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布衣廷尉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北亭奇案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篝火晚会
    酒饱饭足之后,两人一扫疲态,原计划好好休息,结果却有些亢奋,哪里还睡得着,于是又到四处溜达,结果发现某条街道有个小门,许多游客模样的人陆续进进出出。

    两人不由好奇,随便拦住人问一问,才知道这里七点多钟有个篝火晚会的活动,摩梭族的美女们每天会在这里闪亮登场,这么一来,两人自然颇有兴致,慷慨解囊买了票便入场了。

    走过一条不太长的通廊,便来到一个不大的露天舞台,有些像是阶梯式体育场,四周都是观众席,中间有块平地。但这里地方小,所以只有半面180度向上的台阶,游客们坐在栏杆后面,稀稀散散,坐的还是原始的长木凳。演出还没正式开始,所以大家都还在等待,舞台上空空如也。

    游客们自发地交头接耳,大概在议论些促狭的话题,陈天宇两人只是默默观察,几乎一言不发。

    不熟悉的人和事,他们极少乱发议论。

    大概七点半左右,舞台上过来几个工作人员。将数十根一米来长的树枝搭成圆锥型,并在中间塞满了引火物,篝火晚会想必就要开始了,看台上交谈的声音稍微小些,人群也就渐渐安静下来,偶尔走动的人也不再像猴子般四处乱窜。

    “咦?!”刘紫辰眼尖,她率先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女子身影,娴静地坐在角落里。

    陈天宇讶道:“怎么了?”他顺着刘紫辰的眼神望过去。

    “拉市海那个茶艺师……有意思!”陈天宇的眼睛也挺尖锐。

    刘紫辰想了想:“我记得,她好像叫和,纪屏……没错吧?”她下意识地去包里找名片。

    陈天宇微微一笑:“别翻了,就是叫和纪屏,我印象很深刻。”

    他的目光闪烁,若有所思。

    刘紫辰哼了一声,揶揄道:“对黑皮肤的美女印象深刻?”

    “咳,你这是偏见。”陈天宇乐起来,“我不是对她的皮肤印象深刻,而是她的容貌。”

    刘紫辰自然不傻,她点点头道:“呃,你还是固执地认为,她就是小雅?”

    “我向来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觉。”陈天宇笃定地道,“在我看来,世上的人很多,外貌肤色相似的也不少,但真正神似的可不多。除非孪生姐妹……”

    “嗯,就算是,其实也没什么。”刘紫辰想了想道,“咱们和小雅,毕竟也只是多年前的一面之缘而已,朋友都算不上,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或许早已不认识我们……我听说,好多人对外国人都有脸盲症,或许小雅也是如此。”

    陈天宇摇摇头,他仿佛自言自语道:“紫辰,你别忘了,小雅原本是rb忍术修炼者。她装作不认识我们,内中原因必定不会那么简单……”

    刘紫辰点点头:“嗯,有道理。要不,我找个机会去试探试探?”

    “还是别,咱们暂时静观其变吧!”陈天宇制止了她,“或许她会主动找上门来的。”

    ---------------------------------------------------------------------------------------------------------------------------------------------------

    不多久,舞台上响起了节奏感分明的背景音乐,一群身着奇装异服的女演员们在旁等待上场,不用说,这些人穿的都是当地摩梭族的传统服饰,只不过游客们孤陋寡闻,很少见过罢了。

    刘紫辰用眼角的余光不时地关注着和纪屏的动静,她也有些动摇起来:难道她真的是千雅良子,当年那个助纣为虐、挟虏人质的刺客?眉宇之间越看越像,她忽然觉着有些脊背发凉。

    而陈天宇的注意力竟然完全被舞台旁的一位女子所吸引,这位女子身材高挑,至少一米七五以上的个头,同样穿着摩梭族的服饰,但面若冰霜、眼神淡漠,甚至都没有朝观众席看过一眼。虽然她的容貌与汉族人的审美有些出入,脸方颧高,但有种特别的美感,在一众舞者之间仍旧显得鹤立鸡群。

    真正吸引陈天宇侧目的,并非她的容貌,更非她的身材,而是她的眼神——

    他不期然地想到一个词:杀伐果决!这种眼神似曾相识,但又一时想不起在哪出现过,这让他很是懊恼。自从来到这个城市,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判断力直线下降。

