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抽泣的小丑的无需申请自动送《我是降头师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 兄弟的追求之一
    那是一个青铜葫芦的饰品。

    它的形状古拙,一大一小像两个球一样,葫芦口倾斜向下,一缕缕污秽之气涌入葫芦口,仿是进到另一个空间一般。

    那是紫荆城整个大阵的核心所在。

    青铜葫芦垂吊在上面,每一个晚上都从下方的众人身上汲取源源不断的污秽之气,那是由人的杂念所起,经由阵法所提炼形成的材料之一。

    在葫芦上,方涯感受到一股浑厚的污秽之气,其内蕴含的量,以他的猜测价值不下于一百阴气珠。

    除了青铜葫芦引起他的注意外,还有一个仿若雕塑的赤毒蜈蚣,头部一半缠在青铜葫芦,尾部一端缠在一根铁梁上面,一节节有着金属光泽的鳞片。

    它的体积是普通的蜈蚣几十倍之大,头部的两根螯足是赤红,也正是因为如此,它才被名为赤毒蜈蚣。

    ‘看情况紫荆城没有黑蛊上人的手下,是因为这一只赤毒蜈蚣,那这一只赤毒蜈蚣的实力恐怕还超出了我的预想。’

    方涯坐在位置上,摸着下巴盯着赤毒蜈蚣,在默默估算着。

    ‘这就是蛊,它的力量跟我的力量很是相似,怪不得传言中降头师是脱胎于苗疆蛊术,这一下是敲下石锤了。’方涯把精神散发出去,感知着赤毒蜈蚣的力量。

    在方涯感知赤毒蜈蚣的时候,它动了。

    缠在葫芦上的头颅抬起来,朝着方涯望去,眼部的薄膜睁开了,露出一双赤红的眼珠子,张开嘴对着方涯嘶吼,很是凶悍。

    它就像是说,‘我要吃了你。’

    他的感知貌似是激怒了赤毒蜈蚣。

    坐在位置上的方涯微微一愣,对于赤毒蜈蚣的凶狠有了新的一番认知,还是做着不动,实际却是暗自做着戒备。

    不过,他的戒备只是一个谨慎的态度,他一点都不担心赤毒蜈蚣会袭击他。

    依他的估计,他的感知既然激怒了赤毒蜈蚣,恐怕会让与赤毒蜈蚣心神相连的黑蛊上人,也会感知到赤毒蜈蚣的异状。

    不出他的预料,下一刻,赤毒蜈蚣的眼珠子浮现了一个身影,穿着一身乌黑长袍,袍上挂着许多奇异物件,有是骷颅头,有是一个类似唢呐的饰品.....

    他的手握着一根手杖,具体的形象却是因力量的影响,模模糊糊,看不太清。

    它微微一点头,像是在对着方涯问候一声,随即又恢复成本来的形状,一动不动。

    待赤毒蜈蚣保持不动之后,方涯重新抬起手掌在猜测着。

    ‘还真是有点好奇,这个青铜葫芦吸纳这么多污秽之气需要多久。’

    接下来的时间,他一直就在默默观察着下方不断上涌的污秽之气,一点一点估算着。

    咿呀。

    门推开了,露西单手托着一个小托盘,上面是一杯鸡尾酒,粉红粉红,有类似方涯喝过的‘红粉佳人’。

    她的更是跟着两个女服务员,其中一人也是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有着各类的小吃,水煮花生,口味凤爪,凉拌海带......

    另一人则是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是一个水果拼盘,有西瓜,哈密瓜,芒果,火龙果......分量十足。

    待女服务员离开房间后,露西开口说道,“贵客,不知是否还有什么吩咐,你的一切吩咐,我们紫荆城一定会竭尽全力做到最好。”

    方涯抬起手掌,扬了一扬。

    ‘这意思是要赶我离开。’

    站在一旁的露西看到方涯的手势,神情一愣,望着方涯专注在下方不断跳动人群,循着视线看着下方,一看,似乎明白了什么。

    紫荆城是一家娱乐场所,亦是一家高消费的地方,进出的人都是有相当的经济能力,所以俊男靓女可不少,更不会穿得很保守。

    下方一堆性感美女在场跳舞,不少是穿着背心,短裤。

    在她的观念中,这个房间是一直以来都是最佳的位置,不知有多少人想要坐进这个房间,只是这个房间专属于她的老板,一般是自用,或是用来接待一些贵客。

    不过,在她入职以来,她很少见到老板用这个房间招待其他客人,屈指可数。

    ‘又是一个小色胚,凡是一个男的都逃不出这个字。’

    她在心中嗤笑着,却也不敢违背,双手合十,对着方涯行一个礼,慢慢退出房间。

    “贵客,我就在外面,随时为你服务。”

