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二头鱼的无需申请自动送《旧日降临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下半场
    瞬间火云邪神青灰色的庞大身影就已经化作一道漆黑的残影贯穿空气拉出虚幻的轨迹与李长明手中骤然升起的剑光碰撞在了一起,激起剧烈的空爆。

    轰轰轰!

    巨大的震动从道场中央两人的碰撞处接连不断的传出,弥漫而起烟尘四散而起,砖石碎块如同暗器般飞射而出,此情此景就好像是两只巨兽在搏斗厮杀一般将整座道场都震颤的摇晃起来。

    “该死的家伙!”

    秦佑倒提长剑,面色阴沉的背对着仍然躲藏,逗留在道场大门处妄图观战的学员们沉声喝道:“无关人等暂时退出道馆大楼!”

    说完他也不顾学员向后飞快逃离的身影,手中长剑剑身轻颤化为一道森寒的剑龙幻影直冲战圈。

    【元剑秘典——游龙】

    “是元剑秘典!”

    “三长老与大长老同时参战绝对不是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武道家可以抵挡的!”

    “黑流,这就是武道家的实力吗?比起真正的魔女如何?”

    白樱耳边响起众人的议论双眼闪烁着好奇的光芒牢牢注视着场中激烈的战斗,尽管到场上空现在充斥笼罩着弥漫四散的烟尘,但在些许原罪魔力的帮助下,她还是可以模糊的看见一些激烈的战况与四射的火星。

    “当然是魔女的力量更加强大!”黑流坚定的话语从白樱的脑海中响起,作为从原罪魔力中诞生的天生神灵,她在没有陨落之前几乎可以算作是魔女的极限,自然深刻的了解魔力的恐怖之处,在黑流的眼里武道,异能,甚至是仙法都只是一种低劣的手段而已,远远比不上魔力运用灵能的效率。

    “小樱,别理会这些不怕死的家伙,我们暂时先出去。”黑流不断催促着白樱,让她快速的远离这座正在不断晃动的道场,随着场中央秦佑的加入,战况愈发激烈,而火云邪神的凶悍气势明显的被两位武道家的强悍秘术所压制下去,即将落败。

    但是黑流蔓延而出的感知却清晰的感受到了那个自称为火云邪神内在恐怖的力量,绝不仅仅是现在所表现出来的那样,还有着更加深沉的邪恶隐藏在他的身体内部!

    “好好好,我知道啦。”白樱一步三回头的看着道场中央升腾而起的巨大烟尘,凭她的眼力自然难以看出火云邪神的内在能力,但是白樱通过优秀的眼力却不难发现流于表面的火云邪神即将要落败的现实,所以现在她走的比之前要果断的多。

    随着白樱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道场大门口,走向电梯间。

    道场之外此时似乎也逐渐看出火云邪神即将在两位长老的联手之下落败,仍旧不肯离去,痴迷观战的学员们难以抑制的发出了低低的欢呼和激动的呐喊。

    “好样的,我元剑道的威势不容任何人侮辱!”一位教习脸色涨红,紧紧捏住了双拳。

    回忆起之前那位教习凄惨的死相与韦致远的惨死,他不由得涨红了脸,露出浓郁的恨色与惊喜,他的目光在此时似乎已经透过浓密笼罩的烟尘看到了火云邪神惨死的场景。

    场中受到两位长老联手夹击的火云邪神状态也的确不容乐观。

    殷红的鲜血丝丝缕缕的从他原本光洁的额头流淌而下,黑色的鬓发凌乱的散落在脑海,原本整洁的黑色西服也变得破破烂烂,被纵横的剑气切开无数豁口。

    “厉害,真是厉害。”

    火云邪神略显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惊喜和棋逢对手的喜悦,作为天夏第一杀人魔自愿被关押进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的他原本就是因为高手寂寞,追求清净之下的无奈举动,现在刚一出院就遇到如此强大的对手,几乎让火云邪神心中压抑十数年的杀气都剧烈沸腾起来。

    但是对面的敌手心中的杀意却是比火云邪神更加暴虐。

    “老家伙,下一招就杀了你!”

