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我是你张老师的无需申请自动送《我的桃木剑不可能这么萌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五章 镜子
    宋九月自诩是个见过世面的人——残骸断肢、狰狞面孔、开膛破肚、肝脑涂地、死法千奇百怪的人或非人、各式各样光怪陆离的尸体、糊在镜子上的脸皮……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

    在进入自己的家门前,他也设想过自己可能会看到什么,但却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他已经不再是个1小菜鸟,抗呕吐的能力,还是锻炼出一点儿来的。

    但在打开门后,宋九月,沉默了。

    自己家宽敞明亮的客厅里,米黄色的布沙发上,桃夭夭穿着一件长长的t恤,下衣失踪,两条修长白皙的腿搁在茶几上,怀抱一桶爆米花,津津有味的嚼着。

    似乎是听到了开门声,桃夭夭扭头看过来,对上宋九月的眼睛,眼睛眯成了月牙,发自肺腑的笑着:“你回来啦!”

    下班回到家的男人,看到自己可爱的女朋友慵懒的坐在沙发上,还甜甜的欢迎自己回家,那种感觉,无比美妙。

    宋九月同样如此,他看着桃夭夭,嘴角微微上扬,点点头:“啊,回来了。”

    恍惚间,他已经分不清幻境和现实,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迈步往屋里走去。

    “砰!”

    “卧槽!”宋九月捂着额头,骂骂咧咧的后退一步。

    他感觉自己转到了什么东西,伸手摸去,却发现在门背后,立着一张将门口完全覆盖住的巨大玻璃。那玻璃干净透亮,恍若无物,若不是伸手去摸,还真不容易看到。

    “什么东西?”宋九月皱着眉头,叩起食指在玻璃上敲了敲,发出沉闷的响声。听起来,玻璃很厚。

    试探性的打了一拳,宋九月倒吸一口凉气,甩着震得生疼的手,埋怨道:“夭夭!怎么回事?你把咱家当银行柜台了呀?”

    桃夭夭没有理他,歪着头看向门口,甜甜的笑着。

    看着那副笑脸,宋九月心里的小甜蜜忽然荡然无存,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虽然桃夭夭在看着自己的方向,但她看得,不是自己。

    后背忽的一凉,宋九月猛地眼前一花。待他甩了甩头,重新恢复视力后,却惊愕的发现,一个人,穿过自己的身体,走进了自己的家。

    那个男人穿着一件白色的呢子大衣,背影高挑苗条,正是现在的女孩儿最喜欢的类型。在他走进屋子后,整个房间里忽然亮起桃红色的微光,天花板上,霎时间落英缤纷,朵朵桃花飘落。

    空气中响起了不知从何而来的欢快歌曲:“?暖暖的春风迎面吹~桃花朵朵开~枝头鸟儿成双队~"qing ren"心花儿开——”

    伴随着独特的bgm,桃蓁蓁撩着鬓角的碎发,粉面含春的向桃夭夭走去。

    宋九月有点儿懵,什么情况?

    “哈哈!”客厅里,桃夭夭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娇嗔道:“瞧你那模样!”

    桃蓁蓁笑笑,脱下大衣,随手挂在门后的衣架上,举手投足间,带着主人家的轻松余裕:“不好看吗?”

    桃夭夭羞答答的低下头,两颊微红,从鼻子里嘤咛出声道:“好看……”

    宋九月:喂喂喂!好看个屁啊!还有你这莫名其妙的娇羞是什么鬼啊?!我怎么从没见到过啊?!

    没人理会宋九月的内心独白,桃蓁蓁走到桃夭夭身边,自如的坐在沙发上,伸出一只手,揽住桃夭夭的肩膀。

    桃夭夭脸上满是小女儿的娇羞,小鸟依人的躺在桃蓁蓁怀里。

    看着自己的女朋友枕着别的男人的胸膛——那个男人还比自己帅,比自己有势力,比自己法力高强,比自己有钱……

    接下来,说不定还会上演什么ntr剧情呢!

