过桑梓樱手中的茶杯:“可是,小姐,你也不能第一天就这么拼命吧?”

    桑梓樱伸出手来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脖子道:“其实是好久都不拼命了,人都待懒了!快点吧,那些资料也不会很复杂,我今晚看完了,安排好明天都要怎么做,这样明天的事情也会少一点,对么?”

    小桃拗不过桑梓樱,只好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了桑梓樱。

    这些资料果然不是很复杂,只是简单地记录了府中众人的姓名、出生年月、祖籍,家中成员、以及身材尺寸之类。

    桑梓樱匆匆翻看了一遍,只见记录的还是比较详细,只是没有夏侯璋派来的那二十个侍卫的名单,桑梓樱皱眉道:“去问问啸威吧,怎么他管辖的那二十人没有记录其中?”

    小桃连忙解释道:“方才小姐不是让我府内众人的资料吗?因为啸威觉得他们不是府中的人,是五王爷派来的,所以就没有算进来。”

    桑梓樱摇摇头道:“不行,这些人也要在内,因为我拿这个资料不仅仅是为了要知道这些人的底细,还要给他们发放赏赐,如果五王爷知道咱们自己人都有赏赐,而他的人都没有,那么我跟王爷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就白费了!当然我们也不能厚此薄彼,让人家干巴巴地看着呀!”

    小桃明白了桑梓樱的意思,于是连忙低头道:“我这就让啸威去办!”

    这个时间,桑梓樱才算是真正地闲了下来,抬眼望去,外面的天色已经擦黑,果然如同小桃说的,自己真的是忙了整整一天啊。

    她回想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不禁又自己揣摩起来。

    太子妃为什么要哭,在皇后那里哭,是在给自己的舅舅求情,还是什么?而且牧童提供的情报,太子妃假孕这件事情,应该是真的,那么他一直在皇后宫中,到底是怎么得知的?难道他还去了宫中其他地方不成?桑梓樱做了一个猜测,如果太子妃假孕,那么就说明,当日太子葬礼的时候,她是因为不愿意陪葬,所以才拿出自己怀孕了这个理由来躲避陪葬,按照当时的日子,到现在果然应该是六个多月的月份,如果不出所料的话,这个孩子在年底应该会出生,到时候,她该如何漫天过海?

    所以,桑梓樱分析了一下,太子妃假孕这按事情,皇后一定是知情的,而且太子妃频繁地去皇后那里,想必多半是两人在商量对策,所以,皇后帮太子妃保守这个秘密,应该是有交换条件的。

    桑梓樱又想了一遍,和满意自己的分析,这样想来,下午的时候太子妃的婢女骂了自己一句,倒是情有可原的了,毕竟,自己的丈夫搞垮了太子妃的舅舅,一个不小心,太子妃也自身难保。

    桑梓樱正想着,便听到外面传来了声音,应该是夏侯璟回来了,于是连忙小跑着迎了出去。

    回来的果然是夏侯璟,他此时正满头大汗,想必今天一天都十分辛苦。

    桑梓樱赶忙让人去厨房拿冰好了的酸梅汤,又赶紧拿着帕子给夏侯璟擦汗,之后又命人去烧洗澡水。

    夏侯璟看着桑梓樱跑来跑去地忙碌着,瞬间心里的疲倦就被幸福感一扫而光,他伸出手去将还在忙碌的桑梓樱一把抱住,紧紧地搂在了怀里,低下头去,贪婪地嗅着她发间的清香。

    桑梓樱一愣,正准备推开他:“哎,你干嘛呢?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完呢!”

    夏侯璟却紧紧地抱着不肯放手:“别动,就让我抱一会儿吧!抱一会儿!今天好累,好久没有看见你了!”

    桑梓樱果然乖乖地没有再动,只是嗤笑道:“怎么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么?早上咱们还在床上见过呀!”

    夏侯璟没抬头,将脸埋进桑梓樱的头发里瓮声瓮气地说:“那不一样,我感觉已经过了好久了,你知道么。我真的挺想你的!”

    桑梓樱只觉得心弦一动,只觉得被夏侯璟这懒懒的情话给打动了。于是她也伸出手去,抱住了夏侯璟的腰,仰着头笑道:“好吧,但是你只能抱一小会儿哦!”

    夏侯璟无声地点了点头,再没有说话。

    等到饭菜都上齐了之后,夏侯璟才终于将桑梓樱放开,两人一起坐到了桌前。

    桑梓樱笑道:“我已经跟老张吃过了,这一份是单独给你做的。你看下合不合胃口!”

    夏侯璟点点头:“吃点什么都好!重点是,你能陪着我!”

    桑梓樱笑道:“怎么了这是,今天的嘴怎么这样甜?”

    夏侯璟咽下口中的饭菜道:“今天遇到了一件事情,我去了制作烟花的地方,那里是个郊外,四周比较空旷,也没什么人家,只是,今天一个帮工的孩子来玩不小心将点着的火折子丢到存放烟花的房间里去了……”

    “啊……”桑梓樱失声叫道:“那不是……全都炸了?”