    秦佑在有着李长明压阵的情况下,见到火云邪神虚弱的模样,在大弟子死去之后一直压抑的恨意,杀意终于在此时爆发而出,畅快的露出扭曲的狞笑道:“受死!”

    双眼之中狠辣的神色一闪而逝,并指成剑在剑身一抹,秦佑手中长剑剑身骤然闪过一道银亮的光泽,哪怕是在烟尘笼罩不散的道场中也猛然间闪烁出耀眼的明光。

    【元剑秘典——明光】

    随着一道耀眼的明光骤然贯穿长空,秦佑的身影手持长剑笔直的刺向站在场中已经虚弱不堪的火云邪神。

    李长明倒提长剑站在秦佑的身后,眼神闪烁不定,在他的眼里,凭借目前火云邪神的状态在他的压迫下硬吃师弟一剑定然是必死无疑的结局,站在原地仅仅用气机与武魂将火云邪神压制锁定的李长明现在已经在考虑此次事件该当如何善后,并且怎样才能将幕后主使快速抓出了。

    不过要让死人开口说话也不是没有可能...正在李长明皱眉思索幕后可能隐藏的对手的时候,场中的情况再次出现了变化!

    烟尘在不断的沉降之下缓缓消散,露出道场中央已经完全裸露的黑色地表和仿佛被巨力碾压的砖石碎块。

    两道身影此时正在一片寂静之中僵持在场地中央,秦佑手中长剑穿过火云邪神竭力阻挡的手臂,狠狠地刺入他的胸腹,殷红的血液从伤口蔓延,逐渐流淌到银亮的剑身之上,向下缓缓滴落。

    秦佑眼中狠辣的神色闪过,正要再度发力贯穿火云邪神的胸腹,将他完全击杀的时候秦佑就突然见到眼前原本已经濒死的敌人的脸上骤然露出了一个极其古怪的笑容。

    那绝对不是将死之人会露出的表情!

    “嗬嗬...”

    濒死的火云邪神将长剑用肌肉死死夹住,不断淌出鲜血的嘴唇蠢动着突然轻轻道出了一句极其细微的呢喃,这低沉的声音已经完全不是火云邪神之前的声线,更像是隐藏在这具躯壳内的另一个邪恶的灵魂所发出的阴沉低语,让秦佑顿时变色,内心的预兆突然惊醒,让他毫不停留的弃剑向后疾退而出。

    “谢谢你,现在...该轮到我了!”

    肌肉骨骼在火云邪神原本的尸体表面迅速的扭动,变换,血月光辉对于血系武道加上傲慢分支的强化能力两两相加的恐怖掌控于肌体,内脏,甚至骨骼精密到极点的操纵以及主体无时无刻的注视,让火云邪神逐渐失去生息的冰冷身躯与沾满鲜血的面孔乃至身形在瞬间就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当烟尘逐渐消散,场中的情景变得更加的清晰,秦佑此时已经放弃手中的长剑骤然疾退,一张脸上露出了惊骇无比的表情倒退到了师兄的身前牢牢凝视着眼前再次复活的敌人。

    并不仅仅是复活!

    这简直就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不只是身形,面孔,就连浑身的气质,气场也在瞬间重铸,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已然死去的火云邪神的胸口肌肉搏动将原本死死夹在胸腹内的长剑缓缓挤出,伤口在长剑离体之后迅速愈合没有流下一丝鲜血。

    “下半场...”

    用沙哑的声音缓缓开口,重新恢复生机的男人的躯体上的面孔已经与之前截然不同,男人的脸上赫然出现了三条扭曲的刀疤,他的手指更加纤细,骨节凸出,虽然仍旧穿着那身破烂的黑色西装,但当他眨动着一双死灰色的眸子将秦佑的长剑倒提在了手上,左手轻轻舒展将其紧紧握住的那个刹那,无边无际的森冷煞气宛如浪潮席卷奔流。

    8}f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