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抽泣的小丑的无需申请自动送《我是降头师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章节目录 第150章 污血化身行走
    晨曦。

    第一缕的阳光自东而来,照耀在世间,驱散掉夜色的残留在世间天地的黑。

    随着时间过去。

    觞墓的火已消,残留了一地的焦土,清风拂过还带起灰尘在天空飞舞,像是对乃密的讽刺一样,让如一座肉山站在觞墓门口的乃密,脸色极为难看。

    他的身后站起五个唯唯诺诺的下属,不时在小心观望对方,似乎想要别人先出头,其中三个是后续赶来,善于跟踪侦查类的秘法。

    “怎么样,你们有没有什么收获?”乃密很平静的询问,语气中却是饱含着正常人都能听得懂的愤怒。

    由于他入觞墓之后依旧是一无所获,焚毁觞墓之人根本没有留给他一点线索,这样有气无处撒的情况让他十分恼怒。

    一座觞墓倒不至于让他陷入缺少修炼资源的地步,可觞墓的焚毁和重建将会对他造成日后的修炼造成一定的影响,必回让他相应减少一些不重要的消耗。

    最重要一点,觞墓的焚毁,一旦找不到罪魁祸首,会让神秘界其他人怎么看待他,尤其是南洋门的长辈,他的老祖‘黑虎’.......

    在他的家族中除了他是备受老祖看重之外,还有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乃珠’,他的好妹妹,同样对他的地位虎视眈眈,更别说其他的同辈时刻准备着落井下石。

    失去了家族长辈的恩宠,那他苦心经营的小势力将会大厦将倾,往日欺压的同辈,与他不对付的长辈,一定不会放过攻讦他的机会。

    到那个时候,他想要全身而退也难,神秘界的家族斗争岂非易与之事,一旦落于下风,他想落得一个全尸都难。

    他还可以承受觞墓焚毁造成的损失,但是觞墓焚毁一事造成的影响,他却不得不担心。

    “说。”

    他转身一见到身后众人的唯唯诺诺,心中已有猜测,不禁冷冷的喝出一声。

    “乃密少爷,一应痕迹尽是被人抹除,我们并没有找到丝毫线索。”下属们一见情况不妙,快速两两相望一样,语带恐惧的说道。

    众人俱是双手合十,低头,齐声请示,“还请少爷宽恕。”

    乃密看着身前众人有些诚惶诚恐,一想到觞墓的焚毁就气不打一处,单手握拳,却也没有丧失理智以五人出气,而是冷声问道。

    “你们觉得会是谁?”

    其实这个问题才是困扰他的所在。

    “你们想到什么就尽管说,我不会怪罪你们。”他看到了众人有些拘束,立刻开口说道。

    “乃密少爷,我觉得会不会是乃珠小姐,她可是一直跟少爷你不对付,觞墓一毁,她有足够的动机。”

    “不,不,不,我不这么认为,最近神秘界的局势十分微妙,我觉得乃珠小姐不一定敢冒大不韪去做这样的事情,毕竟一旦让家族的长辈得知,不旦家规,门规都不会让她轻易躲过。”

    “我觉得是乃珠小姐。”

    “我不觉得。”

    “她有这个动机。”

    .......

    有人赞同,有人反对,各抒己见,只有一人在沉默。

    ‘乃珠么?有这个可能,但是她调派下属根本就瞒不过我,只等黑蝎的回报就可以知道。’乃密一边听着下属的各种讨论,一边思索着。

    “会不会是外门的刘少华所为......要知道前不久,他可是把明辉园这个屎盆子扣到乃密少爷头上,也有可能会是他为了应付外门的‘三邪真人’问责而动手。”

    突然唯一沉默的人支支吾吾的说道。

    他也有些不确定,只是为了让乃密对他的印象更深刻,他的推测极为大胆又具有一定合理性。

    “这个不会吧,他敢如此大胆么?”

    “对呀,他的身份非同一般,这可是有可能成为引起我门与外门战起的端子,我觉得他还不至于胆大至此。”

    “我也觉得如此。”

    “虽说如此,乃密少爷,不过我倒也觉得可以查一下关于他的下属动向。”

    嘟嘟。

    手机的抖动声,很小,却也让这些不是普通人的众人停下了讨论,恭敬的站在一旁,样子有些好奇却又很快掩盖下去,只是竖起耳朵想要倾听。

    ‘黑蝎。’

    乃密掏出手机,露出的来电显示正是他最信任的下属之一。

    庞大的手掌握住小巧的手机,看起来有些别捏,大小不相符,在手机贴在耳边的同时,灰气包裹住手机。

    “乃密少爷。”

    “嗯,结果如何?”

    “乃珠小姐的亲信和交好的其他人也没有聚合在一起的迹象,据三家老的贴身小厮汇报,她昨晚一直在吟风阁向三家老请教蛊术。”

    “这么说,你的意思不是她?”

