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风之璎珞的无需申请自动送《阴阳女鬼修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七十八章 祭炼
    {ps:更新奉上,随后来改错字,求亲们垂爱,推荐票月票来点可好!多谢亲们支持,么么哒!}

    骆瑾瑜回到自己的院子,望了一眼余辰的房间,看到禁制正开启着,知道他正在里面修炼,也没去打扰而是进了自己的房间,开启了房间免打扰的禁制又布下了一个防御结界后,闪身进了鬼珠。

    正在厢房里修炼的余辰猛然张开双眼,神识感受到骆瑾瑜房间里的禁制开启后,嘴角勾了勾,挥手开启了小院的阵法,整个小院就突然消失在城主府里,做了这些后余辰再度闭眼修炼。

    骆瑾瑜进了鬼珠,就有小东西如炮弹般朝着她冲来,她下意识地抱住,低头一看正是缩小版的小阴魔兽。小家伙只有猫仔大小,如同小毛球,在她的怀里滚来滚去,撒娇卖萌好不可爱。

    “小阴,你怎么变成这么小了?”骆瑾瑜惊讶小东西的变化,仔细地检查它的状况。

    “放心吧,它没事,只是受伤过重修为降了而已!”阴阳小鱼出现在骆瑾瑜的面前。

    骆瑾瑜已经检查完小阴魔兽的状况,除了缩小它的伤势倒是恢复了,只是修为确实降了。

    “那小灵呢?”她抬头问阴阳小鱼,要知道之前在天地熔炉里,小灵也同样受了很重的伤。

    “主人,我在这里!”

    骆瑾瑜接受到小蛇灵的意念,低头一看,脚边正趴着只有半米长的小蛇,正昂着头朝着她吐着信子。

    骆瑾瑜蹲下身子,不免又将小蛇灵检查了一番,小家伙的状况跟小阴魔兽一样,也是降了修为,退到幼年期了。

    “唉,都怪我,连累你们了!”骆瑾瑜抚着小蛇灵,心里惭愧。

    “主人别担心,我们会很快修炼回来的!”小蛇灵乖巧地用意念安慰骆瑾瑜。

    骆瑾瑜:“你们不能开口说话了吗?”

    小蛇灵点头,“主人会不会不喜欢不会说话的我们?”

    小家伙传来的意念小心翼翼,还带着一点小小的委屈。

    骆瑾瑜:“怎么会,我心疼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喜欢你们!”说着,又赶紧安慰两只小家伙。

    “太好了!”小蛇灵转悲为喜,“主人你别看我们变小了,但还是能帮主人打架的!”

    骆瑾瑜抱着小阴魔兽,又轻抚着小蛇灵,心里暖暖的,不过也下定决心以后再不放它们出来了,保护它们还来不及呢,又怎么舍得它们再面对凶险,以后就将它们当宠物养好了。

    “不要啦,主人,我们会乖乖修炼,努力修炼,很快就会恢复实力出去帮主人的,主人不要将我们当宠物养!”

    小蛇灵的意念传来,骆瑾瑜这才发现刚刚她的意念太强,让两只小家伙感受到了。

    “不要当宠物!”小阴魔兽反应迟钝了些,此时也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好好,不当宠物!”骆瑾瑜连忙安慰两小只。

    “笨蛋,它们是能成长为战斗型的四阶魂兽,你将它们当成宠物养简直是暴殄天物!”阴阳小鱼在一旁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骆瑾瑜给了它一双大白眼,她就是愿意怎么着,两小只这么小,她才不会让它们出去战斗呢!当初在天地熔炉里她就听了傲娇鱼的话让两小只出来,才连累了它们受那么重的伤,连修为都降了还变回了幼生期,她现在想起来就后悔。

    不过,也亏了这两小只,她才能保住小命!骆瑾瑜心中有后悔也有庆幸,当时那种情况,她要死在那里,两小只也会跟着殒落,他们毕竟是签订契约的。

    下次有这种无法挽救的情况她一定会先解除了契约,放小伙伴们自由再说。

    骆瑾瑜暗暗决心,引来了阴阳小鱼一句“笨蛋!”后它就转身离去,不再理会这傻丫头了。

    骆瑾瑜轻拍两小只,嘱咐它们自己先去玩,她还有事要做。

    两小只很是乖巧地离开了,骆瑾瑜则是在鬼珠里找了块空地,开始做自己的事来。

    她从四位鬼王那里得到了四件魂器,她打算祭炼一下成为自己的武器,自从她进入炼魂中期后就觉得手中的武器渐渐跟不上她的修为了。

    她需要将幽冥弓再提升一个等阶,另外她觉得长鞭也挺称手的,只可惜手中的长鞭连魂器都算不上,根本无法展现出她的战力。

    骆瑾瑜将身上的武器全都拿出来,一字排开悬浮在眼前,对每一件都一一分析,打算研究一下以后该用什么才好。

    幽冥弓只是一把下品魂器,还没有箭矢,战斗时只能用鬼力和阴阳烈焰凝聚成光箭以致敌,遇上强些的对手就显出弊端来,威力不足,她往往都得靠加大鬼力的输出或是燃烧魂力而勉强制胜。