    宋九月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哪里还有顾忌,拔出短刀,径直劈向阻挡自己去路的玻璃。

    “哗啦!!”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破碎声,碎玻璃洒落一地。

    宋九月径直冲向门里,却又是一声闷响,被弹了回去。

    “该死……”头上身上沾满了碎玻璃,宋九月揉着撞得肿起来的脑门,在一阵头晕目眩中站起身。

    不知何时,他竟然已经置身于自家的客厅里。客厅和往常一般宽敞明亮,只是米黄色的布沙发上,空空如也。

    “夭夭?夭夭?!”宋九月大声喊着,将各个房间的门全打开,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桃蓁蓁?!王八蛋,给老子出来!”找不到桃夭夭,宋九月自然而然的转移了矛头,开始叫骂,“你要是个站着尿尿的,就出来跟爷面对面说话!”

    方才的ntr幻境,还有之前一朵桃花幻化成的假“桃夭夭”,已经为宋九月清晰的指明了幕后黑手——桃蓁蓁。

    不知道这家伙忽然对自己下手,是为了讨债,还是其他什么莫名的原因……但这王八蛋妄图绿自己的不良居心,已经然宋九月对他深恶痛绝,如果今天不打断他的腿,宋九月觉得自己在今后的修炼中,念头都不会通达。

    “王八蛋!出来啊!”宋九月涨红了脸,用自己很有限的词汇量叫骂着,却没有任何回应。

    骂了一阵儿,宋九月也乏了,喘着气,给自己倒了杯水,一饮而尽。

    虽然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还在不在幻境里,但宋九月抱着“既然渴了就要喝水,绝对不能委屈自己”的想法,毫不设防的喝了个饱。喘息了一阵儿,他抹着脸上的汗,忽然感觉脸颊上有点儿疼。

    低头看向自己刚擦过脸的手背,有淡淡的血迹。或许是方才脸颊被碎玻璃划破,伤口又渗进去了汗水,这才开始疼的吧。

    “老子这么帅的脸……”宋九月余怒未消的嘟囔着,往卫生间走去,打算清洗一下自己的脸。果然,在面对情敌的时候,男人会比以往更注重自身形象。

    走到盥洗池旁,宋九月捧着水抹了把脸,仰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脸颊上多了一道伤口,伤口不深,在清洗过后已经看不到其中的血迹,配在宋九月阳光帅气的脸上,反倒又增添了些许的阳刚之气。

    “啧啧,果然,人要是长得帅,留疤都好看。”宋九月自夸着,对着镜子轻轻抚摸着自己脸上的伤疤。

    以往他也没这么注重外表,但经历过方才那一幕的冲击,桃夭夭满面娇羞的说出那一句:“好看……”的模样,一直印在宋九月心里。

    果然,这丫头也是颜控啊……

    宋九月腹诽着,对着镜子来回端详自己的脸,半是欣赏,半是给自己打气似的嘟囔道:“我这模样,也不比桃蓁蓁差多少吧……风格不同吧……大概……”

    靠!好心虚!

    宋九月皱着眉头,为了提升自己的男性魅力,开始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做表情,打算让自己变成多角度无死角的型男。

    “这是看到夭夭时温柔宠溺的暖男微笑……{ ̄3 ̄}a”

    “这是看到小泠时候慈祥和蔼的慈父笑容……o{ ̄▽ ̄}d”

    “这是给阿喵梳毛时候帅气又不失谄媚的殷勤讪笑……{????}”

    “这是云吞撒娇时的冷漠脸…… ̄— ̄”

    “这是看到桃蓁蓁时的高傲不屑一顾…… ̄へ ̄”

    “这是把桃蓁蓁踩在脚下时的春风得意……{??ˇ?ˇ?}”

    ……

    “嗯,我皱眉的时候是不是看起来更冷酷更帅气一点儿啊……”宋九月想着,额头挤出一个“川”字纹,对着镜子装酷,甚至还双手抱胸,摆了个pose。

    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确实很帅,不比桃蓁蓁那个b差多少。宋九月满意的点点头,一脸的王霸之气,看着紧绷着的耍帅脸,忽然绷不住了,忍俊不禁的笑起来。

    哈哈,可真是……宋九月跟着镜子里的人笑了起来。笑了几秒,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不对啊!我刚才明明没笑啊!笑没笑过我自己心里肯定有逼数啊!

    宋九月惊愕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在他万分肯定自己现在应该是惊愕脸的时候,镜子里的自己却仍然笑得前仰后合,捧腹不已。

    于是,

    镜子外的宋九月o{?Д?}っ

    镜子里的宋九月ヾ{^?^}?

