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抹茶Mao的无需申请自动送《穿越之我的霸道王爷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76章 他的苦肉计
    饶是苏槿若……这般聪慧之人,一时间也没能理解,沈寒城的所言之意。

    似是察觉她的不解,沈寒城盯着苏槿若的眼睛,缓缓道:

    “本王难得受伤,不论你……留下的原因是什么,错失了这次的机会,你便再也没有时机,可以离开本王。”

    原来,他的言外之意,是这个……

    她没有趁他受伤,府内人心晃荡之际离去……

    苏槿若微微垂眸,低语道:“我没有想过……要离开。”

    沈寒城猛地抬头,黑眸倏然收紧。

    随即……

    他的眸光有些黯淡下来,“她从来不会说这种话,难不成……这又是梦?!”

    又……?!

    苏槿若心头一紧,只觉得心口一窒,疼痛泛滥的说不出话来。

    何时起……

    她竟成了他的心头刺?

    以往……

    她真的……伤他至此么?!!%^*

    沈寒城看了苏槿若一眼,见她面色微微苍白起来,他敛了敛眸。

    突然,他将水杯置在一旁,将她强行拽下来,苏槿若一时没有防备,被他按在怀里。

    他的眼睛逼视着她,“若是她知道本王受伤,不仅不会……来看本王守在本王身边,她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趁机离开,这才是她,冷血无情,没心没肺的苏槿若,你说是不是?”

    怀中……柔若无骨的女人沉默了一会,然后应道:

    “这样的苏槿若,一定不爱你。”(!&^

    可……

    为你留下的苏槿若,一定爱你。

    沈寒城的瞳孔微微放大,复杂压抑的神色滑过眼瞳之中,只是稍纵即逝。

    修长的手,撑在她身体的两侧,指尖隐在被单之上,微微有些颤。

    他道:“勉强她成亲,依她的性子,定然很不甘心,可本王万万没想到……她不仅是不甘心,便连与本王相处,她都很难受,更何况是……喜欢本王。”

    苏槿若的眼眸清黑沉静,她定定的看着沈寒城,“所以,你准备放她走?”

    “不可能!”

    似是因情绪的波动,喉间那抹不适再度涌上,沈寒城忍住咳意,才道:

    “不说本王还活着,即便本王死了,此生,她亦只能冠上本王的姓,谁也觊觎不得……”

    真是霸道……

    苏槿若哑然失笑。

    有时候,换了一种角度或者思考方式,果然有不一样的收获。

    她看了沈寒城片刻,随后她抬头……吻住了他的唇。

    哪怕这个吻,只是蜻蜓点水,却令沈寒城……当场呆住。

    清秀的面容浮现红晕,苏槿若力求沉稳的开口:

    “既然此生,我只能冠上你一个人的姓,那就好好养伤,我们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

    宫里波涛汹涌,朝堂之上亦是四海翻腾,他们若是再不和好,只怕……

    会出大乱子……

    苏槿若将沈寒城微微推开几许,沈寒城却倏地扣住她的双手,反客为主,低头吻了下去。

    淡黄色的光芒,轻轻地照在屋内。

    他将她……围困在自己的怀抱里,寻找她的唇……重重的压在她的唇上,不肯放松丝毫。

    他的吻极为霸道,肆意吞噬着她的呼吸。

    彼此的气息交织缠绕,苏槿若的视线,迷离的看不清他俊美的容颜。

    沈寒城在她的唇上一顿蹂‐躏过后,终是停下喘‐息。

    “槿若……”他的声音暗哑低沉,语气却是极为的坚定:

    “本王不会给你机会反悔。”

    “好。”

    ……

    由着……刚刚的动作有些大,拉扯到伤口。

    苏槿若连忙为沈寒城换药,待一切完成之后,沈寒城的视线,依旧如影随形的……落在她的身上。

    目光灼灼。

    刚退下的红晕悄然浮现在脸上,苏槿若暗自吸了口气,她看着沈寒城,道:

    “我先去拿点膳食给你,你等我一会。”

    “不,”沈寒城的心情很好,眉眼间都染着笑意,“本王要吃你煮的食物。”

    “好。”没有迟疑,苏槿若乖巧应下。

    刚想转身,却又被沈寒城唤住。

    苏槿若抬起眼睛看他。

    沈寒城坐在床榻之上,伸出手,他细心的为苏槿若整理衣襟。

    适才的意乱情迷,她白皙的脖颈间,不其然多了几个暧‐昧的红痕。

    苏槿若俏脸绯红,眸光有些不自然的到处乱转。

    她的反应落在沈寒城的眸里,唇角不自觉勾起。

    他给她披了件厚厚的外袍,在她的耳畔低语:

    “其实,本王可以不吃旁的……”

    苏槿若的心里一紧,听沈寒城的声音缓缓道来:

