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卢弃石的无需申请自动送《鬼叫崖往事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章节目录 二、探洞初交手
    二、探洞初交手

    那天,也是我闲着无事,我问杨老忠:

    “小杨天天上山,都没事,而小王一赶夜猎,就遇上‘东西了’。我舅舅一进山也碰上脏东西!这真让我们搞不明白?”

    杨老忠说:“这其实也没什么,你不惹他也会没事。要我讲出什么大道理,我也讲不清,但是通过了我所讲的这些故事,再有机会,我领着你们探一次山洞,你们什么都会明白的。”

    一听说探山洞。我和小王顿时都来了精神。我说:

    “探洞自然喜欢,够刺激。不过,小王可能不符合探洞的条件,上次掉了头发,还有我舅舅为他治疗,现在我舅舅走了,他若再次掉头发什么的,给他整治的人都没有了。”

    小王一听到我说他不符合探洞条件摆出一副要拼命的架势。睁圆着双眼,额头的青筋暴出老高,涨红着脖子和脸儿。有好几次都好象想张口,我想,他一出口便一定是骂娘,狗嘴长不出象牙。可那天,他话没出口。

    这场势,自然逃出杨老忠的双眼,他笑着说:

    “你们俩个都行,人多力量大,再一个小王会打猎,正好做个开路先锋。”

    我笑着说:“我倒不是不让他去,就怕他碰到鬼剃头或其他什么的,以前有我舅舅为他整治,现在舅舅不在了,他再一出事,那怎办呢?谁给他治?搞不好他家里那位将会离他而去。本来他己口吃,再瞎折腾,整出个秃头、或没鼻子、没耳朵出来,他家里那位不跟他拜拜才怪呢!”

    杨老忠说:“你是为他好,只要他知道,不造成隔阂就好,然而,这些小亊情都别太在意,我们上山探洞,人多自然有人多的好处,不寂寞,遇事也好商量。”

    我说:“那我们定个日子,准备带些啥东西。……”

    “日子肯定要捡个黄道吉日,有宝剑带宝剑,没宝剑的带上大砍刀也行!到时侯,我会通知你们的。……”杨老忠一本正经地说。

    ……

    我和小王回到了家里,小王头发长好如初,鬼剃头的阴影荡然无存。在家无所事事,自然重操旧业。他又开始干起打猎的事来,只不过在白天去打猎,还不时叫上我一起去,在夜里他是再也不敢去的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转眼间,便一个多月过去了。把杨老忠捡个黄道吉日,要去山上探洞的事渐渐地淡忘了。

    一天,小王和我正准备去打猎,杨老忠派人送来口信说:

    “五天后,我们准备上山。自带宝剑或砍刀及干粮……”

    我的老婆一听说我要上山探洞,要带干粮,做来大大小小麦饼……

    小王家包了的是粽子。

    到了第五天,我和小王带着刀剑干粮,来到杨老忠家。杨老忠说:

    “大家把自已所带的刀剑检查一遍,该磨的磨一下。”

    我的宝剑是舅舅用过的,曾经有过刺伤了那东西的光荣历史。据说是祖传的,曾经当年国清寺一行方丈开光过的。锋利无比。锋利归锋利,我还是磨了,老话说:“磨刀不误砍柴时”,接下的探洞,谁知道会发生啥事情呢?

    一切都准备就绪,就出发了。

    那是冬日的上午,天空弥漫着淡淡的雾气。我们一行四个人,杨老忠、小杨、小王和我。

    老杨说:“我们耽搁了这许多天,主要的是等待我的一个朋友,这个朋友懂阴阳,识鬼妖,是擒魔除妖的高手,所以他特别的忙。我一个月前跟他打了招呼,好不容易等到他答应定在今天来,我一看,是黄道吉日,且又是甲子日,冬甲子是天赦日。是最好的日子。”

    我说:“你的朋友也够有心的,我们等他一个多月值了。……”

    老杨哈哈地笑了起来说:“你还真的夸了他!可谁也料不到今天一早他过来,辞掉了,说实在抽不出时间,既然抽不出时间,我们就不叫他了!难道没了他,地球不转了不成!”

    我说:“你们既是朋友一场,这样一搞,就不是那个味了。……”

    老杨笑着说:“当然这话只是对你们说说,在他的面前,我不可能是这话,总之,在上山探洞的问题上我不会找他了!”

    大家边走边说着,不知不觉己进入鬼叫崖山口了,山路渐渐陡峭起来。树木也开始茂密,阳光透过古木浓阴间隙,倾泻下来。洒在崎岖的山路上,斑斑驳驳;山泉在山涧里哗哗地奔唱;远处的深岙里不时传出几声狼鸣,几声猿啼;显得分外神秘。阴森森的山风袭来,使人毛发悚然,不寒而栗。

    大约又向前挺进了一里之遥左右,山路开始更加陡峭起来,两边的树木也更加密匝。阳光早被头顶上的树木枝叶挡住。他们仿佛走进了一个山洞。

    小王悄悄地告诉我们,那天夜里,他就在这里出事的。

    我们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杨老忠说:“你们要安下心来。越是这种时侯,越要安下心来。慌乱无济于事。”

    这时突然山岚四起,浓雾滚滚。

    杨老忠说:“大家都靠近些,从现在起,大家大脑都要冷静。都要听指挥!”说着从腰上解下一只小竹桶,这小竹桶是用竹节做成的,竹节子锯岀一截,一头凿个洞做个木塞子,装上茶水用木塞子一塞。头上还留下一点,钻个洞眼穿上绳子,可系在腰上,一般山里人都会有一只。

    只见杨老忠从腰上解下绳子,倒掉茶水。把自已的尿撒了进去,塞上木塞。

    小杨见老杨解下竹桶,倒掉茶水。跟老杨一样。小杨也倒茶水,撒上尿液,塞上木塞备用。

    这时,一阵沉闷的怪声自远处传来,似乎山峦都在微微地颤抖。紧接着,一阵震耳欲聋的:

    “哈……哈……哈…”笑声自远而近,大家顿觉得头皮发涨,毛骨悚然。大家都本能地握紧手中的宝剑、砍刀。自我壮胆。

    杨老忠教戒道:“大家要沉住气,要听指挥。”

    这时,“哈……哈……哈”的声音一步,一步逼近,浓雾中隐隐约约……。说是迟,那时快,杨老忠和小杨的尿液一齐泼向那怪物……

    于此同时,我和小王也一齐出手。我从剑鞘一抽出宝剑,只见一道火光射向怪物……

    6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