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布衣廷尉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北亭奇案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几个小时后,陈天宇从警局里走了出来,一身清爽,神情平静。

    刘紫辰已然在接待室等了好久,见状欣喜地迎了上来,两人手挽手走出大门,轻松坦然,值班的民警还朝他们笑了笑。

    看这意思,问题不大。

    但两人离开警局没多远,一道颀长的身影背对着他们早已等待多时。

    陈天宇微微一笑,这家伙倒也还生活在阳光之下。

    “云集?”他也不想再装糊涂,喊什么云警官了,再说从局子里走了一遭,再佯装不知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云集果然也是个痛快人,他冷冷地道:“你们应该已经知道,是我把你送进局子里的吧。”他毫无愧疚之意。

    陈天宇点点头:“多谢云兄这么看得起。”

    “我能问一下两位的尊姓大名吗?”云集莫名其妙地问,陈天宇也有些惊讶,他看不到自己的资料吗?或许分局有自己的规定,云集毕竟只是sī jiā zhēn tàn,还没有这方面的权限。

    陈天宇暗自庆幸,这些年北亭侦探社在保密工作上下的工夫没有白费,至少几个核心成员的资料在社会上并未被公开。

    刘紫辰显得非常反感,她忿忿地道:“对不起,无可奉告。”

    “没关系,我迟早能查出来的。”云集嘴角扬了扬,“不过,我猜你是刘紫辰女士吧?”

    刘紫辰一愣,她望了云集一眼,默不作声。

    “我在新闻上看见过你。”云集坦然道,“前段时间那条黑龙潭的新闻还是挺轰动的,我还特意查看了一下。”

    刘紫辰心想原来是如此,她冷冷地道:“这些哗众取宠的新闻,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我倒是想问问你,为什么要恶意诬陷我们?”

    “诬陷?”云集难得地笑了笑,“我只是向警方提供了点线索,并没有指名道姓,也没有添油加醋,这位仁兄现在不也没事吗?清者自清,我只是做好我一个良好公民的本分罢了。”

    “呵呵,谁让那么凑巧,我正好认识你们呢?”他语气中有些许得意,更加让人浑身不舒服。

    云集没有再继续纠缠这件事,而是阴喋喋地道:“说实话,你们能够从这里全身而退,也是出乎我的预料。”

    对于云集的大喘气,陈天宇已然不想再搭理:“阁下是不是很喜欢打听别人的**?这是你的爱好吗?”

    云集不以为意:“一般人的**我是根本没有兴趣的,也没有这个功夫。不过很遗憾,你的**我却非常感兴趣。”

    “哦不,应该是极其感兴趣。或许,我很想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怎样的对手?”他的语气里有一种明确的挑衅,又有一种棋逢对手的快意。

    陈天宇无奈道:“我猜你很快就会知道了……不过很抱歉,我们现在有些事情要办,所以没有时间与你详谈。”

    “没关系,只要你还在这个城市,我们迟早还会再碰面的。”云集倒也干脆,他再次脱下帽子,如同上次一般有模有样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离去。

    云集的做派让人不期然又想起了外国的几位名侦探。

    照此推理演绎的话,那么他的思维方式也很有可能都是西方照搬的,陈天宇微微一笑,心里大概有了点底。

    --------------------------------------------------------------------

    “你说这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刘紫辰望着云集离去的背影,狠狠地皱了皱眉头,“老是纠缠着咱们不放,真是败坏心情。”

    陈天宇轻叹道:“我想,在事情彻底解决之前,我们是很难摆脱这只神鹰的监控了……不过这样也好,真正考验咱们的时候到了。”

    “额?什么好?”刘紫辰疑惑道。

    陈天宇沉吟片刻,对刘紫辰道:“现在的当务之急,便是尽快通知北亭入境,另外还要特别要交待他们,隐蔽行事,不要轻易暴露行藏,最好能分批过来。”

    刘紫辰讶道:“什么事情这么严重?咱们不就是帮依若找个人吗?”

    “不,情况有变。”陈天宇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实话实说,“你知道吗?我们要找的人已经死了。”

    “啊?!”刘紫辰张大了嘴,“肖肃死了?……什么时候?”虽然她算是半个侦探,但不久前还活蹦乱跳的大活人突然死了,她也心下戚戚。

    陈天宇点点头:“没错。就是我们从泸沽湖刚回来的那天晚上,大概凌晨两点左右,地点也在我们常去的那家酒吧附近。目前警方还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这次抓捕虽然是云集从中捣鬼,但咱们确实也是唯一接触过肖肃的知"qing ren"。我已经如实将情况跟他们进行了汇报……”

    他叹了口气:“看样子,警方还没有太多头绪,而且肖肃的死因离奇,坊间谣言很多,在这样一个旅游城市发生命案,影响之大可想而知。所以,参与办案的人都心急如焚。”

    “难以置信……怎么会这样?”她脑海里很自然地浮现出痴情执着的依若,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跟她诉说。

    陈天宇当然明白她的意思:“这件事先瞒着依若吧,我怕她短时间接受不了。等北亭的力量全部抵达,再说不迟。”

    “嗯。”刘紫辰心情沉重地点点头,“可是这能瞒多久?难道我们还要装着帮她继续寻找?你也知道,酒吧街已经关闭了,我们连个去的地方都没有。”

    她又心存侥幸地问:“警方已经确认了他的身份?”

    “对。”陈天宇道,“办案民警拿了照片让我辨认,肖肃的形体特征很明显,我一眼就能确认是他。”看来他今天进警局的主要工作就是认尸了。

    刘紫辰不可思议地道:“这……”

    “还有件事,咱们一直没想到,肖肃的这个名字也很可能是假的,信息系统里根本就查不到。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从一开始就在欺骗我们。”陈天宇面色凝重地道。

    刘紫辰呢喃道:“这人究竟想干什么?”

    “我暂时也理不清头绪,但从种种迹象来看,这件事远比我们想象得要复杂许多,再加上那个云集搅浑水,我才不得不动用北亭的力量。”

    “嗯。”刘紫辰赞同地道,“他们来了的话,我也能安心一点,免得我整天为你担心。你看那个云集处处针对你,我真怕他又使出什么阴谋诡计……”

    “放心吧,云集不足为惧。”陈天宇胸有成竹地道。

    陈天宇没有急着说明原因,而是自顾抬头望向天空,只见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现在四面的乌云却急速聚拢而来,又一场暴风雪正在酝酿之中。

    寒风开始凛冽起来,吹得两人的衣角猎猎作响。

    他忽然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我猜,你肯定想不到我刚刚在警局里遭遇了什么?”14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