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间歇性诈尸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圣母是如何炼成的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糖醋排骨(二)
    当楚城藏着凶器追上去时,安暖正在下楼梯。

    似乎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她有些奇怪的回过头来,看到楚城之后便有些释然了。

    “是我落下了什么东西吗?”她一边说着一边看向楚城空空如也的手。

    楚城动动胳膊,把藏在腰间的剪子挡住:“没有,是我想问你件事。”

    安暖看起来不太明白。

    果然长得好看的人就是有优势,做起无辜的表情来都是那样真实,这张脸真的很难让人把一些不美好的事和她联系起来。

    虽然很难,但是楚城还是强行把二者联系起来了。

    “你见过我们,就在昨天。”陈述句,不是疑问的语气。

    站在楼梯上的安暖动动睫毛,似乎有些不解。

    她背着光,表情有些不清晰,但楚城还是能看出她仍是那幅万年不变的样子。

    他看着楼梯上的人:“昨天中午,你在任霖死亡的位置。”

    这话一出,安暖突然动了一下。

    她微微抬头,挡住了部分从身后照射过来的光芒,看着楚城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来:“没有哦。”

    楚城终于看清了她脸上的表情,无辜,不解,带着笑意。

    他盯着那张天真无邪的脸:“我看见你了。”

    安暖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深:“没有哦——”

    楚城没有出声,只是低头看着她。

    女孩也抬头看着楚城。

    她脸上的笑容渐渐加深,嘴角越扬越起,最后弯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

    她眯起眼,嘴角几乎上扬到两边的脸颊,整张脸都扭曲变形起来。

    那诡异的笑仿佛定格在了她脸上一样,如同浓妆重彩的小丑。

    弯曲着的嘴裂开一道缝,再度从其中发出尖细到几乎变了声的声音:“没——有——哦——”

    明明是正午时分,楚城却觉得有点冷。

    “你在干什么?”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年轻的女声。

    楚城微微侧头看去,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应该是这里的护士。

    护士奇怪的看了一眼楚城,然后顺着他刚才的视线向楼梯下看去。

    楚城也跟着转回头。

    少女又重新装上了自己完美无瑕的脸,正温柔的对着护士笑着。

    您祖上怕不是唱京剧的!

    护士看到下面的安暖后目光中带上了点诧异的情绪。

    而楼梯上的少女也没有过多停留,她笑着向楚城摇摇手,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少女的背影,护士的表情有点神秘莫测。

    她瞅一眼旁边的楚城:“你喜欢她?”

    楚城摇头,我才不会喜欢个变脸如同翻书的女人。

    “哦”护士正想着什么一般点点头:“那你可得小心一点,别被刚才那个人给骗了。”

    说的是安暖。

    楚城有点诧异,安暖这人怎么看都是纯良的少女,被卖了都会傻到帮人数钱的那种,但这护士对她的印象似乎不好?

    “你以前见过她?”楚城问道。

    “其实也没见过几次”护士握着手里的药瓶叹口气:“但这么一个女孩子,即便只见过一次也能很清楚的记住吧?”

    这是大实话,她整个人就如同和煦的光,在人群中一眼就能够看到的那种。

    护士接着开口:“头一次见的时候她就是陪着个男孩来的,两个人看起来像情侣,我当时也觉得这女孩又有礼貌,又漂亮,挺好”

    “但是没过几个月,好像是连两个月都没过,她又来了”

    “这次换了个男孩,两个人看起来挺亲密,看来是换对象了,当时我心里虽然有点咯噔,但也没多想”

    “高中生换对象也不算什么大事,可能是和前男友时间长了,闹矛盾了,分手了”

    “也算是正常”

    护士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今天是我第三次看见这小姑娘”

    “早上的时候她来过,好像又换了个男朋友,离上次时间不远,对了,她新的那个男朋友就是你今天探视的那个”

    “我每次瞅她看那些男孩的时候,都是眼睛里带蜜,看着你的时候能把你甜死,那些个男孩也都挺害羞的,看样子是没谈多久”

    “我就想好好一个姑娘,整天来来去去的谈恋爱,也不能说她人品有问题,就是安分不下来”

    “而且对谁都蜜里调油那个样,好像见一个就喜欢一个,不然就全都是装的。”

    所以她这才让楚城小心安暖,看样子也是怕楚城被她勾了魂去。

    好在楚城的魂暂时还没出窍,还能思考一些事情。

    他微微皱起眉头,然后开口问道:“护士姐姐,你还记得这女孩之前的两个男朋友长什么样子吗?”

    被叫姐姐的护士有点心花怒放,掩饰的笑了一声:“具体样子我也记不清了,那女孩太扎眼,我当时光顾着看那姑娘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回想着:“但是当时她们是来干什么的我好像还记得点。”

    身为一个护士,虽然忘了人的模样,但来医务室干什么的她还是记得的。

    “第一个男孩好像是后脑勺上被什么给拍了一下,拍出到血印子来,我好不容易才把他的头给包好”

    “因为来这包头的人不多,那姑娘又有点特殊,我就记得特清楚。”

    头上的血印?楚城记起了林暮云给自己的资料还有宿舍柜子隔板上的血迹。

    任霖的尸检报告上说他后脑勺上有一道长形疤,是不久之前形成,所以护士说的这个男生显然是任霖!

    出现了!

    安暖这个人已经和一个死者以及一个有牵扯的人扯上关系了。

    “第二个来的男生嘛……”护士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来拿药的,具体拿什么药我给忘了,但是我记得他脸上好像有疤”

    第二个死者张伦的脸上的确有疤,就在眉角处。

    “好像是在眉角那地方……”

    护士也验证了他的猜想。

    楚城深吸一口气,现在这个天使一样的少女已经和两个死者都牵扯上关系了。

    似乎是她每交往一个男朋友,就会死上一个男朋友?

    这么说的话下一个死的应该是王浩琦?

    想到这里他向王浩琦病房的方向看去,不巧正好和快步走出来的胖子对上了眼。

    胖子手上攥着安暖留下来的那封信快步走来:“楚城,出大事了……”

    .。:m.8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