    夏侯璟点点头道:“是……全都炸了,而且,当时房中还有三个人,都在查货和存货,那个孩子的父亲,被他自己丢进去的火苗,给活活害死了……”

    “这……”桑梓樱忽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固然这个孩子闯下了大祸,但是亲手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想必他这一生都不好过吧……

    于是,桑梓樱接着问道:“那……那个孩子他……”

    夏侯璟叹了一口气,放下碗筷道:“那个孩子的母亲就在附近,听说之后马上就赶了过来,知道了事情的起因之后,便将自己的儿子痛打了一顿……”

    “想必她也真的是气疯了吧……”桑梓樱小声道。

    夏侯璟跟着说道:“就在大火被扑灭之后,我们发现,那个孩子在附近的一棵树上,吊死了……”

    “天哪!”桑梓樱惊叫起来。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嘴。

    夏侯璟抬起头来看着桑梓樱道:“这件事情让我今天很难过,因为是午后发生的,我又在场,所以……我当场安抚了家属们,然后作坊停工……”

    桑梓樱伸出手去,握住夏侯璟的手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夏侯璟点点头:“论道理,我的确是做了我能做的,只可惜,这件事情太突然了,一时间我还来不及反应。”

    桑梓樱点点头:“的确是……挺让人揪心的……那么,以后还要去做烟花吗?”说着便将手中的汤碗递给了夏侯璟。

    夏侯璟喝了一口桑梓樱递过来的汤:“肯定是要做的,但是这件事情也要上报,老五那边我已经通知过了,明日我去上朝,禀报父皇,那个作坊,我打算换址!”

    桑梓樱想了想道:“恩,也的确,还应该注重一下保管时候的规矩,以后不能这么随便了,不能什么人都放进来!”

    夏侯璟同意道:“朝廷兵部有自己制作火器的地方,我先将这个作坊的制作工艺学到,兵部那边在制造前,就要重新设计好保护措施!”

    桑梓樱叹气道:“那真是辛苦你了!”

    夏侯璟忽然说:“我就在想,人们那么脆弱,会在忽然之前就失去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所以,我们才要更加小心,更加珍惜自己和别人的性命啊!”

    桑梓樱点点头催促道:“知道了,你快点吃饭吧!饭要凉了!”

    夏侯璟又草草地吃了两口,便跟桑梓樱回了房间。

    由于刚见到一家子的惨状,夏侯璟的心情不太好,便在洗完澡之后躺在床上跟桑梓樱聊了聊今天她都做了些什么。

    桑梓樱这才将牧童递给她的“太子妃假孕”这个字条递给夏侯璟。

    夏侯璟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得到的结论却是与今天桑梓樱分析的一样,皇后知道太子妃假孕的这件事情。

    “那么,他们之间肯定有交易!”夏侯璟说:“也许,连老五也知道这件事情!”

    桑梓樱点点头:“所以,夏侯璋这次抄了太子妃的舅舅家,他会不会怪罪我们?”

    夏侯璟摇了摇头道:“如果真的涉及到了他的利益,肯定会怪,但是话说回来,他们为什么要保太子妃呢?一定是有什么交易,但是我们却不知道!所以,这一次夏侯璋能抄的这么狠,多半对太子妃家也有诸多不满了,你当然是不知道,陈敬贤其实作威作福很久了,以前太子还在的时候,大家对他没有过多的苛责,只可惜,现在太子不在了,他还是这样不知收敛,早晚都会要出事,现在夏侯璋抄的这样不留情面,恐怕也是想要撇清干系,免得被人看出来他们包庇太子妃!”

    “这样说来,也很有道理,我们可以让牧童打听一下太子妃和皇后到底有什么交易吧?”桑梓樱道,如果夏侯璟是这样想的,那她下次进宫的时候可以带话给牧童。

    两人正在说着话,忽然外面传来了简斯的声音:“王爷、安大夫拜访!”

    夏侯璟与桑梓樱均是一愣,这个时间,他来干什么啊?关键是,两人都已经上床休息了……

    夏侯璟一声道:“让他稍候一下,我跟王妃换过衣服,再请他进来!”

    “是!”

    简斯退了下去,夏侯璟与桑梓樱又复起床,七手八脚地将衣服穿好,才打开了门。

    只见安咎卿一脸愁容地站在了二人的面前。

    夏侯璟吓了一跳,连忙说:“出什么事了?快进来说!”

    安咎卿一脸丧样地走了进来,抬眼就问:“有酒么?”

    桑梓樱连忙出门去取,待拿了酒回来,安咎卿给自己倒上一杯,在两人面前狠狠地喝干之后,才终于开了口:“我他、妈、的!恨死夏侯玟了!”

    ★更多★

    ★精彩★

    ★百度★

    ★搜索★

    ★ 我 ★

    ★ 的 ★

    ★ 书 ★

    ★ 城 ★

    ★ 网 ★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