    差距一目了然。

    宋九月有点儿慌,退后一点,惊恐的看着镜子里笑成sb的“自己”。

    镜子里的“宋九月”笑了好一会儿,似乎终于笑够了,渐渐冷静下来,看着外面的自己,笑而不语。

    不一会儿,镜子里的人微笑着,张嘴说了些什么。

    宋九月听不到任何声音,但却莫名的读出了对方的口型:

    “呀!被你发现啦!”

    ……

    找不到,

    找不到,

    还是找不到、

    灭霸满头大汗的冲出最后一间教室,视学生们诧异的目光如无物。

    他已经搜过了所有的教室,却仍然找不宋九月的身影。

    “嘶……”灭霸微微咧嘴,手腕又开始隐隐作痛。或许另一边的神侯已经等不及了,又开始催促自己。

    但是……灭霸挠着自己的光头,同样心急如焚。他能感受到那片妖气弥散的幻境就在自己附近,可他却始终不得其门,找不到入口。

    明明已经找遍了所有的教室,却一直看不到宋九月的影子。真要说起来的话,就只剩下……

    卫生间?

    男厕自己已经找过一遍,还有女厕没去过。会在那里吗?

    灭霸走到卫生间门口,面露纠结之色。上课铃已经响起,但女厕门口仍旧拍着长长的队伍,年轻的女孩儿们或是低头玩手机,或是三三两两的低头耳语,不时小声笑着,场面看起来分外和谐。

    但是……你们能不能滚去上课啊!让贫僧进女厕去看看好不好!

    “阿弥陀佛。”灭霸低下头,暗暗自责。自己方才,又犯了嗔戒了。

    “有人吗?!喂!”隐约可以听到女厕里,有重重的敲门声。一个女生似乎不停敲着隔间的门,还不忘和同伴抱怨着:“我在这个隔间儿门口拍了半天,里面的人怎么还不出来?生孩子呐?!”

    “你可少说两句吧!”旁边女伴连忙劝道,“说不定是厕所坏了,故意锁上的。实在不行,你来我这儿!”

    卫生间里有些女生不满的抱怨起来,说些:“你怎么1插队啊?!”之类的话。

    灭霸眯起眼睛,心里知道那个隔间必有蹊跷。

    又等了十多分钟,卫生间里的女生们才渐渐散去,各自回教室上课。灭霸左看右看,见四下无人,一个箭步窜进了女卫生间。

    隔间都大敞着门,只有最里面的一间仍旧反锁着。门上贴着“无障碍卫生间”的标志,一般来说,这种隔间就算坏了,也会贴上“维修中”、“请勿使用”之类的牌子。

    灭霸试探性的推了推门,理所当然的推不动。想了想,他灵机一动,捏住鼻子,学着保洁阿姨的声音道:“有人吗?打扫卫生!”

    没有回应。

    看样子只能硬闯了。

    灭霸想着,跑到隔壁隔间,打算纵身翻过去。

    可惜,并不是所有的和尚都是武僧。从身材上来看,精于佛法的灭霸看起来并不像是身手矫健的模样。果然,在一番尝试后,灭霸满头大汗,却一直没翻过去,反倒踢翻了旁边的垃圾桶,沾着各种秽物的厕纸棉条姨妈巾洒了一地。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灭霸紧张的直打佛号,臃肿的费力攀爬的背影,看起来像是买橘子过月台的父亲。

    “喝啊——”终于,在持之以恒的尝试后,灭霸终于抓住了机会,吱亚作响的隔板上方,胖乎乎的身体,一多半儿都翻了过去。

    “呼!冷静冷静!慢慢来,把脚挪过去……”灭霸小声说着,慢慢给自己打气。

    身体已经越过了天堑,剩下的,只要平稳着陆就好。

    然而,就在灭霸越过隔板,准备稳稳当当落地的时候。

    “砰!”

    塑料隔板终于不堪重负,在灭霸二百来斤的体重的摧残下,轰然倒塌。

    “哎呦!”灭霸惊叫一声,跌倒在地上。

    还好掉落处不算高,灭霸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肩膀,看着马桶1上的人。

    “嗯?!”

    他有些惊讶——马桶上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宋九月神志不清的昏迷着,躺在面色发白,同样失去意识的杨淼怀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的桃木剑不可能这么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8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