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疯兮兮的无需申请自动送《总裁霸爱,老公请节制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1卷_第1008章:总裁的关照
    第1008章:总裁的关照

    “你,你不要过来啊!你再过来,我就喊了,我真的喊了——啊——”眼看着威胁无效,她大声尖叫起来,试图吓跑厉佑安。厉佑安的眉头皱得越发紧了,他当初……为何要上这样的一个女人?好令人倒胃口。

    自己第一次想为一个女人擦药,居然被认为是黑,社,会了。

    “总裁,听说有人私闯了你的电梯——”

    忽然在夏梦梦的旁边,黑色的“墙”忽然打开一条缝,走出来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看起来非常魁梧。夏梦梦抱着自己的脑袋还在害怕中,冷不丁听到总裁两个字,愣住了。

    “总……裁……”

    厉佑安看着害怕中的女人终于抬起头,似乎很吃惊的样子,脸拉的老长,“没什么,你们退下吧。”

    “是。”

    “慢着,这个女人,通知人事部,给我当助理。薪水按照正常助理的工资来算。”

    厉佑安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拒绝那么多次,还是一个……被他上过的女人,这不科学!他看着这个害怕的女人,他一向是受女人喜爱的,走到哪里都该是尖叫,倒贴。

    至于……拒绝和尖叫,他希望尖叫是在床!上,拒绝是拒绝别的男人。

    夏梦梦则是愣住了,总裁……助理?她没做梦吧?

    “怎么,嫌少了?”

    厉佑安看着她那身ANGLE的新品套装,蹙眉,又吩咐道:“再加双倍。”

    “是!”

    旁侧电梯又缓缓关上,厉佑安深吸一口气,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怒气,冲她伸出手,“过来,我带你去擦药。”

    她没听错吧?他……要给自己擦药?

    厉佑安看着呆呆愣愣的她,又看了看她肿起高高的脚踝,蹙眉,走了上去,“难不成,还要我抱你?”

    一句话惊醒了夏梦梦,她猛烈的摇头,“不……不用……我自己能……啊!”

    她慌慌张张的站起来,冷不丁的脚下重重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扭,再次以极为狼狈的姿势跌倒,衣衫虽昂贵,却也抵不过她多次的跌倒,夸张的动作,嘶啦一声,她那昂贵的衣衫,从侧面裂开一条缝隙,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啊!”

    这下她是顾左不顾右,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件带着淡淡香气的外套已经批上她的肩膀,接着身子腾空,她没反应过来,炸被这么抱起来,吓得慌忙搂住他的脖子。

    呼出的热气在他脖颈,她想送开手,却又怕自己会掉下去,这番动作惹得他有些心潮澎湃。

    “你最好不要乱动。”

    他冷冷的开口,吓得某只小,白,兔慌忙屏住了呼吸,手脚也老实许多。厉佑安抱着她一路到了自己的总裁室内间,这里……哪里是总裁室!分明是五星级豪华大酒店啊!他把她放在柔,软的大床!上,就转身往更里面的一间房走去,夏梦梦蹙眉看着他离去,又看着她所处的豪华大床,艰难的吞吞口水,他……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

    她想得未免略多。厉佑安冷冷的回来,手中提着药箱,走到她面前坐在真皮的脚凳上,毫不留情的捏起她高高肿起的脚踝,猛的一捏,登时,屋内响起了夏梦梦的尖叫——

    “啊——”

    这个家伙!就不会轻一点吗?

    听着她的尖叫,厉佑安心底总算稍微舒服些,这算是报复她刚才把自己好心当成驴肝肺了!他冷酷的看她因为疼痛扭曲的脸庞,从旁边的医药箱里拿出红花油,给她轻轻搓!着。

    柔和和的完全不像刚才那样的冷酷无情。

    “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夏梦梦很想开口问,但是想到身份悬殊,还是算了吧。她缩回脚,想自己揉搓,却诧异的发现脚居然已经不是那么疼了哎!于是缩回脚的同时她目光里满是繁星点点,细细密密的欣喜爬上眼角眉梢,她一边揉着脚踝处的红花油一边笑道:“不疼了呢,总裁,你好厉害啊!”

    厉佑安正专心的给她揉着,忽见她抽回去,有些不悦的看她却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发现那厮笑的一个欢快,于是那一点点的不悦跟着化成笑意,冷不丁从旁边的穿衣镜中,厉佑安发现自己的笑意,蹙起眉头,冷冷的站起来,双手插兜酷酷的看着她,冰冰的开口:“好了,既然你没事了,休息一会过来工作吧!”

    “是!总裁!”

    夏梦梦抱着脚丫,乐呵呵的样子天真无邪。厉佑安嘴角不自觉的又要上扬,他克制住自己的嘴角,蹙着眉头,大步走了出去,出门关上门的瞬间,他眉头松开,嘴角……扬起。摸样,俊美非常。

    总裁室里铺满柔,软的地毯,夏梦梦索性不穿高跟鞋,光着脚丫走了出去。

    厉佑安坐在总裁专属的位子上冷冷打量着一边打扫卫生欢快的女人,她……还真是性格开朗啊!嘴角微微扬起,那个“性”也一样。

    看得出,她根本没认出自己。呵呵……很好。

    “咳咳,“厉佑安看着她抱起他总裁室内的衣服往洗漱间走去,咳嗽了一声,“喂,你要做什么?”

    “我去给总裁把衣服洗了啊。”

    厉佑安微微一愣,看着她回眸一笑的温柔,不禁蹙眉想起母亲总是微笑着说,“妈妈把佑安的衣服都洗干净了哦!佑安快闻闻,有没有阳光的味道?”

    “哦。去吧。”

    这个女人,她还不知道总裁助理要做什么吗?蹙眉他揉揉眉心,这家伙,不会以为总裁助理……是保姆吧?看她忙来忙去的打扫卫生,他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听着洗漱间里传来欢快的唱歌声,他禁不住放下手头的无线鼠标,走了过去,靠在门边斜眸睨她道:“女人,你叫什么名儿。”

    夏梦梦回头额前一缕长发掉下来,她撩起发,笑道:“我叫夏梦梦,夏天的夏,美梦的梦!”

    “恩。知道了。洗完了,过来找我。”

    看着她已经洗好的两件白!皙的衬衫,他蹙起眉头,这还是上次哪个女人来的时候,他扔在地上的。不要的东西,此刻她洗过之后,看起来竟然是如此洁白。

    (本章完)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