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程漓月 宫夜霄 陆俊轩的无需申请自动送《萌宝归来爹地要排队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066章 牵了手了
    这个时候,他也不想让其它的男人靠近,抢起他和欧阳梦悦的聊天权利。

    欧阳步荣在不远处看着,内心里非常的喜欢,如果女儿能和这个程阳在一起,未来的公司,也多了一个人打理了。

    而且程阳的家世也很清白,没有什么黑历史,他很满意。

    宴会厅的门口,季天赐的身影迈入,他的目光仅仅只是一扫,就看见了那一抹背对着他个方向的身影,欧阳梦悦虽然和季安宁有些相似,可是季天赐却是一眼就认出哪个是欧阳梦悦,哪个是季安宁。

    季天赐的俊颜微微失神,仅仅只是一个背影,今晚的欧阳梦悦就足够的吸引男人的目光。

    同时,季天赐正对着那个和她聊天的男人,他用着最灿烂的笑容,最温情的目光凝视着欧阳梦悦,这样的眼神,对于男人来说,立即就知道,那是勾引异性的举止。

    季天赐的心弦绷紧,难道他来得不是时候?她即然已经有人陪伴了,那么他来不来是不是都无所谓了?

    季天赐的身影,被欧阳步荣看见了,他吃了一惊,十分荣幸的迎了过来,“季少爷,你来了,我还以为你没空过来。”

    “我…我找一下安宁有事。”季天赐只好强扯了一个理由。

    “即然来了,就喝两杯再走。”说完,欧阳步荣四周看了一眼,便猜测道,“大概雨泽和安宁正在哪个休息室里休息。”

    “不急。”季天赐摇摇头。

    而这时,欧阳梦悦正准备回头把喝完的空杯放在托盘上,她的目光微微一扫。

    直接看见了和父亲说话的男人,她的手一颤,差点儿把杯子给打碎了,那个服务员忙扶稳了摇晃的杯子,欧阳梦悦说了一声抱歉,然后,她的眼底涌上了开心的笑容。

    他来了,他竟然来了?

    “失陪一下。”欧阳梦悦朝程阳说了一句,她便从另一个服务员的托盘里,优雅的拿着一杯红酒走向了刚到的男人。

    季天赐的目光和她的触上,一双深邃复杂,一双笑嫣如花,欧阳步荣回头看见女儿来了,吓了一跳,“小悦,不是让你陪着程少爷吗?”

    “季大哥,你来了。”欧阳梦悦微笑招呼。

    “嗯!”季天赐含首。

    “爸,我来招呼季大哥吧!你去忙。”欧阳梦悦朝父亲说道。

    欧阳步荣微怔,女儿这也太主动了一些吧!说完,欧阳步荣转身就被两个老伙伴给叫走了。

    欧阳梦悦和季天赐对视着,她的嘴角弯起一抹笑容,“我以为你不来了呢!”

    季天赐握着手机,解释了一声,“路上堵车,手机没电了。”

    欧阳梦悦的心底涌上一抹甜滋滋的味道,原来是这样啊!原来他不是故意迟到的。

    欧阳梦悦从旁边走过服务员托盘里,拿着另一杯红酒递给他,“诺, 给你。”

    季天赐接过,抬头便感觉对面有一双目光盯着他,是刚才和欧阳梦悦聊得很欢的那个男人,他的眼神里对他射来一束敌意般的目光。

    “你刚才和谁聊天?”季天赐假装没看见。

    “一个学长。”欧阳梦悦认真的解释了一声。

    “雨泽和你姐呢?”

    “他们大概是不喜欢这里,跑到哪里去休息了吧!”欧阳梦悦笑起来,其实她也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

    季天赐的公司鲜少接触和欧阳家族有来往的生意,所以,此刻,他站在这里,身边的人,他有得认识,却并没有熟络。

    “过来,我给你介绍我爸的朋友和伙伴吧!”欧阳梦悦非常欣喜的担任着这个角色。

    “不用了,我就是过来喝杯酒的。”季天赐摇摇头,他对欧阳家族涉猎的生意还是没有兴趣。

    欧阳梦悦眨了眨眼,也不强求了,她举杯朝他道,“那第一杯酒,我陪你喝。”

    季天赐和她碰了杯,饮了一口,看着欧阳梦悦也喝了不少,他拧着眉道,“你喝得太多了。”

    “我高兴。”欧阳梦悦说完,托着杯子朝他道,“我们去阳台上吹吹风吧!”

    季天赐含首,陪着她走到了一个阳台上,这里没有人,挺安静的。

    这下,令欧阳梦悦有些不自在了,她知道,他会来这里,是她胁迫他来的,这会儿,还真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对不起…我今天本来不想哭的…我可能太情绪化了。”欧阳梦悦抬头看向他,道歉。

    “没事。”季天赐一边缀饮着酒杯,一边望着窗外的夜色。

    欧阳梦悦看着他放在栏杆处的大掌,他的手掌真得很大,很厚实,她不由调皮的拿着自已的手,轻轻的盖在他的手背上,仿佛在做着对比。

    季天赐的身子瞬间绷紧了起来,他看着覆在他手背上那只纤细的小手,他想要抽回,却还是忍住了。

    欧阳梦悦不由大胆了一些,她的五指纤纤玉指开始贴合着他的大掌,一根一根的去挤入他节骨分明的手指之中,试图从他的手指之中扣住他的手指,达到五指紧扣的效果。

    季天赐的手到底还是抽了回来,欧阳梦悦的手跟着就握紧了他的手,两只手交握在一起,她抬起头朝他看去,“你的手好温暖。”

    季天赐拧着剑眉,想要抽开,却被欧阳梦悦紧握着不让,不过,他也没有坚持就由着她这么的握着了。

    “一会儿有舞会,你可不可以陪我跳支舞啊!”

    “我不太会跳。”季天赐低沉回答。

    “没关系,我不介意的。”说完,欧阳梦悦微微叹道,“如果你不陪我跳的话,那么今晚这里很多年轻男人,他们肯定有人会邀请我跳的。”

    这句话,也是说给季天赐听的,她在试探着他在不在意。

    季天赐眼底闪过一抹暗暗的紧张,垂眸打量着面前的女孩,今晚的她,格外的打扮过了,这身浅金色的晚礼服十分映称着她,显得高贵之中又透着一丝小性感。

    “好,我陪你跳。”季天赐答应她,他知道刚才陪她聊天的那个男人一定会把握机会的。欧阳梦悦嘴角的笑意更加明媚了,“嗯!”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