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秋刀的无需申请自动送《阴媒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惊喜
    自开山祖师创立阴门,始分六派,那每一派的祖师传闻中都拥有着通天彻地的大神通秘法。

    他们分别将阴门开山祖师的一身本领发挥到了极致,譬如说行人派的五行运转,甚能洞悉物质本源的运行规律并加以利用,譬如说煞鬼门的五方鬼兵要术,甚可达到逆转阴阳的匪夷所思之大神通,而折纸门祖师稍有不同,传闻中他曾借华夏至尊神器九鼎之神韵,创建镇封图——阴司母戊鼎,镇压其身上所背负的一只不灭远古大凶之魂,最终将之降伏并化为己用。

    这,便就是折纸门以心神育养灵胎的开端!

    时光荏苒,苍茫数千年;

    曾经阴门六派祖师究竟有何种通天彻地的神通法,如今的阴门弟子已经无从得知,更无从想象。

    但甄昆震惊到目瞪口呆的同时,心间也莫名的隐隐激动起来。

    倘若真能够继承往昔阴门祖师的神通法,那将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形,单单是一念及此,就忍不住令人热血沸腾,激动不已!

    “不敢说重现曾经,只是借鉴所用而已。”

    “而且……”

    欧少卿欲言又止,轻轻叹息又道:“这阴司母戊鼎仅仅是其上神韵,便就有着华夏九州之力,再加上凶兽饕鬄之兽魂,若是背负在身,可想而知将会是怎样的一种压力!……小天啊,你可要有个心理准备啊!”

    “我明白。”我郑重点头。

    欧少卿露出一抹宽慰笑容来,又看向凝舞道:“恰好楚家儿媳也在,还请你出手帮忙镇压这只孽畜。”

    “凝舞定当竭尽全力。”凝舞欠身道。

    欧少卿点点头,神情转而认真起来,他最后看向甄昆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就只差一位妙手圣师来施法了!”

    “这个……”

    甄昆面露为难之色,苦笑道:“我可不敢打保票,只能先找找那位前辈问问看吧……”

    ……

    甄昆口中的那位前辈,就是折纸门弟子以心神育养灵胎时,施法助力镇压兽魂的一位鬼手刺青大师,包括他胸前的猛虎下山图,就是那位大师的杰作。

    刺青图的好坏,直接关系着灵胎育养的成效;

    如果一张刺青图不能压制兽魂之力,那别说是灵胎育养了,甚至反倒可能还会发生危险!

    但这次毕竟不同;

    且不说要还原阴司母戊鼎之神韵,这已经是千难万难,再加上那凶兽饕鬄之魂的暴戾,一个搞不好甚至可能还会反噬施术者。

    所以甄昆可不敢打保票,只能说是先找人家前辈问问看。

    如果不行的话……

    那到时候,就只能再另想办法了!

    按照甄昆所想,这件事恐怕真没几个人能够办到的,即便是技法再如何玄奇的大师,又如何能够做到这些?

    这可已经不单单是技法的运用了,还更需以神通法来配合才能成事!

    当天,甄昆便带着我们出发去找那位鬼手前辈。

    甄昆玩笑说,那位前辈如今可已有九十高龄了,也幸亏我们是现在找来,这要是再晚上一些日子,真说不得这位前辈还在不在世。

    九十高龄……

    那早不该老眼昏花了吗?

    这件事还没正式开始,我这心里就已经有点没底了,毕竟一位临近百岁的老人,又哪还禁得起由我们来瞎折腾啊!

    凝舞噗嗤一笑,轻飘飘看我一眼问:“相公,害怕了?”

    “我是怕那位鬼手前辈恐怕已经连床都下不来了!”我没好气儿道。

    “那么悲观啊?”

    凝舞笑容更浓,却是道:“冥冥之中自有缘法,你怎知那位前辈一直没有寿终就寝,是不是就为等你来的呢?”

    “可别!”我摇摇头,认真说:“这要是我连累的人家寿终就寝了,那我岂不是罪过大了!”

    凝舞不由得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那掩嘴而笑的模样很是可爱。

    “嗯哼……”

    大师伯这时清了清嗓子,打断了我俩的闲聊。

    我和凝舞收声,顿时不敢再说话了。

    ……

    开车也好,神行法也好,这可都没有御空飞行来的方便。

    按照甄昆所指引的方向,我们很快来到云山市一家位置偏僻的养老院里,这养老院规模不大,但环境布置的还算不错,里面老头老太太不少,日子在这过的倒也不算无聊。

    “那位鬼手前辈在这?”我不禁诧异问。

    甄昆点头:“他膝下无子女,所以晚年就生活在了这里。”

    “那他难道没有徒弟吗?徒弟难道不管他吗?”我古怪又问。

    甄昆解释道:“是他老人家自己要留在这里的,他说他也没什么天伦之乐,反倒不如留在这里自在,还说什么这里的人又好,说话又好听,超喜欢生活在这里的……”

    我撇嘴皱眉,毕竟怎么说也一大把年纪了,这儿孙都不在面前的话,总让人感觉有点晚景凄凉。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我想多了!

    在养老院里,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头正跟几个老伙伴争的面红耳赤,原因是因为象棋棋盘上的棋子不知道被谁移了一步,原本的杀局立马就又活了过来。

    看他们那争吵的模样,真让人忍不住担心,可别一时气火攻心给昏过去了!

    争吵没有结果,双方不欢而散,棋盘都给掀了!

    银发老头气呼呼的起身离开,刚走没两步就撞见了一个老太太,那脸上神情霎时间风云变幻,堆砌起殷勤不已的笑眯眯的神情来,简直不知廉耻的说长说短,真是好一副老不正经的样子!

    “不会是他吧?”我嘴角抖了抖。

    “就是他!”

    甄昆点头确定,快步上前与那老头态度尊敬的打招呼:“叶老,我来看您了。”

    银发老头看了一眼甄昆,又看向他身后的我们,这才很不甘心地放弃继续纠缠那位老太太,背手唉声叹气地走向一旁凉亭。

    “昆儿,长话短话。”

    “我忙着呢!”

    叶老不耐烦地抬眼道。

    “有那么一件小事儿找您帮忙,也只有您能帮忙了。”甄昆殷勤赔笑着。

    叶老一挥手,瞪眼道:“不帮不帮,没空!不是跟你小子交代过,有事儿别来烦我,没事儿更别来烦我,你咋没个耳根子记性!?”

    “事情是这样子的……”

    甄昆厚着脸皮,连忙把这件事跟老头说了个明白,如果叶老不肯帮忙的话,真就不知道还有谁能帮上这个忙了。

    “阴司母戊鼎?”

    “饕鬄之魂?”

    “在哪呢?快拿出来让先我瞧瞧!”

    叶老一听这个,顿时就来了兴趣,那双浑浊老眼更是直冒精光!

    “在这里?不合适吧?别扰了您养老的地方……”甄昆赔笑说。

    “有啥不合适的!”

    叶老不耐烦的又瞪甄昆一眼,缓缓自凉亭座椅上起身,而就在这时,凉亭四周有光影折射,宛如虚幻,晃人心神,不动声色间竟有一方结界阵法布下,彻底屏隔了凉亭内外!

    原来这老头……

    深藏不露啊!

    我惊奇不已的眨眨眼睛,对于这件事又重抱起了几分希望。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