    若是能将幽冥弓提升个品阶,再给它配上杀伤力大的实体箭矢便好了!

    骆瑾瑜盘膝而坐,一手撑着下巴盯着幽冥弓发呆,可惜她不会炼器,无法将幽冥弓再锻造一番,幽冥弓算是她用着最顺手的武器了。

    “唉,可惜了!”骆瑾瑜叹息。

    “可惜什么?”阴阳小鱼突然出现在骆瑾瑜的身边,吓了她一跳。

    骆瑾瑜对它一瞪眼,“笨小鱼,就算你是鬼器的器灵,也不要神出鬼没地出现我身边好不好,会吓死人的!”

    “笨丫头,你早死过了!”阴阳小鱼怼了一句,接着又问,“你刚才说什么可惜了?”

    “呃……”骆瑾瑜把刚才的想法说了。

    “这有什么,小爷帮你锻造!”阴阳小鱼傲娇地一摆尾,说出了骆瑾瑜意外的话。

    “你还会炼器?”骆瑾瑜大喜。

    “哼哼,小爷不只会炼器,小爷会的可多着呢!”傲娇鱼又傲娇了。

    “那好,你帮我将幽冥弓提升一个品阶呗,顺便再给我打造点箭矢出来,材料只要我有的你随便用!”骆瑾瑜很是大方地道。

    阴阳小鱼直接朝她吐了个泡泡,“就你那点东西,小爷还看不上!”

    “咦,难道小鱼还有自己的私库!”骆瑾瑜双眼立即亮晶晶。

    阴阳小鱼索性对她来个无视,一个摆尾,浮在空中的幽冥弓便消失了。它接着又开始对其他魂器观察起来。

    首先就淘汰了不是魂器的长鞭,“这鞭子不好,毁了!”说着,一道水箭过去,鞭子立即被熔化,消失于无形。

    骆瑾瑜根本来不及阻止,长鞭就已经没了,她也只得无力叹气,没想到傲娇鱼的水箭还有熔化作用,平常见它总是拿水箭喷她,还真是对她手下留情了。

    “你要喜欢用鞭子,小爷有空就给你炼制一条出来!”阴阳小鱼见骆瑾瑜一脸呆滞的模样,好心地补了一句。

    “真的?!”骆瑾瑜大喜,也不纠正它的误解了。

    “哼哼,小爷什么时候骗过你了!”阴阳小鱼不高兴了。

    “那好,我就先谢过亲爱的小鱼鱼啦!”骆瑾瑜立即讨好!

    阴阳小鱼的全身染上一层红晕,干咳了一声,继续对其它魂器品鉴起来。

    “就这四件不入流的魂器,那四个鬼王还拿出来作彩头,真是穷疯了!”傲娇鱼的毒舌又发作了,对四件魂器一顿诋毁,就连余辰都看好的寒霜剑都没入它老人家的法眼。

    末了阴阳小鱼才道,“笨丫头,你要喜欢用剑,小爷这里有个剑谱倒是可以让你炼!”说着,便有一道信息传给骆瑾瑜。

    骆瑾瑜闭目接受,片刻后才张开眼,已是记住了阴阳小鱼传给她的剑谱。

    “你将这把剑祭炼了,就开始练习小爷传给你的剑谱吧!”

    骆瑾瑜点头,不过她又有些犹豫,“可是我并不想成为剑修!”

    “笨,不成为剑修就不能习剑了,多一项本事多一项保命手段,难道你还想着遇事让你的契约魂兽冲在前头替你挡着啊!”阴阳小鱼对骆瑾瑜一顿骂。

    骆瑾瑜却是笑了,就说这条傲娇鱼是刀子嘴豆腐心,还是很关心小伙伴的嘛!

    阴阳小鱼被她的傻笑弄得没脾气,摆了摆鱼尾又道,“你把四件魂器都先祭炼了,暂时先用着,等小爷给你炼制好弓和鞭子再换回来!”

