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玖公主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傻妃诱君,王爷你在摸哪里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一百八十三章 我会好好考虑的
    夏侯璟绝对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逼着娶玲珑郡主,他原本以为,摄政王一定会给玲珑郡主找一个好的归宿,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渐渐地感觉到了来自玲珑郡主热烈的目光,他也依旧觉得,摄政王这一关,她肯定是过不了的,但是完全没有想到,今天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夏侯璟都有一点怀疑,玲珑郡主是不是故意搞出来这样一件事情,使得他现在骑虎难下。

    摄政王的意思很明白,只要他娶了玲珑郡主,宋国便可以大大方方堂而皇之地支援他,如果他今天直接说不,恐怕日后和摄政王会闹的很不愉快。

    夏侯璟知道自己一路走来仰仗的是谁,也知道摄政王和小王爷的实力,如果没有玲珑郡主在里面作梗,相信他们一定都会全力以赴地职员自己,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自己的母亲于摄政王来说再重要,也不过是一个逝去的人,而自己,和摄政王的关系,永远都是要低于玲珑郡主的,这一点,他很清楚。

    看着夏侯璟低头沉默不语,摄政王松了口:“我想,这种重要的事情,你一定也是要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也知道,你府中已经有了一位王妃,这种事情,也要跟王妃知会一下,你先回去准备一下吧,准备好了,我们将会正式去黎国谈联姻的事情!”

    “这……”夏侯璟一愣,小王爷却很是不满起来:“你这臭小子到底是什么意思?摄政王愿意让玲珑和你那王妃平起平坐,已经是十分委屈我们玲珑了,你还推推拉拉的,你心中可曾对玲珑有一丝愧疚吗?”

    夏侯璟便不再说话了。

    摄政王看起来是十分生气,他站起身来道:“夏侯璟,你准备准备,回去安排一下玲珑的事情吧!”说完,他便走了。

    小王爷看着杵在原地不动的夏侯璟,也是十分生气,拂袖而去,走过夏侯璟身边的时候,狠狠地哼了一声,跺了跺脚。

    众人看夏侯璟也十分尴尬,所以便也纷纷散开了。

    归泽有些心疼自己的主子,在两位王爷离开之后,上前走到夏侯璟的身边道:“王爷!咱们回去吧!”

    夏侯璟就像是没听见一般,凝神站着,归泽叹了一口气道:“王爷……”却又觉得自己此时似乎不应该说话,于是也默默地陪着站了许久。

    第二天一早,夏侯璟便带着归泽收拾东西往回走了,每一次他准备走之前,都有很多人恋恋不舍地送他,而这一次却很是冷清,没有人知道他今天会走,虽然他前一天晚上,特地去找摄政王深谈了一次。

    夏侯璟还是第一次就这样默默地走,和归泽两人天不亮的时候,就悄悄地收拾了东西,赶着马车往回赶。

    归泽注意到,夏侯璟一路上都是十分沮丧,不知道他昨晚与摄政王聊了些什么,但是看他现在这样,归泽的心中还是隐隐地感到不安。

    马车慢慢地行驶到了城门口,归泽赶着车,晃晃悠悠地出了城门,回头看了看宋国的都城,不禁心中满是失落。

    马车晃晃悠悠地往回走,夏侯璟一直都默默地没有说话,归泽也是滴不出声,两人一马就那样安静地行走在无人的路上。

    出城五里,有一个小亭子,远远地,归泽便看见亭子里站了一个人,于是,归泽小声问道:“王爷,前面有人!”

    夏侯璟半晌才开口道:“有人便有人,绕过去就是了!”

    “是……”归泽小心地应道,准备打马绕开,却未曾想,他们刚要经过时,亭子里的人转过身来,归泽吃了一惊,立即勒紧了缰绳,停了下来。

    夏侯璟在车内看不见外面的情况,只是感觉马车忽然停下,于是问道:“怎么了?”

    归泽有些谨慎地说:“王爷,那人是摄政王……”

    “哦?”听得出来夏侯璟也有些意外,但是,他还是打开了车厢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摄政王应该是很早就在这里等着了,他看着夏侯璟从车厢中走下来,便也往前走了几步。

    “伯父!”夏侯璟躬身行礼道:“您怎么在这里?”