    这种状况是不由自主的,或许是因为旅途的闲适,或许是因为神经的放松,也或许是一种繁华都市特有的麻醉,这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从本质上讲,陈天宇并不是一名真正的警察,他缺少刑侦职业的麻木性,内心反而是特别敏感的。

    这点就与李一亭截然不同。

    两人正在走神间,篝火晚会正式开始了,熊熊的火光冲天而起,不像是引火物更像是汽油点燃,红光映照在众多游客脸上,大家都明显感觉到体内血液的温度在上升,荷尔蒙也在升高。

    姑娘们不失时机地登台亮相,她们排成一个不常见的阵形,在民族音乐的衬托下翩翩起舞,时而活泼可爱,时而整齐划一,时而围成一个圆圈,绕着篝火蹦蹦跳跳。

    游客们纷纷鼓掌,演出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场上的导演或者是主持人在舞台上招手,示意大家可以走下观众席,加入到舞蹈当中,大多数人蠢蠢欲动,但只有少数几个胆大的才敢真正走上舞台,与摩梭族姑娘们牵起手,围着篝火狂欢。

    刚开始,没有人熟悉那看似简单的舞步,动作笨拙、丑态毕露,引得观众席上哄笑声一片。

    但随着舞台上教练的指点,这些“吃螃蟹”的动情之人渐入佳境,很快让台下的观众由嘲笑变为羡慕,于是越来越多的游客走上舞台,阵形也随着人数的增加,变成了双圆形,然后是椭圆形,最后是蛇形,七扭八歪的蛇形。

    陈天宇两人迟迟没有动静。

    刘紫辰有些凑热闹的意愿,但她见陈天宇纹丝不动,也便静悄悄地坐在身旁,眼睛里露出些许渴望,余光继续瞥向某个方向。

    和纪屏也脸色平静,瞪着大眼睛只是看,面带微笑。

    陈天宇不停地观察着舞台上那位领舞者,鹤立鸡群的她,脸色始终一成不变,随着游客的加入,她的眼神中甚至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鄙夷,这让陈天宇更加好奇。

    刘紫辰轻轻捅了捅他的肋骨:“喂,发什么呆?坐在这挺冷的,要不我们也上去蹦达蹦达……”

    “好。”没想到陈天宇颇为干脆。

    刘紫辰微微一愣,很快便欣然地挽着陈天宇离开观众席,走进热火朝天的游客中,他们也不擅长舞蹈,但悟性还是有一点,至少跟得上节奏。

    观众席上就剩下了茶艺师和纪屏一个人,她索性托着腮,在角落里咯咯笑起来。

    “群魔乱舞”大概持续了十五分钟,游客们尽兴地解散阵形,主持人又示意大家可以和姑娘们合影留念,于是相机的咔咔声瞬间不绝于耳,三五成群地围着拍照。

    毋庸置疑,刚才那位领舞者的身边聚集了最多的人群,特别是单身的男游客,更是拼命往里挤,试图与她单独合影。领舞者也不拒绝,摆个pos接待络绎不绝的合影者,偶尔还露出一丝职业性的笑容,看来,这是她的一项特殊工作。

    好不容易轮到陈天宇,刘紫辰在旁开了个玩笑:“快去和女神拍张照片,快,快,我帮你拍!”

    陈天宇苦笑,但他还是依言挨了上去,一股浓烈的脂粉味扑鼻而来,他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刘紫辰就在这时按下了快门。

    “喂,开心点!”刘紫辰埋怨地道,“再来一张。”

    陈天宇正想换个造型,领舞者却突然转头,不再搭理围上来的游客,更是无视陈天宇的存在,仿佛突然有什么重要的事一般,毫不迟疑地径直挤出人群,朝着门外走去。

    游客们试图追上去,但很快便知道没戏了,还算知趣地纷纷败退。

    领舞者施施然跟着和纪屏一起迅速走出了狭窄的小门。

    刘紫辰拿着相机,有些失落,陈天宇却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眉角间露出一丝莫名的微笑。

    “嗬,这么高傲?”刘紫辰随口嘟囔道。

    陈天宇胸有成竹地道:“放心吧,咱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呃,谁?”刘紫辰疑惑地道。

    “当然是有缘人!”陈天宇忽然兴致勃勃地大笑起来。18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