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来世不负相思(慕容云舒 苏墨)_ 第二十六章_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68无需申请自动送网 - 无需申请自动送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狐狸宝宝的无需申请自动送《若有来世不负相思(慕容云舒 苏墨)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过了那么多年,她永远不会忘记慕容云舒跟着苏墨来到帝都,苏墨是如何地宠慕容云舒。

    他那双眼底,只有慕容云舒一人。

    那般地深情!那般地痴爱!任谁都想得到。

    等着她得到,她渐渐地发现,苏墨再宠她,他看她的眼神没有对慕容云舒的那么地深邃。

    “拖下去!”

    苏墨淡淡地说道,“凌迟处死!”

    冷冷的话从苏墨嘴里出口,傅嫣绝望地抬着头看着苏墨。侍卫进来,将着傅嫣拖着,傅嫣大声哭叫着苏墨,“陛下,求你饶了我吧!求求你!”

    苏墨怔怔地看着傅嫣被拖走,没有一丝的动容。

    傅嫣的声音远去,跪在地上的许公公抬着头看着苏墨。

    “陛下,奴才有罪。”

    苏墨摆摆手,“许公公,你的事情朕会慢慢同你清算。”

    “你扶朕到床上去,朕想听故事。”

    许公公起身扶着苏墨到床榻上半躺着,苏墨抿着笑容,说道,“我忘了和云舒的故事,你一点点地告诉我吧。”

    许公公眼眶一红,泪珠缓缓留下,“是。”

    他很早就跟在苏墨身边,苏墨和慕容云舒相遇相识,他是清楚的。

    “你去边疆找慕容将军,在将军府的墙头见到皇后。”

    “皇后喜欢弹琴,你就自己做琴,琴叫作梧桐琴。”

    “你给皇后写曲子,曲子叫《陌生柳》”

    “皇后从小被慕容将军宠大,偶尔有些骄纵,你与她吵架,但是转身会变着法子哄她。”

    “皇后喝药怕苦,你就跑到街上给她买果脯。”

    一件件有关自己和慕容云舒的故事从许公公嘴里出来,苏墨泛着泪光地听着。

    真美!他和云舒的过往真得很美好。

    可是,为什么那些事情他想不起来!

    许公公说着,见到苏墨的脸色变得更加雪白,他凑过去一看,苏墨的嘴唇满是血迹。

    “陛下!”

    许公公慌乱地唤道。

    苏墨抬手,微笑地说道,“没事!”

    “朕就是想记起和云舒的过去。”

    他要记起来,哪怕头痛得快炸了,也要记起来。

    “陛下。”许公公痛心地说道,他提醒着苏墨,“皇后已经被你送出宫了。”

    “奴才把她找回来,好吗?”

    如果告诉慕容云舒,陛下被傅嫣害得失去记忆的事情,她会原谅陛下的。

    苏墨拒绝,他说道,“不要!”

    “朕欠了云舒太多,若是连着我们的过往都想不出来,将她找回来又什么用!”

    “许公公,你继续说,说得多了,可能朕就想起来了。”

    他要找回那段被埋藏到心底深处的记忆。

    “陛下!”许公公再唤了声,见着苏墨执意要听,只得将着他和慕容云舒的故事细细地说着。

    苏墨听着那些事情,不时地笑出声,只是他的头越发地痛,他的脸色难看地吓人。

    直到苏墨痛苦地再将着血吐出来,他才让许公公停下不说。

    等着许公公离开,他独自躺在床上,将着许公公说的过往一点点地放进脑海里。

    哪怕是痛得生不如死,他也要把和云舒的记忆给找回来。

    第二天,苏墨又让许公公把过去的事情说给他听。

    说到第十天,许公公把故事说了第二遍。

    第十四天,苏墨上朝,他的意识突地模糊起来,脑海里全是慕容云舒的音容笑声,他看向殿外,瞧着初见时,坐在慕容家墙头的慕容云舒。

    “你是谁?”

    “苏墨!”

    “你哪?”

    “慕容云舒!”

    苏墨一笑,唤了声“云舒”,而后他的双眼缓缓合上,人从龙椅上摔了下来。

    慕容云舒被苏墨送到苏彦那里,苏彦看到她出来很是震惊,但是他没敢多待,连忙将着慕容云舒带回南城。

    南城的生活很安逸,苏彦疼惜慕容云舒,给了慕容云舒,没有碰她。

    慕容云舒感激苏彦对自己的好,她尽快地让自己心情转好,忘记帝宫的人,安心做苏彦的妻子。

    半个月后,慕容云舒身体不适,大夫诊断过后,对着苏彦说了声,“恭喜王爷!”

    苏彦的脸色一变,懂了太医的意思。

    慕容云舒是怀上了身孕,而这个孩子是帝宫那位的。

    慕容云舒也猜到自己怀上苏墨的孩子,她不得不讽刺这是一场孽缘。

    她那么想要孩子的时候,苏墨亲手端着汤药将她的孩子打掉。

    她打算和苏彦在一起,老天却同她开了玩笑,怀上苏墨的孩子。

    慕容云舒想到苏彦对自己的付出,想着要不把这个不该来的孩子给打掉。

    这件事情还没有和苏彦商量,帝都那边来了旨意。

    苏彦生怕苏墨又是来抢人,马上将慕容云舒安排去别庄。

    到了别庄后,慕容云舒越发地不安宁,心跳加快,连着废掉的双手都在发颤,她直觉有事情发生了。

    而且这件事情很可怕!

    在苏彦过来,慕容云舒慌乱地迎出去,她发现苏彦的脸色难看,看她的时候似乎有难言之隐。

    “怎么了?”