    摄政王笑笑:“你不是也在这里?”

    夏侯璟有些抱歉道:“我原本以为,昨晚算是跟您道别过了。”

    摄政王笑起来,有着年长者的大气从容,却是没了之前的严肃。

    “本王却不觉得你道别过了,怎么,娶我的女儿,就这么让你为难吗?”摄政王一语中的。

    夏侯璟想了想道:“昨晚其实已经跟您说了,我怕会伤害了玲珑,长痛不如短痛。”

    “我却不这么认为!”摄政王摇摇头道:“她失去了你,一世都会痛,这真的是你的初衷吗?”

    夏侯璟沉默不语。

    “我今天来,就是想送送你,每一次,你都是高高兴兴来,风风光光走,我对你母亲的情感,众人皆知,连我已故的夫人也知道,可是,我们依然有了玲珑,并且相敬如宾,你心里有人不要紧,重点是,就算是你心里有人,也一定会对玲珑好,不是吗?你的夫人也是如此,就算你娶了玲珑,她若是心里真心有你,也会与你相扶相携,这些又有什么影响呢?”

    夏侯璟明白摄政王的意思,他是想让桑梓樱与玲珑郡主平起平坐,事实上,王府中有多个王妃,并不稀奇,所以,像夏侯璟这样坚持不娶的,反倒是稀奇了。

    “本王希望,你能回去妥善解决了这件事,你想想看我给你分析的利弊,有了玲珑,就等于有了整个宋国的支持,不管你然后要不要夺嫡,于你而言,都是百利无害!你可要想清楚!”

    “是!伯父,我会好好考虑的!”夏侯璟知道他的意思,于是再次行礼。

    “好了,你赶紧回去吧!”摄政王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夏侯璟回到马车上,心中更是百感交集,摄政王说的话,道理,他都懂,只是……他还是不忍心看着桑梓樱受伤。

    马车在密林间的大路上飞驰,夏侯璟闭着眼睛在车厢里养神,他从没想到,这件简单的事情,竟然也能够如此复杂。

    ***

    桑梓樱没有去皇宫,而是一直在屋内同夏侯玟说话,啸威已经带着人马赶去了郊外的花圃,现在,他们只要等着回复的消息就行。

    桑梓樱感慨道:“真是不知道,骗子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夏侯玟笑道:“你是想他了吧?”

    桑梓樱脸上一红:“没有……”

    夏侯玟笑着伸出手指捏了捏桑梓樱的脸颊道:“还说没有,我看你明明就是很有,你的那点小心思,根本就瞒不过我。”

    桑梓樱不好意思道:“那要是这样说来,二姐以前也是十分想安大夫了?”

    这次轮到夏侯玟面上一红道:“是啊,但是我怎么找他,他都不肯回来,你说,气人不气人?”

    桑梓樱地弹头道:“是挺气人的,要是没办法无法回来,倒也有情可原,但是,他这是不肯回来,真的是让人很生气啊!”

    “是啊!”夏侯玟盯着自己的手指道:“有时候我真恨自己,生在帝王家,做很多事情,都不能遂了自己的心。”

    桑梓樱笑道:“可是二姐,已经是全国上下,最能遂愿的人了啊!”

    夏侯玟摇摇头道:“有些事情,你不懂……”

    桑梓樱心中也是难过,夏侯玟说的是,什么事情她都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但是偏偏啊,想要跟安咎卿厮守终身这件事,却一拖再拖都无法实现。

    两人边聊边吃着午饭,一夜之间府中死了两人,说心情不沉重是假的,桑梓樱原本没了胃口,硬是被夏侯玟拖来吃饭,王府上下,挂着白色的丧幡,外面有人经过,只觉得十分凄凉。

    午饭过后,秋日里最热的时分,桑梓樱与夏侯玟坐在后院的大树下面,有一搭没一搭地插着花。

    很快,啸威便回来了,一脸的阴沉,倒是叫桑梓樱和夏侯玟很是诧异。

    几人在前厅坐好,就等着听站在屋子中央的啸威回报。

    桑梓樱看着他的脸色,便知道事情可能不太好,还没开口问,啸威便跪下磕头道:“回禀王妃,小丁当着老丁的面,全部都招了……”

    “什么?”桑梓樱右手握紧椅子的扶手:“他是怎么说的?”

