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过境秋风的无需申请自动送《晴空开裂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章节目录 第357章 脱柙而出
    听白思孟这一说,最为激昂的江尚书也噎住了,啊啊两声,声促气短,胀红了脸。

    白思孟趁势痛下说词:“列位大人,目前之计,只有先逃出天牢,纠集旧部,拥戴皇太子,一起讨逆反正才是正办!

    “皇太子目前在毓华殿守孝——为太后守孝——却也岌岌可危。那假皇帝也不须下旨,只须遣一宦竖,持三尺白绫,就能置他于死地。

    “危机重重,间不容发。各位素称忠忱,为何如此危险时刻,面对先帝血胤断绝,竟还无动于衷呢?”

    这话说得十分激切,五大臣里最冷漠最泰然的陈相国都不禁矍然而起,与同僚仓皇相顾,说:“这便是真的了?!若——若事情真个如此,岂能坐视不管?我们——我们——”

    一个个忙不迭的,都要站起来走路,说是要到外面看看究竟是真是假。若是真的,决不能不管。但有那沉重的镣铐拖累着,眼前挣都难以挣扎起来。

    白思孟忙摇摇手说:“列位大人且不要忙,我去取钥匙。”说完就往看守卫室跑。

    小蒋怕看守挣脱了束缚,为防不测,也跟着来到守卫室,一路赞声不绝道:

    “白哥你真会说。那些糟老头,救他他还不待见!幸亏你一席话,说得他们口服心服!”

    白思孟笑道:“这就叫士大夫!刀架在脖子上了,还要逞气节,闹愚忠!见识虽然不怎样,那份勇气和无我精神却叫人不能不佩服!所以就当是拯救大熊猫,也得把他们救出去。如今这样忠烈的人再也没有了!一眼望去,满朝尽是墙头草。”

    “都是墙头草?哪边风大往哪边跑!”小蒋眨巴着眼,“那救了以后,下一步怎么办?”

    “这就不难办了。让有气节的人去带领。好在将相俱有,登高一呼,少数人一冲一叫,也就形成大势了。大势一变,大多数人都随大流,就又是一个天了。不是他们都信那一说吗——识时务者为俊杰……”

    没时间废话了。刚来到看守室便听到远处一阵急骤的铜铃声:“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在静夜里,铃声显得特别清脆。

    “不好!”白思孟一个箭步跨到门前,探头一看,只见那绑得粽子似的看守已经起身跪着半立起来,用嘴咬着桌边一根麻绳,全身一屈一伸地拉动着。

    妈的!他急冲进去,向前一脚猛踢,把那看守踹得连滚几滚,铃声也停了。

    但就这一下,远处监狱正门边的守卫们已经惊醒,纷纷爬起穿衣,尖声大叫:

    “老徐那儿出事了!快起来!犯人闹事了!”

    不到一分钟,远处的栅门前已经聚集了一堆人,火把乱晃,嚷道:“开门!快开门!”

    小蒋性急,举枪对准闪亮处就是一扣,砰地一声爆响,栅门那儿一人惨叫着倒了下去,余人大骇,都退了几步,嚷叫:“砸砖头了!大家小心!”

    枪声消歇,白思孟拿着一把绞上弦的竹弩出来,看了看,连箭袋递给小蒋说:“就一壶箭,先射着。这回麻烦大了!我先去牢房开门解铐子!”

    他迅速跑回牢门,用从看守那儿找到的大钥匙打开了囚室的厚重铁门,又逐一给五人打开了手铐脚镣,扶他们站了起来。

    刘侍郎惊惶地问:“外面打起来了。没有接应的人么?”

    白思孟笑笑道:“万参议长和朱医正在外面接应,这里就我们俩。”

    刘侍郎慌了,说:“这天牢足有百十号人把守,你们仅有两人,这如何打得出去?”

    白思孟笑道:“你老忘了——我们在芦河的耿庄打死那么多老仙儿,他们的飞靴飞翅都被我们缴获了,我们岂不也能飞了?”

    “啊?”刘侍郎又惊又喜道,“这么说,你们也成仙人了?”

    白思孟笑道:“是缴了他们的飞靴,像他们一样飞,不是变成他们那样的仙人。那些混蛋仙人都是我们的敌手,剩下不多,还要继续剿灭才行!”想想又添了一句,“现在的假皇帝就是个老仙儿!他也会飞!”

    刘侍郎吃惊得直眨眼,说:“他也是?你是说仙人飞进宫来弑君,冒充我皇上了?”

    白思孟想起他至今还未看到揭露张国丈父女弑君的那份揭帖,哼一声道:

    “可不是!他就是张本希张国丈!父女联手,在翠华殿杀了皇帝,后来又杀了皇后等人,这才嫁祸于七王爷和你们五个!你们个个都是替罪羊。”

    牛羊都是祭祀用的牺牲品,替罪羊这个词儿虽然陌生,但意思明白,刘侍郎有什么不懂?

    听说是张国丈,又听说在翠华殿,还说是嫁祸,前后一连贯,他不禁恍然大悟,立刻便相信刚听到的一切都是真的了,不禁一阵悲痛,流下泪来,咬牙呜咽道:

    “天哪!天哪!原来是张贼!此人向来狡诈,阴狠毒辣,因女而贵之后,仍然不改分毫。老夫早知他不是良善之辈,不料今日……嗨!诸君!张贼悖逆,竟敢肆行篡弑之事,血溅宫廷!君父之仇,不共戴天!我等——我等——”

    他愤激得说不出话来。众大臣听了,也都相信老皇帝已被杀死,都号哭起来,叫道:

    “呜呼圣上!英明仁慈,亘古少有,不意天不佑我新夏,竟至遭此不测!臣不能随銮护驾,以死卫君,都罪该万死,罪该万死了!”

    白思孟表面上不慌不忙,心里其实急得要命。

    倒不是怕冲不出去,而是牢里面一闹腾,外面知晓,大厢车就呆不住,一定得跑,还保不齐被巡兵追到。

    这几个老先生,满腔的忠孝节义发泄得真不是时候!

    但这是何等大事痛事,也没法不让人哭。直等他们发泄了一通,白思孟才急忙插言道:

    “列位大人,时不我待,要报仇就得先冲出去!留得青山在,才不怕没柴烧。我先背哪一位?”

    见他们互相看着,又要揖让,白思孟笑道:“不必多礼了,我就拣近的背吧!”

    说着他就把挨自己最近的刘侍郎一抓,就手上肩,一躬身就跑出铁栅,直冲到通道边,向小蒋喊了一声:“顶住!”然后便拐进通道,随手掏出左轮枪,扳开机头,砰地打了一枪。

    枪响过后,见确实没人,他这才一脚蹬开铁门,望了望,手一摸腰,呼地飞起。

    乌鸦在树上等了半天,远远看见,喜悦地尖叫一声:“来了?”便上前盘旋。

    白思孟轻喝一声:“别叫!”身体一扭,便斜向一窜,笔直地飞出高墙去。

    [本章完]7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