    下方其中一个雅座,长长的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是一对双胞胎,其中一个人的头发是高高向后陇,就算是舞厅内昏暗的场景都可以看出他的头发油腻。

    另一人则是普通的碎发,与同胞兄弟不同,他的脸上有一道疤,在左下巴骨的脸庞上,不大,像是故意刻上去的一样,以此分辨两人的身份。

    在两人的身边各有两个妹纸,两人是左拥右抱,不断在与身边的妹纸在欢声笑语,很是欢乐的样子。

    “你好坏哦。”

    其中油背头的男子,嘴里咬着一颗车喱子,手指捏着身边的妹纸下巴,做调戏状。

    呵呵。

    “男人不坏,你们怎么爱。”

    一听身边的妹纸娇媚的话,他很是欢乐,仰头一笑,正巧他看到了感兴趣的一幕,灯亮了。

    “哥。”

    他放下手,喊了一声,对着疤脸男朝着上方努努嘴。

    “怎么了,咦。”疤脸男抬头一望,发出一声惊疑。

    “哥,你知道他是谁么,我倒是觉得很是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能坐进上人的房间,来头应该不小。”

    油背头在做沉思。

    “废话,你这个猪脑子,都用来记住女人,连一点空间都不剩,来头当然不小,我问你,你还记得你的老大的老大是谁。”

    疤脸男怒其不争一样,出声呵斥。

    “哥,你别小看我,老大是上人,上人的老大不就是牡......卧擦,是他。”

    说着说着,油背男想起来了,嘴里嘀咕着。

    “怪不得眼熟,原来是老大的老大的儿子,他怎么来了,年纪这么小就来这种地方,不愧是同道中人。”

    一脸油腔滑调,像是找到知己一样。

    疤脸男的陷入思索,眼眸在闪烁着精光。

    “严肃点,别一副精虫上脑的蠢样子,上人通知我们来这里,恐怕是与他有关。”

    油背男拿起一片切好的西瓜,三两下吃个精光,点头说道。

    “照这么说,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一旦抱上了他的大腿,一定会进入牡大人的眼中,那你我兄弟可就有了出头之日,嘻嘻。”

    他似乎联想到了以后美好日子,乐出声。

    “嗯,是一个机会。”对于自家兄弟的话,疤脸男很是认同,却没有像自家兄弟那么欢乐,而是脸上露出一丝谨慎。

    “不过,就是不知道机会危不危险。”

    油背男抱着身边的妹纸,直接亲上去,随后屏退身边的妹纸,待妹纸走后,他笑着说道。

    “哥,你就是想太多了,世界上能会有白捡的便宜,我们那一次的任务不是有风险,我们可跟人家不一样,道上不是在传芭达亚的四方墓场,四季园,这两间在建‘灵场’可是他的名下。”

    说到四方墓场和四季园,他是露出一丝渴望。

    “对比咱家兄弟,连一片瓦楞都不敢建,与他相比,我们就像是一个打工仔,要是能抱紧了他的大腿,我们兄弟未尝没有机会,建立一个属于我们‘灵场’,到时候就有源源不断的收入。”

    在神秘界中‘灵场’就像是一只会下蛋的母鸡,可以让饲主不断收获鸡蛋,但是这一只母鸡却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养,可以建。

    建立‘灵场’需要相应的力量去保护不受其他力量的影响,这一股力量可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有。

    现有遍布在整个南洋的灵场,要不就是各大势力所属,要不就是属于神秘界的大能个人,亦或是类似方涯一样的人,子凭父贵,投一个好胎。

    剩下的就是一些神秘界人士花大代价去争取大势力放出的一个名额,这个名额可以挂靠在有能力庇护灵场的存在名下,从而让其他神秘界人士有机会去建立棣属自身的‘灵场’。

    只不过,这样的灵场收益要上交一定比例的供奉。

    就连黑蛊上人的紫荆城都是挂靠在方牧的名下,外加倚借外门的名声在外才能建立。

    现在建立的四方墓场对方涯来说,就相当是让他走在一条康庄大道之上,可以不用像同胞兄弟为了修炼的资源抓破头皮,与别人不同,他是不用上交供奉。

    “你说的在理,就算是在他名下挂名,要上交一部分利益也好过现在,以你我兄弟现有的收益,连日常的修炼所需都不够,一份恨不得当两份来用。”

    疤脸男想起两人的现状,略微一阵气馁。

    以他们身为外门三星成员,只差一点贡献分就可以升上四星的实力,除了接取门内任务得到的奖赏,外加一些额外的外快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收益。

    连日常的修炼都要省吃俭用。

    在下方,同胞兄弟在小声交流的时候,大门口处有了一丝声响。

    门被推开了。

    7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