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柒话的无需申请自动送《白夜宠物店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章节目录 第575章 斗屠夫
    风来,自然闭眼,所以大黑牛趁着这个时机,突然把牛角伸向了络腮胡子,在它的肚子上直接撞了过去。

    “啊——”一声巨痛的惨叫,姜娅看了都悟嘴叫疼。

    风停了,一只黑色的牛角插到了牛屠夫的肚子里,这一下,牛屠夫做梦都想象不到,自己居然会被一头牛的角插中,双眼圆瞪,依然不甘。

    “嘛——”大黑牛嘶鸣了一声,奋力一扬头,身型如郑关西般的躯体被抛到了空中,高高的空中,然后浑然落下,直接落在一张案板上,把案板都击碎了,案板上的刀具“哐当当”地落在地上。

    “噗……”一口鲜血从牛屠夫的嘴里喷涌而出,腹部一个血窟窿也在涌出鲜血,他已然无救了。

    大黑牛缓步走到牛屠夫的跟前,低头欣赏自己的猎物。

    牛屠夫双眼圆瞪,他还是不甘心自己居然会被一头牛给杀了,还好像是无缘无故的,毫没来由的被牛给杀了。

    好讽刺的事实。

    “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天很久了,现在终于到了,你可以去死了!”大黑牛朝着牛屠夫动了动嘴。

    “它能说话?”姜娅听到了院子里的声音,显然没有其他人了,而且这话应该站在大黑牛的立场上说的才对。

    姜娅很震惊。

    同样震惊的还有牛屠夫,无论如何,他都想象不到一头牛会像人一样说话,而且还听得到,听得明白。

    “你……”牛屠夫突然意识到,自己大概真的遇到了牛魔王,否则牛怎么会说话。

    “我是头牛!”大黑牛呢喃,大概有种恨自己不是人的意味。

    “……”牛屠夫瞪着大黑牛,这不是废话吗?一目了然的,不可能杀了一辈子牛,连牛都不认识。

    “这样说,你大概不明白,好吧,我就自我介绍一下,我两世都是牛,第一世很不幸,生在一个农民家里,不知道我的用处,还没成年就卖到你这里,然后被你拴着,用木头锤子打头,然后灌水,然后剥皮,然后分解卖肉。”大黑牛说着,越说越激动,恨不得上前再踩几脚才甘心。

    可到底大黑牛还是忍住了,没有踩几脚,这样牛屠夫可以死得更慢一点,就像他tú shā活牛一样。

    “哦,这是前世的冤家!”牛屠夫终于大概明白了,可是问题马上来了,前世,那么这是头转世归来的牛?

    “杀就杀吧,搞那么多花样,你这个奸商,现在我也要让你尝尝慢慢死亡的滋味。”大黑牛似乎还在享受kuài gǎn,不急于弄死牛屠夫。

    姜娅看着院中的情景,她到底是没有伸手援手,去帮牛屠夫一把,看着他被大黑牛整死。

    姜娅忘记了自己在这里干什么,这个牛屠夫的恶,方才看到了,所以她对他毫无怜悯。

    白话骑着黑风在路上赶来,金乌同样在路上。

    很快,院子里又有了动静,那头被木锤打晕的小黄牛醒了,它悠悠地苏醒过来,以为到了地狱,可是院子里的情景和方才差不多,只是那个牛屠夫好像不一样,这时,它才相信自己还法着。

    弄掉了插在嘴里的水管,小黄牛慢悠悠地向院门走去,它不想去管任何事情,甚至它不愿意看到院子里现在发生的事情,与自己无关,谁会去帮助一个要tú shā自己的屠夫,当然也不乐意去帮大黑牛,做杀人的帮凶。

    选择默默离开,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对于小黄牛来说,是最好的安排。

    zì yóu就在眼前,足够有yòu huò力。

    迈出院门,小黄牛朝着回家的路走去,可这时,院子里的大黑牛突然嘶鸣了几声,是牛语,姜娅听不懂。

    “别回家,否则你还得去死,只不过换个屠宰场而已!”大黑牛对院外的小黄牛说,这是忠告。

    小黄牛在地狱门口走了一回,害怕死亡,所以它听了大黑牛的话,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离山林更近的方向。

    白话终于赶来了,黑风的蹄子击打着地板,姜娅回头:“老板,你终于来了!”

    姜娅朝白话跑来,帮他牵马。

    “怎么样了!”白话下了马之后,没有把马交给姜娅,而是丢给了青莲,这种精活,得男人干,可不适合姜娅这么个女子来做。

    怀里的黑猫玄武挣脱跳了下来,直接跑到了院门口,躬着背,翘起尾巴,这是警惕。

    白话看见了,就知道院子里肯定是一片狼籍,或许还有更恐怖的画面。

    “老板,对不起!”这时,见到白话,姜娅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做任何事情去阻止院子里发生的事情,深感内疚,“那个屠夫受伤了!”

    “……”白话皱眉,跑向院门,院子里的那头大黑牛听到了声音,猛然抬头,看着院门口的白话。

    大黑牛认识白话,从一开始就认识,但它不确定白话是不是还认得出自己来,不过,只要白话不乱来,大黑牛不至于对白话下手,因为这样成本太高,弄不好,还会折了自己。

    “怎么弄成这样!”白话的视线从大黑牛的身上移到正文,在大黑牛的头下,一个络腮胡子仰面倒着,胸口一个大窟窿,正在流血。

    “白话,就在这里!”金乌此时也到了,窜到了白话的脚下说。

    “……”白话低头看了一眼金乌,这不是废话吗?

    而事实上,金乌比白话早到了一会儿,但没有露面,如果白话再晚点来,它也晚点出来,反正这时,院子里的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个屠夫已然无救了,内脏多处被洞穿,然后又从高空落下,五脏都被摔得错了位,现在只残喘着一口气,支撑不了多久,他就会死的。

    白话不能不管,他向前走去,驱赶着大黑牛:“嗨,嗨嗨,嗨嗨嗨……”

    大黑牛盯着白话,白话到底还是管了,但大黑牛根本不理会白话,依然站在络腮胡子的面前,它要等着他死掉,先吞捉住他的阴魂,让他的阴魂看着自己的尸体被大黑牛一点点吃掉。

    痛苦无以复加,让牛屠夫到了地狱都感觉痛苦。9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