    “以目前的情况,确实如此,还有在刚才她应该得到了觞墓被毁的消息,已经离开吟风阁,先是找了逅牙,沙鸥......一同去找家主汇报,恐怕是想要集体对少爷你发难。

    另外,关于神秘界中各大势力的成员聚集的情况还在排查,重点关注的刘少华,鬼公子等人亦是没有明显汇聚的情报,恐怕一时间,我们难以找到真凶。”

    “我知道了,乃珠那个小贱人的眼线一定不能断,另外刘少华,鬼公子等人的调查依旧不能松懈,其他的线索也不能放过,能布下遮蔽我的感知的阵法的厉害散修看不上我这一点利益,犯不着为了我的一个觞墓就得罪我南洋门。”

    .......

    乃密的嘴巴不时在动,上下合拢分开,像是在吩咐什么,不过,五人却是一点都听不到他的声音,被屏蔽了。

    下属们对视一眼,安静在等候。

    ......

    西关小区。

    地下室,墙壁一角。

    血在枝干内向上流动,娇艳的花蕾在绽放,红芒大盛,映照着整个地下室红彤彤一片,一个矮小的身影从花蕾迸了出来,逐渐变大。

    红芒消退。

    一个与方涯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站在地下室,褐色的眼眸中残留难以磨灭的红芒,眼眸极为诡异且美丽。

    冰冷。

    没有一丝情感。

    眼眸不似常人。

    以污血降形成的化身,他望了一眼神案上的茶壶,很平淡,根本看不出是在想什么,转身朝外走了出去。

    嘎吱。

    门推开了。

    站在门外是艾,她的手持着一个红色带金芒,可折叠的铅笔伞和一块看时间的手表,同样是一副面如表情的脸色,递给走出来方涯。

    他先是带上手表,后是接过铅笔伞。

    走出门,阳光很大,很炙热。

    手中的伞与四方墓场的烛台类似,都是经由掌握炼器法门的神秘界人士炼制,不是一些威力巨大的法器,而是一些具有神秘力量的器物之一。

    它的功用很简单,正如它的名称‘遮阳伞’一样就是拿来遮太阳,很简单。

    他撑开伞,红色的伞面上有着三朵金色的桃花,以三才之势分布,阳光照在伞面之上,根本穿透不来一丝温度,在伞下很冷。

    冷得就像是置身于空调之下,让‘污血降’的方涯很是舒坦。

    目前来说,方涯并没有在污血降的培养投入太多,暂时只是法降宝的污血降根本不能完全免疫来自太阳的伤害,需要借助一些器物才行。

    他走到门外,等待艾开着另一台车出来。

    发动机的轰鸣声在接近他,他并没有完全合上伞,留出一条缝隙,坐进了停在他前面的黑色车。

    车驶离小区。

    时间来到了七点四十七分,他出门了。

    车在车流中穿行,驰骋在城市的车道上,速度极为快速。

    时间来到八点四十分。

    人民中等法院。

    由于神秘界的事宜,这一场戏并没有放在高等法院,以免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长长的台阶,不少人来到了踏上台阶,有男有女,或是穿着西装革履,或是高雅裙子,或是时尚服装,每一个人看起来都像是成功人士。

    极大多数人似乎都认识,却又有些生疏感,三三两两相互客套一番。

    “你怎么一回事,怎么突然就传出了外门的方涯承认罪行,接受惩罚,这太不可思议了吧,难不成连外门都惧怕了第三局的威势?”

    “谁知道,我也是今天一早就收到这个莫名其妙的消息。”

    “不可能吧,我估计内里一定有问题,要说外门害怕了第三局,打死我都不信。”

    “也不能这么说,第三局毕竟站着佛门和郑家,又与南洋各国官方势力沆瀣一气,也许真有可能压下外门也说不定。”

    “真要是这样,那么我们以后行事岂不是要更加小心,这样搞下去,我们的没法修行了。”

    “对呀。”

    “没错。”

    .......

    这一场秀,单是听到来观看情况的神秘界人士对话来说,某一方面,确实达到了第三局想要的效果。

    不过。

    这也只是解决了表面功夫,实际的暗藏矛盾却不曾真正解决。

    神秘界人士想要修行,必定会造成数目不少的人员伤亡,而第三局想要安稳局势,可操纵的南洋局势的九门势力除了佛门之外,无一家势力支持。

    独木难支。

    不少有理智的人都是看得一清二楚,正如这样,这一场秀才万分吸引神秘界众多势力的关注。

    这些人的身份不一,有是散修,有是其他本地势力的人士,有是外地势力的探子,来的目的只有一个探知外门的态度。

    有时候短时间内的和平,也是在酝酿着更大的风波罢了。

    车停,方涯撑着伞从车内走了下来。

    他的到来,引起了在等候的一些人的骚动。

    “他来了。”

    [本章完]7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