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意赅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刑与凶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章节目录 第28章 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周倩欣没直接回答,只扫过他们四个一眼。

    又是那名女实习生站了出来,说:“应该不会错了!受害者被系着重物后沉入水底所形成的束缚伤有轻微生活反应,而解剖尸检所得出的结论,也绝大多数都指向溺死,虽然溺死反应叫正常情况轻。”

    “从这方面考虑,虽然结论有点超乎想象,但受害者应该系溺死无疑!具体的说,则是濒死期溺水,导致死亡。”

    周倩欣面无表情的问:“确定么?”

    女孩犹豫片刻后,笃定的点头:“确定!”

    “你们俩呢?”

    另俩男生对视一眼,也点点头。

    “答对了。”周倩欣叹口气:“只不过,你们明明在解剖开始之前,就有了这方面的怀疑,为什么不敢说出口呢?”

    “身为法医,在判断受害者死因的时候,一定要面面俱到,不能有所疏漏,哪怕再超乎想象、再离奇的可能,只要有事实论据支撑,并无法证否,便应该将这一假设给提出来,明白吗?”

    “尸检工作,很多时候就是在应用排除法逐一证否的过程,倘若不能提出相应的假设,又如何去证否,去排除他?”

    “而解剖之后,明明所有的器官形态学、病理学特征都指向溺死,那不就该得出死者系溺死这一结论吗?”

    “你们记住了,法医学本质上,属于司法鉴定学科,必须遵循循证医学的基本要求,即基于证据实践,一切以证据为准,靠证据说话,而非靠自己的主观经验和主观判断。”

    “简单来说,主观经验、猜测与判断,仅仅是为尸检工作提供个方向和侧重点,但若与证据相冲突,则必须第一时间调整自己的猜测,以得出与事实相符的结论,明白?”

    “明白了!”四人异口同声道。

    周倩欣又看向小华:“小华,你现在回答我,为什么在受害者死因已‘明确’的情况下,还要费时费力去做这个解剖?”

    他呃了两声,赶忙组织语言,说:“因为,所谓的‘明确’,其实只是我的主观猜测,而事实上,受害人根本不是死于损伤性、失血性休克,而是死于溺死引起的机械性窒息。”

    “虽然纵使没有‘抛尸’这一行为,受害者最终也可能临床死亡,但归根结底,他是死于溺水,即劫匪的‘抛尸沉河’行为导致受害人死亡。”

    “所以,从客观事实及逻辑关系及司法鉴定实务出发,‘抛尸人’得为受害者的死负主要直接责任,为直接凶手。”

    “而其余劫匪,虽然也很大程度上导致受害人死亡,算重要行凶人之一,但本身所背负的责任,仍旧应区别于‘抛尸人’,属次要间接责任。”

    “毕竟,从某种程度上讲,受害者溺水时仅是濒死,倘若及时就医,仍旧具有救回来的逻辑上的客观可能,哪怕可能性微乎其微,哪怕歹徒们根本没有送受害人就医的主观意愿。”

    “换句话说,我们法医得出的结论,很大程度上会影响乃至左右劫匪歹徒们的罪责。”

    周倩欣满意的点点头:“嗯,说道重点了。”

    “不过,你其实没必要扯这么一大堆。简单来说,我们的任务,就是锁定受害人死因,并区分出导致受害人受伤极其伤残程度或死亡这一事实的逻辑上的直接及间接行为人、责任人。”

    小华挠挠头,嘟哝道:“可……周老师,我怎么觉得你说的更复杂……”

    “……”周倩欣无语,随后摆摆手:“行了,这堂‘课’就上到这里,很晚了,都回去休息吧。”

    目送实习生们离开后,周倩欣又大致检查了便尸体及各器官,确认无误,才将器官归于原位,缝合好、擦拭干净,抬入冰柜中。

    ……

    支队长办公室。

    于袁二人听了周倩欣的报告,也失神了瞬间。

    几秒后,于辰才略显纠结的说:“你的意思是,颜偿被绑着重物扔进扶江河的时候,其实还没死?”

    “嗯。”周倩欣颔首:“寻常人,哪怕具备一定的文化水平,其实也很难准确判断临床死亡,毕竟医学是门专业性非常强的学科。”

    “就包括支队许多同事在内,判断人死没死,也都还停留在探鼻息听心跳这种非常外行的水平上,稍微专业以点的,可能还会摸摸颈部感觉下颈动脉脉搏。”

    “但濒死期时,呼吸心跳都会变得极其微弱,单凭触觉是很难感受到的。更何况,纵使呼吸心跳停止,但只要中枢神经系统尚未死亡,其未必不可逆,还有可能经心肺复苏、起搏等方式救回,也就是所谓的假死状态。”

    “所以……歹徒们错误判断了颜偿的生命状态,误认为他已经死亡,因此决定抛尸,其实很正常。这类案例虽不常见,但也并不罕见。”

    于辰苦笑:“哎,他们明明都已经招了,可现在看,明早还得重新提审一遍才行,又得做次重复劳动……”

    “说的啥话,”袁友冲翻个白眼:“这年头,刑事案件可是终身责任制,谨慎点也是好的,从这方面说,你还得感谢小周!”

    “呃,我又没怪小周的意思。”于辰撇撇嘴,伸个懒腰道:“算了,案情已经相当明确,再审一遍其实也不多费什么功夫,也就是走个过场,重新确定他们各自背负的责任罢了。”

    “只可惜,好好个少年郎,就这么没了。哼,这帮劫匪也着实可恶,竟想着利用母亲渴望孩子健康的心态,在颜偿死后再利用断肢断趾等器官管纪思盈骗一笔钱!”

    袁友冲同样叹了口气:“也可怜了纪思盈,竟碰到颜洪羽这样的人渣,摊上这事!”

    周倩欣说:“我现在比较关心的是,卫清清和卫楚楚这两人的所作所为,会怎么定性,又会受到什么样的惩戒?她们也算是这桩悲剧的导火索了,总不能只以‘小三’身份定性?”

    于袁二人对视一眼,沉默不语。

    见此,周倩欣叹口气,闭上眼睛:“纪思盈之于颜洪羽,应该是糟糠之妻吧?”

    “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背信弃义的负心汉,果然没几个有好下场!”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