    “槿若,你可以献‐身给本王,让本王吃个够……”

    深沉的夜色,笼罩在金碧辉煌的深宫中,像个坚硬的爪子,无形之中……

    将深宫里的每一个人,牢牢抓住,勒住他们的脖颈,让他们压抑的……难以喘息。

    幽幽庭院,风声寂寞檎。

    女子站在房间内,玲珑身姿挺立,美丽的蝴蝶锁骨……在衣襟出若隐若现。

    她静静的看着,另一侧身着粉嫩宫装,打扮艳丽的女子,沉默不语魍。

    勾魂的眼睛里,却隐隐透着鄙夷与嘲讽。

    宫装女子怒火三丈,气不过……便将梳妆台上的珠宝首饰,挥落在地。

    噼里啪啦的,发出刺耳的声响。

    她指着静默不语的女子,手指气的发颤,“周双清,你给本妃滚,滚的越远越好,滚!”

    夜色昏沉,屋内……只有几盏小灯照明。

    微弱的灯光下,双清的唇角……泛起一丝冷笑,微不可见的,还带了一丝恨意。

    “香美人……你还当自己是贵妃娘娘?!早在主人魂归天际的时候,也就注定了你的下场……

    你不为主人谋划不说,还处处帮着九王爷,却不舍得他知道,如今落得个流放冷宫的下场,又怨得了谁?!”

    香贵妃死死的瞪着双清,差点咬碎一口好牙,“父亲是咎由自取,然起天下的主子,他本就不该有所奢望,本妃这般做,只是看的比他清楚……啊!”

    话未说完,香贵妃美丽的脸上,结结实实的……被人甩了一耳光。

    香贵妃的唇角溢出血丝,她脸色骤变。

    香贵妃抬眸瞪向掌锢她的人,却见眼中人的面色……有些扭曲,愤恨的回视着她。

    “你什么都不懂,主人不甘做人下人有何不对,男人本就该有强大的野心,你——身为他的女儿,又是他的属下,却狼心狗肺的帮着外人做事,传递消息,你才是最该死的那一个!”

    ……

    七王府。

    看苏槿若……脸颊通红的离开卧房后,齐神医挑了挑眉,眸色了然。

    他推开木门,走进卧房。

    沈寒城用过晚膳过后,正坐在榻上审阅文件。

    听见动静,他并未抬起眼睛,而是翻了一页,用朱笔在上面做了个记号。

    齐神医看了他一眼,寻了个地方安稳坐下。

    他笑道:“看你,人都走了老远了,还满面笑容的……给谁看?”

    沈寒城唇角笑意未减,之于齐神医的调侃,他并没有回答,而是问:

    “她的情况怎么样了?”

    略微沉吟,齐神医道:“怕是有些麻烦,我并不知道……她可以承受多少。服用红莲盛果,会有一种冰火两重天的痛苦,一会冷的成了雪人,一会热的……像进了火炉里烤着一般,并伴随着一定的头痛,她会难受的想撞墙,但只要她熬过了两个时辰,之后,她便可以继续练她的武艺,不会再有副作用。”

    沈寒城倏地抬头,“当初你怎么没说……服用了红莲盛果后,她会如此难受?”

    “我又不知道,你真的会去摘红莲盛果……”齐神医耸了耸肩,“我更不知道,你还会如愿以偿的,摘到红莲盛果……”

    沈寒城面色一沉,齐神医再补一刀,“依她的婢女所说,她练得武艺,该是至阴至寒,红莲盛果为火性,冰火相交,想要融合,又谈何容易?你师兄只是个神医,又不是神仙,至多开个药方减轻她的痛苦,真正的煎熬,只能由她来承受,我亦无法改变。如果你不想她承受这种痛楚,大可让她自废武艺,偏生你又舍不得,师弟……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做人莫要太过贪心!”

    沈寒城深深的蹙起了眉毛。

    当初便是知道自废功力,苏槿若会有多痛苦,所以他才会费尽辛劳的……去为她摘取红莲盛果,为她治疗。

    岂料,在此方面,他的师兄竟对他有所保留……

    明明只是说……用药促进融合,不会让她过于难受的……

    见沈寒城的眉毛拧成一条直线,齐神医摇了摇头,叹道:

    “其实,服用红莲盛果,虽说有一定的危险性,但却无性命之忧,反而……若是挺过时辰,她的寿命,以及各方面皆会有所变化,有益无害,也挺好的,关键在于你舍不舍得,她同不同意了……”

    有益无害……

    沉默良久,沈寒城道,“本王会劝她的。”

    闻言,齐神医笑,“还有一点,我补充一下,一旦服用红莲盛果,至少一月……不可行房‐事,你可得要掂量着点。”

    不可行房‐事……

    还……一个月!

    沈寒城的脸果断青黑,“你就不能一次性说完?!”

    ……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