    啸威垂首道:“属下与成侃大人的人,几乎是同时到的,属下还没来得及问话,便被成侃大人的人当场拿住了,属下不好直接发作,便在旁边等候问话,没想到,小丁听完老张被刺离世之后,只是楞了一下,便立即承认,人是他刺的,整个过程没有一丝犹豫。”

    听完这话,桑梓樱忽然觉得很是痛心,于是她接着问道:“那他刺伤老张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他说,他就是手头没有钱花了,所以想去老张的房里偷钱,但是没想到,老张忽然回来,他为了脱身,就从桌上抓起来一把刀,扎了他一刀,却没想到,老张居然死了。”

    啸威一字一句说完,桑梓樱却十分难过。

    这个理由,听起来倒是很合情合理,但是,发生在老丁的儿子身上,却一点都不合理,桑梓樱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相信,老丁的儿子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那现在小丁人呢?”桑梓樱焦急问道。

    “人已经被成大人的手下带去大理寺了,想必会严加审问的……”啸威说完这话,桑梓樱只感到了无比的痛心。

    “那……老丁呢?”桑梓樱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来问道。

    “老丁……”啸威想了想,低声道:“已经昏过去了,小丁交代完,老丁说是要与小丁断绝父子关系……”

    桑梓樱想了想道:“不行,我今晚要去看一下老丁!”

    夏侯玟一愣:“你亲自去吗?”

    桑梓樱点点头道:“我必须亲自去,老丁对夏侯璟是忠心耿耿,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肯定比谁都自责,我很怕他想不开。”

    想了想张嬷嬷的下场,夏侯玟便也没有多加阻拦,只是对她说:“你去吧,带着啸威一起。”

    桑梓樱站起来想了想道:“走!啸威,我们现在就去!”

    啸威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如果快马加鞭地赶过去的话,说不定傍晚之前能够赶到。

    没来得及通知任何人,也没有带着小桃,桑梓樱便跟着啸威一同出发了,夏侯玟站在小院中想了想,便唤来小桃,一同回房了。

    桑梓樱一路心情忐忑,啸威也沉默不语,他看着桑梓樱焦急的样子,心中也很是动容,如此能够放下身段来关心下人的主子,真的少年,桑梓樱能如此善良,也难怪夏侯璟对她死心塌地。

    很快,桑梓樱便赶到了花圃,虽然和从前没有什么两样,但是,桑梓樱却隐隐嗅到了悲伤的气息。

    自从频繁给宫中送瓶插之后,桑梓樱便鲜少来这里挑选鲜花了,一般都是由老丁派人送到王府,小丁年方十七,老丁对自己的儿子很是新人,要不然,也不会将送花这样重要的任务交给他。

    桑梓樱推开门,门口一个人都没有,平时花圃中的人也不太多,只是老丁小丁,和几个干活的人,平常人看来,只知道这里是一个寻常的花圃而已。

    往里走了两步,终于看到了一个正在打扫院子的人,看见桑梓樱和啸威进来,显见的是认识,慌忙行礼道:“见过主子!”

    桑梓樱问他:“老丁呢?”

    那人指了指里面:“气的病倒了,有一个人去请大夫了,现在谁都不见,一个人在屋里生闷气!”

    桑梓樱看了看啸威,啸威立即会意道:“王妃不必担心,属下这就去看看!”

    啸威敲了敲老丁的房门,里面没有人回答,啸威便推门走了进去。

    只听见里面传来有些颓废的声音:“出去!”

    这话说的十分决绝,却又很无力,啸威就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抬腿便走了进去。

    啸威看着侧卧在床上的人,低声道:“王妃来了……”

    老丁似乎愣了一愣,没有说话,桑梓樱刚抬脚进门,忽然,老张却放声大哭起来。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