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何大员外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尖端博士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四章丛林狼的诱惑
    当龙组特工开着直升飞机,突入到新撒旦教的营地时,新撒旦教头目金玉泽大喊大叫,他妄图让自己的手下为自己尽忠。

    听到了龙国直升飞机的声音,新撒旦教的那群小丑就只顾自己逃命,他们没有人再把自己所谓的教主当一回事情,崔任瑟对新撒旦教头目金玉泽说:“我们加入这个狗屁的新撒旦教不过是捞钱而已,你别把自己太当真了。”

    新撒旦教头目金玉泽这才明白,他把大家当傻子,大家也把他当做傻子,都是戏,这戏就看谁的演技更真一些罢了。

    秦志玲他们拿着枪冲了进来,我也带着道格拉斯的雇佣兵,参加了联合行动,这次我们的情报,人员和配合可谓完美。

    我们用电子干扰装置,切断了他们的通信联系。

    我们用特有频率的卫星电话,互相通信。

    那些愚蠢的新撒旦教教徒在我们的点射中,纷纷倒地身亡。

    马群自从离开河谷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它们远远地逃离了她的火堆和喧闹。

    她把小马牵到山洞旁喝水,由于秋天的溪水已从高水位回落,在两岸留下一片棕色的泥浆。艾拉的脚一踩就吱吱作响,脚上溅满了红棕色的泥点。这使她想起了莫格乌在诸如命名那样的仪式上使用的红色赭石浆。她用手指沾了点泥浆抹在腿上,然后开心地笑了,又用手捧起一些泥浆。

    我正想找些红赭石,看来这倒可以作为替换物。艾拉闭上眼睛,回忆着克莱伯在给她的儿子命名时所作的一切。她能回忆起他那满是皱纹的老脸,眼皮搭拉下来盖住了眼睛,他的大鼻子和下垂的眉毛,以及低低的倾斜前额。他的胡子变得稀疏而杂乱,头发也脱落了,不过她仍记得他在命名那天的情景。并不算年轻,可处于他权力的顶峰。她曾经爱过那张神奇的多皱的老脸。

    一下子她深藏的感情又复苏了。她对失去儿子的恐惧和看到碗中那红赭石浆时的喜悦情景。她艰难地尝试忘掉这一切,可喉咙中的哽咽仍无法消失,她擦掉了眼泪,忘记了身上的棕色泥浆。小马驹朝她探过身去,紧挨着她躺下要求爱抚,就像她懂得艾拉的需要似的。艾拉跪了下来搂着马头,把前额贴在肌肉坚实的马脖子上。

    这就算是你的命名仪式了,她想,又一次控制住了自己的感情。泥浆从她的指缝间挤了出来。她用一只手捧起一些,然后用另一只手伸向天空,就像克莱伯总是使用的简化单手手语一样,呼唤着亡灵的出席。接着她又犹豫了,不敢肯定自己是否应该在马的命名仪式上引来部族的古老亡魂——他们可能不会同意的。她用指头蘸了一点手中的泥浆,在马脸上划了一道,从额头直到鼻尖,就像克莱伯当初用红赭石浆在杜尔克的眉毛和鼻尖上划的那样。

    威尼,“她大声地说,用了正式的语言。“这个女孩的...…这头雌马的名字是威尼。

    小马摇着头,想甩掉脸上那些潮湿的泥浆,这把艾拉逗乐了。

    这些很快就会干掉和脱落的,威尼。

    她洗了手,背上一篮子谷物,慢慢地走向山洞。命名仪式让她太多地联想到了她的孤立处境。威尼是个温暖的小生命,缓解了她的一部分孤独感,可当艾拉走到河滩时,眼泪还是禁不住地流了出来。

    她牵着马驹走向通往岩洞的陡坡,这部分地减轻了她的悲伤。“来吧,威尼,你能走上去的。我知道你不是塞格羚羊,只是你还不习惯而已。

    她们走到洞口平台的顶端,然后进入洞中。艾拉拨开封着的火堆并开始煮食物。此时小马驹正在吃草和谷物,看来它并不需要特制的食物,可艾拉还是为它煮了谷糊,因为它喜欢吃。

    她拿出那天早上打的一对野兔,走到洞外,趁着天还亮将它们剥了皮,然后带回来煮食,把兔子皮卷起来以待将来处理。她已经积聚了大量的兽皮:各种野兔的和仓鼠的,及她猎到的各种动物的皮。她也不知道怎么用它们,可她还是小心地处理和保管好它们。冬季这些毛皮也许会派上用场的,要是天气太冷时,她会把这些都堆在身旁的。

    白天变短和气温越来越低了,她一直在筹划着过冬。她一点也不清楚冬天到底会有多长多艰难,这一直让她担心。突然袭来的焦虑驱使她马上就去查看积蓄,尽管她对自己的储备了如指掌。她查看了篮子和树皮容器里的干肉、水果和蔬菜、种子、干果和谷物。她又查看了堆在离洞口最远的黑暗角落的新鲜水果和植物块根,以确信它们没有腐烂。

    在靠洞后墙处堆着木头和野地里捡来的干马粪,还有一大堆干草。另一边的角落里则堆放着专为小马驹准备的一筐筐谷物。

    艾拉又回到火堆边查看在一个编得很紧密的篮子中煮着的谷物,将在火上烤的兔子翻了个身,然后走过靠墙摆放的床和个人用具,去审视堆放着的药草,根须,以及挂在搁物架上的树皮。她在离火堆不远处的坚实地面上埋入一根木柱,这样在晾干调味品、茶叶和药物时能使它们多接受些热量,可也不会离火太近了。

    她用不着再照顾部族中的其他人,因此也用不着太多的药草,可她在伊扎变得太虚弱以后一直保管着她的药库,而且她也习惯了在采集食物时也一并采些药草。在药草架的另一边是分门别类的各种材料:木块、树棍、草和树皮、兽皮、骨头、几块石头,甚至还有一筐子从河滩上弄来的沙子。

    她不想过多地操心那漫长、孤独和死气沉沉的冬天琐事。可她知道冬天将没有那种既有盛宴又有故事听的庆典,没有新婴儿将诞生时的期待,没有闲聊,没有交谈,不能再和伊扎或尤芭讨论药物知识,也不能再看到男人们谈论打猎技巧的场景了。她只能计划着把时间消磨在制作特殊物品上——越难做越耗费时间就越好——使自己尽可能地忙碌。

    5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