    “好!”骆瑾瑜乖巧地点头,也不介意它干涩的语气。

    “小爷先走了,没事别打扰小爷,有事也别打乱!”傲娇鱼傲娇地留下话,一个摆尾消失在骆瑾瑜的眼前。

    骆瑾瑜无奈地摇摇头,准备开始祭炼四件魂器。

    先是用鬼力将寂灭尺拉到眼前,分出一道魂力向寂灭尺打出去,接着就开始打起手诀,将自己的魂力注入尺子,烙印自己的魂力印迹。

    祭炼很成功,她的魂力很纯净,且又得到了加强,很快就将寂灭尺祭炼了。

    接下来是大衍盘和地煞印,很快就祭炼成功,与她有了一丝心神联系,只要再操练一番就能成为她称手的武器了。

    剩下的也只有寒霜剑,这把可是上品魂器,是她至今见到过的最高品阶的魂器了。

    骆瑾瑜分出一缕魂力打向寒霜剑,接着便打出同样的法诀,然而等她气喘吁吁地打完整套祭炼法诀,寒霜剑却没有半点反应。

    这还是在她用了比其它三件魂器多一倍的魂力作用下呢!这可真是上品魂器,连祭炼都要比中品魂器难度高出不少。

    骆瑾瑜无法只得再分出更多的魂力注入寒霜剑,重新开始打出祭炼法诀。经过几番努力之后,骆瑾瑜终于将寒霜剑认主祭炼。

    完成之后她立即感觉到一股欣喜的情绪,来自于寒霜剑,她轻抚剑身,似乎有种熟悉的感觉。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骆瑾瑜喃喃自语。

    她一把握住长剑,飞身而起,如飞燕般轻舞起来,不知不觉便用出了阴阳小鱼传给她的剑诀。

    一道身影飞掠而来,飞快地与她过起招来。

    来人正是狄修鬼王!

    骆瑾瑜长剑挥舞,虽然对剑诀还是有些生疏,但随着与狄修对招,很快就慢慢熟悉起来。

    狄修毕竟以前是鬼王,虽然修为降下来了,但他的战斗经验还在,相比较骆瑾瑜来说那是丰富得多,当她的陪练绰绰有余了。

    骆瑾瑜心中感激,也就越发认真起来。

    阴阳小鱼传给她的剑诀叫《缠丝剑谱》,其中的剑诀正如它的名字一样,以缠为主。说白了就是近身纠缠,让对手无法脱身。

    骆瑾瑜充分发挥女性肢体的柔性,将‘缠’字诀发挥到极至,把狄修缠得无法脱身。

    其实狄修要胜她也简单,身子化成青烟离开就是,不过这就失去了陪练的意义了。

    而骆瑾瑜要解决的也是对手若能以这种手段脱身,她这剑诀就算再厉害也没有发挥的余地。

    当然了,只要骆瑾瑜熟练了《缠丝剑谱》,将这套剑诀发挥到极至,令对手无法脱身就可以。

    毕竟剑修的战力非凡,鲜少能让对手从剑下逃脱的,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遁法都无法遁形。

    “很好,小心了!”狄修大喝一声,开始认真起来。

    狄修只是以一双手来陪骆瑾瑜喂招,他的招式诡异,身法灵活,以攻为守,招招都找准了骆瑾瑜的剑招上的弱点,逼得骆瑾瑜无法发挥出剑招的威力。

    骆瑾瑜节节败退,虽然对狄修的招式勉强能招架,但却无法真正的威力。

    她咬牙改变了策略,不能照搬剑谱里的招式,还需要灵活应用,虽然缠丝剑诀里以缠字为主,但也可以因敌制宜,不可照本宣科。

    骆瑾瑜想通了之后便放弃了原有的一招一式,打乱了剑招随机而变。她这一改变立即收到了成效,不再被狄修逼得无力反击,开始慢慢抢回了主导权。

    狄修的双眼一亮,“不错,再来!”

    他的招式再变,对骆瑾瑜见招拆招,以双掌化解骆瑾瑜的缠字诀,身法变得飘忽不定,令其无法再对他作出过多的纠缠。

    骆瑾瑜立时也作出了反应,两人的身法一变再变,剑声呼啸,身形变化。

    随着与狄修的对招,骆瑾瑜对缠丝剑诀也有了充分而深入的了解和应用,至此也多了一套保命的手段。

    两个时辰之后,两人停下了对战,骆瑾瑜对狄修深深一礼,拜谢道:“多谢前辈陪练,辛苦了!”

    “无妨!”狄修闪身离去。7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