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沃水良木的无需申请自动送《隐形迷案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章节目录 三零六章:清零(八)
    此时的杜觇怒了,一个转身起脚向黑物踢去,却踢空了,黑物并不理睬,趁机溜走了。

    “斘册所说的透明肚是我小时候的状况,现在已恢复正常,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杜觇解释道。

    “杜觇,真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最好了,你还是跟我们回去好好过正常的生活吧,不要在这个混乱的地方纠缠了。”淮涣说道。

    “杜觇,作为首座不能保护自己的属下,应对事件束手无策,以致隆武堡惨死,就如朱生幡所说,你根本不是我们的首座,你究竟是何人?竟敢冒充我们的首座!”斘册逼问杜觇道。

    “斘册你太放肆了,竟敢如此对首座说话,就让你尝尝昆器的厉害吧!”肖微可说道。

    “好呀,尽管施展你的本领吧,我的身体历经透清液、莲花雾、正心水和智圣剂的浸染,已经变得百毒不侵了,你能奈何我吗?还有,肖微可温柔可人,善容慈面,根本不象你这样凶神恶煞,歹毒阴辣,你究竟是何方妖姬,竟敢在隆家地头撒野!”斘册怒斥肖微可说。

    “首座不是有首符在身吗?快快教训这个奸贼吧!”朱生幡道。

    杜觇看看自己luǒ lù的上半身,也不哼声,连忙转身走入里门。斘册想跟着前去,被肖微可扬刀拦住,只见那把刀刀刃处已微卷,估计是刚刚劈不中黑物,砍斩在地上弄成这样的。

    斘册意欲绕过肖微可强闯,但是肖微可却不相让,二人在那里时峙了好一会。

    对峙间,一个人从刚才杜觇进去的门走出来,只见那人身穿黑袍,头戴罩帽,脚穿高靴,完全看不清他的真面目,那人紧接着大声喝道:

    “首座在此,不得无礼!”

    “你是首座?请示首符以验证。”斘册质疑道。

    “他就是杜觇!从他的声音可以判断得出。”淮涣急忙说道。

    杜觇并不答话,伸出右手露出手表,左手搭在表上轻按,只听得“哒哒”声响起,与此同时一道耀光刹时亮起,紧接着一束幽冥的lán guāng转动着,蓝圈逐渐扩大,直到半径有十米左右才停下来。

    之后,一阵幽幽暗香传来,令人觉得一阵舒松,紧接着大家都昏昏欲睡,然后一个个或伏在桌上或倒在地上昏然睡了过去。

    奇怪的是,杜觇自举手按着手表后,再也没有其它动作,而是和其他人一样,缓然倒睡在地,肖微可亦然,全场一片寂然。

    稍缓一刻,只见何殊抬起头来扫望全场,见到没有任何动静,便迅速爬起来,跑向杜觇睡倒处,抓起他的右手,试图脱开他手上的手表,不知是紧张还是不晓得解开方法,手表仍然死死地卡在杜觇的手腕间。

    何殊急了,连忙捡起肖微可身边那把刀,对准杜觇的手腕砍去,只听得“哐”的一声,砍刀卷口落地,而杜觇的手腕处只留下一道痕,并没有被斩断。

    何殊吃了一惊,又伏在地上小心翼翼地通过手工脱表,还好,经过耐心掰扣,终于把手表脱开,并把它戴在自己手上。

    整理调校好手表后,何殊迅速走到大贡、淮涣和朱生幡面前,分别给佢们喂上一粒药丸,又在侍卫腰间拿到钥匙把朱生幡和大贡的座位卡锁打开,然后又赶到斯朗润、古青冈和力本所处的位置,摸索着分别给他们喂药丸,再用侍卫身上的钥匙摸索着帮他们打开束缚着的铁链器械。

    朱生幡、大贡和淮涣等人逐渐醒来,都睁大眼睛看着现场,久久没有说话。

    还是淮涣打破了现场的寂静,她大叫一声“杜觇”时,也把隐形人斯朗润和古青冈吵醒了,而力本也缓缓现形,现形过程扭曲的状态令大贡十分惊讶。

    “杜觇,你怎么啦!快快醒醒!”淮涣伏在杜觇身上哭道。

    “现在不是哭泣的时候,快快冷静下来!现在郑重向大家宣告,所有人立刻撤离这里,否则随时会有危险,这里将作为一个囚室,暂时囚禁这些人。”何殊劝淮涣的同时又对众人说。

    “不,我要带杜觇走!大贡,快过来帮忙扶他!”淮涣大喊道。

    “杜觇是一个危险人物,不能把他带走,等日后我将他的魔性去除才能放他zì yóu。”何殊答道。

    “我不管!我要带杜觇回家,我不管!大贡,快快!”

    大贡犹豫地看着淮涣,并没有走近杜觇,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他感觉刚刚做了一场梦,亦真亦幻,竟忘记了此次随何殊来这里的目的。

    冧了一会后,大贡终于回过神来,马上环视全场,看到斘册还在沉睡,便四下寻找武器,意欲将斘册杀掉。

    大贡终于看到了那把卷口的刀,便迅速冲过去,执起刀,再风火火地向斘册所在的位置冲去。

    “不许动!”

    说话的是何殊,此时已站在大贡的面前挡住去路。大贡此时火气正旺,根据没有把瘦小轻弱的何殊放在眼内,他一把将何殊推开,继续冲向斘册。

    此时大贡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扯着他的裤脚,不让他前进。他回头一看,是刚才那个黑物肖微可称之为狗器扯着自己。

    “大贡,再不听我的说话,可能大家都逃不掉,现在需要理智!”何殊说道。

    “大贡,快来帮忙看看杜觇,他怎么现在还没醒来?”淮涣在那边叫道。

    “这里还有很多隆家的人,我怕他们赶来时又有新麻烦,现在快点撤离!我带你们来到这里,就要保证你们的安全,你们都不要节外生枝了,否则这个保证就会失效,我会将你们留在这里,让你们自生自灭。”何殊急道。

    任凭何殊的劝说,淮涣无动于衷,只是紧紧拉住杜觇不肯离去。大贡由于受到狗器的牵制,也不能对斘册予以报复,便转过身来,走到淮涣身边劝她离开,但还是无济于事,淮涣铁定了心要将杜觇带走。

    突然,一阵惨叫传来,大家一看,只见朱生幡手中拿着一把利刃,沾满了血,站在斘册身边,斘册的颈中满是鲜血,朱生幡把斘册杀了!

    “好样的,朱总,痛快!”大贡欢呼着。11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