    慕容云舒着急地问道,“是不是他又想把我带回宫中?”

    苏彦看着慕容云舒摇摇头,如果可以,他真想这件事情瞒着慕容云舒。

    听苏彦说不是这件事情,慕容云舒没有放轻松,反而有块石头重重地压着她的心口,让她喘不过气来。

    “不是这件事情,那是什么!”

    “为什么我的心那么乱?”慕容云舒捂着心口,说道。

    心越跳越快,甚至还在隐隐作痛。

    “云舒。”苏彦看着慕容云舒,犹豫再犹豫。

    他的欲言又止让慕容云舒更是慌乱。

    “到底怎么了?你倒是告诉我呀!”慕容云舒莫名地哭出来,“苏彦,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她感觉到自己哭了,伸手一摸,手背上全是泪珠。

    怎么了?她怎么哭了!

    苏彦没有回答,他伸手将着慕容云舒抱到怀里。

    “云舒,我要去帝宫了。”

    慕容云舒静静地听着,她直觉事情不是这么地简单。

    “皇兄没有子嗣,所以我是新任帝君。”当许公公过来宣旨,苏彦怔住了。

    帝都那边怕苏墨的死引起朝堂大乱,苏墨让许公公过来宣布旨意,再公布他的死讯。

    “新任帝君?”慕容云舒重复着苏彦的话。

    苏彦成了新帝君,那么苏墨?

    “他那?”慕容云舒听到自己的声音变了。

    苏彦将着她抱紧,他柔着声音慢慢地说道,“皇兄没了。”

    “没了!”慕容云舒听到这两个字,猛地将着苏彦推开。

    “什么没了?”她含着泪珠,笑着问苏彦。

    “你是说苏墨他死了!”

    苏彦朝她点头,应道,“是的。”

    “皇兄昨天去的。”

    慕容云舒感觉到风吹得自己很冷,她“呵呵”地笑笑,转过身子走回房间。

    “这风吹得我真冷,我得回房间去。”

    南城的风不冷,吹得人暖煦煦的。

    慕容云舒说冷,不是她身体冷,是心寒了。

    她是恨苏墨,可是没有爱,哪里来得恨。

    “怎么可能没了?”走到房间的慕容云舒轻笑着说道,“他怎么可能没了?”

    她自言自语地说道,眼泪从眶里跑出来得更多。她进房间后将着房门关上,当着环顾四周的时候,慕容云舒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苏彦不可能骗她的。

    他死了!苏墨死了!

    慕容云舒泪珠汹涌地流满面容,“他死了,我哭什么!”

    她说着,伸出手背摸去脸上的眼泪,可是越摸越多,越摸她哭得越厉害。

    “云舒。”门口的苏彦看着慕容云舒这个样子,知道慕容云舒到现在爱的那个人还是苏墨。

    她和苏墨相爱多年,哪怕是苏墨负了她,她的心里也还有他。

    来的时候,苏彦一直想着要不要告诉慕容云舒,许公公说的那些话。

    如果慕容云舒知道,不知道心痛成怎样?

    她若是不知道,他再用心待她,她一定还是会留在他的身边。

    只是,想到死去的苏墨,苏彦不忍了。

    更是因为他知道,慕容云舒爱的人还是苏墨。

    “云舒,过来宣旨的许公公说,皇兄是吐血心碎致死的。”

    他看着慕容云舒颤动着的后背,继续说道,“皇兄爱你,自始至终都爱!”

    “三年前,他外出狩猎,想着猎获一只狐狸送给你,跌落马背。”这件事情慕容云舒知道。

    “傅嫣凑巧将他救起来。”

    “她早爱上皇兄,一直想得到皇兄。在救起皇兄后,她给皇兄喂下一种秘药。”

    “此药霸道恶毒,皇兄每晚被傅嫣喂下此汤药,起初的时候是将你忘记,慢慢地,药性入骨,对深爱之人是厌恨至极。”

    “皇兄恨你,不是他不爱你。”

    苏彦亦是含着眼泪说完,他一直以为自己对慕容云舒的爱甚过苏墨,到现在才知道,苏墨爱慕容云舒不逊于他,甚至比他更多。

    “在你离开后,他得到真相,将着傅嫣处死。”

    “为了将你想起,他日日让许公公说你们过去的故事,想将那段记忆记起。可是药性霸道,毒性早就遍布皇兄全身,他如果继续喝下,倒是可以无事。”

    “只是皇兄执意将你想起,不愿再碰那药。”

    “最后,他头痛万分,心碎致死。”

    苏彦的话说完,慕容云舒早听得是泣不成声,她“啊”地尖叫出声,靠在门板上大声地哭着。 手 机 上百 度  搜 索: 我 ♂的 ♂书 ♂城 ♂网   免费看更多女 频 精 彩 小 说 哦!

    “苏墨!”

    他非不爱她,是太爱她。

    门外的苏彦听到慕容云舒凄惨的哭声,含着泪珠,心痛地说道,“许公公说,皇兄临死前一直念着你的名字。”

    “他说,若有来生,定不相负!”

    若有来生,定不负你相思之情。

    “定不相负!”蹲在地上的慕容云舒哭着笑出来,“他走了,将着我一个人丢下,这叫不相负吗?”

    “苏墨,我恨你!”

    慕容云舒没有和苏彦去帝宫,她也没有留在南城,而是去了边疆小城,那个与苏墨相遇的地方。

    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她留下来了,十月怀胎,她生下一个漂亮的女儿,取名叫苏倾城。

    春去秋来,慕容云舒独自带着苏倾城等着那个不可能再回来的人。

    若有来生,定要让她再遇到苏墨,让他重爱自己一世。

    (完)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